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28 总裁鬼魅魁魔魇(二)

28 总裁鬼魅魁魔魇(二)

        林俊生的名字钱龙再怎么不熟,但总归听说过,什么天才律师,争议案件什么的,几乎这位律师没打一笔官司都会赢,甚至市内还有一部分人学香港人直接叫他林大状,这些钱龙在酒吧中确实听过,但从来没有跟真人对上话,再说干他们这行的从来都有职业操守,不会去过问客人的身份,但原来——他从来没有想到,昨晚干过他的男人就是这个传说中十分精明的林俊生。

        所以此刻他站在会议室门口,看到昨晚的唇膏男此刻正衣冠楚楚地坐在首位,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精英范儿十足,而其他坐在位置的那些人看见他进了会议室,所有人都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只有林俊生一个人还坐在首位上,眉头一挑,神色中带着诧异但很快浮现出一股玩味的表情,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一边将西服钮扣懒洋洋地扣好,一边快步走了上来,伸出了手:“少叔总经理,久仰大名,鄙人——”说着,他快速在钱龙手心中暧昧地扣了一下,这才低声说:“林俊生。”

        卧槽,这场面实在太凶残了!他一个小MB撑不起大场面啊!此时的钱龙已经手心都是冷汗,但也不知怎么回事,他淡淡地点点头,低声说:“林大状的名字在下早就耳闻,今日见到真人,果真是三生有幸。”说出这句话他简直就要抽自己嘴巴,妈的,说什么不好,怎么说出了武侠小说中那种大侠见大侠才会说出来的话!!!

        林俊生听见这句话微微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少叔总经理真幽默——”说着,他送开了钱龙的手,十分恭敬,“那我们就开始谈判吧。”

        跟在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英俊青年一直在帮他干东干西,帮他搬凳子帮他泡咖啡,钱龙还装逼地抿了一口——呸!真他妈的苦!

        真可真是赶鸭子上架,先且不说怎么着,他并不知道少叔遥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此刻他甚至自己绝对不能露馅,这种强烈的危机感促使他表面上十分淡定但其实十分忐忑。

        “……少叔总经理,我们要的并不多,您想想看,我的当事人说他们已经组成工会,您这是违反了雇佣劳务合同,我们有权利上诉到总裁委员会,并且……BLABLABLA……我们……”

        钱龙看着林俊生那一张口若悬河的嘴,两片嘴唇张张合合就没有停下来,再看看发到手中的文件钱龙更是头大,草,他虽然这些汉字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但就是在这种艰巨情况下,他也大概理解了林俊生要跟自己谈判什么,少叔遥所在的这个公司是国内一家叫“幻想”的大型IT公司,主要制作电子零件各种电器,而少叔遥就是所有分部的总经理,年初正好有一名IT男加班时间过长猝死在了办公室内,然后幻想集团的所有员工便集体上诉要求加薪补偿什么的,最后甚至请来了林俊生,而林俊生狮子大张口一下子就要五千万。

        而本来这件事少叔遥也不必出面,直接交给公司的法务部就可以了,但没想到林俊生狡猾的很,从五千万降到了一千万然后死也不松口了,迫不得已下,少叔遥这才出面。

        按照他们的那个什么总裁吩咐最多只能给五百万,钱龙在心中张牙舞爪了半天,看到林俊生似笑非笑的表情挑挑眉,继续道:“少叔总经理……您看……怎么样?”

        “啊?”心不在焉地看着面前文件的钱龙猛然抬头,看到林俊生的表情以为自己露馅了,连忙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看到属于少叔遥以前的员工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钱龙又有些慌张地看了看自己,确定应该没露出什么,这才来了一个顺水推舟低声说:“你们觉得怎么样?”

        总经理今天是肿么了?以前不是都是杀伐决断说一不二吗?现在怎么想听其他人的意见?

