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33总裁鬼魅魁魔魇(七)

33总裁鬼魅魁魔魇(七)

        自己应该怎么做,是屈服林俊生做这个什么傀儡还是选择说明这一切?钱龙最后还是坚定了前者,所以当他想打电话给夏宇赫说明这一切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想起来此刻他们应该还是在飞机上,钱龙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算了,还是先跟林俊生说明吧,所以当他气冲冲跑出厕所,在过道内吼出那句“林俊生你他丫在哪里?老子反悔不干了!”的话时,便看见了此时他再也难以忘记的画面——

        林俊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二楼客厅处,此刻的他瘫坐在沙发上,皮带什么的都已经解开,裤子已经退到了脚踝处,双手在胯部上方虚握着,似乎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正跪在他身前帮他吹萧,而他正按住那个看不见的人的头上下运动着……紧接着,只听噗哧一声,林俊生胯部突然大出血就似水龙头爆裂一般喷了对面的液晶电视一屏幕,并且同一瞬间,林俊生猛然转头看向他,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音,似乎脖子被那个看不见的人扭断,脖颈处都能看清折断后的痕迹。

        “呵……”钱龙第一反应是死死向后靠在了墙上,他倒抽了一口冷气才感觉自己腿早就发软,只能坐在地上瞪着眼睛看着这么惊悚的场面——此刻的林俊生瞪着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他,而他胯部的血还在喷,等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停止了喷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钱龙喘着粗气,等他心情平稳了之后才慢慢爬过去(他已经吓得站不起来了),一点一点靠近着林俊生,等到他哆哆嗦嗦地试探了一下林俊生鼻息,他更加害怕地再次退到了墙壁,确定自己身后是踏实的墙壁后再次喘起了粗气——

        他他他他他……死了!

        傻呆呆地在地上坐做了半天,钱龙感觉自己冷汗已经侵湿了衣服,末了他又哆哆嗦嗦地爬过去确认了一遍鼻息,又忍着恶心和害怕检查了一下他的裆部——此时的伤口已经凝固,阴|茎似乎被锋利的什么东西切断,创面整整齐齐的也看不出是拿什么切的,关键是——那根阴|茎不见了,偌大的三层别墅竟然没有发现。

        不能慌不能慌……钱龙出了一口气,又深呼吸了半天,这才开始分析起来:林俊生是在自己眼睁睁的情况下断气而亡,先是裆部大出血,然后莫名其妙地扭头自己把自己的脖子折断,这尼玛也太……恐怖灵异了吧!一个人再怎么扭头也不会把自己的脖子脊椎骨头扭断并且那根阴|茎去哪里了?

        卧槽,这命根怎么会不见了呢?还有当时林俊生虚空比着的那个姿势超级像他扶住了某个看不见的人,难道……这里面有隐形人帮他吹箫?太太太惊悚了吧……!

        或者说,这个别墅里……有某种鬼怪……然后杀了他……天啊天啊,他到底卷进了什么事件中!

        想到这里,钱龙拿起电话,又放了回去。

        不能报警,第一,林俊生死的不明不白,虽说自己根本就没杀他,但是警察来了他们才不会相信自己讲的这个奇怪的鬼故事,第二,那根阴|茎自己掘地三尺都找不见,这可是去哪里了?能去哪里?

        可是……自己可是清者自清啊……心中不同的声音在他耳边悄悄说着,立即耳边又传来了更加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你是不是想让警察知道你是钱龙啊!少叔遥自杀后你就顶替了他!你怎么跟警察说这件事?说你猪油蒙了心起了邪念?

        还是报警吧……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条人命。

        这么想的钱龙晃晃悠悠站起来,本来他打算用座机电话报警,却在下一刻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叮咚!

        这……这……这是谁!

        钱龙怔怔地站在原地,十分惊慌失措地又发现一楼客厅处自己放着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会是谁……?

        卧槽,这尸体就横在这里怎么办……他已经没有时间处理尸体了……

        将林俊生的尸体拖到了一间客房,他锁好了门,又战战兢兢地下楼打开大门后,钱龙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男子一愣,他立马就认出来眼前这位鼻子十分漂亮的高个男人就是少叔遥的情人容墨,不禁愣在了原地:“你……?”

        容墨足足被钱龙高了半天头,此刻的他穿着一身十分正式的三件套西装,但金黄色的领带已经被他扯下来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看见钱龙开了门还穿着衬衣和西裤,当即拉下脸来,又发现面前的“少叔遥”开门就开了一道小缝,还带着戒备的眼神看着他,不知为什么火气一下子全开,一下子就推开了大门,在钱龙没有任何防备下一下子进了屋——

        “喂你干什么!”钱龙心咯噔响了一声,但怎么阻止容墨已经强硬的进了屋,顺便一下子关上了门,这才靠在门上脸色不善地问:“你可以解释一下我在桥下等了你两个钟头你却在这里吗?”

