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第74章 冥婚(上)

第74章 冥婚(上)

        在农历七月十五的这一天,许哲受到了一个快递的包裹……呃,应该说,是直挺挺地放在了他家的门口的。

        此时正下着瓢泼大雨,连日来闷热的天气终于得到了缓解,许哲又住的是那种老旧的筒子楼,所以当他打开门准备倒垃圾时,雨水混合着泥土的气息但其中还夹着一股腐朽坏了东西的气味扑面而来。

        而一个纸箱子,就这么静悄悄地放在自己门口一段距离,打开门刚好看到。

        纸箱子还挺大,跟他在网上买天猫旗舰店里的装猫粮的纸箱子差不多大,纸箱正上方还用毛笔写着“許哲”两个漂亮的繁体字,黑白分明的诡异的很,虽然心中只打鼓总觉得有些不祥,但他还是用习惯性的动作扯了扯嘴,将纸盒子抱了进来。

        还别说,虽然现在是夏天,但纸箱子寒气逼人,似乎盒子里面是什么冷藏的东西,许哲穿着短袖感觉双臂都有些寒冷,但用锋利的剪刀拆开纸箱时,纸箱子里面的寒气却立马不翼而飞,真真是奇怪极了。

        打开箱子一开,是一张写着两个人八字的喜帖。

        喜帖很脏,暗红色,看起来很久,跟被泼了什么血似的,闻起来还有种说不清楚的恶心味道,许哲当场差点就呕看起来很旧,封面上画着的龙凤并没有眼睛,更是恐怖,不过翻开后竖排写着两个人的八字。

        “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年正月十一日未时”和“民国七十三年甲子年八月十八日丑时”,当然还是黑色毛笔字,下面是另外一种笔体,用朱笔批注的,字体挺拔,刚正有力,不知为什么,许哲在脑海中硬生生想出了八个字“飘若浮云,矫若惊龙”——而这十分好看的字体,写着“天作之合”四个大字。

        四个红色的字体,十分鲜艳,上面还有点点墨迹,似乎是刚刚写好的。

        然后,偌大的箱子就再也没有东西了。

        许哲盯着盒子看了半天,最终面无表情地将盒子留下,但是却从厕所将扔厕纸的纸篓字拿出来将脏东西一古脑扔进去后,又抱着这个箱子下楼,扔进了小区的垃圾桶。

        虽然在下雨,但是还是很热,就这么出去动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身大汗,许哲一只手拿着蒲扇一只手开了一瓶啤酒,这才屁颠屁颠地跑去看电视。

        可是不知为什么脑海里老是闪动着这两个八字,许哲上网查了查,一个是1902年2月18日,另一个则是1984年8月13日——这!

        许哲在心中骂了一句“卧槽”,这后面的八字,不就是自己的生日吗?谁TMD还……将自己的八字写在这么一张破旧的纸上,居然还有一个1092年生的人的八字?谁他妈这么缺德?

        可是……许哲转念一想,谁会跟自己做这个恶作剧?并且还玩了一个什么天作之合,龙凤配什么的,实在是太郁闷了!!!

        难道是……老妈……因为自己不想去相亲所以赌气给他送了个这玩意,就是说你不想相亲,就娶死人(1902年生人今年应该都112岁了应该是……故去了吧)……吧?

        嗯嗯嗯……应该是这样。想到这里,许哲安下心了。

        许哲是一个……嗯……歌唱选手,今年三十岁了,虽然个子不是怎么很高,但人长得还算不错的,声音条件蛮好,常年活跃在各大真人秀歌唱比赛中,俗称“回锅肉”,出过唱片,闹过绯闻,跟经济合作解约……该上的新闻也差不多都上了,就是不出名。

        去年他还出演了一个由漫画改编的偶像剧,但很可惜被原作死忠粉丝骂了个半死,路人纷纷表示转黑什么的也挺让他无奈的,这不,他已经沦落到给婚礼现场唱歌的份上了,倒是能糊口,虽然爸妈老是催着自己回家,但许哲个性倔强,憋着一口气就是不回家,非要混出个什么名堂来,所以这么热的天,他只能窝在自己租住的这间没有空调的房间里直勾勾地看电视解闷。

        这会儿正好是暑假,所以各大选秀节目基本上都是这会儿播出,许哲抠着脚丫大口喝着啤酒无聊地换着台,有时间装作不屑地点评点评电视节目中某个“踩住鸡脖子”的选手,有时哈哈大笑着,但不知怎么回事,脑海中老是晃动着那张“天作之合”的字帖,还有那两个八字,此刻门铃却响了起来。

        “谁?”许哲问了几声,都没有人啃声,仗着自己是个老爷们,他壮着胆子打开了门,却不禁对眼前的场景倒抽了一口冷气。

        门口又出现了一个纸箱,白纸黑字,跟上次一模一样,纸箱子透出的阴气,让站立在门内一米远的许哲的脚丫子都有些寒。楼道内昏暗的声控灯似乎电压不稳,一会儿亮一会儿暗,闪闪亮亮间许哲直觉眼角余光处有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嗖”一下不见了。

        谁TM在这里跟他动真格地玩恶作剧?

