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五十九章 暗界奇情

第五十九章 暗界奇情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五卷漠北天娇第五十九章暗界奇情

        光线微弱,即使天亮了我所在的空间也没有什么明亮感,呆的久了,白天我也按照习惯冥行去了。骆驼们居然跟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它们太长时间没有主人,好像忽然找到了存在的意义不肯放弃,不过他们也早发现了我身边还有好多鬼。

        阴风袭袭,星星点点,白天的地上空间都还是那白色,我无法进去。可是在这鬼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有一个规模空前的鬼城,可惜密度太低了,每一个鬼、每一个异度建筑都相隔相当遥远,仿佛有无尽的空间可以取用。好在这个空间里不必走太多路,想去哪里你便在哪里,些许是那些意识是相互连通的。我猜着,哪些东西会对我有用呢?我注意到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很奇怪的个体----我说过这空间的奇妙,尽管遥远也能清晰感知----那似乎是一副及其诡异的字画,飘飘摇摇地展开着。我觉得内容可能对我有用,就仔细地识别和记忆它,可是那字画几乎完全无法识别和记忆。只能有一些感受,诡异、冰冷彻骨,还有浩渺无垠。我忽然觉得那是一个人的记忆或许还哦要简单一些,那只是一个人的愿望,或者说是他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野心!

        我试着触动一下,那东西丝毫不为所动,我似乎可以穿过它。可是那触动之后,我却有了一些不寻常的感知。那就是那愿望的根源,长久的孤单、压抑、愤怒、恐惧和受压迫最终凝结成了一个灾难,幸好我无法触动,否则有可能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来观看这字画,边看不到它的边界,只知道那是极不规整的,就象一只被踩烂的鞋垫,放大成几百公里长,扭曲着,褶皱着。看似飘摇着就象是动态,可是却纹丝不动。幸好我上学的时候相当注重习文练武,对思想和事物的总结有一定心得,能够将这一切说的清楚一点。不过别说完全透彻,我自己都还没能理解呢。

        可是周围那些事物却真的在飘忽着,有聚有散,还看不出各自的目的,似乎是随机的却又不那么均匀。我正试图理解那鞋垫,哦是字画,有一个意识连通我:

        “空间是我们的痛,时间是我们的痒,我们就这样痛痒难忍,却又无可奈何。一点骚扰似乎有所缓解可那之后却又是更加痛痒。尽管明知,却也无法选择。你的疑问也是一样的吧?”

        我无言,有点害怕去触动了,似乎是对那话有所理解。不过还是忍不住表达自己:“你们应该明白,实际却似乎不明白,你们应该是在等待,等待什么?”

        “啊!那似乎是一个不会有的结果,明白又如何!”

        “难道死亡不是一个开始吗?”我似乎已经学会了一些鬼的思维方式。

        “死亡就是死亡,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你想表达什么?”

        “逻辑和空缺,存在和不存在。”

        我终究还是无法用这种跨越的思维思考的,所以不打算在流连,却忽然从字画上发现了一点端倪。它有一个破洞,周围有一些事物在汇聚凝结,凝结成一两股湍流,从正反两个方向向那破洞扑来,只在我感知的一瞬,两股湍流就穿过不规则的画面和彼此想对面呼啸而过。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破洞,大的有足球场那么大,两股湍流竟然显得拥挤不堪却不进入破洞。前面的湍流穿过,后面的湍流则继续迅速形成着。我惊呼一下避到破洞位置,还心有余悸地望着这情形。仔细看那湍流,其中却有形象,全部都是绰绰鬼影,与我遇到的那个五方困鬼局中的形象有些类同。我就这么看着湍流一直持续,不知要过多久,最终那惊骇的场面也看腻了,就转而感受其他的事物。可是我在破洞之中被湍流包围着,不敢想象穿越湍流会发生什么,就只好一直等待着,希望会赶快结束。可是时间过了很久,尽管时间没什么意义,但我和他们不一样,还是要快点回去的,于是我下定决心穿越湍流,骆驼和鬼们也都跟着我。这穿越真不是好玩的,湍流中的鬼有的从我的魂中穿过,会很惨烈的爆裂,而我也被冲击的扭曲不已飘忽不定。身边的那些鬼更惨,有的竟然加入到湍流中去了,倒是那些骆驼很坚定,一直跟我穿出湍流。

        预计天又快黑了,冰瀑外忽然传来声音,是几个人在艰难地走。看来不敢开灯,只是有时候窃窃私语。

        “我们在找什么?”有个人低低的声音在问。

        “不要问!”有领头的低声训斥。接着是一片寂静,只有一队人默默地在冰原雪野上走。我听那些人的心跳应该有十几个人,就在他们接近冰瀑的时候忽然间几声惊呼,接着一阵‘哗啦······呼通······’的声音,应该是有三个人踩破了冰面先后掉进不知多深的冰底的冷水中。

