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27总裁鬼魅魁魔魇(一)

27总裁鬼魅魁魔魇(一)

        “哈……哈……哈……”身上已经有而立之年的男人正在拼命地耸动着自己的身体,钱龙大张着双腿,任由身上之人粗鲁地耸动着,而自己虽然得不到任何快|感,但还是依旧保持着职业操守,一边微微地张开嘴吐露出魅|惑的喘息,一边扭着腰努力让身体里的硬|物戳动自己的G点。

        “不行了……太快了……太快了,好粗……啊~”钱龙高声嚎叫着,一边控制自己的肌肉狠狠夹死那个其实就是唇膏的细物,瞬间,身上的男人被紧|致一夹,发泄了出来。

        “还不到五分钟,真是个废物。”钱龙在心里鄙夷地骂道着,表面上却装作似乎快要被人操晕的虚弱无力的感觉,一边哼哼唧唧地说着“老板你真棒”,一边还装作有些舍不得地将大腿紧紧盘在老男人的腰上,用虚弱的声音发嗲起来:“老板怎么办,我腰好疼啊……”

        “妈的……小表子……”男人被激得身体一僵,猛然再次挺进攻城略池起来,而钱龙也乐得清闲,装作哼哼哈哈的模样,完成了一场毫无激情可言的交易。

        他是钱龙,现任职与S市G酒吧,是酒吧中的夜帝——高级MB,花名阿龙。

        这场财肉交易后,自己除去上缴或是其他,能净赚八百元,在酒吧干了好几年,终于从原来的一百元一次,到了八百元一次,总算是混出来了。这让钱龙的心情十分好,所以当他洗完澡,对着镜子穿着由酒吧老板分发的工作服——一套灰色阿玛尼的西服套装时,都忍不住哼起了歌,而那个上了他的老男人不明所以,悄悄地将他从身后抱在怀中,又往他内裤中塞了五百块钱——“小哥你真紧,下回我再点你,好不好?”

        “谢谢老板!”钱龙笑嘻嘻地将钱拿了出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此时已经将近半夜十二点了,本来老男人是执意想留下他再睡一觉,但钱龙已经被唇膏折磨得有些不悦,便推说自己家中有事,便离去了。

        这个唇膏老男人选择的地点是市郊区的大暝湖度假村,钱龙本来是坐出租车来的,但从后门溜出来后(高级酒店专门有这种为了方便他们这种职业的人出入的大门),才发现今天月色实在美,自己攒钱是为了给钱奶奶看病,便起着省钱的念头打算溜溜弯一路走回去。

        九月底的天气微凉,微风阵阵,钱龙手插着头哼着歌晃晃悠悠地走在灯火通明的道路上,不一会儿性质一时间又有些高昂,便掏出裤兜刚才从唇膏老男人兜里顺来的高级香烟,点燃后美美地抽了起来。

        钱龙打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孤儿院中,孤儿院的钱院长钱奶奶说捡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全身紫青哭不出一声,刚一开始还以为这孩子死掉了,但钱奶奶却在努力下将他救活,钱龙从小就嘴甜,生的又非常好看,唇红齿白的看起来跟女孩子差不多,几乎每个周末想领养来看孩子的家长们都想领养他,但钱奶奶一直舍不得,就将他留在身边当孙子养,就连名字也取出了自己的姓,可想钱奶奶有多喜欢他。

        后来钱龙越长越大,上了高中后学习成绩渐渐不行了,最后只能读了一个自考新闻系的大专,本来是想再上学的,可惜祸不单行,钱奶奶在前几年过马路的时候被闯红灯的汽车撞成了植物人,钱奶奶家一家人全是老实本分的工薪家庭,根本就负担不起这种开销,面对高昂的医疗费以及护理费,当时家属都同意撤掉鼻饲拔管,也就是钱龙一个人上串下跳又下跪又在医院大闹了一场说发誓一定会筹到钱,院方这才同意再缓三天——而从此之后,钱龙便走上了MB的生活,一干就是十年。

        十年来的艰辛此刻暂且不表,钱龙是个十分重情重孝之人,只要为了钱奶奶开堂会被多人暴菊都无所谓。但幸亏自己运气一直很好,入了行便当上了头牌,也不知是谁在捧他竟然出场费猛增。

