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五十四章 忐忑

第五十四章 忐忑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五卷漠北天娇第五十四章忐忑

        只要有钱,在这荒凉的地方也照样什么都有,只是水太缺乏了,但我不在乎。这些钱我都没法当做遗产留给我的父母,到正愁着怎么花完。好吧,就让我做最后的疯狂吧!仍旧无心欣赏美丽的大漠风景,那些胡杨、沙漠、黑水城、红城什么的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经历了也只不过让我有更多可以淡忘的东西罢了。

        对于上网,我和成哥一样并没有我们同龄人那么的痴迷,也许是因为我俩更痴迷的是武功的原因,对那些呵呵哈哈哦了的闲扯没几下就厌倦了。我的邮箱还是初中上微机课时候申请的呢,一个邮箱用了六年。而网络游戏呢,我就更不感冒,也试着玩了几次,总是觉得在按照别人划的路数走,不知要被划向哪里,结果没有悬念,只有消耗,消耗自己的时间和金钱,所以极度厌倦。我就是这么与众不同,看看我是多么靠谱的一个八零后啊!

        我耐心地等着进度条象佛香一样的烧完打开了我的邮箱,成哥发来的是几张手机拍摄的照片,效果不怎么好,不过可以了解内情而已。从拍摄的效果来看,光线都很暗,而且可以看的出拍摄的时候很慌张。那是几页发黄的资料书籍,都是很古老的历史资料,文字语句我几乎都读不懂。不过成哥另外补了一片文字邮件做了大致解释。

        元代王室有一个公主幼年夭亡,实际上是得了一种怪病,当时的巫师上贤说是离魂之症,无法医治。大汗又很喜爱这个小公主,不忍看她早亡,就命军士将公主急冻了,如同蒙古人的墓葬方式一样埋在漠北永冻土底冰中,以保存他身躯完好。另派一队亲信从将带几百军士用尽一切办法从世界各地寻找治疗公主怪病的办法。一百多年后最终找到了方法,可是那些几百军士的后代也只剩下一两个人,而且大元朝九十四年的江山也已经败落,无力医治公主,最终从将只好将医治之法书于锦缎上。只是大概知道公主所葬之地,但至于医治之法仍然无从知晓。

        我想即使我找到这锦缎资料我能否看得懂呢?即使看得懂了,既然那当时的军士都觉得无法解救公主,看来这方法一定没那么容易,我又能否实现解降呢?这一切都是有可能解决的问题了,人人都说无药可解的问题终于有了一丝希望,这么长久的奔波也算有了一个着落。我长出了一口气,伏在桌上很想大哭一场,可却没有那么丰富的感情。这时候我注意到我的眼里真的充满了泪水,是我的身体,就是那个曾经傻乎乎跟着薇薇的跟屁虫,竟然也感受到了这一刻的激动,流泪了!

        前面的路还很漫长,不知道会有多少艰难险阻,也不知道最终能否如愿,即使找到公主也未必能找到帛书。可是,为了我自己能够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好好地活下去,也能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死去,做一个正常的鬼魂,还有回到我那魂牵梦绕的老家,在妈妈面前说一句:“妈,我没事!”,就算付出在多的辛苦又有什么呢?我已经放弃了对下一步的计划,躺在宾馆的床上痛痛快快规划着我的未来,思考着该怎么样带着薇薇回到我的家乡,如何过完幸福的下半生。

        可是,成哥现在什么情况呢?从拍摄资料的状态看来,当时他很紧张,不知道最终有没有受到什么惩罚。打个电话看看吧,就这样。已经是傍晚时分,成哥应该是刚吃完晚饭。我拨了成哥的电话,没有接听。再拨!我拨了四遍都没有接听,最后再拨的时候,竟然关机了!我有点慌了,成哥别是因为给我偷取资料而使自己深陷险境!那个陈教授看来还好一点,他的其他手下就不敢说了,万一他们对成哥不利,我不敢想了,赶紧退了房间,起车没命的往兰州赶去!好在我开的是越野车,一路上一般的路段都是一百六十迈,上了高速本想更加疯狂,不过车多了起来,没法疯狂了,就算我不怕死,也得注意别人的安全。可我太急了,好几次被测速点测到。没办法,让他M的哈尔滨的那个教堂去交罚款吧!只有一次停车加油,不到十小时开到兰州。天亮前在成哥的大学大门外休息了一下,身体迷糊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快八点了,我懊悔没有在成哥早饭前醒来找到他!

