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第68章 懒惰

第68章 懒惰

        这一次出警的速度十分快,没过一会儿,救护车还有几辆警车便呼啸而来,刺耳的刹车声甚至都盖过了正在指指点点沸腾的人群。

        看到丹敬似没事人般从楼道里出来,还跟那名死者聊了半天,周围的群众早就炸开了锅,一个个摇头挤眼的,没一个人上前敢跟丹敬搭上话。

        也是,现在的丹敬浑身都是血迹,双手还有暗红色的血迹,虽然穿着米色的风衣,但是脸色如此苍白,说他是连环杀手也不为过。出警的其中一名警察正是那天审讯过他的小警官,看到丹敬面无表情地站在尸体般,一下子乐了出来:“哎呦!怎么又是您哪!可别说他又是自杀的。”

        “丹敬!你没事吧!”丹敖挤上前一把拽过他,眼睛急速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随即上下打量了半天,这才深深吐出了一口气:“……呼……你没事吧?”

        最恨你的人,就在你身边。

        这么多年来,能称的上“在身边”的人,只有两个人,母亲谢安安还有丹敖。此时的丹敬心情有些复杂,吴天心魂飞魄散前说的话他还将信将疑,但是第二个赵焱也这么说,他怀疑的小火苗此刻早就燃烧起来。

        “我没事了。”丹敬拨开丹敖那只手,微微抬头看向了丹敖,反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还敢说。”一说到这个丹敖似乎十分生气,刚想再说什么,旁边带着白手套的法医还有鉴定科的警官们早就拉好了警戒线,现场开始“啪啪啪啪”地开始拍摄照片,一旁阴阴笑着“看好戏”的小警官上前一步拉住丹敬:“真是跟你有缘,走吧,有什么我们回局里好好说。”

        “……喂!”丹敖性子也很急,当场就想拦下小警官,小警官那眼一斜:“你想拒捕?”丹敖当场就没话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丹敬被带上了警车,倒是关车门时急步上前,快速说了一句“什么都别说,等我”,这才转身开始狂打电话起来。

        “你们这些富二代,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我看这次文队长还怎么保你。”小警官哼了一声讥讽了,看到丹敬安安静静地坐在警车中,一动不动地看着丹敖正在气急败坏地跟现场的警官们沟通,目光中的阴霾和歹毒让他不禁不寒而栗,心中却不停在嘀咕——还以为这个富二代说自己病是为了免责,难道他真的是个神经病?村头狮吼,农家童养夫

        车子呼啸着回到了局里,幸好这次只是没收了他的手机,倒是跟上一次不同,这一次又多出了一条让他脱光衣服验明正身什么的,似乎是拘留所的人准备将他拘留,丹敬抵死不从,正在僵持的时候文垣倒是过来救场了。

        “……你这是第二次出现在命案现场了。”文垣跟那个拘留所的人沟通了一下,随即将他带进了上一次那个审讯室,果不其然,只剩下一颗头的大金牙看见他又进来的十分高兴,挤眉弄眼那劲看起来很逗,两个人分别坐在桌子两头,而大金牙一脸好奇地看着两人:“喂小兄弟,你又冲动啦?”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文垣又在翻着手上的文件,皱着眉头看了一遍,而赵焱死亡现场的照片也过目了一遍,这才深深皱眉,他沉吟了一声,虽然话不多,但是他一直注视着丹敬的一举一动,似乎想从中找出什么破绽,丹敬虽然心中想笑,但是他却转而谈论起了自己的案子:“文大哥,你知道我当年出过的事情吗?”

        文垣“啪”地一声合住了手中的文件,动静之大让一旁看热闹的大金牙都吓了一跳,他沉吟了一会儿,才低声问:“你想说什么?”

        “文哥……”丹敬停顿了一会儿,将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问出了口:“当年……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文垣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看起了文件,似想到了什么般抬手朝角落里一挥,这才转头细细地打量着丹敬:“……丹敬,这两个人是不是你杀的,给我说句老实话。”

        “黎瑜是在我面前自杀的,而赵焱,我是正当防卫。”丹敬说的都是实话,文垣却一点都不相信,他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微微抬起下巴,从丹敬的角度来看下巴上还有些胡茬,还有点希腊男神的感觉,丹敬在心中小小调侃了一句,接着说:“这两个人都跟我的案子有关。”

        “……跟你有关你就可以杀死他们吗?丹敬,你是成人,你应该知道你会负什么样子的责任。”文垣语重心长地说着,他停顿了一会儿,不知想起了什么,低声说:“……丹敬,这一次,连我都保不了你。”