        啊!他就是电话里的那个变态!原来就是少叔遥——最爱的人,哦……难怪,这么色|情的话题也就只有最亲密的情侣才能在电话里说出来吧,钱龙感觉自己的心砰砰只跳,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我……夏宇赫会发现。”

        “切……”容墨的双眼十分漂亮,如果细看的话他的一双眼睛竟是十分偏黄,此刻他十分不屑,嗤鼻笑了起来,“少叔遥,你少装蒜了……夏宇赫现在正在美国别以为我不知道,电话也不接,约你见面你也不去……知不知道肥墩墩大人很想你。”

        ……啥?啥大人?什么玩意?

        “唉……怎么今天傻呆呆的……”本来说话十分凌厉的容墨看到钱龙一副有话不知道怎么说的模样没来由地心软了,不由地上前有些蛮横地将钱龙抱在怀中,不去理会他轻微的挣扎,末了说了一句话:“我真的很担心你……阿遥……”

        说完这句话后,容墨便捏着钱龙的下巴,轻柔地吻了下去,他并没有深入,而只是轻轻柔柔地在钱龙的嘴唇上磨蹭了一会儿,这才心满意足地继续将他抱在怀中,轻轻地说:“我是真的很担心你……”

        容墨和少叔遥两人似乎十分相爱,此时的钱龙升起了些许的愧疚感,最后还是犹犹豫豫中抱紧了容墨的腰,“嗯,我知道了。”

        “还有……嗯……???”容墨一边温柔地轻轻啄着钱龙□在外脖颈,却在下一秒生生地变了脸色,他一把将钱龙搬直了身子,上下不确定地打量了半天,最后才咬牙切齿地问:“你、不、是、少、叔、遥!”

        什么!钱龙听见这句话脸都白了,他他他怎么会一下子就看出来自己不是少叔遥……就连夏宇赫跟他上了好几次床都没有发现啊……他为什么会一下子发现!

        为什么夏宇赫从来没有发现?

        “真正的少叔遥在他十岁那年这里得了血管瘤,耳后应该会有一道很细的疤痕,你这里可是没有……你到底是谁?”说话间,容墨双手一动右手一转,在钱龙还没有回过神的情况下一下子将他反转身子将他压在了地上,一边抬高着他的手臂一边严肃地问:“你到底是谁!”

        “草!”容墨使出来的是正宗的擒拿手,就这样自己左臂被扭,容墨的膝盖又紧紧地顶在自己腰上,钱龙感觉自己肩膀的关节都快断了,他也只能大骂了一声,努力挣扎起来,“放开我!”

        “说!你到底是谁!是不是夏宇赫派来的!”容墨猛然再次抬高的手臂,钱龙只觉肩膀处已经撕心裂肺地疼了起来不免大声叫了起来——“我不是!”

        “那你到底是谁!”

        容墨十分不放心,扯下自己的领带将钱龙的手死死地反绑又提溜起来将他扔在一层的客厅沙发上便站在原地,琥珀色近黄的瞳孔发散着冷酷的目光,低声说:“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二层还有一具尸体,自己却在一层被一个近乎是陌生人的人逼问,钱龙感觉自己没被吓死肯定就会被吓傻,所以当他战战兢兢将自己是谁还有少叔遥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一说,容墨从刚一开始面无表情到最后已经有些崩溃,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揪住了钱龙的衣领:“你说什么!阿遥死了?”

        “我很抱歉,他确实是……自杀了……”

        “啊……”容墨听见了这句话,似全身没有了力气般一下子泄气坐在了地上,依旧不肯确定般又喃喃自语地问:“你说……他跳湖了……大暝湖……”

        “我不是有意的……我当时冒充他也就是非常好奇为什么会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而已。”钱龙说着自己都有些底气不足的话,此时的容墨已经无声地落下了一大串泪珠,看到钱龙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容墨冲上来就甩了钱龙一个巴掌,崩溃地大叫了起来:“不要拿阿遥的那张脸看我!”

        这一巴掌打得十分恨,面颊*辣的疼,钱龙感觉自己的耳朵不一会儿就流出了什么湿粘的液体,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自己的挺立才恢复,此时容墨却一下子恢复了正常,站起来轻声呵呵笑了一声,转头又看了一遍钱龙的脸,最终轻声笑了起来:“对……我怎么就忘了,少叔遥还有一个男|妓弟弟……”

        什么!!!

        还没等钱龙反应过来大骂容墨,容墨已经冷酷地这么说:“……既然你这么想当少叔遥我答应你!钱龙——啊不,我知道你是少叔家那个走失了的小少爷少叔远,我还知道你一直为了那个瘫痪在床的孤儿院院长努力卖你的菊花,哼……真是可笑!你给我乖乖的当少叔遥,好好地把夏宇赫整垮,不然,别怪我对你那个什么奶奶下狠手!”

        他竟然知道钱奶奶的事!

        在客厅的两人都不知道的是,当他们两人都在对话时,此时客厅中那台60寸的大液晶屏电视虽然没有开,但黑黑的屏幕中却慢慢显出了一个湿答答惨白的身影,正冷冷地注视着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似乎神经了般的容墨。

        作者有话要说:我其实很不喜欢钱龙

        他虽然被我创造成一个身世凄惨,却十分孝顺的孩子

        但他犹犹豫豫,唯唯诺诺一点都不干脆的样子很不喜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