        幸好不负有心人,钱奶奶这些年在钱龙日复一日的照料下终于从深度昏迷中醒了过来,此刻老人家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已经会眨眼,并且已经认得他们这帮人,这让钱奶奶的家人都感到这是一个奇迹——这恢复得实在是太好了。

        “哼哼哼哼……”五百元的小费就给奶奶做营养费吧,顺便那八百给奶奶好好请一个按摩师护理一下畏缩的肌肉,钱龙想到钱奶奶会一天一天好起来,便忍不住跟乐开了花般手舞足蹈起来。

        大暝湖度假村依山傍水,东边紧邻眉山,西边便是十分美丽的大暝湖,古代大暝湖还有一个十分美丽的爱情故事,而度假村便在大暝湖边修建,占地起码上千亩,钱龙走了一半路便有些累,想打车又有点晚,寻思了半天刚想给住在附近村里的初中男同学打个电话,却猛然站在了原地。

        前面不到三米的距离,湖边树底阴影处站着一个人。

        或许是因为他刚才并没有注意,发现时生生吓了一跳,发出的抽泣声在寂静的深夜里响声还贼大,而那人听见了钱龙的声音,也慢慢地扭过了头——

        这……!!!

        钱龙“哎呦妈呀吓死我了”叫了一声后便再也说不出什么一下子就呆愣在了原地,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矗立在湖边的人,这人丹凤眼高挺鼻,一张薄薄的嘴唇,五官立体眼窝还有些凹,看起来十分英俊,在有些昏暗的湖边肤色是那种十分健康的白皙肤色,此刻的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没有系领带,一看就十分昂贵的粉色衬衣领口打开,露出了线条十分优美的锁骨,此刻正手插兜静静面对着湖,表情却有些黯淡,看见钱龙后,两人都怔在了原地,是因为——

        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就连走近了看左眼角的那颗小黑痣都一模一样!

        “你……!”钱龙发出了一声惊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男子,天啊,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只能在镜子中看到,难道……一瞬间,他有些高兴,这会不会是自己的双胞胎兄弟?

        对面的男子也在发愣,不一会儿似领悟过来什么般低下头苦涩地嘟囔了一句,末了仰起头对着钱龙灿烂地笑了一下,紧接却用口型说了一句“救我”,便扭过脸一下子跳入了湖中。

        “喂!”钱龙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男的在干嘛?但此刻已经来不及了,男子咚的一声跳下湖后便似乎石沉大海般也不浮上来,所以钱龙下意识地也跟着跳了下来——

        湖水十分冰冷,湖底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这湖到底有多深,钱龙浮出水面换了一口气,又大叫了一声:“来人救命啊!”便再次潜到湖底。

        大概再往前游了十米左右,在黑乎乎的湖底终于瞅见了一抹亮色,男子此刻已经闭着眼睛渐渐沉了下去,钱龙当即就将他抓了上来,却没想到男子猛然睁开眼睛,黑乎乎的湖底突然之间窜出来很多似橡皮泥般的长手,嗖的一下抓住了男人的四肢,而男人只来得及塞给他一块*的东西,便一下子便那么多只手抓得直直沉入了湖底——

        等到钱龙浮出水面,有些不可置信地趴在岸边,此时他已经精疲力竭,费了死劲爬上了岸,回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幕……他竟然看见有好多只手将男人拉下去了……天啊天啊天啊……难道是撞鬼了?

        应该是见鬼了吧,不然怎么会遇见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可是……这时钱龙他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手中的那个*的东西——居然是大暝湖度假村的房间号码,2407。

        他……也在度假村里住吗?

