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34总裁鬼魅魁魔魇(八)

34总裁鬼魅魁魔魇(八)

        好不容易送走了容墨这座已经疯掉的大佛后,钱龙这才把大门从里面反锁,再次瘫坐在地上,天啊……这根本不是他的本意,绝对不是的,他只不过是想拿点少叔遥的钱而已,怎么就扯上了二层还有一具被阉了的男尸外加自己在一层被强力威胁的事情呢?

        不行不行,还是那啥吧,赶紧跑路吧。

        这么想的钱龙赶紧跑到了二层,从衣帽间中拿了一个超大号的旅行箱,将还没完全僵硬的林俊生折成圆形然后塞进旅行箱中,他考察了一边地形,发现也就是后院可以挖个坑什么的可以将他埋进去,便想到了就近抛尸的想法,便打算去地下室找找铁锹什么的。

        这间别墅的地下室他从来没有进去过,一股酸臭的味道溢满了整个房间,房间倒是很大,足足有五十平方米左右,伴随着刺骨的寒冷,让钱龙缩了缩脖子最后实在忍耐不住又捏住了鼻子,最后随手打开了一个柜子——紧接着柜子里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扑了上来!

        卧槽!钱龙还没来的及骂一句,眼睁睁就看见柜子中突然窜出来一个骷髅就向他扑过来,他一个踉跄地倒在地上那个骷髅也一下趴在了他身上——定睛一看,竟是一个塑料模型。

        为什么……地下室里会有塑料模型?还是骷髅?

        战战兢兢地再往柜子里一看,更是害怕,里面摆满了足足有七具模型骷髅,有的还为了求逼真还是什么的涂上了红色的颜料,要不是钱龙胆子大查了一遍不然还以为这是真的……夏宇赫和少叔遥地下室里藏骷髅这到底要干嘛?

        从角落里拿出铁锹,钱龙几乎是跳着出了门,草草埋了林俊生又填平了土后,又拿出厕所中的漂白剂什么的将整个屋子打扫了一遍,甚至还拿出究竟将客厅那一圈消了毒,这时已经早上六点了,最后他这才从卧室的保险箱中搜刮了大概二十万的现金,匆匆出了门——

        “呀你还没睡?”此时的夏宇赫正站在门口低着头从公文包中掏钥匙,看到钱龙衣着整齐还拎着包,两人都不禁一愣,夏宇赫却温和笑着一下子将钱龙搂在怀中亲昵地亲了一口他的嘴唇,调笑着问:“还在等我哪宝贝?”

        啊?他不是去了美国什么的,难道这就回来了?飞机单程都得十几个小时他这就回来了?钱龙呆呆楞楞地被夏宇赫再次拉进了屋中,又有些猴急地关上门之后又搂在怀中狠狠亲了一阵后这才放开刚才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的他,末了又上下看了一阵后这才低声说:“阿遥,你最近是不是没吃药?怎么黑眼圈这么重?才半天不见你。”

        吃药?少叔遥要吃药?他钱龙可是身体棒的很,当然自己长这么大也就是吃点男科消炎药而已,可是少叔遥怎么——

        “我前几天事情有些多,也就忘了监督你吃药,你本来就有些轻微焦虑症,看你的模样又忙工作忙忘了吧。”夏宇赫笑得十分温柔,一边拉着钱龙又走上了二楼,一边还温柔地说,“我知道你这个大忙人要上班,今天我放你一天假如何,我生意也谈妥了,我们一起去夏威夷度假如何?”

        夏宇赫真是想到那出就是那出,看着他忙忙碌碌地收拾行李一边还皱着眉说家中怎么一股医院消毒水的味道,钱龙不禁频繁地看向了门口,他有些犹豫是不是应该旁敲侧击地告诉他要小心容墨,不过少叔遥有焦虑症,他可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说话,也难怪,说不定正是因为少叔遥的焦虑症让他选择了自杀了吧……

        就这么干想着夏宇赫已经打包整理好了,连身衣服都没换,便直接拉着钱龙去了机场,等到钱龙硬着头皮上了飞机一看更是瞠目结舌——天啊,这可是小型私人商务飞机,真皮沙发暂且不说,那墙上挂着的一排名贵古董酒就快让他吓傻了,真TM有钱啊!