        “叫你们小心点!弄这么大动静,真是废物!你们两个留下拉他们出来,其余的跟我继续走。

        可是那些人看来没有发现冰瀑的裂隙,竟然顺着冰瀑的外面继续向东走去了。留下的两个人在寻找冰底下的人,几分钟后他们刚刚抛下绳子,脚下一滑就也掉进了冰窟窿。带头的人明显不知道这五个人都已经报销,没有回来营救他们。鬼骆驼们仍旧没有动作,就那样静静地一直在那里度过了这一天。后来我拿出一些食物和水来吃,吃了几口,忽然注意到有鬼骆驼把头骨转过来看着我,而且摇动着下颌做咀嚼状,是反刍倒嚼的动作。我竟然想试试给他们东西吃,又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侮辱,最后连我自己也吃不下去东西了,就收起来和他们一起静默。

        入夜的时候,就是在那几个扔下伙伴的人走过没多久,我忽然觉得大地在抖动,还有轰隆隆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不知道是什么,也不好问那些鬼骆驼,就一直静静的听着。那声音一直不停,我找到一个位置能看到外面,那冰瀑外正起着凌厉的狂风,鬼哭狼嚎一般由西向东刮着。走近冰瀑的缝隙仔细看,哪里是风,根本就是我冥行时候见到的那些穿过鞋垫字画的那些鬼魂!正乘天黑在山谷中呼啸穿过,这时候那些本来不成形体的鬼魂竟然都顶盔掼甲,各持兵刃!我看不懂他们的装备是什么队伍,不过很接近古时候的蒙古兵,那是因为他们拿的刀都跟我的弯月蒙古刀类似。山谷里崎岖险峻的地势对他们毫无影响,他们都是鬼魂,根本不必在大地上行走,只离地三尺飞驰而过。不知道有多少鬼魂,在这山谷中一刻不停地飞驰,竟然持续了五六个小时!我在冰瀑后看了好久,有点麻痹了,动了一下打算回到骆驼群众去。可是这一动,外面的鬼兵中有几个发现了我,呼啸穿行的鬼兵中有几张凌乱的面孔朝我这边望过来。其实那鬼兵一个个几乎都只能看见盔甲和兵刃,里面的战士都是模糊不清的形象,那形象完全不能分辨眉眼口鼻。其中的一个抬刀向我指了一下,忽然从队伍里分出来一股,朝我我所在的冰瀑裂缝冲过来,裂缝不过五十公分宽,那一队鬼兵只一瞬间就都冲进来,一下充斥的整个空间,呼啸着冲来冲去。我赶紧靠在冰瀑上静观,那些鬼兵在空间里冲荡了一阵,竟然对骆驼视而不见,骆驼们也很老实不为所动。下一刻所有鬼兵都面对我了,我一看避无可避,只好起身面对,尽管这些只是鬼兵,可是这么凶猛的势头向我冲过来,要是真的被冲到了,我的魂体都要受到严重的伤害。我站起来拔出弯月蒙古刀双手执握,刀尖置于右肩准备迎战。又等了几秒,那些鬼兵竟然犹豫了,很突然的有几个鬼兵矮下去,看来像是跪倒的样子,接着所有的鬼兵都在这个空间里向我跪倒,我被惊呆了。

        没有人与我沟通,看来他们在等我的指示。我该对他们说些什么呢?问问他们在干什么?想想也只不过是阴兵过境,与我无甚关系,即使问了也未必有什么回答。看来和那公主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主要是我见到这个场面很是头皮麻,还是算了。那怎么让他们离开呢?最后我挥动宝刀向着山谷里那些鬼兵的行进方向挥了一下,几乎一瞬间,面前的鬼兵全都起身根本不在乎冰瀑,一阵呼啸都冲了出去追赶他们的队伍去了。

        如果我是正常人的话,一定惊出了一身冷汗,可是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出没出汗,只是明确地感到心有余悸。要是那些鬼兵真的对我冲杀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肯定不是闹着玩的。可是他们围什么会对我这么顺从呢?是我的蒙古刀与他们相同?还是他们能看到我的魂字?都有可能。好了,总之这一劫算过去了,我回到骆驼中间,听着外面的呼啸喊杀再不敢有什么动作,只怕再打扰了那些军士们的正经事。

        后来在鬼兵终于都从山谷里穿过了之后,东方传来轰隆隆大地震动的声音,我不知道是什么声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难道这些鬼兵真的搞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还是他们制造了一场地震?我百思无解。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366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