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六十四章 “究专痛天间”

第六十四章 “究专痛天间”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五卷漠北天娇第六十四章“究专痛天间”

        “你们这些跟鬼一样的人到底想干什么啊?切很捏!(你是谁)”我一边从马上下来,一边阴阳怪气地发问,还习惯地咕哝出一句蒙古话。记得一个老人养鹦鹉的笑话,‘你是谁呀’都成了我的口头语,学蒙古语的时候自然很认真地学了,也几乎成了我的口头语。

        黑衣人中有一个站了出来,“你知道我们想要什么,你得到的就是我们想要的。”

        乌力罕插了一句话:“这个人是谁呀?我不认识他!”我现在的样子恐怕跟几天前和他们分别时候的样子变化很大。

        我说:“我是宝音!······诶!嗨!我就是刘博呀!”我还没跟乌力罕提起过我的蒙古名字,听了我的话,乌力罕看着我似乎恍然大悟。我又转向黑衣人说:“可是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呢?交换这个女人吗?前几天我们还在讨论工钱的问题,我还忘了给她上保险,真是省事哈哈!”

        黑衣人:“那东西对你没什么用,只能让你快点死。我知道你不会扔下这女的,还是放弃吧!”

        我:“你怎么知道对我没用?那么对你们很有用喽?”

        黑衣人:“其实用处也不大,不过我们是志在必得。”

        我:“这样啊?”我一边慢条斯理地说话一边掏出帛书,“你说的是这个吧?”又掏出一个防风打火机,“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开枪打死那婆娘,我点火烧了这东西,两不相烦。”

        黑衣人的声音几乎变了腔,“你······,哼,我不相信你会烧了它!”

        我把打火机按着了火,点燃了一个角!黑衣人大瞪着眼睛看着风把火苗吹旺,“好吧,算你狠!”走过去把乌力罕向我一推,一扬手,转身带着几个人向西边的山林里大步走去。我赶紧打灭了火,在这么打的风里并不容易打灭了,不过再不打灭我的大衣袖子就烧完了。以为多高能有什么神作呢,这么几下就逊了?这帮家伙一定还有大招!幸好风这么大,离开二十米几乎看不清什么细节,让我有机会舍了大衣袖子保了帛书,乌力罕向我走来。

        “说说吧,你们遇到什么情况了?****呢?”我问乌力罕。

        “挺复杂呢,那天我和****天一亮就开始挖坑,挖的深了就潜伏在坑里四下观察,一直到天黑也没看到什么。你又不回来,第二天我们挪了一个地方又挖,还是那样什么情况也没有。第三天我俩商量一下决定分头行动,我回去把车开过来,他熟悉地形而且是猎人能够搜寻踪迹向前去找你,既使没什么情况我车开过来也能接应一下。可是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水太深了,没过了机器盖,没法打火开出来。我只好转头回来寻找你们,在路上我被突窜出来的这伙持枪人劫持了。”

        我说:“看来****很可能回不来了。我们回到车那里去等等看吧,****要是活着就会赶上来的。真是的,不是说好等我的吗!”

        乌力罕也没什么好主意,“这女孩是咋回事?”

        “牧民家的女孩,想去乌兰巴托找她的父母!”我只是简单说一下,可是坐在马上的阿茹娜却接了一句:“我是宝音哥哥的老婆!”

        乌力罕哈哈哈地笑了,“怪不得刚才对我那么无情无义,原来是有老婆了!你此行看来收获不小啊!那你找到的是什么?藏宝图吗?”

        “不是!”我没有解释什么,但口气里表示不愿解释,乌力罕不便在追问了,只咕哝了一句:“我看****没那么容易出事。”我们默默地往南走,一直走到傍晚,终于走到了陷车的那条河,又顺着河向上游走了一段才看到了越野车的车顶。“一阵春风一步暖”天已经快黑了,气温虽然在下降可是河水还没有封冻,不时有大冰块在河面上向东漂流而去,越野车的左侧已经被冰块撞的瘪了,但愿还能开。我赶紧在冰水混合物种淌过去,从车后屁股拉出绞盘钢索,拿铁钎钉在岸边的地上,电机将越野车拖上岸来。乌力罕不知道这车有个隐秘的绞盘,看着车脱困松了口气。我又把滤清器打开到掉里面的水,试着打火发动,又吹起皮筏子到北岸接乌力罕和阿茹娜。那匹马就留在北岸,任他自由了。拿出车里防水包里的备用衣服,竟然也都湿了,不过比我穿着下水的衣服好多了。乌力罕拿出煤气罐,打着后又找了很多枯枝点了一大堆火,就着被四五级的风吹的摇摇曳曳的火苗烤我的衣服、取暖、热点吃的。

        一切安顿好,给乌力罕和阿茹娜吃着干粮,我却先找出剃须刀来刮刮胡子,又拿了洗漱用具就着冰冷的河水洗漱一番。我是觉得算算我也有几天没有洗漱了,阿茹娜那样认真地说要嫁给我,真觉得我的样子有点过意不去,对不起那一份如此纯洁的真心。洗漱完也吃些东西。这时候阿茹娜可能因为看到我的洗漱想到自己的状态,靠近我像是害羞的小声说:“宝音哥哥,这里有河水,我想洗澡。”

        我说:“不行,这水太凉了。”

        “我不怕冷!”

