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79天堂岛

79天堂岛

        清晨四点钟的时候,整座城市还陷在深深的沉睡中,此时还是冬天,刺骨的寒风正凶猛地刮着,只有路边闪烁的霓虹灯照耀着,树影婆娑,偶尔马路上会闪过一些疾驰的车辆或是一些苍白的面孔,让整座城市平添鬼魅的气息,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

        一个人穿着整套的运动装,捂的很严实,带着手套,正静悄悄地跑着,就似最最普通的晨跑者一样。男子看起来应该二十j□j岁,非常的帅气,瘦瘦高高的,头发应该染过,是那种偏深的栗色,微卷,五官立体,拥有着一双纯黑色静如沉潭水的眸子,浑身夹杂着一股让人难忘的忧郁沧桑气质。他的脸色很白,在摇曳的灯光照耀下,这种白近乎到了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的步伐非常快,动作十分标准,就似矫健的运动员。

        而马路的那头,一个人正坐在一辆黑色捷达的驾驶位子上,嚼着口香糖,拿起望远镜望了望,又看了看手表,这才嘲笑道:“4点11,每天都是这个点,你说,他在游乐园的时候也是这样,他有没有强迫症?”

        “闭嘴吧。”坐在后座上的人冷漠地下着命令,他眯着眼睛狠厉地看着那个晨跑的男人,冷哼了一声,不知想起了什么,低声说:“他还带着那个红宝石的戒指,小心点。”

        拿着望远镜的人听到这句话心有余悸地摸了摸曾经也带过那枚红宝石戒指的手,也笑了出来:“你还是那么讨厌你的上司?”后座上的那个人哑着嗓子,沉默了好一会儿,低声说:“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我们既不是人,也不是……鬼。”

        是啊,他们既不是人,也不是鬼。他们以为死亡只不过是结束,但没想到却是杀戮无辜者的开始,他们在那个游乐园、在那艘游轮上卑微求生,却莫名其妙地死而复生,有去无回的游乐园、游轮,神秘的长发主人,这一切,都是迷。

        开着车的两个人很快跟上了那个晨练的男人,很显然,男人也注意到了这辆车,车子很快停了下来,男人诡异上车,开着车的那个人便咧嘴笑了起来:“好久不见啊,皇甫经理。”

        “……皇上,请不要叫这个名字了,叫我皇甫辰。”皇甫辰皱了皱眉,十分反感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无意识地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红宝石戒指,用眼神跟后座上的墨嘉琪打了个招呼,便没有说话。

        开车的皇上咧嘴笑了一下,也知道他的脾气,也不说话,脚上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车子很快便行驶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三人下了车,墨嘉琪和皇上就似在游乐园十分默契地跟在皇甫辰身后,这时候大厅里也没人,只能听见他们三人的脚步声,来到了13楼的会议厅,刚一开门,在座的所有目光便看向了他们。

        一切都是往昔。

        拿着檀香扇子的6晚晴,依旧穿着苏绣的旗袍,神情冷漠地点头后便慢慢悠悠地品着手中的茶,她曾是负责非洲部落分区的经理;爬在桌上呼呼大睡的王昊,是一名黑客,曾是未来星球的分经理,还有吊儿郎当公子哥般的苏嘉一,友好地向他挥了挥手,还不忘眯着眼调侃道:“皇甫经理穿运动装还是这么严实?穿西装嘛,那才叫帅。”

        这个人曾经在游轮的化妆舞会上放过皇甫黎一马,就连这次在酒店中租用会议室也是他掏的钱,所以皇甫辰打心底里对他充满着好感,以前在主人旁边,或多或少知道他是被自己亲生父亲给“卖”了,皇甫辰无法想象如果自己碰见了这种事情他该怎么办。

        皇上曾做过游乐园的执行代经理、墨嘉琪一直是皇甫辰的秘书,这些暂且不表。六个非人非鬼的坐在了一起后,谁都没说话,倒是一直品着茶的6晚晴放下了手中的茶,一双波光洌滟的双眸冷冰冰地看向了皇甫辰:“只有六个人。”这句话说的没头没尾,却让所有人的心情有些沉重,是啊,他们现在要做的,完全就是以米粒之光跟日月斗,他们选择与之对抗的,是不可战胜的。

