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56愤怒(下)

56愤怒(下)

        希望你们喜欢皮鞭蜡烛凡士林的,别强迫你的伴侣,就去享受吧,别忘了拍照哦,另外,记得带套套,那不过是一层胶膜而已……    ——摩西八戒歪译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天。

        身体从一开始的木板、到力度不大,但声音贼响的马鞭,再到真正鞭状的教鞭,他被抽得肩胛、前胸、大腿、屁|股都红肿不堪。

        当然,他最讨厌的便是那人用项圈吊起他的脖子,强迫他跪在地上分开双腿用细细的木板抽阴,这时候他总会不自觉地夹紧,然后被那人放肆地嘲笑,不过让他自豪的是,这期间,他从来没有求饶、或是叫那变态一声主人。

        “啪——”他被吊在空中,这是今天的第一鞭,鞭子被沾上水了,抽在身上的感觉十分疼,他只能感觉眼前一阵阵发暗,但他只是闷哼了一声,咬住牙齿不让自己说一个字。

        这些鞭子鞭鞭抽在臀|部上,等到三十鞭打完后,他感觉自己半个身子都麻掉了,但是他依旧舒了一口气,这代表,他这一天的刑法已经熬过去了。

        久久没有说话的那人终于用汤姆猫的声调说:“真有骨气,不过我喜欢TJ这样的努奴隶,不着急,这只是第一堂课。想象一下,第二堂课是给你灌|肠,第三堂课是跳|蛋……最后我们玩玩拳头……想想这个我就信心满满,终有一天,你会祈求我这个主人。”

        汤姆猫这么说着,他却一点都不敢大意,因为此刻,一个冷冰冰的圆柱形物体正在自己身上游走,然后一点一点往下,以绕圈的磨人慢动作一点一点画到了小菊花谷周围,他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粗粗的东西已经突破菊谷伸进去了一小段。

        “……插进去了。”汤姆猫依旧用一成不变的搞笑话语说着,末了还用带着手套的手拍了一下他被抽得鲜血斑驳的PP,“这只是教鞭的握把而已,放松些,你以后会吃比这大十倍的东西。”说着,他开始稍微用力圆周转动起来、

        “你可真|骚。”在疼痛中,这是他唯一听清的一句话,四个字。

        ******

        吴天心看见丹敖惊讶地看着自己只是咧嘴一笑,露出了惨白惨白的牙齿后,这才将脸贴在丹敖的肩膀上,长长的黑发滑落在空中,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歪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丹敬,眼中流露出来的冷漠让丹敬不寒而栗,这一切,丹敖都不知道。

        鬼上身,或者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讨债鬼。看来,吴天心的死跟自己的哥哥有莫大的关系,不然她为何要跟讨债鬼般紧紧地贴附在丹敖身上,而这个女鬼,却是他喜欢了超过十五年的女生,从他十三岁起。

        这一份爱意从十三岁起就暗藏心底,他收集她的照片、疯狂的找寻她喜欢的一切、收买她身边的闺蜜、甚至有的时候他为了多看她一眼特地放学眼巴巴地护送她回家。

        暗恋,这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但是回首过后才发觉这是人生旅途中最美妙的一件事——疯狂地爱过不计后果,就似变态般侵略她的领土,却只是围观。不为以后的门当户对、家庭衡量或是其他,这只是爱情,就是爱她。

        在那段黑暗地带中,吴天心曾经是她黑暗中的明灯,即使被那人用器具操得肛|裂、即使被那人仅仅用手指就能玩弄五个小时,搓揉他的前|列|腺让他无意识地射出……即使他的自尊被打破,大声地呼喊出“主人请惩罚小奴”时,他的精神支柱依旧是吴天心的笑魇。

        没想到仅仅只是过了十年,物是人非。

        三年前的丹敖还处于精神稍微稳定的边缘,所以当吴天心出车祸后丹家人并没有告诉他,直到一年前才得知她出事,丹敬痛哭了一场,病情又开始时好时坏,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自杀。

        丹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反正都已经变成死人了,等他报仇完两人再……双宿双飞……?不过……最重要的是,吴天心为何要趴在丹敖背上,是亏欠了她什么吗?

        丹敬用眼神悄悄地跟吴天心打了一个招呼,姑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气,露出一张血盆大口,扭过头不再理他。

        默然地随着丹敖上了电梯,丹敬又发现了不对劲——这电梯里怎么有各种各样的鬼!足足有十几个人,穿白衣服的长发女鬼、头上顶把菜刀的犀利哥、一直吐血的花衬衣大婶等等等等,都惨白着一张脸看着他俩。

        “你怎么不上来?”丹敖穿过层层鬼,走到了电梯后面,转身看向踟躇着不知要不要上的丹敬,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丹敬皱着眉头,先伸进一只脚,努力地想挤上去,但群鬼似乎都不想让他上,而是将他又挤下了电梯。一次不成,丹敬又努力了一次才挤了上去,丹敖看着丹敬用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就似演哑剧般费了老劲儿挤上了空无一人的电梯,用气喘吁吁地挪到了电梯边上,那模样活脱脱就似一条快要溺死的鱼。

        “你……怎么了?电梯里又没人?”丹敖看着丹敬有些奇怪的举动,皱起了眉头,“你还好吗?”

