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冥行 > 第七十三章 惊变不惊

第七十三章 惊变不惊

        地府冥行风雪连城著第六卷秘域魔心第七十三章惊变不惊

        “拉出去!”

        “不行,你不能杀她!”我断然喝止,但汪芳仍然被带下去了。“要是她死了,我一定让你后悔!”

        “你好像还在找一个东西?随我来吧!”少年起身带我来到大厅的里面的一间屋子,屋子和大厅一样没有窗户,里面的陈设真是让我惊讶不已,没见过没听过的奇珍异宝就不说了,首先我注意到的就是一把刀,我的魂衅弯月蒙古刀!我想都没想走过去一把抄起来执在手里,左右检视了一下熟练地插进身上的刀鞘。那刀鞘相合的声音有种及其亲切的感觉,并不是电视电影上那种金属摩擦的声音,刀鞘是马皮制成,现在在老家还有老人用这种工艺做刀鞘,但都只能为一尺以内的短刀做鞘。那是一种很古老的工艺,需要一条刚刚宰杀的马腿完整地将皮毛翻卷抽掉骨肉,将马皮毛向外套在一只足够长的牛角上,马皮风干后就紧箍在牛角上。但这把刀很长,首先得宰杀一匹很大的马,另外还得一只完整的象牙,才能完成这只刀鞘。最奇怪的是不知道用的什么工艺使这镶着金箍的马皮能够几百一千年都没有太严重的腐蚀!现在我想找人给他做维修保养,竟然找不到合适的材料了。把宝刀插进刀鞘,转身看着少年,考虑是不是直接杀了他。

        “别那么急躁,还有事没说清呢!那把刀算是物归原主吧,更重要的是这个!”少年打开一个柜子,取出一个东西,随着这东西接近我,胸口那种灼热的感觉更加明确了。很久很久以来,我都没有这么明确的感觉,这感觉是一种挽救,或者升华,或者更加玄妙的幸福感,像是在阴冷的地牢里呆上一个月,然后喝下半斤六十度的烈酒。那股暖流急不可耐地冲遍全身。莫名其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少年好像在抖包袱,打开了足有四层包裹,最后看到的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一块巴掌那么大的正方形两公分厚的铜板,铜板上面有一个雕塑的拳头大那么的鬼头钮,四张鬼脸冲向四个方向,这是一枚鬼钮方印。少年说:“这个东西相信你已经找了很久了,当年张氏道祖划定十二个领域分治,每治各有一枚真印,没有人知道在这十二枚印外还有一枚总治印,此印呈天奉地,通彻阴阳。执此印者可司阴阳,世间的无主鬼魂都追随护佑,所以百毒不侵万病不染,所以能得长生不老。”

        我终于见到这个东西了,原来被这老怪物藏起来,“哦,这就是那枚鬼玺?那你可以得偿所愿了!”

        少年切了一下,“没那么简单,不是什么人都能执掌此印的,所以有人得了也无法得到那法力。况且这也不一定是道祖亲执过的,那一枚早已遗失在漫长的历史中了。还有一枚更早,是战国时期的鲁国人所持有的。在近代有张氏后代为国家领导人忠心服务,应领导要求依据战国帛书又造了一枚。世间只有这三枚,而这是其中一枚,从它的腐蚀程度来看年代并不久远,可那有什么关系呢?这东西是可以穿越时空的,即使它是战国的东西也一样不会有太严重的腐朽。”他一边说一边拿着那东西在我面前展示了一遍,说完又原样封好放了回去。

        “你不打算把它给我吗?”我有点心急了。

        “别急,你在打算杀人越货吗?既然允许你进到这里来,我们就能够控制你的行为,相信吧!”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骄傲地向我展示你的收藏吗?你这小屁孩!汪芳她们怎么样了?”

        “你不应该象个平常人那么敏感,我知道你的状态。”说着他走出那间屋子,我自然也跟着。这时大厅门口多了一个人,少年询问:“怎么样了?”

        那人唯唯诺诺的答到:“好了,随时可以进行!”

        少年转向我,“好了,现在咱们去看看历史上最神秘最神奇的事吧!”我有点怀疑他说的是不是那所谓的起礼,不过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还是说说汪芳怎么样了吧?”我有点担心了。

        少年抬眼翻白我一下,“死了!你这样妇人之仁不行啊,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慢慢成长吧!”