        这一天钱龙又惊又怕,所以在飞机上很快就睡着了,等到到了目的地后,他这才发现夏宇赫正将拥在怀中轻柔地帮他揉着太阳穴,一旁服务的空姐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两人下了飞机后便跑到一家五星大酒店将行李放下,然后夏宇赫就神神秘秘地非要拉他到海滩,说是有一个惊喜。

        惊喜……?别是知道我是谁就行,钱龙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任由夏宇赫亲自开车将他拉了过去。

        夏威夷的海滩十分漂亮,此时已经将近黄昏,大大的夕阳慢慢沉浸在了水中,海天连接成一线,碧波轻摆动,天边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大鸟从海面急速飞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香甜的海水味道,偶尔一些情侣手拉手正散步在沙滩上,甚至有人还紧紧地相拥亲吻着,微风吹过,钱龙感觉一阵甜蜜又浪漫的感觉向他扑面而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钱龙一直被夏宇赫闷不作声地拉着走,直到走到沙滩一处西式开放式的露天棚子中,棚子的修建跟影视剧中西方结婚典礼一模一样,纯白色的透明纱巾挂在了棚子上,地上铺着一条长长的红地毯,此时天色已经非常暗了,所以过道的两遍都摆放着花朵形状的蜡烛,红色长地毯通道尽头站着一位穿着纯黑色牧师服,正拿着一本褐色的厚皮书带着微笑看着他们。

        这……这到底是在干什么?钱龙感觉自己已经吓傻了,眼睁睁地看着九名穿着白色西服脖子上还挂着领结的外国男人手拉着手风琴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然后一群穿着白色礼服手拿白色百合花的外国女人不知从哪里涌了出来,一帮人用不怎么标准的汉语伴随着手风琴清脆悠扬的旋律用中文唱了起来——【……%¥%¥%(这里钱龙听不懂)……嫁给我吧,今天就嫁给我吧……我最爱的银】

        这……这是!

        钱龙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夏宇赫放开他的手转身从衣兜中摸出一个小盒子,将小盒子打开后,夏宇赫这才单膝跪地,仰着头大声说:“少叔遥,娶了我吧!”

        “哈!”钱龙听见这句话一下子大笑出声,却不知为什么眼眶一下子都红了,那群外国人也不知道听懂什么了一群人便开始有节奏地大喊起来“YES!”“YES!”“YES!”

        “我们相识了十几年阿遥,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我们走过了磕磕绊绊的一条长路,我们战胜了许多不可能战胜的因素,终于我们走到了一起,无论生老病死,无论富贵贫穷,我希望我们不离不弃,生死相依——这是代表我的一颗真心,你想收下吗?”此时的夏威夷一双漂亮的眼眸满是温柔的爱意,带着无比的爱恋,一动不动地盯着眼眶红红的钱龙,看到钱龙都背过身摸了一遍脸,他脸上不禁又加深了笑意,转头跟周围正在起哄的那群外国人示意了一下,最后转头对钱龙大吼了一句英文:“sayyes!”

        “YES!”“YES!”“YES!”“Oh~~~~~~~~~~”带着节奏的起哄声连忙不绝,钱龙已经不停地背过身摸了好几把脸,还有好几个穿着纯白色礼服的外国小男孩小女孩咯咯笑着递给了两人一把百合花的花束,末了还拽着钱龙蹲下狠狠亲了他好几口,弄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

        夏威夷是美国第一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州,所以当“YES!”“YES!”“YES!”人群开始拍着手喧闹起来时,有的正在路边散步的路人也因为看热闹加入了进去,虽然听不懂夏宇赫说什么,但此刻他们这群外国人已经开始拼命吹口哨也跟着那群人拍着手吼了起来“YES!”“YES!”“YES!”

        此时钱龙已经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他怔怔地望着夏宇赫那双带着浓浓爱意的漂亮眼眸,看到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只倒影着自己的身影,仿佛全世界只有他一人,似乎他只爱一个人——可是这个人,为什么他就没有碰上呢?

