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六十五章 报应

第六十五章 报应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五卷漠北天娇第六十五章报应

        只是一个大概,不要说得到医治,就算这个什么鉴是否还存在都值得怀疑,什么样子也没有线索,何况在那个巴丹什么的沙漠里,也没有具体的地点。估计那父子俩也实在无法找寻了,只好寄希望于后人。不过基本明白了,剩下的是就是再找找资料,看看那个巴丹什么的沙漠在哪里,跟我印象里的巴丹吉林沙漠有没有关系。管它多难,自管找就是了。从我离开家出来遇到的所有事里,哪有一件是容易的呢。那万两黄金与我无关,即便我想得到,还得要去找忽必烈大汗或者合丹王爷去领赏,还是算了吧。连治愈公主其实也一样,公主的身边连一样金属器具都没有,那是为了保护公主不被盗墓的人所伤害,更别提拿什么万两黄金来打赏我了。不过这什么“鉴”对我是在太重要了!我对着火光将这帛书研究了一个通透,还扯开用手机拍了几下,照例给广平大哥发了彩信!乌力罕很是奇怪,把帛书拿过去研读起来,他的蒙文还不及阿茹娜好,也没有研读出什么新意。可是她就那么一直看着,丝毫不打算还给我的样子,最后终于注意到我在看着她,慢慢地把帛书叠起来又很舍不得地递给我。我没有接,说:“看来你挺喜欢这东西?”

        “没什么喜欢的,有点好奇而已。”说完还笑了笑。我说:“那就给你吧!反正这是你们国家的东西!”乌力罕的眼睛一亮:“真的吗?你千辛万苦得到的,真的舍得给我?”

        “看来你还真是喜欢,好吧给你吧!”他思考了一下说:“这东西对你没有用了吗?有什么条件吗?”

        “诶!有一个条件,你不能把它转送给别人,如果我需要还得来找你,我希望还能完好地看到它。”

        “哦?原来是替你保管啊!那我还得收你的佣金!”

        “哈哈哈,也可以啊!但是得到你履行诺言的时候才付啊!你能发誓做到保管好吗?”

        乌力罕想了一下,“好吧,我会尽力的!”

        “算你够朋友,可是你想过没有,有人虎视眈眈地想要得到它,保管这东西可是有风险的啊!”

        “所以你的佣金一也要丰厚哦!”

        可是,尽管我有心理准备,确还是严重忽略了这次回程的艰险程度。

        夜里,乌力罕睡在车里,我在外面撑起帐篷,阿茹娜要和我一起睡,乌力罕关上了车门。我说:“不行!乌力罕,让阿茹娜到车里去睡!”阿茹娜扭不过我,委委屈屈地爬到越野车后座上去了。其实我不是想别的,我睡着了后的情况阿茹娜不会理解,万一出了意外就不好了。可是没过多会,乌力罕下车来到我的帐篷外,“老板!你老婆一直在哭!我看你还是搂着她睡吧!”我思量一会,把阿茹娜拉进我的帐篷,坐着无奈地瞪她一眼,阿茹娜怯怯地说:“我害怕,还想额布格(爷爷)。”其实我还想接机会试探一下乌力罕有没有什么花样。对阿茹娜说:“你可以睡在这里,但是我睡着了你不能碰我。这很重要,知道吗?别问为什么,以后你可能会懂的。”阿茹娜答应了,乖乖躺在一边。

        我一直都是把睡袋铺着躺在上面和衣而卧,阿茹娜也是如此躺在我身边。睡到十点多,车子颤动了一下,乌力罕从车窗向外朝我这边望望,静悄悄地打开车门下了车巡视了一圈。她的动作蹑手蹑脚,像是怕惊动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走到车子另一面蹲下打开手电,但我知道她并不是在解手,最后她下了决心,回到车里发动了车子。发动后她从后视镜里看着我的帐篷,而我则没有动作继续睡我的觉。忽然的,她开起车掉了头向归路驶去。

        反正帛书已经在她的手上,这又何必呢。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我自己走回去,这样他俩的工钱我都省下了。我自顾睡着,都没有冥行送送她。可是一个多小时后,这婆娘竟然又回来了,象没事似的把车停在原位,继续睡觉!这是搞的什么花样?难道去把帛书藏起来?藏在这大平原上?

