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第72章 爸爸在哪儿(中)

第72章 爸爸在哪儿(中)

        “您没事吧,”一名头部鲜血淋漓的工作人员上前,呲牙咧嘴地问许青,“您有什么问题吗,孩子没事吧,”

        “……啊,”也就是这么一个晃神,那个小女孩便不见了,许青神思转了好几个圈,这才回神,看向了言言,又看了看自己,“……我没事,真的没事……你的伤看起来很严重……”

        冷汗之下,许青知道在自己老家有种说话,此刻的自己虽然大难不死,但是也算是死过的人,所以能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可是,刚才的那个破衣烂衫的小姑娘真的是……鬼吗?想到这里许青便冷汗之下,他当机给自家经纪人打过了个电话保平安,这才抱起言言跟其他人回合。

        “……爸爸……”抱在怀中的言言看起来有些被吓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爸爸,刚才的小姐姐呢?”

        后脑都有些发麻,许青有些惊讶地问:“什么小姐姐?”

        “就是那个小姐姐啊,穿灰色衣服的那个……”言言还是蔫蔫的,手指向了那个小女孩出现过的地方,“她还招手让我过去玩呢。”

        许青闻言微微一顿,下一秒却紧紧搂住了言言:“言言听话,不能跟陌生人玩好吗?”

        “……可是……”言言似乎还想说是什么,但最终蔫蔫地缩进了许青的怀中,再也不说话了。

        这场翻车事故是因为躲避乡间小路上突然行驶的摩托车出的状况,跟场的制作人当机立断将拍摄日期延后,将所有的受伤嘉宾还有工作人员送入了医院治疗,这里面完好无损的,也就是许青父子俩了。不过制作人为了父子俩的安全,还是住进了医院全面检查了一番。

        虽然言言遭受了很大的惊吓,声嘶力竭地哭了几场后便忘记了车祸这件事,剩下的嘉宾受伤也很轻,但还是需要住院观察一天,在一番协商(与保险公司磋商后),《爸爸在哪儿》剩下的健康的人先去拍摄地点进行修正,等到1号嘉宾王梦亮父子俩出来,便进行正式拍摄。。

        这个节目组的拍摄器械都是下了血本,斯坦尼康、摇臂、轨道、遥控航拍飞机什么的统统上阵,等车子刚到达这座叫桑巴的小寨子时,每位嘉宾的摄影师早都拍摄好了不少素材。

        桑巴是一个山清水美,鲜少有人为痕迹的古朴小镇子,大片的稻田、挺拔的翠竹、蓝天绿水,还有怪叫着的各种小动物,好奇又热情的寨民们,可是让这些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小朋友们高兴怀了,就连害羞不爱说话的言言都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原来这座山寨住的都是苗人,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早就汉化,他们到来的那一天村长“寨主”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篝火晚会,各种表演,让大人们和孩子们很开心,一扫出车祸后阴霾的心情,许青在宴会上看到容谨和容蓉父女俩抿着嘴,一点都不高兴,也不知怎么回事。

        一顿丰富的晚宴后,制作人便将各位明星嘉宾分各自带到了村里相对条件较好的房间,制作人亲自过来解释,说是为了融合环境,劳烦大家,第二天广告商会来,请大家打起精神什么什么的,稍微凑合一晚上,节目组的经费还没有到位所以很对不住什么的……

        言言早就困的睁不开眼,差点就跌下凳子,许青将他的宝贝抱在怀中,手有一时没一时轻柔地拍着他的背,不一会儿就有编导走过来说房间已经安排完毕,请他赶紧回去休息。

        寨子虽然不大,但路很绕,许青这么好的方向感都感觉自己晕了,走了好一段路,终于到了。

        这是一所用石头修葺的房屋,房顶还是草什么的,外围仰着几只猪,臭烘烘的,不知为什么,见到许青父子俩就紧张兮兮地蜷缩在角落里,也不怕压死自己的同伴。

        进了屋之后,许青又啧了一下嘴。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咸湿的气味,房间十分昏暗,房梁很低,梁上还挂着各种风干的食物,所以许青都得弯着腰才能同行,很原始,一个60瓦的小灯泡就连着电线吊在房梁上,许青在湿滑的石壁墙上摸了半天才找到了开关,“啪嚓”打开后,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阴风,灯泡就着风就在空中摇曳,看起来……真是破败极了。

        一只乌鸦“嘎嘎嘎嘎”地飞进来,落在了房顶上,似乎在嘲笑他们父子俩的境地,不一会儿,又“嘎嘎嘎嘎”地飞走了。

        厨房中的灶台还是电视中的那种,需要烧柴火,许青从后院摸了摸,就连柴火木头都是湿的,他都怀疑这东西能点燃么,床铺也是潮乎乎的,虽然都是新的,但是一拧感觉都能出水,这让从小在北方长大的许青感觉早就欲哭无泪了,一旁小编导苦逼的脸色让他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想跟制片方叫嚣的冲动化去了一大半,也罢,毕竟是……都快要但自己这种过气的明星实在没办法跟节目组叫嚣,只能说苦了孩子,还好房间内有电暖器,这点还算好。

