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7警局夜惊魂

7警局夜惊魂

        呼啸的警车、大批穿着制服严肃的警察,以及背着各种仪器穿着大白褂的法医工作人员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就似黄蜂一般蜂拥而至,到了最后这个小区就连警车都停不下来只能停在小区外的马路上更是让无知的路人好奇——也吸引了大批闻风而动的记者。

        这次的发现再次惊动了整个小区,上一次马良的发生意外只不过是让部分喜欢看热闹的群众凑热闹,这次的重大发现却让全小区的人集体出动——程青一家暴毙而亡。虽然马良没曾看见,但听随后赶过来的法医鉴定重心的小法医说主卧室还有两具尸体,一男一女,应该是死去孩子的父母,全都穿着睡衣,手拉手平静地躺在床上,从外表倒是看不出来*的痕迹,但队长黄鹤一掀被子在场久经考验的刑警全都吐了——被子底下都是白花花蠕动的东西。

        可是——自己今天早上还见过这夫妻俩手拉手呆滞地走出小区门口啊!

        小区内被挤得水泄不通,马良本来早就应该坐上警车去做笔录,但程青一家的重大发现却让这件事担搁下来,所以现在他只能焦急地从猫眼中看着一个个警察进门、出门。

        倒是跟他一起的温靖安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在马良原地焦急地转圈的时候,他就神色平淡地拿起抹布和墩布什么的帮马良收拾凌乱不堪的厨房,到了最后甚至还穿上了顾原曾经穿过的那个围裙,也不知从那里掏出来一袋小米,便和着麦片给马良熬粥。

        顾原还在逃跑中,马良深深知道自己笔下人物的狡猾和高智商,如果现在警察不追捕的话他可能后天就跑到了一个警察永远找不见的地方,可是自己推论的都是真的吗?马良托着自己受伤的手腕,神色焦急地打开电脑,已经顾不上自己那篇文底下评论区已经炸锅的读者,他焦急地扫了一遍《邻居家的小姑娘》,这篇总共才有一万零一个字,却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篇练手文,故事的主人公是小姑娘的邻居——跟小姑娘上一个高中,主角十分喜欢小姑娘,却发现小姑娘每天都站在窗台前看他,最后连学也不上了,中间发生了很多鬼才能干的事情,到了最后主人公才发现小姑娘吊死在窗户前,而小姑娘也很喜欢主角,救了主人公后便魂飞魄散了。

        这是一个恶俗的故事,马良摸着下巴,刚刚皱着眉头鄙夷了一下自己的“大作”,却没想到肩头猛然打上了一只手,他吓得浑身都炸毛了,刚想回头身后温润的声音已经响起:“你在看什么?”

        呼……是温靖安……不知为什么,马良对这个今天刚认识的邻居有着一种莫名的好感,不完全是因为他救了自己的原因,在他身上似乎还有一种温和的魔力吸引着自己,他大喘了一口气,这才哀怨地说:“哥,你吓死我了。”

        “来,这是我熬得粥,晚上还没吃饭吧——你这是……小说吗?”温靖安将手中的碗端给马良,自己却有些好奇地看向了电脑屏幕,也就是扫了一眼就笑了起来,“这是你写的?”

        “啊……差不多吧。”马良皱起了眉头,却情不自禁地这么想——如果自己真的是神笔马良,那么——  这么想着,他已经顾不上后面的温靖安,快速打开了一个TXT文档,打下了这么一句话“我冰箱里有一大桶哈根达斯草莓味冰激凌”。

        随即他便不顾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温靖安,直冲进厨房拉开冰箱的冷冻室——没有任何东西!难道他的猜测是假的?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马良继续无视身后追着他团团转温靖安,又冲回到电脑面前,将刚才这句话改了一下:“马良冰箱里有一大桶哈根达斯草莓味冰激凌。”等再次回到冰箱前——马良立即怔在了原地,因为刚才空空如也的冰箱内真的有一大桶哈根达斯冰激凌!

        这是真的……这竟然是真的……自己写的一切都会成真……天啊。

        马良还来不及感叹,站在他身后的温靖安首先皱起了眉头,有些困惑地看了马良一眼,这才低声说:“马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发什么疯?是不是创伤综合症?”

