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23盗墓迷情(一)

23盗墓迷情(一)

        一整天都在店里听“南无阿弥陀佛”,让本是无神论的凌子轩差点都快崩溃了,此刻他拿着小型的鸡毛掸子,不停地扫着自己货架上有些粘着尘土的瓷瓶,期待下一秒有一名青黄眼(指不懂行情)的顾客能将自己这些赝品通通买走。他的这家古玩店正好就开在杭州的吴宅古玩市场,虽然这些年市场有些没落,但总体来说还是可以“开张吃三年”的,但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大帮漂亮妹子们看着他清秀的模样冲进来一个劲地问他是不是叫“吴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他问了半天才清楚这是一本小说的名字,等到他自己买了一套书一看,不由地苦涩地笑了笑——虽然历经种种,这盗墓也太容易了吧……

        如果都是那么容易,他的父母也不会死在巴山了吧?

        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母亲早就在墓里以为自己中了剧毒而死,死前抽搐的模样让他现在都感觉浑身难受,父亲被断龙石砸断下肢,只剩下上半身的他依旧拼着性命将自己托出盗洞,而在黑暗中,那个双眼血红、穿着灰色长衫手中拿着一把大伞的男人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直直地看着父母一个接连一个的断气,却指挥着自己逃走,凸显了几分恐怖和惊悚……

        猛然睁开眼睛,此时已经天黑了,整整一天都没卖出一件东西,凌子轩叹了一口气,跟市场内的保安大叔打了声招呼便关了门,开着车又在超市里扫了一遍货,这才回家。

        抱着那一大摊东西悉悉索索地摸出钥匙,打开门刚迈进一只脚便感觉杀气突至,空气中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嗖”地就向他袭来,凌子轩的身体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猛然侧身凭着感觉一把抓住那个东西,感觉到了手心锋利尖锐的刺痛,似乎已经出血了,确定这是一把飞刀后,立即手一扬将飞刀来了一个礼尚往来。

        这……是谁?他可从来没有欠过什么高利贷!

        家中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那把飞刀也不知去了哪里,凌子轩刚想退一步出门身后的嘶嘶声已经响个不停,他回头一看地上也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好几十条丝丝作响五颜六色的小蛇,一个个似乎闻见了他手上鲜血的味道,已经立直了身子吐着细细的舌头就等着攻击他。

        “凌先生,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有事想找您商量。”一个有些低压的女声在黑乎乎的家中响起,让凌子轩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敢动,依旧戒备地看着地上那一堆蛇,那个说话的女人低声呵呵笑了两声,继续低声说:“这是您的家,您居然不敢进门?”

        “哼!”凌子轩冷笑了一声,在别人家中摆出龙门阵,还敢那话挤兑别人?虽说他住的是郊区的别墅,人烟稀少,但是也不至于逃脱不掉?

        手上也没有任何趁手的兵器,不如就进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这里的凌子轩冷笑了一声,大步迈进了屋内。

        这段时间他也差不多适应了黑暗,凌子轩眯着眼睛看了一圈发现自己屋中似乎多了好几个绿眼睛的家伙,绿眼睛……?他不由暗自倒抽了一口冷气,心中暗自给自己打气,这才讥笑出声:“帮我省电呢?”

        凌子轩将门口的开关一下子打开,这才看清楚这些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一共是三个人,一个大概十□岁的少年抱着几只大猫正懒洋洋地躺在自己花了一万多买的真皮沙发床上,刚才看见的那绿油油的眼睛一定是这几只猫的;另外一个人正倚在自己开放式吧台上,是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皮装,这人应该喜欢玩捆绑PLAY,看到凌子轩看他,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算是打了声招呼后抬起手吹了个口哨,那群在凌子轩身后的小蛇们便争先恐后地游了过去,一个个钻进了男人的袖子;最后一个更嚣张,把自己书房的座椅从二楼拖了下来,正舒服地翘着二郎腿手中玩着飞刀坐在大门正对面上下打量着他——竟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生。

        这姑娘大概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长长的头发绑成了马尾,左眼居然带着一个眼罩,竟是一个独眼龙?穿着一身运动装看起来跟学生差不多,那一只眼睛此刻似乎黏在了他的身上,凌子轩注意到她的眼睛一个劲地看着自己的裆部……

        凌子轩皱了皱眉头,看到这姑娘此刻手中正拿着自己这些年来千辛万苦收集过来的巴山资料,不由低声问:“看起来也是道上的人,只是不知道走的是哪个坎(道)?”