        我有点想奚落一下这个怪物,“有一个问题,如果我强奸了你的母亲,你是不是就承认我是你的老爹了?”

        少年回头看看我,咕哝一句:“不可理喻!”

        我对于这喋喋不休的老怪物完全失去了耐心,一边跟着走一边说:“好了,我明白了,对于你们这样将历史玩弄于掌股之间的人来说,什么尊严、人命、家、国、天下、民生、民苦都可以作为一个------一个屁了。不要在跟我说什么起礼,别再让我更加厌恶,如果下一分钟我还没有看到汪芳和我的朋友,就送你这怪物到你该去的地方,那里的路我很熟!”说着我拔出宝刀架在少年的脖梗,用了一点力,把他压的栽楞了一下,脖子上出现一条细细的刀口,血慢慢地渗出来。少年的脸变了一下,慢慢地向我转过脸,露出掺了一点点恼怒的不屑的表情,眼睛瞪着我,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什么。我忽然觉得我又动不了,直直地举着刀甚至连表情也无法恢复原状。唉,原来对于他们来说控制我是这么容易!

        但我的意识是清醒的,他控制的只是我的身体,我的身体不听我自己的使唤,却很服从少年念的什么咒语。听着那咒语我慢慢收回宝刀插回刀鞘,亦步亦趋地跟在少年身后,在我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人,那都是少年的手下。

        跟着少年走出大厅,乘电梯向上,最后是一间密室,出来就是一间书房,来到了那个我曾经接受训练的地方。在院落中有一座很大的宅子,是一个古旧的蛮有品位的三层的山间别墅,这别墅甚至有一个游泳池,我跟随着少年从别墅的密室里出来,来到那别墅的顶楼,几个壮汉仍旧陪同着。这间屋子很大,似乎整个顶层都没有间隔,很多房顶的结构木梁都在这里暴露着。但是现在,这里点了好多蜡烛,多到无以计数。地面上摆着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更多的是悬挂在空中的,在空间的各个方位各个角落,这么大的空间里竟然被小小的蜡烛照的灯火通明!蜡烛的位置关系我毫无理解,简直象天空的星星看起来没什么逻辑,只是中间有两块空地,也被蜡烛圈起来成了两个相交的圈,中间相交的部分没有蜡烛。这什么情况?请我参加烛光晚会吗?

        我无法控制自己,被少年引领着站在一个圈中央,少年踱过去站在另一个圈中央转身面向我。这时候旁边有人操控了什么机械装置,一面镜子移动到我和少年之间,原来那镜子下端是一个带轮子的底座。我看着那镜子,里面清晰地映出我自己的影响,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可是这时候想起了一阵怪异的音乐,那音乐声音显得那么古老陈旧,歌声的语言我听不懂,随着那音乐声越来越清晰,镜子里我自己的像却越来越模糊,最终虚糊成了一团怪异的影子,影子中间却凸显着一个清晰的篆体‘禁’字。那是我的魂,字我也是见过的,就是在秦皇大墓中也是在一面镜子中反应出的影像。其实说是篆体的禁字也不太确切,因为那字体基本就是一个类似驱鬼的符字一样,念做任何字都只是相似而已却不是任何一个字,只是大概象是一个禁字吧。

        镜子中我的魂已经虚糊成一团,我也不能动,这时候随着那音乐的高氵朝乐章来到,镜子竟然向我这边缓缓移动,速度越来越快,我忽然意识到这就是所谓的起礼了,难道那个少年想要与我交换躯体吗?我的躯体难道比他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的躯体更能吸引他?他占据我的躯体又能怎么样呢?得到永生吗?

        就在我思量的时候镜子已经接近了,我无法控制我的躯体躲开镜子,只好任由它向我撞过来。可是我的魂却是能动的,镜子中自己的魂很突兀地接近,我竟然下意识地离开躯体向后退却。可就在这一瞬,那镜子仿佛安装了什么机制,很突然地碎裂了,碎裂的极具美感,就象汽车的钢化玻璃一样碎成均匀的手指肚大的碎渣,壮烈辉煌地扑向地面。这时对面那个少年的表情如同蒙太奇一般地出现了,那同时所有的蜡烛都熄灭,屋子里飘起浓烈的蜡味。我莫名其妙回到我的身体中,这时我可以动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难道这就结束了?交换躯体了吗?可是我还是在我自己的躯体里呀?起礼失败了吗?真是奇怪的很!