        “这是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良目光呆滞,死死地盯着冰箱里那桶莫名其妙出现的冰激凌,心中虽然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却是贪婪与兴奋。

        对,就是贪婪与兴奋,害怕已经被这两个因素压了下去,如果自己写的一切都能成真,自己想要什么动动手不就行了吗?钱、权、女人、自由、玩乐、外貌,这些自己求之不得的东西不是手到擒来吗?哈!自己动动手指就能让地球毁灭!他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人!

        杀死一个人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让他想想,他恨毁了他一生的高中班主任,他恨那个抛弃他跟别人私奔的亲生母亲,他这一辈子恨得人多下了!如果……如果……

        此时的马良就那么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静悄悄的站在原地,面目十分狰狞,虽说看着那桶冰激凌,但他眼神的焦距却不知看向哪里,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此刻的他连吐吸之间都呼出的是灰色的气体。

        “马良……!马良!你怎么了?”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疯魔的温靖安此刻一把拽过他,看到眼神迷离的他猛然晃了晃他,看到马良脸色苍白地回过神,这才有些诧异地问:“你刚才怎么了?”

        马良一把回过神,他刚才他刚才怎么想到了那么恶毒的念头?自己似乎有些不对劲,他甩了甩头,勉强地说了一句“我没事”后便又跑到电脑前——打开了《红烧人肉》这一章,将警察抓捕那一块到结尾直接删除,他本想直接保存然后关机,却在下一刻有些犹豫,还是增加了这么一句话——顾原自首了。

        做完这一切的马良长长叹了一口气,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却在睁眼的下一刻看到了担忧中的温靖安,他立即站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地轻声道:“那个……温哥……我刚才……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听到马良支支吾吾的道歉,温靖安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停止了片刻后下一秒却将他轻轻地揽在怀中,手轻轻地拍着马良的后背轻声道:“你太累了,还是睡觉去吧。”说着,他停顿了一会儿,望了望门外,“我看警察一时半会也想不起你,我来给你守夜吧。”

        我害怕……我好害怕……话在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马良不自觉地要回搂住了温靖安,有些凄凄然然地看着他。

        温靖安足足比他高了半头,此时两人搂在一起确实有些暧昧,马良有些手足无措,脸不自觉地就红了,温靖安看到马良脸红的窘样笑了笑,低下头说了一句“没事”,而此时此刻,两人的嘴唇似乎似乎仅仅只零点几毫米,马良甚至都能看清温靖安那长到令人发指的睫毛,并且温靖安说话时他的嘴唇都能感觉气息喷在了他的嘴唇上,这种感觉就似自己在看武藤兰的作品一样,十分心旷神怡,一时间马良感觉有些神魂颠倒,身体却在大脑还没有命令下微微凑了上去,轻轻碰住了温靖安的唇。

        唇齿间柔软的碰撞激得两人全都浑身一抖,马良这种居家宅男只觉后腰一麻当场就硬了,温靖安神色间也有些恍惚,他刚刚想说什么,此刻连续的门铃声已经响了起来,伴随着大力的敲门声:“小伙子!小伙子!赶紧跟我们走!”

        两人被大力的敲门声一下子打断,温靖安摸着自己的嘴唇微微一笑,似乎回味着什么,这才松开马良开了门,一看门口的却是刚才询问过他们的黄鹤,黄鹤看起来十分急躁,似乎一件又一件的命案堆积起来让他恨不得自杀,此时他有些焦急:“快,有重大案情发生,你们赶紧跟我回局子中。”

        没来得及对电脑里自己写的东西处理两人就跟着警察走出门外,看着一群法医用黑色的裹尸袋将程青一家三口的尸体转移,马良和温靖安也坐上了其中的一辆警车,此时已经将近晚上十二点,小区的人群也渐渐散去,所以很快警车们便呼啸着向警察局中开去。

        此时的马良大脑一片混乱,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个吻和“神笔”中,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此时车窗外已经淅淅沥沥飘起了小雪,“下雪了?……我去!”开车的那个警察很是年轻,看了看后视镜中的两人,便开始热络地聊了起来:“听说你们跟那凶手面对面了?”

