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37总裁鬼魅魁魔魇(十一)

37总裁鬼魅魁魔魇(十一)

        钱龙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炸了起来,他再一次反射性地坐在了地上,末了发现林俊生依旧蹲在地上抱着他那个黑色公务包一动不动,似乎刚才那句“我的*去哪里了”只是钱龙出现的幻听。

        林俊生依旧那么蹲在墙角,倒是钱龙气喘吁吁地爬起来哆哆嗦嗦地上前走了好几步,这才狠狠一拍林俊生的肩膀:“喂!”

        林俊生的身子很冰,在拍到他的瞬间钱龙便感觉自己似乎掉到了冰窟窿里,而林俊生拍了他一下后竟然咕咚一声也倒在了地上。

        “啊!”钱龙感觉实在有些渗人,哆哆嗦嗦上前又踹了他几脚,确定他只是一具尸体,不由地心跳继续加快——难道是尸体从旅行箱飞出来了?

        不可能啊!真是活见鬼啊!

        为什么尸体会飞出来?自己长腿了?

        不行不行……这么想着,钱龙又上前踹了几脚林俊生,再三确定他是实物后,又小心翼翼地将房门锁了,等到下到一楼才发现夏宇赫竟然走了。

        【宝贝公司有事我先去处理了】

        钱龙有些闷闷不乐地将黏在门口的便利贴摘掉,但心中也不免松了一口气,幸好夏宇赫走了,不然这屋子里头多出来一具尸体也太恐怖了,所以他只能先小心翼翼地将林俊生的尸体再次压在一个行李箱中,这才跌跌撞撞地将箱子从二楼拖了下去,又跑到后院看了看当初埋葬着林俊生的地方,发现后面那块被他前几天开垦过的地也没有什么异常,他甚至还跑到阴森森的地下室又拿出铁锹确认了一遍那个旅行箱确实就被埋在地上——那卧室中的那个,又到底是什么?不禁他挠了头发,如果细细的思考真是恐怖至极,难道真的是自己撞了邪了吗?

        也不对,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没了,人又在自己上厕所的时候不明不白地死掉了,警察如果知道肯定说跟自己有关系,又是妓|男嫖|客的关系,自己有十张嘴都说不清楚啊  ,所以——也只能再次弃尸了。

        想到就干的钱龙这一次没有选择将林俊生继续拖到后院,而是打扮一新又拖着箱子出了门,一边心中十分心虚一边又强装镇定,从小区门口打了五次车才找到了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将这个箱子扔进了L市的河中,这才一声痛快地将自己的伪装换一辆出租车拆一层出租车,等到回到家时,已经将近半夜三点了。

        呼……总算完成了……有些精疲力尽的钱龙打开房门时,夏宇赫并没有回家,给他打电话也不接,有些落寞本来想将所有事情告诉夏宇赫的他只能将一肚子的话重新咽在肚子里,只能又拿着拖把抹布什么的上到卧室——等到他打开灯时,再次看见了蹲在角落里的林俊生!

        “啊!”钱龙这次倒抽了一口冷气,只是小小的叫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还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就跟某本恐怖小说一样,这些尸体会无限分裂还是什么吗?

        真是真是太恐怖了……

        幸好房间步入式衣柜中还有一个超大号行李箱,钱龙手忙脚乱地将东西清空,这才又将林俊生的尸体塞了进去,拉好拉锁后打算拖着箱子刚走出小区——却感觉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此时小区已经凌晨4点多了,钱龙拉着行李箱走在寂静的柏油马路上,行李箱车轱辘的声音哗啦哗啦地在耳边响起,但走了一段路后却发现“嗡嗡嗡嗡”的响声,似乎是旅行箱的拉锁正不知被谁打开——这么想着,钱龙已经停下神,转头就看旅行箱的拉锁,却惊恐地发现旅行箱上面的拉锁正一点一点地被拉开,然后,一根青白色的手指头从旅行箱内伸了出来——那根手指头上的指甲都泛着黄色,实在是恶心死了。

        钱龙倒抽了一口冷气,连管都不管,直接扭屁|股就跑,等到回到二楼的房间时……焦炉处还蹲着林俊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他……林俊生到底要来干什么!钱龙此时已经吓得脸白了,看见林俊生一身西装还是那么蹲在角落里实在坚持不住了,不禁喘着粗气手脚并用地后退了几步,一个没留神,竟重重地从楼底下滚了下去。

        一时间世界颠倒猛烈在旋转,身体重重落下即使被撞的眼冒金星,钱龙还是撑起疼痛难受的身子向客厅爬了过去,而夏宇赫早就听见了钱龙的动静,噼里啪啦地跑过来发现钱龙扭曲着身子正努力在地上爬,不由地一下子抱住了他:“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

        夏宇赫在家?