        “我说过了,这两个人不是我杀的!一个是自杀一个是我正当防卫好不好!”丹敬有些急躁,他的时间不多了,怎么全在这里瞎耽误功夫,想到这里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揪住文垣的领口,低声说:“文垣,我可是知道不少事情,你当年就是我这个案子采集证据的物证科人员,那根毛……对,就是汤姆猫的阴|毛究竟是谁污染的,你应该很清楚……文垣,你说句实话,我哥……跟这案子有没有关系?”妖妃不打烊

        文垣没有说话。

        刚一开始的他是屏住呼吸,似乎在等某个结果,但是在听到丹敬说“我哥”时,他的神情微微放松了下来,沉吟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我不知道。”

        丹敖这一次又带着一大堆人员来到了警局,依然是办理了取保候审,但是这一次文垣则劝丹敖还是将丹敬带回到精神病院中观察。

        默不作声地回到家,虽然母亲谢安安知道他儿子又“见证”了一起命案,但是公司这边实在脱不开身,只能拜托丹敖将丹敬安置好。

        在家中不明所以的帮佣阿姨还趁势做好了一顿香甜可口的饭菜,谢安安偏爱欧式风格,所以餐厅的餐桌都是那种长方形的餐桌,两个人面对面而坐,丹敬无精打采地用筷子戳了戳盘子中的菜,他可是一点都不饿,而丹敖也只是匆匆吃了几口,皱着眉头看着丹敬“玩”了半天盘子里的蔡,这才“啪”一声重重放下了筷子,低声吼了出来:“丹敬!”

        “做什么?”丹敬也随着“啪”的一声撂下筷子,此刻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丹敖,丹敖一愣,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过胆小的丹敬竟有这种目光看着他,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你这些天到底去做什么了?那俩人都是你杀的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三个问句一句比一句的说话声音高,但是丹敖问着三句时确实冷着一张脸,还别说,丹敖当这个总经理这么多年,气势倒是练出来一些,旁边的帮佣阿姨感受到了浓浓的寒意早就躲到了一边,丹敬低着头置若罔然,气得丹敖一下子将他面前的盘子碗全部扫到了地上:“丹敬!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还有你妈的感受!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的吗?你为什么要杀了那两个人?……”

        这句话没有说完,丹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为什么要杀这两个人你会不知道?”

        “你……”丹敖一下子愣住了,有些不知所云地想了一会儿,也跟着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那两个人就是当年侮辱我的畜生,我找到了。”丹敬漠然地看着丹敖,他感觉此刻的自己已经疯狂:“哥,是不是你幕后指使的?……你为什么……”王牌

        “啪!”话还没说完,丹敖已经随手狠狠地甩了丹敬一个耳光,声音之大让躲在厨房里听墙角的帮佣阿姨都吓了一跳,此时死了都能感觉嘴角有一丝隐约的痛,丹敬用手指点了点,并没有流血,不过他想自己活着的话耳膜都要被打穿了。

        “你TM有没有良心!”丹敖吼完这句话后还是不解气,随手又甩了丹敬一个耳光,“你TM再说一遍!”

        这么说丹敖还是不解气,“混蛋!”他随手又甩了他一个耳光,“你是不是认为是我奸强了你?卧槽,我好感激涕零啊!丹敬你个王八蛋真没良心……是不是我现在上了你你才能清楚上过你的是不是我的老二?!”

        印象中丹敖没怎么说过粗口,但是显然现在他已经被惹怒了,丹敬揉了揉脸,觉得此情此景可以当作“求哥哥再打我一次”,他在心中笑了几声,低下头淡淡地说:“黎瑜、赵焱都承认他们曾经参与过我的绑架,赵焱临死前说‘那人就在你身边’,吴天心也曾经跟我说过要提防你,不是你的话……还能是谁呢?”

        丹敖听到这里有些呆住了,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问:“吴天心……那娘们都死了好几年了,她怎么跟你说的?还有黎瑜和赵焱就是那俩死者是吧,他们为什么要告你我是幕后主使?他俩是谁我都不知道好吗!”丹敖越说越生气,激动地来回走,抬起手又想打丹敬一个耳光,可是看到此时他的脸上已经用了红红的指纹痕迹,丹敖这才似泄气般放下了手,低声说:“丹敬……无论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伤害你……我发誓。”

        听到这句话,丹敬猛然抬起了头,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丹敖,心中早就将那点疑惑挥之而去,他嘴唇抖动了几下,最终慢慢地低下了头,不发一言。

        说话间,丹敖已经慢慢走了上来,先是叹息着试探性地将他搂在怀中,确定他不挣扎后才低声说:“丹敬,一切有我,别怕。”

        丹敬感觉自己的眼角已经湿润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无肉,下一章医生登场——大家还记得杀戮游戏中的景医师吗?他的学长下章出现,所以……哦呵呵呵,手段更高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