        夏宇赫的温柔,夏宇赫的关心,夏宇赫的一切一切就似老旧胶片电影般在钱龙脑海中翻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现在,钱龙这才确定,他其实为什么不想变回钱龙本身非要一直当这个少叔遥呢——完全是因为在看见夏宇赫第一眼的时候,就沉沦陷下去了,他爱上夏宇赫了。

        可是为什么他爱的是……少叔遥呢……

        我……

        对不起,少叔遥,就最后一次了,请让我享受最后一次被人爱着的感觉。

        钱龙抿着嘴,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拼命地点头——说了一句他唯一会说的英文:“YES!”

        人群高兴地尖叫了起来,夏宇赫笑得十分灿烂,草草地跟那个早就等着他们的牧师宣誓后,两人再次交换了戒指(夏宇赫早就准备好了)接吻,接下来的,当然是一场大型“趴体”,夏宇赫按照西方习惯拉着钱龙就开始领舞,两人装模作样地跳了一会儿探戈(听说两人在哈佛时都曾经在国标舞俱乐部呆过,还别说,幸好江封曾经教过他一点,夏宇赫嘴中叼着的那朵红玫瑰实在是太搞笑了),钱龙这才了解这些又是唱歌又是拉手风琴的外国人竟是少叔遥在哈佛的同学,可是钱龙也不会英文,只能每当这群外国人想来找他聊天的时候拼命点头说谢谢,要不然就激动地装哭,总算没有当场穿帮。

        等到两人精疲力竭地回到酒店时,当地时间都已经到了凌晨,夏宇赫订的房间又是顶层的大总统套间,所以在欣赏了一会儿深夜海景后,夏宇赫这才开了一瓶红酒,递给了钱龙一杯,自己又开了一瓶白酒,两人这才碰杯后夏宇赫带着坏笑低声说:“干杯,老公。”

        “噗……”这一声老公实在快要叫到钱龙心上了,他不由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夏宇赫眼睁睁地看着钱龙将那一杯红酒喝光后微微一笑,又给他倒了一杯,这才将他搂在怀中低声问:“喂,这算的是上是我们新婚之夜呢,怎么……嗯?”

        低沉带着诱惑的呢喃在钱龙耳边响起时,钱龙感觉自己身后那人的那双不怀好意游走在自己敏|感部位的手竟然变得十分火热,他微微抬起头,享受着夏宇赫轻柔的亲吻,最后两只手也勾住脖子,自己主动了起来。

        “喂坏蛋,今天我可是看到你哭了哟,有这么高兴吗?”夏宇赫说着就将钱龙推进了浴室,两人将心型的按摩浴缸充满了水之后,便开始颠龙倒龙起来——

        伴随着优质还带着催剂,两人从浴缸中又玩到了洗手台前,呈后背式一前一后耸动着,钱龙努力叉着大腿,感受着夏宇赫锐利雄伟的外来之物一下一下撞击着自己身体里最脆弱的地方,他感觉自己的腰越来越软,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只能趴在洗手台上任由夏宇赫的一只手玩|弄着自己的脆弱,他不由地抬头看了看洗手台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的自己脸颊微红,眯着眼睛,微张着嘴巴正在喘息,真是媚态十足,但是唯一让他不确定的时,镜子中的这个自己双眼冷清,正在冷冰冰的注视着他与夏宇赫,似乎镜子中的并不是自己。

        ******

        贪欢过后,钱龙因为连续惊吓惊喜过度早早就睡着了,只有夏宇赫跑去洗了一个澡,一副吃饱了的慵懒模样点上了一根烟,大咧咧地坐在客厅中享受着一个人的宁静,过了半天确定钱龙深度睡眠后,他才跑到总统套间中的办公室用座机给国内一个熟悉的号码打去了电话:“总裁,我来报告总经理的行程,他那一天分别跟林俊生和容墨见过面,但是非常奇怪的是,总经理跟林俊生见面是在仁慈医院,而总经理却是去看完一位叫钱淑媛的女士……非常可疑的是林俊生并没有从大门出来,我看见容墨已经发现我了就回来了,以上就这么多……”

        林俊生、容墨、少叔遥,原来你们仨开始狼狈为奸……

        这么想着,夏宇赫歪了歪头,又冷笑了两声,这才将两条腿交叉放在了办公桌上,单手夹着香烟,仰着下巴抽着,此时的他早就褪去了温柔的外衣,嘴角噙着冷笑的他犹如黑夜中的至尊猛兽,带着一股令人颤

        作者有话要说:哇咔咔,这是一章重要的反转,终于写到了这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