        虽说后脑有些发麻,但许哲还是壮着胆子四下查看了一下,这才砰一声关上了门,刚转过身,便发现纸箱已经诡异地出现在了他的桌子上。

        电视已经悄无生气地关掉了,此时的房间内只能听见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声,虽说第一反应是直挺挺地贴在门上,但也许是好奇心作怪,他还是全身发抖地上前,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被规制得很整齐,一半是大红色的真丝绸缎裹成了整齐的一卷,上面绣着应该是勒死凤凰的东西,旁边塞着金元宝、银元宝、小型玉如意、还有一个黑色玛瑙雕刻的蟾蜍;另一边却是纸糊的衣服,红色的、绿色的、紫色的,还有两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女人用的耳环,镯子什么的,当然,这些也是纸糊的。

        这些纸糊的做的很精致,简直就是给死人用的,反正诡异得渗人。

        或许说,这TM就是给死人用的?

        是哪个粉丝这么恨自己……要诅咒他?

        颤颤抖抖地将盒子里的东西统统扔掉,许哲哆哆嗦嗦地摸回家上网查了查有关于第二个纸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也没查出来什么,在百度知道里提了问题,他立马关了电脑,头脑中强迫自己想想专辑出的歌,某个歌词什么的……过了好久,他才进入了梦乡。

        睡得很不踏实,似乎半梦半醒中,有一团黑影正重重地压在自己身上,许哲知道自己可能被鬼压床了,他努力睁开双眼,却只能感觉到自己床旁边的电脑椅上有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正静静地坐在哪里,虽然许哲只能迷迷糊糊看见那团黑东西,但是他知道,那里应该是有人。

        许哲被吓得屁滚尿流,第二天就发起烧了,挣扎着叫了个外卖,没想到送外卖的人又将一个大纸盒子递了过来:“您好,这个也是您的吧,怎么就放在门外啊……BLABLABLABLA……”

        外卖说了一堆,反正许哲已经听不清楚,晕头晕脑地接过盒子,发现盒子正面还是写着他的名字,打开后一股恶心腐烂的味道直冲他的天灵盖,许哲当下就恶心反胃,差点吐了出来。

        盒子里面的不是龙凤呈祥、不是什么寿衣什么的,而是一截子已经腐烂孵化出蛆虫的肘子、2个缩成乒乓球大小的苹果、一壶用青花瓷装的酒,还有一大堆腐烂的东西什么的许哲已经无暇去看,此刻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拿出打火机,将这些东西统统烧掉后,又扔进了垃圾桶。

        忍着恶心和难受上了网,昨天自己提的问题已经有热心网友回答:

        【龙凤喜帖、一半真的绫罗绸缎金银财宝一半纸糊的……哥们,这不是冥婚仪式上用的吗,这肯定是有人跟你开玩笑啊……不过这人也太损了吧】

        冥婚。

        此时许哲感觉后脑发麻身子都不能转动,他感觉后脖颈处似乎有人,正轻微地吐吸着,甚至他都能感觉到那人喷出了冰冷的气息,这气息时有时无,发烧时有些轻微的鼻塞此刻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双手颤抖着艰难地将网页关掉,许哲慢慢地站了起来,猛然回头——妈蛋哪里来的人!背后站立的明明是被自己设立成睡眠模式的电风扇!

        真是人吓人吓死自己。

        舒了一口气的许哲将冥婚输入进去,很快,冥婚的风俗、习惯什么的统统全列了出来,许哲认真地看了一遍,发现这个“恶作剧的碧池”是严格地按照冥婚中男方应该进行的仪式来送的东西。

        第一交换喜帖、第二送绫罗绸缎、第三送吃食什么的,那么接下来不就是要送长寿面然后入洞房了吗?许哲在心中吐槽了一下,但是最最关键的是,哪个2B把他当娘们,呃,一个死娘们,想娶。

        我去年买了一个表!

        许哲吸了吸鼻子,便打定主意再也不想这件事。

        就这么一天又晃了过去,倒是期间许哲又接了一份婚礼唱歌的工作,晚上便感觉自己的病好了一半,看完电视喝了药,他为了保护嗓子,便提早睡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临近十二点钟的时候,有一团黑影在他的电脑椅上慢慢成形,很快,一个穿着灰色民国长衫的男人用双手撩起下摆,优雅地坐上了电脑椅后,这才慢慢将下摆平整地放下,随即歪了歪身子用手臂支着下巴,用一双阴鸷的猩红双眸上下打量着许哲。

        这就是……他的新娘吗?

        作者有话要说:起名无能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