        将被子细心地用电暖器逐一烤了一遍,言言已经累得坐在椅子旁睡着了,许青有些心疼儿子,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在了床上,又去厨房烧开热水,细心地帮言言擦了脸,洗了脚,还哄着孩子迷迷瞪瞪起床刷了牙,他这才自己开始洗涮,最后慢慢进入了梦乡。

        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即使拍戏多年养成的习惯,这个时候许青也觉得身体十分倦怠,脑海中想着他和容谨的那点事,想到他在上时容谨的那双大长腿,以及他在下时容谨凶猛的攻击什么的……便渐渐进入了梦乡。

        到了半夜,许青在睡梦中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本来宁静的屋中慢慢起了声音,先开始是说话声,但后来越来越大,夹杂着方言还有普通话,但是十分奇怪的是,许青根本听不清楚这些人在说什么,此刻的他感觉全身都不能动了,似乎鬼压床般只能听着。过了一会儿,说话声渐渐小了,又升起了电视的播放声音,然后屋子外头不知什么时候乱哄哄的,一拨人哄哄哄哄地来到他和言言睡的屋子,又嗷嗷叫着离开,许青困得睁不开眼睛,以为是梦魇,疲惫地挥了挥手,紧接着,这些声音统统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迷迷糊糊的许青翻了个身,本来想将手搭在了孩子身上,却没想到摸到的却是一个奇怪的东西——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许青感觉自己当场就吓破了胆,据自己不到十厘米的地方赫然是一张女人的脸!

        身体已经随着开始动起来,等到许青吓得一屁股从床上跌倒在地上,定睛一看,床上哪里有什么穿着碎花睡衣瞪眼的女鬼,床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等等……!言言呢?

        “言言!……言言!”许青立时慌乱起来,连衣服都没有穿,在空无一人的房间中来回找,“言言!言言!言言!”

        言言是他的命根子,是他奋斗、拼搏的唯一支柱,是容谨背叛他后他唯一可以用来思念那个“负心人”的,他不敢想像言言出什么事,也不能让言言出任何事。

        在屋中叫了好几声都没人答应,此时已经半夜两点多,屋里的气温也低得厉害,许青匆匆地披了一件外套,着急地拿起手机,慌忙地拨通了节目组跟拍自己摄像的电话,便急匆匆地出了门。

        霎时寒潮扑面而来,许青打了个哆嗦,大喊了一声:“言言!”

        “言言……”“……言……”“……”寨子里的深夜黑漆漆的,一个人都没有,许青这一嗓子下去,溅起无数回音。电话根本打不通,慌乱中许青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奔回屋子,胡乱地翻了半天后才找到了一把手电。

        言言这么晚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跑出去!这孩子从小就怕生,这是怎么回事!

        寨子里安安静静地似乎一个人都没有,这是的许青不知道该求助与谁,只能慌乱地拨通了……容谨的电话……

        “……喂?”似乎过了好一会儿,容谨才接起来电话,那头的声音依旧清醒低沉,似乎此刻的他并没有睡觉,许青爱死了那低沉犹如丝滑巧克力般的声音,他还曾经说过,容谨说一句话就能让他硬,但此时许青顾不上其他旖旎回忆,连忙问:“容谨你在哪里,言言不见了……”

        “嘟嘟嘟嘟……”许青还没说完话,容谨在那边已经掐断了电话。许青感觉自己还有些发愣,不可置疑地看了半天电话,最终回拨了过去。

        没人接了。

        容谨再也不接他的电话了。

        报警电话根本没有,因为这里连信号都没有,许青甚至怀疑刚才给容谨是怎么打通这电话的。在安静的寨子里找了一圈都没有言言的痕迹,许青着急上火,感觉嘴角都有些疼,奇怪了,从车祸中遇到的小女孩,还有睡觉碰见的碎花睡衣女鬼,实在是太诡异的。

        疲惫地回到了家,许青一屁股坐在床上,又穿了几件衣服,打算再去寨子里面找上一圈,此刻却听见另外一个房间里有细微的动静——他立即大踏步进入房间,拉开了放出声响的衣柜……

        此时,衣柜中什么都没有,消失了很久的言言此刻正紧紧地贴在衣柜中,许青松了一口气,有些生气地一把将言言拽了出来:“言言你干吗呢!你这熊孩子吓死老子我了!”

        “我们在玩捉迷藏啊……小姐姐要跟我玩捉迷藏……”言言嘴巴一撇,十分委屈地说着,但许青已经无暇顾及其他……

        哪里来的小姐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