        陈教授带领成哥他们搞的项目主体在图书馆的一个部分里,我找到那里时办公室门上了锁,所有人都不在!难道他们又出去搞项目了?会不会和成哥盗取资料有关呢?我已经不敢再乱想,拿手机又拨了一遍成哥的电话,仍旧关机。我找到图书馆门卫,问了下:“师傅!有个陈教授在这楼里工作的,您知道去哪儿了吗?”

        那个瘦小枯干的中年男人从眼镜的上缘看看我,“你找他有什么事?”

        “我······,有件东西很重要,一定要亲手交给他。”

        他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只对电话里说了两个字:“来了!”就放下电话,叫我等一会。我觉得有点诧异,莫非所有人都在等我吗?过了一会陈教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到图书馆门卫室,“刘博啊!你跟我来吧!”

        我起身跟着他一直上到他的办公室,招呼我坐下他问我:“你找到你那个朋友了?”

        “恩,我成哥和其他人呢?”

        “他们上午都有课,你的铜钱带来了吗?”

        “哦,那到没有,不过我就要见到我那位朋友了,您可以准备一下你说的协议,另外我找我成哥有点事。”

        “哦,那好吧,协议是该准备一下,也很快。下午我让刘成去找你,你什么时候能拿到铜钱随时可以来找我!”

        “好吧,我暂时还没落脚,你让他打我电话就可以了。”

        “哦,这样啊?那你在留一下电话号码吧,他刚刚把手机弄丢了,恐怕没有你的号码了呢!”

        我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把那个133的卫星电话的号码留给了他。成哥的手机丢了?难怪打不通!难道这就是个简单的意外,一切都是我多心吗?我满腹狐疑,心想着等见到成哥就都明白了!刚过午饭时间,成哥和我联系,来到我刚刚入住的宾馆。一进屋,他先是正常地和我打招呼,可是我觉得他的表情不对。一边说话一边检查宾馆的设施,看来是在找监控设备,我觉察到了,就不动生色地和他一起找。看来至少还没有视频拍摄设备,不过看成哥还是不放心。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叫我拿纸笔,我很快从包里拿出来一本杂志。

        我们说着的话是:“博子啊,这些天你都去哪儿了?”

        我:“去了一趟黑喇嘛城堡,什么都没有,当旅游了。”

        成:“风景不错吧?”

        我:“风景没得说,不过遇上了大风,两天都没法走。”

        成:“哦,领略一下戈壁风情也不错,安全就好!”

        ······

        可是,我们在杂志上用笔写字,简短而明了的交流着。成:“资料看了快删,还有短信。”

        我:“什么情况?”

        成:“很复杂,你别管,去找!”

        我:“教授可疑?”

        成:“不只是他,我能应付,你自管去!”

        我:“铜钱给他吗?”

        成:“给吧!”

        我:“怎么帮你?怎么联系你?”

        成:“等我联系你!”

        实际我们写的字远没有这么全,我俩的默契一点就透。最后我放声对成哥说:“我打算回老家了,你有什么话或者东西要带回去吗?”

        成哥:“没什么,问问家里人好,告诉他们我也很好。”

        我:“那好吧,你还没吃饭呢吧?咱俩出去吃饭,晚上我就去把铜钱交给陈教授,然后就可以走了。”

        成哥:“好吧!”

        我把杂志卷了下揣在身上和成哥一起出去吃东西,特意找了个热闹的饭店,可是成哥仍然那样言不由真地说话。我就奇怪了,难道有人在跟踪他吗?想来想去觉得可能他知道自己身上有窃听器,又不能拆穿,真的有这么复杂的事吗?我悄悄向他表达了疑问,他贴近我的耳朵很快地说了句:“你我都有!”然后立即分开,就象是无意中接近了一下,没人会看出他在耳语我。

        我一边吃饭一边思忖着,怎么说?连我身上也有窃听器吗?这个没谱了。后来悄悄表达给成哥:“你这样我不放心,我得在这帮你摆脱。”成哥沉着脸摇了下头,“不行,你得去找帛书,我有打算,不要担心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2245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