        “那也不行!”我想了一下说:“等一会吧。”

        我从车上翻出一个三十升的汽油桶,将汽油全部都加进车里,空桶在河水里仔细的涮了,罐了不太满的一桶水,架在火上烧着。又拿出铲子在旁边挖了一个方圆一米多的坑,把防雨布在坑里铺好,再用车里备用的塑料水桶提了两桶水倒进坑里,成了一个小水池。乌力罕看出来我要干什么了,“你还真是很疼老婆啊哈哈!”

        “没什么难的,何况阿茹娜可能很久没洗过澡了!”我又把帐篷罩在水池上在周围钉牢。这时候铁桶里的水已经很热了,用树枝勾着铁桶把水到进帐篷里的水池内。水温差不多了,“阿茹娜,进去洗吧!别把衣服弄湿了!”阿茹娜高兴地答应着进到帐篷里去了,我又把手电和香皂、毛巾递进去,然后又提了一桶水在火上烧着。

        乌力罕坐在火堆旁看着我忙完,“开始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就像个孩子似的,现在看你还真像个男人样!你打算怎么办?想办法带着老婆回国去吗?”

        我苦笑了下,“怎么可能!得拜托你,我可以多给你些钱,你帮我照顾她。”

        乌力罕说:“照顾她?这不太好吧?你不负责任就走了?”

        我说:“什么负责任?我什么也没干,只不过是抱她上马,她就让我娶她!”

        乌力罕笑起来:“哈哈哈,那就是了,这下你走不了了,你得负责!”

        我:“好了别说笑了,你带她到乌兰巴托安置好,尝试找他的父母,同时找所学校让她上学,一切费用我会给你的。”

        乌力罕:“我看还得你老婆同意才行!”然后又偷偷地笑着,我瞪她一下。乌力罕又说:“那些神秘人你打算怎么对付?我看他们没那么容易死心!”

        “只好走着看了。”我暗自思忖着,要是他们觉得我是和他们争夺的话,他们为什么不来杀我呢?好几伙神秘人都没有来跟我冲突,为什么呢?如果大家都是为了帛书而来,那么就是所有人都知道蒙古墓葬有多难找,只有我冥行才能找到公主和帛书,只好看着我把帛书得到之后在做打算。可是他们要帛书干什么呢?难道是想救公主吗?或者害公主?

        如果想救公主完全可以跟我合作,而公主现在的状态来看则完全没有必要来害她。等等,就算这些人有各自的目的,可是现在应该统一起来了,那就是我怀中的帛书。且不说他们要帛书做什么,他们是怎么知道有帛书的呢?我是从成哥给我的资料得知的,这资料难道被人窃取过了?所以成哥让我快看快删!

        什么人会觊觎这帛书?这东西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对我这样离魂的人有一线希望罢了,那么谁会和我一样呢?越想越乱了,想不通!我的脑洞仅限于此,身边要是有个能商量的人也好啊,可是眼前这个乌力罕能够信任吗?想想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不过还是算了,反正也要回国去研究。我正胡思乱想,和乌力罕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要等****多长时间的问题,火上铁桶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我倒一些晾着大家喝,还剩下很多。“阿茹娜!在加点热水吗?这里的水烧开了!”

        “包莱捏!”(蒙古语‘好的’)阿茹娜听话到逆来顺受的程度,我让乌力罕去加水,嘱咐别烫着阿茹娜。乌力罕说:“你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自己去加吧,顺便亲近你老婆!”

        我白她一眼,“我还是你老板呢!快去!”乌力罕也白我一眼,“别忘了给我买保险!”说着乖乖起身去了。

        看来阿茹娜洗的很舒服,又过了好久才出来。手里拿着帛书,那是我在和黑衣人对峙去之前掖在她后腰里的,她穿衣服的时候翻弄出来了。在风中乱乱地展开,嘴里咕哝着:“究专痛天间!”我大吃一惊!“什么?阿茹娜。你懂得中文?”

        出浴的阿茹娜没有披上她的羊皮坎肩,香喷喷地做在我身边,“什么是中文?”

        我:“那你刚才念的什么?”

        阿茹娜指着帛书上那几个汉字旁边的一纵列蒙古文字说:“是这个!”

        那帛书上有几个汉字“九转通天鉴”,我以为阿茹娜是在念这几个字,可是她认得的是汉字旁边的蒙古文字,那蒙古文字是音译了那几个汉字!我根本不认识蒙古文字,所以一直都还不知道那些蒙文写的是什么内容。我问阿茹娜:“你认得蒙古文字?”

        阿茹娜说:“是爷爷教我的,我写的可好了!”

        我顿时喜不自禁,双手捧住阿茹娜的高粱红的小脸蛋儿,狠狠地嘬了一口,哈哈大笑起来。乌力罕在一旁虎着脸,“别在人前秀恩爱,会有报应的!”我止住笑,让阿茹娜把帛书通篇给我读了一遍,“此物乃上古时期天外仙人赠与夏后大羿帝的一件宝物,据说用此物瞬间就可以上天入地。用于人的时候,会首先将人的灵魂和肉体剥离,流转完毕自会复原。突厥首领刘勃勃欲寻之,获悉可能在巴丹扎兰格沙漠深处,此物或可医治公主离魂之症。凡治愈公主者可获赐万两黄金!”还有一些比如“欲请公主须待虎啸龙吟之间”“此法未必成功需得先行试验后才好营救公主”什么什么的。

        我说:“这小公主人不大,排场还不小,还虎啸龙吟的呢!”

        乌力罕:“哦?小公主?你见过?”

        我:“诶!算是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4821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