        我上下看看自己,又看看对面的少年。最奇怪的是他了,不再象之前那样喋喋不休又信心满满的样子,而是一脸茫然地望着我,大张着嘴巴:“啊?怎么·····?”然后也和我一样低头检视自己,好像被吓的不清,“啊!”的叫了一声竟然大声的哭起来,“怎么了啊······?”哭的好伤心啊,一直到鼻涕眼泪都流到他白白的T恤上。

        几个壮汉过来惊愕又疑问地望着我和他,有人抓着那少年大声地问:“你是谁?你叫什么?”少年惊恐地看着那人,“我······,我是刘博啊!呜······”

        什么?他是刘博?那我是谁?难道我是那个汪汪老怪吗?真见鬼了。两个人马上控制了那个刘博,好了现在就这么叫他吧,至少他说他自己是刘博。而我身边的人则对我毕恭毕敬的,这间阁楼有几个很小的天窗,光线很昏暗。我转身悠然地走出去,那些人押解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刘博在后头跟着。来到一间相当豪华的房间,在一张牛哄哄的大桌子前坐下,那个刘博已经被带到别的房间去了。桌子上放着一本材料纸,旁边放好了一只笔,我坐定抬头看到跟过来的两个人眼巴巴地看着我,不敢询问也不敢做任何表示,只是一副满腹狐疑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在期待什么。我打开文件材料,里面有几页纸,像是考试卷一样有几道题。题目出的古怪之极却根本不是什么脑筋急转弯和什么科目的试题,而是一些专门针对某人记忆的题目。有些是即时的,好像是突然想到一个什么事似的。不过答案似乎都在我心里,我翻看了一遍,觉得似乎没有必要去作答,就在最后一张空白的纸上写了一个‘汪’,这是我无意识写的,看看好像不太象我自己的笔体,就在写个看,写了很多遍,大大小小的几乎快写满了那张纸还是觉得不太象我自己的笔体,然后觉得有点无聊就合上了。旁边有一面镜子扣在桌子上,我有点疑惑地拿起来照照,没错,还是我自己。不过我觉得现在好像什么都知道,我从来没有这么博学,什么事都瞒不了我。

        身边那两个人似乎很机警而专注地观察着我,我看看他们,他们故作忽略地转向别处。

        我有点奇怪这些人对我俯首帖耳,难道他们真的以为起礼换魂成功了吗?他们真的以为我已经变成汪老怪了吗?

        两个仆从中的一个向我一哈腰,“您还有什么需求吗?”

        我:“你叫我什么?”

        仆从:“祖······祖上!”

        我:“出去吧!”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奇怪,我就这么心安理得地夺取祖上的地位,这些人也愿意接受,可这中间我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所有人都出去,我自己坐在这间宽大豪华的办公室里,忽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了,到底怎么回事呢?

        看看外面的一切如旧,像是我去年秋天来时一样,只是季节有一点变化。想起汪芳她们,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还是关心一下吧,虽然那些结果我几乎都已经知道了。在他们两个出去的几秒钟内,我叫了一声:“来人!”我还从来没有这么随性过。两个人像哈巴狗一样乖乖地快步走进来,我问:“汪芳的事怎么样了?”

        “没有问题,已经做好了。”

        “带过来!”我了解归了解,还是有点好奇,想看看她现在的样子。两个人出去了,过了一刻,门被拉开汉子进来冲我一哈腰然后闪开身,汪芳一脸迷茫地站在我面前。我看看她,从外形上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可是现在有一个拳头大的鳖虫占据着她的大脑,这个鳖虫会使她象狗一样忠诚且不死不休地完成一切任务,即使她死了,尸体也可以继续工作,直到全身碎裂火烧全无形骸,那鳖虫也会脱离回来复命。鳖虫也可以分裂成无数个鳖虫,继续完成使命,当然如果鳖虫离开,汪芳也就是一具尸体而已。这本来是苗疆的虫蛊,后来传到泰国。其实如果虫蛊能够潜伏在人的体内,那外界的温度就无法影响其生物特性,即使在北极也能起作用,根本不象我之前了解的寒地无虫蛊。汪芳的神情略显呆滞,我上下打量一下她:“恩,不错!汪芳,你知道自己的任务吗?”

        汪芳:“请祖上吩咐!”

        我:“你要将薇薇这几个人带离此地,不允许他们对此地有所了解。一切一如之前,待命!”

        汪芳:“是!”

        我:“去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576/18144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