        天黑的很早,按当地时间乌力罕开车走的时候应该是在十点多,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到了子夜,气温也降到了一个低点,河里的水流虽然挺急,可是还是在河面上结了一寸厚的冰。我忽然感到,从西方几百米外的山丘那边过来十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走的很快,从出现只用了几分钟就来到眼前了。我一时也不知道怎样唤醒自己,只好希望乌力罕能够睡的警醒些了。一群人摸到我们的营地,四下里检视了一番,有两个人监视着车上的乌力罕,其余的人都围在我小小的帐篷周围。

        “你,进去找找!”他们说话的声音非常轻,要是我用耳朵听,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我?这小子厉害的很,要是万一他醒着怎么办?”

        “你以为这小子能象你一样睡着吗?蠢货!趁他不在快去找!”

        我的帐篷是单人的,里面空间很有限,只能容下一两个人在里面勉强活动自如,所以他们只能派一个人进来。这人拉开帐篷的布门往里摸索我身边的物品和衣物,离近我的头脸时,突然低声“啊呀!”了一下惊恐地回头窜了出去!一出去就跌到在地上连滚带爬地要往远处跑。

        “回来!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怎么回事?找到什么了?”

        “他······,他······,这人睡觉怎么睁着眼!太恐怖了!”

        他这一说,连我也吓了一跳,怎么我睡觉是睁着眼的吗?这可不好,会影响我的健康的啊!要是我的眼睛得了什么后遗症可怎么办?还有恐怕会吓到阿茹娜。黑衣人轻手蹑脚的动作竟然没有惊醒阿茹娜,她继续睡着。

        “睁眼睡觉有什么可怕的,哼!”说着,那个看起来象是当头目的人竟然亲自进到我的帐篷里来继续刚才那人的工作。等他凑近了我的脸,也是一阵惊颤,一下坐在我右侧旁边!停了一下才又涨起胆继续摸索,连阿茹娜的衣服也都的搜索了一番。最后悻悻地钻出去,“没有!怎么回事?会藏在哪儿呢?难道会在车里?”这时候,我那丰田车忽然发动了,凶猛地掉了个头向着黑衣人聚堆的地方冲来,黑衣人惊呼着散开。乌力罕这婆娘果然凶悍的很,开着霸道车哪里有人往哪撞,黑衣人都拔出枪对着霸道车却不敢随意开枪。这样周旋了一阵,撞伤了两三个,这帮家伙个个都身手不赖,很难再伤到他们了,一时就这么僵持着。我已经醒了,但没有声张,准备找个好机会给这帮人一个惊喜。黑衣人们在商量着:

        “头儿,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找机会狙掉车里那娘们,找到帛书闪人!”

        我一看形势不容乐观,从帐篷里钻出来伸个懒腰,“什么情况?你们这些人当我不存在吗?”从这些人对我处处回避的态度来看,他们的来历我基本猜到了,就是教堂和设困阵困住我的人,连我开那个霸道车还是他们名下的呢。既然知道了就有办法对付,这些人知道我有多厉害,而且应该不会杀死我。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我被杀死了,作为一个死尸我也一定会把他们杀光,而且他们那我还不了解的目的就全盘泡汤,所以我并不害怕他们会把枪口对准我。只见他们呼啦一下散开,远远地用枪指着我,另外几个用枪瞄着开车的乌力罕。我根本没拿正眼看那些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黑衣人,向着乌力罕开着的越野车走去,拿出那把带消音器的手枪朝一个人开了一枪,那人本来盯着乌力罕,身子一震跌倒在地艰难地爬着,拖出一条血迹。当我抬枪找寻下一个目标时,这些黑的跟忍者似的人就一声呼唤,呼啦一下做鸟兽般逃散,逃向西边便于隐蔽的山林里去了,连同那个受伤的人也都很快不见了。

        乌力罕下车走到我身边,“我就说你两口子秀恩爱会有报应的,以后得注意了!这些人都身手不凡,他们这么怕你,你到底有多厉害?”

        “投鼠忌器罢了!他们不是怕我,而是不想杀死我。”

        “我看他们不会放弃的!”

        “恩,不过看来还好,只怕有别的方式就更值得担心了。”我这样说有点触动乌力罕的意思,指的是她开车离开那一小时,告诉她她自己也值得怀疑。乌力罕没做什么表情,看来在装糊涂。

        “那现在怎么办?还睡觉吗?”

        “你不困的话可以守夜!只要别让火灭了你不会太冷的!”