        小姑娘笑了笑,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应该注意自己手上的伤口,一只手随意地玩着飞刀,低声说:“在下妹尧,想必——凌先生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妹尧……!

        竟然是陕西妹家的浑天魔王妹尧!凌子轩听到这句话瞳孔猛然一缩,妹尧这个名字他早道上听说过很多次,按道理来说,盗墓贼这千年来都有一套自己的准则,和自己八字反冲的墓不进、出门看黄历、盗完给墓主磕头什么的这些都是基本常识,可是妹尧荤素不急,只要有钱说不定她都能挖了祖坟。

        乖乖,竟然来了一位女王大人,看这样子……是想走一趟巴山?

        “这位是司马李。”妹尧指了指懒洋洋抱着猫的少年,“这位是覃玹,凌先生应该都知道的。”

        广西覃家最近已经不出山了,这个覃玹他认识,是族中第一把好手,只不过也是那种认钱不认人的人;四川司马家的小鬼他虽然没见过,不过看他抱着宝贝猫的模样,肯定也跟着祖上学会了传奇人物猫大爷的那一套,只不过面前这个有些刁钻的小姑娘妹尧,似乎已经背叛出了妹家,凌子轩冷哼了一声,盗墓中的八大世家中加上自己就四个了,只不过覃玹覃家人都出山了,可想这几个人到底是在打的什么注意。

        “你们究竟要干什么?”凌子轩有些摸不清这些到底要干什么,从门口扯过来一个板凳坐下又抓过来一只打酱油的猫,在猫咪的抗议声中挠了它几把继续问:“就凭你们几个也想下巴山?上百年来死了多少号人你们又不是不清楚,百家人周家人的例子又不少。”

        “人贵在精不在多。”小姑娘懒洋洋地说着,同时似男人般收回了腿大腿叉开着笑嘻嘻地问:“我知道凌先生在这十年来曾经五下巴山,所以这次就想请您。”说着,她笑眯眯地看着手上的那些资料,独眼龙的模样让她看起来更加阴狠,带着一丝丝虚伪的神情,低声从兜中拿出了一个东西,“不瞒你说,我也下过,这只招子……”说着,她指了指自己带着眼罩的左眼,“也是在斗里面被一条弹簧机关鸟啄瞎的。”

        她……也下过这个斗?凌子轩犹豫了半天,小姑娘又笑了一下,用下巴点了点散落在地上的档案袋子:“这个K档案里面倒是十分齐全,只不过你一直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墓,这个你见过没有?”

        说着,她从怀中拿出了一根簪子:“你看,这个簪子你眼熟吗?”

        这是……!这是母亲临死前刚刚拿到的白玉簪子,上面还刻着卫长公主的字样!

        “你……看来你见过我父母亲了。”凌子轩刚刚说完,妹尧就点了点头:“不错,两位老人家的尸骨我已经带出来火化,只不过……凌先生,虽然我不喜欢做要挟人的戏码,但是……你对巴山的研究别谁都熟,这一次,只要你同意跟我们去一趟,财务我们平分,你四我们三人六,并且归还骨灰,这笔这么好的交易,你做不做?”说着,她顿了顿,嘴角恶意的笑容在脸上扩大,“如果不愿意的话,那令尊令堂的骨灰,就对不住了。”

        还能怎么办?他这十年来五下云南都是为了将自己父母弄出来,不想让两位老人家长眠在那么邪恶阴暗的地下,可每次总是有不少的机关猛兽阻挡自己的脚步,看到妹尧看起来还比较有诚意的允诺,再加上凌子轩确实想解开这个巴山上的百年之谜,他点头答应了。

        准备的时间很短,反正妹尧和覃玹都有钱,装备是什么好来那个,现在检查得十分严格,带着十成十装备的一行人只能开着一辆越野,装成三男一女N只猫外加看不见的一大堆蛇的背包登山驴友开向了巴山。

        一路上的路况都都很不错,四个人从杭州出发,花了五天时间才到了昆明,还别说,妹尧这小姑娘真跟汉子一样,一路上都是她在开车,等到到了巴山后一行人跟村里人沟通了一下,村长倒是还记得凌子轩本人,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一行人才顺着当年盗墓八大世家的足迹来到了被焚毁的古庙地下口。