        “我没事,就是……”电梯里鬼太多好不好!挤死了!丹敬没有说看他是因为此刻趴在丹敖背上的吴天心、自己曾经的女神顽皮地做了个鬼脸,而电梯里一大堆鬼正十分好奇地望向他。

        “小伙子……你怎么跟我们不一样呢?”此刻一位浑身散发奇臭的老爷爷正十分好奇地伸过脸来想凑过来看他,耸起鼻子还闻了闻他,丹敬感觉自己似乎掉进了粪坑,只能拼命地仰着头抿着嘴小声说:“走开好不好。”

        丹敖奇怪地看着他紧紧贴在电梯壁上努力做出一股无法呼吸的感觉,本来手机都拿在了手中将通讯录拨到了一个电话上,但最后还是放下了。

        坐着丹敖的车子回到了丹家大宅,此刻谢安安穿着一身运动装,想必是刚刚练完瑜伽,看见两人走进家门后这才十分冷淡地说:“都回家了?还没吃饭吧,我让阿姨做好饭了,你们吃吧,我减肥。”说完后,她便急匆匆地回了屋子,在进屋前扭头对丹敬说:“吃完后来我屋里。”

        简单地吃完了一顿饭,丹敬便来到了谢安安的房间,此刻她一反刚才的冷淡模样,看见他进了屋迎上去便又搂又亲的:“我的宝贝儿子呀,妈咪想死你了。”

        “妈咪,我也想你。”丹敬紧紧地抱了一下谢安安,想到刚才的冷淡,不禁有些埋怨,“妈你为啥见到哥就板脸,真是的。”

        “我一见那张脸就头疼,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在公司都尽量不去看他。”虽然父亲已经去世,但丹敬知道他妈妈在心底还是怨恨丹父、丹敖和丹敖的生母,想到这里,他不禁柔声劝:“妈……你没必要这样,他们都……死了。”

        “哼,那个孽子。”谢安安冷哼一声,挑眉看向了丹敬有些欲言又止,“你有事?”

        “妈我想说……我不会继承这份家业了。”因为我早就死了,最后一句话当然没有说出口,“他不是孽子,妈,一直以来我都想跟你说,哥哥比我更有能力继承家业,养恩大于生恩,这么多年哥一直努力想得到你的认可,在他心中你才是他的亲妈妈……妈你难道一点都不没有察觉到吗?还有父亲,你那么恨他俩,直到现在还是不能释怀,可是他们只不过是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而妈妈你……永远都不是那个对的人。”

        谢安安十分惊愕,她抖动了一下嘴唇也不知想说什么,最终抬起手扇了丹敬一个耳光,耳光十分响亮,她打下去后都有些心疼,但最终仰着头咬牙道:“……丹敬!你怎么敢这样说你妈!”

        “我说的是实话,妈……你太要强了,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爸他不喜欢你吗?你跟他飙劲儿了一辈子,你这是在折磨自己,妈。”一口气说了这一辈子自己想跟这个十分强势的母亲说的话,丹敬长长舒了一口气,向前走一步,轻轻地抱住谢安安,低声说:“妈咪,我希望你快乐,不希望你这么不开心,妈咪……对不起。”

        门外的丹敖将屋内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对于屋里的亲母子俩的对话,他表示只是微微一笑。

        从谢安安房间中出来后他刚想回自己的房间,便看见吴天心一身白裙站在角落中,宛如自己出事前看见她的景象,

        “你也死了。”吴天心笑得十分嚣张,一脸得意的模样看起来嚣张得让人厌恶,丹敬点点头:“不错……还有,你,离开我哥吧。”

        “离开?我怎么离开!我还要他背我一辈子我好欣赏他悲惨的一生!”吴天心尖声笑了起来,那声音极其刺耳,丹敬掏了掏耳朵,继续劝:“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也没必要这样吧。”

        “那是因为我出车祸完全是因为丹敖要灭我口!”吴天心说完这句话时气得身子都在抖,“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丹敬咳嗽了一声,“那你也没必要这样啊——”

        “哈哈哈哈……那老娘就让你死!”说话间,也不知怎么回事丹敬触怒了现在喜怒无常的吴天心,立时,她双手的指甲忽然幻化出来尖尖的长指甲,头发无风自动,裂开嘴发出了一声咆哮就朝丹敬心窝抓去。

        丹敬一个侧身,一手就抓住了吴天心的一只手腕,刚想说什么此刻她竟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你……!你怎么有六业莲火!你竟然想让我魂飞魄散!!丹敬!!!我也祝你魂飞魄散,你到死都不会知道丹敖曾经对你做了什么!怎么毁了你!”

        ……!

        暂且不说自己身上神马莲火、魂飞魄散什么的,这最后一句话便让丹敬浑身一颤。“你说什么!”他一下子就抓住了吴天心的手臂,“你什么意思?”

        此刻,吴天心再次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被抓住的手腕处就似被烧毁的纸般慢慢消散在空中,丹敬吓得赶紧收回手,但此时吴天心已经变得慢慢透明起来,她微微地摇了摇头,似乎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是带着轻蔑的笑容,嘴角勾出了一个得逞的狞笑,慢慢消散在空气中,只剩下丹敬一人有些置若惘然,双臂仍摆出抓住吴天心时的模样,他不可置信地又在脑海中过了一边吴天心魂飞魄散时说的话——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丹敖曾经对你做了什么,怎么毁了你。

        此刻的丹敬已经起了疑心,他并不能直接问丹敖,只能侧面了解吴天心和丹敖的事情,那么必须要找到一个人,那就是自己以前校乐团的队友,如今也是当今世界上知名的小提琴艺术家,吴天心的哥哥——吴天奕。

        作者有话要说:求含蓄啊求含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