        乱糟糟的情况惊醒了阿茹娜,可是在她反应过来有危险的时候战况已经结束了。她害怕地蜷缩在帐篷里,我进来说:“没事了,睡你的觉吧!”她又躺下,过了好久气息才平稳下来。

        乌力罕把车停回原位。我还在思考,可是远远地听见几声狼嚎,我想乌力罕会不会害怕?这女人的体魄和本事对付一两头狼还是能行的,不过女人还是胆小,毕竟她不是军人。我起身钻出帐篷,打算把手枪给她壮胆。可是我走出来抬头却不见了乌力罕,“乌力罕!”我叫了两声,想到她如果害怕了可能会回到车里去。就走近越野车,从车窗往里扫了一眼,里面乌漆墨黑什么也看不见,也没有乌力罕的回答。我伸手拉开驾驶席侧的车门,满心以为乌力罕会坐在里头,可是车里的情况惊的我浑身发凉。

        驾驶席座位上到有很多血迹,连方向盘上都是。在档杆的位置突然窜出一只凶恶的灰狼,毫无征兆地把脸冲到了我的脸前,惨白的牙齿呲露着,头脸上沾满血迹,亮闪闪的眼睛射出寒光像是能直接刺透人的胸口,血腥气和动物那恶心的口气,直扑过来。我虽然习惯地左手拿着弯月蒙古刀,可是右手却拿着打算交给乌力罕的无声手枪,完全没有想到狼这么快就已经占领了越野车。这情况太意外了!

        我近乎自然地反映向后仰面坐躺在地上,抬脚蹬在狼的肚子上,那狼爪子蹬着我的头顶窜了过去。我翻身起来挥手向那狼就开了一枪,等我回过身来一看,我身后已经有了四五匹狼。没时间犹豫和思考,把手枪里的十来颗子弹全部都喷射出去打到就近的狼身上。太紧张了没法打的那么准,基本都只打伤了狼,又没有备用子弹,有也没时间换弹夹了,丢掉手枪拔出宝刀与狼搏斗起来。等我拔出宝刀的时候,注意到在我能看到的区域,越野车和帐篷已经被淹没在几百只的狼的中间。

        我已经顾不得惊恐,也顾不得照顾阿茹娜和为乌力罕担心,砍退身边的几头狼转身钻进越野车里。从驾驶室两个座位中间向后将刀猛地刺进一头狼的肚子,左手带上车门。乌力罕在后座上几乎面目全非却没有死,血肉模糊沉重地呼吸着。我透过车窗看到狼群围着帐篷在撕扯着,赶紧伸手从后座后面拎出一桶汽油,推开后座的车门下了车回手关了车门,一边砍身边的狼一边将汽油桶狠狠摔在火堆旁的一块大一点的石头上。汽油桶一下子摔得涨破了,不知道是摔的震动作用还是按我的目的汽油沾到了火堆里的火,空气中一下沉闷的巨响,汽油爆炸了。越野车、帐篷和火堆本来是相互距离十来米的品字形位置,这一爆炸火焰一下就包围了越野车、帐篷、还有我,冲击波一下子将我推出五六米远,我浑身都着了火。随即就赶紧弹跳起来就着狼群被炸散的空当跳到破碎的帐篷那里一把揪住呲哇乱叫的阿茹娜的衣服将她夹在腋下,回身奔向越野车。没有多少反应时间狼群便已经卷土重来,可是距离不远,我只砍过两头狼就到了越野车门前回身再一砍狼群退缩了一下,夹着阿茹娜的手拉开车门将阿茹娜塞进后座和受伤的乌力罕放在一起。自己在回身对身边的狼又一阵猛砍,边砍边拉开前座的门坐到车内。

        如果不是那汽油桶的爆炸造成了狼群的恐慌的散乱,我怕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些。狼为什么会怕火呢?那是因为狼的眼睛能看到的光线和人类看到的不一样,人能感到的热量辐射也是和光线传播方式相同的,就是说那也是一种光线。人眼看到的光线只有从红到紫的波长范围内,红外光和紫外光人是看不到的,而狼则看到的更多一些。人眼中的一点火苗在狼的眼里这火苗的范围会有房屋那么大,一个篝火堆在狼的眼里就会有充满山谷的火焰。所以造成的心里落差很大,狼才会害怕火光。可是如果火光没有对狼造成伤害而且狼群中有大量的个体,只靠火光就没什么作用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75142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