        他是什么生物?或是有法力的怪物?他收集人类灵魂要做什么?为什么在下了游轮后便再也没有了音讯?为什么他们能死而复生,但有的人却再也没有醒过来?皇甫辰至今记得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埋在土壤中那种窒息难过的极致痛感,主人……到底是什么,成为了他们最想知道的答案但却并不想接触的答案。

        人生能活第二次不容易,即使是像6晚晴这种杀手现在都珍惜着生命的每一天,或许是斯德哥尔摩的症状,他们还有些感激主人,虽然说主人消失了,但是他们六个人还是凑在了一起,势必要把那个“神”揪出来。

        “谢谢大家的支持,皇甫辰无以回报。”皇甫辰站了起来,深深地鞠躬,倒是一旁的苏嘉一大咧咧地靠在椅背上,大笑起来:“那么严肃干什么,大家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倒是皇甫黎怎么没来?”

        “我不想让他参与。”简要地回答了苏嘉一的问题,皇甫辰习惯性地从兜中掏出了黑框眼镜带上:“你们发现了什么?”

        所有人摇了摇头,他们将平生的人脉都撒了出去,想在滔滔大海中找寻主人的消息,却半点6晚晴叹了一口气,低声说:“菜菜子失踪了。”

        菜菜子曾经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在摩天轮上亲手将自己父母推下去后,小姑娘又战战兢兢地为了生存在游乐园里违背着良心收集灵魂,侥幸从土里爬出来后,这个小姑娘还是回到了日本,也就是6晚晴跟她也有联系。

        她失踪了……6晚晴微微垂下了眼眸,这个平日话不多的女杀手此刻却莫名地呈现出了脆弱,她神色有些沉重地拿起被子,又抿了一口茶,这才低声说:“到现在已经23个小时15分钟了。”

        众人一阵沉默,绝大部分的人早在游乐园中就将所谓的人性抛弃了,死一个失踪一个倒是无所谓,就别是自己就行,倒是呼呼大睡的王昊不知听到了什么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眼神迷离地问:“菜菜子?失踪了?”

        说着,王昊已经随手拿起了搁在一旁的电脑,噼里啪啦地在电脑上研究了半天,这才摇了摇头:“她没有msn,也没fb,我联系不到她。”

        这是一场沉闷无果的聚会,谁也没有确切的消息,在众人纷纷留下了联系方式后,这才散会。此时已经到了早上七点多,虽然还是黑着天,但是天边已经泛着灰,皇甫辰缩了缩脖子,从早市上买好了油条豆腐脑,这才晃晃悠悠地回到家。

        刚刚掏出钥匙开开门,皇甫黎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从厨房传了过来:“混蛋!”

        皇甫辰一惊,随即闻见了一股焦糊的味道——难道是主人来了?他不禁有些着急,随手抄起摆放在门口镇宅用的玉石麒麟,跑到厨房一看,却发现皇甫黎正跟对面的微波炉瞪着眼睛,在定睛一看,微波炉的门是敞开的,内壁已经一片模糊变成了焦黑,显然是阿黎要热什么东西,然后给炸了。

        皇甫辰不由地叹了口气,别看阿黎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但是生活能力差到爆,说是九级残废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以前在家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这么——白痴过,微波炉不会用,不会玩电脑游戏了,就连看电影电视剧都变得爱吐槽起来——以前这货上学的时候可是巴不得看电视呢,那会儿看泰坦尼克号还哭了呢……想到这里,皇甫辰仔细查看了微波炉一番,这才叹气道:“阿黎,鸡蛋是不能用微波炉热的。”

        “是吗。”皇甫黎似第一次听说般理直气壮地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皇甫辰的话:“鸡蛋是不能用微波炉热的。”说着,他自己倒是有些不屑地抬起了下巴,哼了一声:“人类的高科技。”

        从游轮下来后,阿黎变得孩子气了很多。

        有些挑食、爱跟雯雯争宠、喜欢赖床,虽说自己痛恨床|事,但在他一番软磨硬破下他也会时不时跟阿黎玩完情趣——虽说两人是**,但皇甫辰感觉自己乐在其中。

        或许自己真的是背德有理了。

        但是已经无所谓了,他想放纵一把。

        “好了好了,我来收拾吧。你赶紧吃饭,该上班了。”皇甫黎挥挥手让他退散,将油条豆腐脑什么的热好端在桌子后,雯雯已经规规矩矩地坐在餐桌上,奶声奶气地与他们问好:“爸爸早、叔叔早。”

        “早安啊,我的公主。”皇甫辰微笑着揉了揉她细软的头发,“吃饱了就上学吧,别迟到了,用爸爸送吗?”