        少叔遥公司里的所有人再次用看到怪物的眼神看着钱龙。

        “咳咳……”此刻的钱龙感觉如坐针毡,他有一种现在就想夺门而出的冲动,这游戏他已经玩不起了,身体却不受控制般又换了一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他咳嗽了几声后,便低声说:“我能跟林先生单独说几句吗?”

        在林俊生似笑非笑的表情中以及众律师众员工大跌眼镜中,钱龙起身亲自将会议室的门关上,这才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舒服地翘起二郎腿,低声说:“五百万。”

        林俊生歪了歪头,有些不可置信地皱着眉,似乎有些不可置信,过了三秒钟后才似思考了一些“呀……少叔经理这么直接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八百万,你的这些员工值得你花这么多钱去挽留。”

        “五百万,只有这么多。”钱龙死死地盯着林俊生的眼睛,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不游离,林俊生笑了一声,俯身站在钱龙面前,用右手轻轻地捏住了钱龙的下巴,这才狎昵道:“真是……我从来不知道幻想集团的少叔总经理这么缺钱——要不,再加上昨天那五百块小费怎么样?”

        他就等着这句话呢!说句实在话,钱龙这些年出台什么人都见过,此刻的他有些佩服自己竟然临危不惧,甚至有点大义凌然,一根手指就打开了林俊生的手,神色中装作十分怪异地看着他,低声说:“我不知道林律师究竟在说什么,但是……五百万,多一分我们都不会出。”

        林俊生再次用玩味的眼神看了一下他,末了又歪了歪头,突然大笑起来,从西服口袋中掏出便签纸外加一根笔,在上面草草写下来一串地址,这才又细心折好递给了钱龙,低声说:“五百万就五百万,这个价格我认了,但是少叔总经理肯定还要额外付出一些东西……这是我家的地址,来找我。”末了,他快速又补充了一句,“昨天晚上真美好,我有拍摄哦。”

        草,这个龟孙子,看来是认定了他就是少叔遥。

        钱龙想了想,并没有说话,将纸条拿在了手中。

        将谈判结果告知了幻想集团法务部的一帮人后,所有人当即都大跌眼镜,心中或多或少都在称赞少叔总经理进去不到五分钟就将价格搞定,而那个似乎是助理的英俊青年也被套出话暴漏了自己的身份——竟然是直属总裁助理,陈浩。

        看起来应该是个监视的,虽然没搞过办公室政治,但在钱龙心目中,这些大集团里的内部斗争应该跟电视剧般一样好看,所以钱龙也没敢多说话,而陈浩也是个会看脸色的,看懂钱龙不怎么想跟他说什么,便以公事为要,先让那些人离开了,而他自己说要送钱龙回家也留了下来。

        从会议室出来后,也不知自己到底出了几身冷汗,钱龙一人瘫在大大的KING  SIZE的总统套间床上,脑海中不断做着挣扎,少叔遥是个总经理,肯定有很多钱,他是为了良知选择报警继续回去做那个下贱的男|妓……还是捞上一大笔钱然后带着钱奶奶找一个山明水秀的小村庄永远定居在哪里?

        渐渐的,后者慢慢压倒了前者,算了……就当这是少叔遥欠自己的,自己亲生父母欠自己的,而这个从天而降的哥哥,对不住了……当然,我也不是白享受,我一定会查出来到底是谁逼迫你自杀……

        决定坐享其成顺便查明真相的钱龙又去大暝湖绕了一圈,当时少叔遥跳湖的地方还是原来那个景色,似乎一点都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死过一个人,钱龙在心中祭拜了一番,这才叫上陈浩结算了账单,在前台办好了手续后(他从来没来过前台),车童已经恭恭敬敬地将一辆黑色保时捷停在了大堂门口,看到钱龙晃晃悠悠犹犹豫豫地出了大门,陈浩还从驾驶席下来,绕过来给他开了后门:“总经理请。”

        身后大暝湖的一群工作人员也鞠躬,齐声呐喊起来:“请您下次光临!”

        草,TNND实在是太爽了!