        “是啊,现在想想,真是害怕……”温靖安微微一笑,却也转了话题,“怎么雪下得越来越大了?”

        马良这才注意到,本是四月的天,此刻天空竟似刀子般下着鹅毛大雪,不一会儿车的挡风玻璃都得拿雨刷器刷了,雪越下越大,似乎不到五分钟,整个城市便银装素裹,配合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再加上黯淡的路灯,有种肃然恐怖的阴冷气息。

        四月还能下雪?难道——马良看着窗外的景色,不禁又皱了皱眉头,难道自己曾经写过的故事又要出现了……可是,会有什么是四月晚上下雪的故事呢?

        开车的小警察将两人送进了警局门口便去停车了,马良缩了缩脖子,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雪下得似刀子般的天空,慢慢走进了警局。

        不同于电视剧中破破烂烂的警察局,J市在警局建设上修建的十分豪华,门口大书“J市公安大厦”,迎面就是一个宽大的喷泉,喷泉后方是个石壁,大写着“为人民服务”  ,大厅都铺着淡黄色的大理石地板,看起来跟XX集团的总公司般气派,各种指示路标密密麻麻地排在了墙上,马良定睛一看,大楼一共有十五层,在警花小姐的指导下,两人来到了三楼的30A审讯室。

        “不是吧,还要审讯我们。”马良嘟囔着,倒是好脾气的温靖安微微一笑:“没做亏心事,怕这些干什么?”

        30A市是一个将近十五平方米的房间,房间内就跟电视剧般有一面大镜子、一张桌脚焊死在地的铁桌,两把同样焊死在地的椅子外再无其他,温靖安倒是很好奇,看了看镜子一副随遇而安的模样研究起来:“原来审讯室是这个样子啊,倒是大开眼界了——”

        马良看着一脸轻松的温靖安心中也渐渐平和下来,他刚想笑着说什么,不经意间却看见对面镜子中的自己并不像往常忠实地复制自己的动作——他对自己笑了一下!

        卧槽!这又是他写的什么故事?想到镜子的马良立即想到了寂静岭中那表世界和里世界的那一套,但是——自己似乎没有写过这等鬼故事吧?他挠了挠头,看到镜子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连忙快步上前,疑惑地看着镜子,似着了魔般在温靖安有些诧异的目光中慢慢伸出了手——

        “你又怎么了?”温靖安哪知道镜子中的自己突然伸手抓住了马良受伤的手腕,一下子就将他拽进了镜子中。

        这一切似乎是在飞,等到马良清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等同刚才房间的地方,只不过墙壁上统统都是暗红色的印记,似乎有人将血泼了上去般恶心,刺眼得让人感觉到了恶心。而镜子的对面,温靖安正在整洁的房间中拼命地敲着镜子——马良刚想呼救,就被身后的呼哧声吓得转过了头。

        身后高高站立着一个怪物——  一个上身穿着整洁警服,有着英俊面容,但双眼血红,下腹到脚却是蜘蛛样式的变异怪物。

        “啊!……”马良凄厉地大叫起来,而这个蜘蛛男猛然停了停肚子,从肚脐眼中就射出了N股白色的蛛丝,一下子就将马良的四肢缠住,还特别邪恶地将他的膝盖和手肘绑在了一起。

        马良再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这等屈辱的M腿姿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蜘蛛男愉悦地一笑,露出两个长长的獠牙,似弹簧橡皮的脖子一伸,蜘蛛男的头就伸到了他的裆部上方,吐出一条长长带钩的舌头,隔着裤子就开始舔起了小菊花。

        此时马良大脑已经完全混乱……它到底要干什么啊……谁来救他啊……等等!

        马良灵光一闪,这不就是以前跟晋X某个写*的女作者拼文拼输了后自己被罚写了一篇*+科幻+恐怖+高H重口味的大肉短篇吗!!!

        为什么这也能变成真的?

        马良脸色一僵,这篇叫《大肉文》的短篇中主角活生生被二百五十个怪物□过!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还那么坚强说要写正能量的我!

        怎么又写到这里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