        “yao……”要字还没说出来,雯雯已经在皇甫黎有些严厉的眼色中迅速摇摇头,急促地说:“不,爸爸我想自己上学,我没事的!”

        “好吧。”皇甫辰点点头,他特意将房子租在了学校旁边,“那在学校好好上课哦,爸爸和叔叔去上班了。”

        “嗯。”经历过游乐园的时间后,雯雯的性格发生18o度的大转变,越来开朗的小姑娘仙现在变得有些自闭。

        从阳台上看着雯雯步入学校的大门,皇甫辰闭上眼睛有些疲惫地将头靠在了身后那人的肩膀上,低声问:“阿黎,你后悔了吗?”

        “后悔什么?”身后那人轻轻吮|吸着他的脖颈,有些放肆地将手伸进衣中,抚摸着皇甫辰纤细的腰肢,最终手慢慢向下伸去,等到抚摸着某处后,皇甫黎这才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好舒服”的呻|吟,用脸颊亲昵地蹭了蹭皇甫辰的脖子,低声说:“好喜欢你。”

        两人在阳台上唧唧歪歪了半天,互相打了一回手枪,到了紧要关头也不怕对面的邻居看见,又都洗了一个澡,这才统统上班去了。

        皇甫辰原来就是经济犯罪的警察,因为在局里面长得最帅,所以一些法制节目的出镜率最高;皇甫黎原本就是个秘密不存在的特工,所以他也“上班”去了,干些什么工作连皇甫辰都不知道。

        等到晚上下班两人都回家了,雯雯还是没有回来,给她的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却说亲眼看见“皇甫辰”将孩子借走了!

        什么!他今天因为有法制节目采访根本就没有去接孩子!那到底……

        这是他的女儿,唯一的女儿,皇甫辰扔下电话,感觉许久都没有回过神,上一次在游乐园也是这样,仅仅一个撞车女儿就丢了,再一次见到雯雯却是主人逼迫自己要么自己死要么雯雯死,他这个混蛋选择了亲手杀死雯雯,难道……主人……回来了?

        不!难道是主人对他的惩罚?主人知道他今天早上跟其余生还的人见过面,难道他是在惩罚自己调查他?

        很快,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皇甫辰一看,上面只有一行字:

        你的女儿我带走了,想找就来天堂岛吧。

        现在不是脆弱的时候,皇甫辰摸了一把不知何时在脸上流淌的液体,冷静地分析起来:天堂岛原来是明朝时海军的军事基地,也是最近新开发的岛屿,有山有水有温泉,有酒店有游轮,还有一个私人开办的全封闭式高中。

        可是,为什么要让他去天堂岛?为什么要用雯雯来要挟他?

        开门声响起,皇甫黎也下班回家了,看到皇甫辰呆呆地坐在地上,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上前,拿起了地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便心下了然。

        皇甫黎原本光彩的眸子暗暗沉了下来,如果仔细看,此时的他双眸的瞳孔竟然变成了全黑,他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手机一把攥住捏成了粉碎,表情漠然地勾出了一个歹毒的微笑——老大,你终于着急了。

        ******

        而此时远在某地的某个房间内,一个人正静静地坐在豪华的真皮大转椅上,他长得很美,但头发很长,有别于“禁”或是“止”的顺滑柔顺的黑发,他的头发确实那种花白中夹着灰,看起来有些苍老,他的精致的五官找不到任何瑕疵,可惜右眼却带上了黑色的眼罩,让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狠厉和阴郁,似乎听见了“皇甫黎”的心声,他微微一笑——老二啊老二,你有3d游乐园,那我就有3p休闲岛。

        对了,还有止那个2b,他也应该受到请帖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