        上岸后钱龙就被冻得瑟瑟发抖,将外套脱掉后才发现手机已经被泡水根本不能用,报警无济于事,而他现在只能返回到度假村。

        在纠结了半天后,钱龙或许是因为十分好奇这个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或许确实是自己无处可去被冻得瑟瑟发抖,鬼使神差下,他违背了自己的良心,竟然又回到了度假村,并且乘着电梯来到了2407。

        打开门之后他差点惊呼出声,没想到他住的竟然是总统套间。这是一间十分宽大的房间,客厅、工作间、娱乐室、卧室,四个大套间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平方米,每个房间都有落地窗户,应该是十分昂贵的观景房。

        天啊……这个他,好有钱啊……钱龙在心中默默感叹着,将浑身湿漉漉的衣服扔在地上又洗了澡,随手抓了一件浴袍,这才查看起了衣柜——衣柜中一共摆放着三套西服,黑色、灰色、白色各一套,无数领带,一个小盒中还放着很多领扣,高尔夫运动装,还有各种球拍,各种皮鞋和运动鞋,看了看牌子,应该全都是名牌货,这些衣物都摆放十分整齐,一眼就能看清这个他是个十分谨慎的人。

        哇……钱龙在心中感叹了一声,又去书房找了一圈儿,找到了一台笔记本,打开后发现有密码便放弃了,又找到了一个手提箱,手提箱里有好多张自己出入夜店的照片,然后还有一本日志,上面记录了这么一大段话——

        【终于找见弟弟了,可是他怎么……原谅我,在我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弟弟却在受苦……】

        【弟弟是个十分孝顺的人……太好了,爸爸妈妈在天之灵一定欣慰……】

        【我能跟他相认吗?他似乎自尊心十分高,这是一方面……还有,万一让他知道弟弟阿远这是我的弱点怎么办?】

        【今天跟他正面交锋,完败。】

        【少叔遥,我的弟弟,我一定要保护他。】

        ……

        【对不起……我受不了这种生活了,少叔遥绝笔。】

        钱龙一动不动地将这本日记通读完毕后,已经将近早上四点钟了。他有些不可置信地揉了揉困顿的双眼,这个自杀的他,真的是我的哥哥?

        他知道自己的一切,甚至还秘密请来美国的专家为钱奶奶出诊,他就说为什么医院的态度有一段时间竟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是他请来了一堆专家,不然奶奶此刻还在昏迷中,他似乎对自己的态度很矛盾,害怕自己不接受他,却又渴望亲情,然后为了防止日记中那个“他”所以迟迟跟自己没有相认就为了保护着他,最后实在受不了了,选择自杀。

        啊,原来他叫少叔远而他的哥哥叫少叔遥啊……

        钱龙将疲惫的自己扔进了大床中,双手捂住眼睛静静地闭上眼睛想着少叔遥跳进湖中的那一幕,他的苦笑,他的“救我”口型,湖泊中的那几只苍白的手,还有日记中那个逼死少叔遥的“他”——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恐怖。

        迷迷瞪瞪中钱龙也不知道自己睡着了没有,脑子中全是少叔遥跳湖的那一幕,他其实起过报警的念头,却在下一刻想到这个少叔遥实在太有钱了,这个便宜哥哥说不定还能再捞点钱给奶奶看病,就这么过了好几个小时,房间门铃大响的时候他才回过神——警惕地刚打开门,就发现一名穿着黑西服的英俊青年正在焦急地看着表,看到钱龙打开一道小缝正狐疑地看着他自己后立马舒了一口气——

        “总经理,还有五分钟就八点了,总裁刚刚打过电话说您手机不开机,让我转告您,这次谈判必须压到五百万,一定要死死地压制住林俊生,不能让他得逞……啊!您怎么还没穿好衣服?”

        总经理?……总裁?……五百万……?

        他似乎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件中,这样,好吗?

        钱龙犹豫着,青年却一下子破门而入:“总经理,赶紧穿衣服啊!”

        也不知道从哪里又来了一堆人,齐声喊着“总经理”的呐喊声差点让钱龙吓尿了,稀里糊涂地身后跟着一堆拿着文件的人被青年推着进了会议室时,他还没缓过神,便看见一群穿着西装的人已经唰地注视到了自己身上,而坐在首座的,就是昨天刚干过自己的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特别喜欢替身姐妹那种的双胞胎文,所以自己也打算写一写。

        这应该是个章章都能嗯嗯啊啊的重口味片段。

        一开头自杀那段是用的加拿大电视剧《黑色孤儿》,当然,就是借用了一下这个梗,后面的内容肯定跟电视剧南辕北辙。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