        那刚才自己怎么看不见他?

        这么想着的钱龙猛然瞥了一眼客厅上方的时钟,却发现指针竟是晚上的十点多,也就是——他第一次发现林俊生的时候……

        难道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天啊天啊天啊……

        “有鬼……有鬼……有鬼……”钱龙只能呢喃着这句话,肩膀疼痛的厉害,他感觉自己连动都动不了了,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夏宇赫的怀中,呢喃着:“有鬼……有鬼……”

        “没有,这个世界没有鬼,没事了没事了……”夏宇赫狠狠叹了一口气,又亲了亲钱龙的额头,紧紧地将他抱在了怀中,低声说:“亲爱的,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保证,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你收到伤害了。”

        他到底还在坚持什么?他为什么就不能一走了之?他没杀林俊生,林俊生到底是谁杀的,还把人家的*藏了?

        “没事了没事了,有我在呢,怕什么……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夏宇赫低声安慰着他,一边将他扶了起来,柔声轻哄着:“走吧,我们去客厅看会电视号码?”

        “有酒吗?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很对不起你的事情。”钱龙哆哆嗦嗦地点点头,脖颈处被莫须有的东西压得有些疼,他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就环顾着想找客厅酒架上的酒,倒是夏宇赫一把严肃地抓住他,声音中却带着紧张的喝止:“喝什么!好好睡觉去吧。”

        “不,我有话要跟你说……我……你等等我……我去洗把脸。”钱龙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转身就去向一楼客用的卫生间走去。

        关上了门,钱龙深深叹了一口气,先是有些急躁地早卫生间走来走去,随即又坐在了马桶上,最后才站起来双手撑在梳洗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吧,说吧,你自己一个人已经支撑不下了,毕竟你——嗯?

        钱龙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身体已经不能动了,身后一直盘旋在后背上的那团凉气似乎消散了,却在下一刻狠狠地束缚住了他的身体,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手越来越僵硬,似乎背后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操控一般,一点一点触摸上了镜子——

        这面镜子十分冰冷,钱龙触摸后狠狠地打了一个颤栗,猛然,他感觉到了最不对劲的地方,镜中的自己脸色苍白,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这根本不是镜子反射中的自己!

        瞬间,他感觉眼前一黑。

        再次醒来的钱龙猛然睁开了眼睛,发现镜子中的自己正有些惊慌有些惶恐又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他微微一笑,这才抬起了作手,看了看自己左手无名指带着的结婚戒指,轻蔑一笑。

        镜子中的钱龙有些惶恐。

        但现实中的钱龙却不管不顾,有些烦躁地一下子摘下戒指,随即开始垂着眼帘冷漠地整理起了自己的西装,最后竟驾轻熟路地从旁边一个柜橱里翻出了一把梳子,一点一点给自己梳着头发,又从一堆英文法文标签中的瓶瓶罐罐中找到发蜡给自己头发稍微摸了一点,最后才冷漠地打量着镜子中急躁惊讶的自己,微微一笑,比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弟弟,借你身体一用。

        ******

        钱龙出了卫生间的门后便直径向夏宇赫走了过去,“亲爱的,你怎么了?”夏宇赫正拿着一个大纸箱子收集客厅酒架上的红酒,看到钱龙冷冷地站在原地静静地注视着他,心头猛然生出一种熟悉的陌生感,不由地轻声问:“怎么了?”

        夏宇赫的眼睛瞥向了钱龙的左手,停顿了两秒后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你不是想跟我说的是把戒指丢了吧?真是个笨蛋……”

        钱龙默不作声,看着夏宇赫将那些红酒都收起来,夏宇赫却还是有些奇怪:“怎么了?不会难受吧,大不了我再去做一对去吗?”

        “没什么,其实就是有点事想问你……”说话间,钱龙一边整理着西服的领口,一边垂着眼帘慢吞吞走到夏宇赫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这才带着暧昧的语调一边抚摸着他的腰身一边轻声说:“好久不见,好想你呢。”

        “好久不见?”夏宇赫微微一笑,将手头的红酒一放,胳膊也搂住了钱龙,凑上去轻轻地吻了上去,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夏宇赫才轻声说:“我们刚刚分别才20分钟就好久不见?”

        钱龙淡淡地笑了一声,一手一把拽住夏宇赫送掉的领带作势要吻,一手却摸摸索索地伸向了一旁的酒瓶,拿起一瓶红酒就狠狠地砸了上去:“……我好想你是怎么害死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来应该是是解密完结章

        不出意外的话——L章结束后我将弄一个小小的防盗章

        最近盗文实在太猖狂,收益缩水到一天一个西瓜都买不了了……请大家谅解一下,防盗章误买了也没事,第二天就会替换成比字数多很多的正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