        巴山也不是怎么太陡,四个人中基本上全都下过这个斗,所以对这程序基本上是轻车熟路,一行人穿过蛮是骨骸的长廊,这曾经是百家人葬骨的场所,来到了地下湖,用氧气瓶潜水后又来到了一个大殿,谁都没看那面穿着白衣服女人的画壁,直径从大殿中央的火炉下面来到了井字迷阵,蒙着眼下去后又穿过第一层断龙石,才来到了大殿,推开了第一层地宫的大门后,他们穿过层层过道来到了堆满金器的房间——

        最早探索这里的周家人可能不知道,他们当初实在是见钱眼开,如果冷静下来,就会发现这座地宫的古怪——地宫的建设是按照八卦五行对位,东南西北都有一模一样的这么大一件耳室偏殿,如果他们仔细考察,就会发现西边的耳室中装满着金银财宝但内力有太多机关、东边的耳室中有一百零八口棺材,里面装着各种不是自然死的女尸粽、南边的耳室可以用“酒池肉林”形容,但稍有不慎,就会被酒池中的怪物拖下去吞掉,而北边的耳室更加古怪,进入其中的人们会不由地听见各种啼哭声,声声不绝最后让人崩溃自杀而亡。

        “这就是酒、色、财、气四大机关,六十年代那会儿周家的分家全都折在了这里,八十年代那会儿山东朱家倒是非常幸运,跑进了色室中正面对抗着那些女粽子,他们本就擅长咒术,也没怎么损伤,不过最后都被饿死在了第二层断龙石那里,九十年代那会儿,我们家与夏家曾经联手——但最终还是被困在了第三层地宫那里,差一点……就能知道这座墓的主人究竟是谁了……”

        凌子轩喃喃自语地看着黑漆漆熟悉又陌生的墓室,脑海中不仅浮现出上一次盗墓中在黑暗中看到的那个拿着一把伞双眼血红的黑影人,若不是他提示自己应该从哪里出去,说不定他也死在了这里了……

        可是那个黑影人……究竟是谁呢……他是鬼吗?一个这么好的鬼……

        “当年我母亲就是在气室中着了道,她以为自己中了剧毒其实根本没事。”凌子轩看向了剩下三个人,“不要贪小失大,这只不过是第一层地宫,墓主人狡猾的很,大家跟我来,这才是第二层地宫的入宫。”

        这第一层地宫的路套路,里面蕴含着八卦之变数,并且每个路口基本上一样,如果不刻点什么记号极容易走晕,凌子轩看着十年前自己留下的记号,在经历了九曲十八转的情况下终于来到了第二层地宫的入口处——一口巨大的红木棺材前。

        这座巨大的红木棺材上面纹着十分精美的花纹,绘着墓主人生前跟一帮将军模样的属下打猎的场所,如果认为这就是墓主那就错了,这里面装着的就是墓主人生前的那帮将军——

        咔咔咔咔咔咔咔……

        棺材中的粽子们闻见生人的味道早就迫不及待将腐烂成几根枯骨的手伸了出来,不一会儿五只穿着软甲头戴盔甲的将军粽们就晃晃荡荡地爬了出来,司马李指挥着猫就朝着这些将军粽们冲了过去,只有妹尧一个人在喃喃自语:“奇怪了,上一次我解决掉了一只啊,难道有人在墓中还修好这些粽子了?”说着,她自己叹了一口气,“算了,不管了,还是变成男人吧。”

        啥……子?凌子轩掏出手枪刚刚射击了几下,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只听霹雳扒拉地一阵响声中,妹尧身体的骨头似乎变异般嗖嗖地飞快变形,不一会儿她就变成了一个大约一米八左右的高个子,最为可贵的是竟然没有撑烂衣服,只见她一脸不耐烦地从衣服里面掏出两个馒头,胸部一下平坦不说,连声音都变得粗犷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看的眼珠都快瞪出来的凌子轩笑了笑,又拍了拍他的脸蛋:“怎么了?”

        “你你你你……你是男的?”

        妹尧虚伪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嘴大白牙,这才轻声说:“嘘,其实我早就想问你,想不想419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噗……前几天给学生讲课的时候不小心出现了一个灵感,

        此灵感是因为在看了总裁狂霸帅酷拽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下一章L篇将原来的妖兽都市推理系列推后,我也要写总裁!【总感觉写出来这篇《这个L总有点怪》大家会觉得幻灭】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