        钱龙倨傲地点了点头,拎着不属于自己的公文包,上了车。

        保时捷的性能很好,车子几乎听不见任何发动机的响声,钱龙将头靠在车窗上,深色恍惚地看着车窗外快速退后的城市景色,倒是前面开车的陈浩在不停地用后视镜看着他,而钱龙也在陈浩一次探究性的注视时一下子对上了他的眼睛:“怎么了?”

        “没……”瞬间表情有些木讷的英俊青年稍微脸红了一下,最后实在又些憋不住了,这才低声说:“阿遥哥……我……”

        嗯???难道这个总裁特别助理还跟自己这个白来的哥哥有一腿?

        没想到陈浩立马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体谅一下总裁,他也不容易,很辛苦的。”

        这又是什么意思?

        一路上没敢说话的钱龙便一直闭上了眼睛,等到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套独栋的别墅前,看了看四周他并不知道是那个小区,别墅看起来很大,前院还有一个大喷泉,绕过喷泉,钱龙从兜中掏出了一把钥匙——咔嗒,确实是门钥匙。

        少叔遥的房间的装修得十分好,黑白两色,简单大方,客厅的真皮黑色沙发钱龙倒是在酒吧老板那里见过一套,应该是很贵,主卧室很大,就连厕所都比自己住的小孤儿院大,还有步入式衣柜,上面一排排的西服看得他还有些眼晕,二楼的书房也很大,大大的书房上面摆放着各种英文书籍,壁橱中还摆放着各种少叔遥穿着各色学士服的照片,甚至还有他打篮球的照片……

        咂咂,钱龙瘪了瘪嘴,有些无聊地看了一圈,刚想再去其他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保险箱什么的,一出门却被一个巨大黑影一下子压倒在了墙上。

        “谁!”钱龙第一时间挣扎起来,哪知道那个黑影的力气实在大,一下子粗鲁地将他按在墙上,将他双手扭在身后,做完这一切后才带着惬意的语调轻声问:“宝贝……今天怎么不反抗了?”

        狎昵的语调……身后这人认识少叔遥!

        “宝贝……”男人炙热的气息喷在了自己耳后,钱龙打了个颤栗,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他又被男人粗鲁地扣住了他的腰分开他的腿一把抽开他的皮带,猴急地吸|吮着钱龙□在外的脖颈,这才低声说:“你……换香水了……我喜欢。”

        草,这是宾馆里面的免费香皂!

        还没等他反应,身后的男人已经拉开了他的内裤,一击入港。

        “呃!……”东西实在是太粗太长了,就连就连久经考验的钱龙都忍不住疼得哀号起来,妈的,这人脸还没看见就被他上了,这个便宜哥哥到底姘头是谁啊?!

        身后那人也知道自己操之过急,慢慢做着圆周运动,两人磨合了一段时间,男人便脱掉他的裤子似小孩尿尿般抱起来耸动起来……

        一场从来没有这么刺激的XXOO事情完成后,男人将他扔在了主卧的床上,嘴里嘟囔着“怎么又瘦了晚上我给好好做饭”这才强势地搂着他睡觉——

        可是现在才下午三点好吧!

        不承认自己被XO的腰软的钱龙费劲才从男人的臂膀中钻出来,回身一看,却下子呆在了原地。

        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男人,眉飞入鬓,下巴还有美人沟,一头短发还带着一点自来卷,睫毛就似扇子般浓密,下巴上有一些青色的胡茬更具男性魅力,总之——此刻这个男人就这么赤果果地躺在床上,活脱脱地就是阿波罗或是男性荷尔蒙什么的集合体!

        但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似乎有了有些不好的感觉,钱龙捂住腰去书房上网后才端着笔记本又回到卧室,看了看床上熟睡的男人,又看了看电脑上的各种照片,不禁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

        躺在床上的男人就是少叔遥的现任男友——夏宇赫。

        而夏宇赫的身份更加惊悚,竟然是一名真·总裁。

        草,钱龙在心中骂了一声,他刚才被幻想集团的总裁XXOO了。

        作者有话要说:噗,三章完成,累死我了,求花~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