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第84章 红日镇

第84章 红日镇

        “你?……”那个叫子昂的疯男人本来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污言秽语,但当王昊甩着自己的小黄瓜走过来时,他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用一种“看见疯子”的表情直直地瞪视着他。王昊抖了抖自己的小鸟:“来呀,你不是说要吸我吗?快点!”疯男人艰难地看了看他的小黄瓜,最后吞了一下口水,惊讶地小声道:“莫非……你是……?”

        “我是什么?”王昊已经从男人的神情中猜出了些什么,他的眼神十分的激动和迫切,比王昊见到过的那些死物生动了许多,鲜血的味道也很纯正,不像小镇上那些怪物恶心的血腥气息。这边王昊还没说什么,躺在床上的疯男人已经有些激动地挣扎起来,他似乎一下子忘记了自己的手脚都被粗长的铁钉钉在床板上,这样一挣扎,血流得更多更快了。

        “嘶——”疯男人咬着牙身体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走的近了发现这个小男生还是挺英俊的,他咳嗽了几声似乎也牵动了伤口,疯男人呻|吟了一声,似乎十分痛苦。

        莫非——莫非这就是镇上唯一的活人,在这里装疯?想到这里,王昊快速整理好服装,为了避免小丽突然闯进屋里,他在屋内找到了一个柜子顶在门上,这才快步上前小声问:“你是活人吗?”

        问完这句话王昊却觉得自己死蠢,他仔细摸了摸脉搏什么的,确定这还是一个有心跳有呼吸的人,就是体温十分低,咋一抹还以为是死人,这才低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啊……你……”疯男人先是带着警惕的眼神打量了半天,最后竟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开口第一句话差点让王昊崩溃:“终于找见组织了!”

        “组织你妹!”王昊感觉心头的一口热血都喷了出来,他细心地听了听门口,确定小丽没被招惹过来,最后迟疑地问:‘你在装疯卖傻?”

        “咳咳……那能有什么办法,这个我镇上的人一夜之间似乎都变成了怪物,我为了活下去,只能装成这个样子……咳咳……”疯男人咳嗽了好几声,眼神看向了被铁定穿透的手掌:“就这样都被他们钉上了,要不是我太机智了,现在早就死了。”

        紧接着,疯男人这才开始讲述起了红日镇的故事——他叫曹子昂,今年大三,暑假回到红日镇本来是要复习考研的,但是有一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小镇上的人一夜之间统统变成了怪物,就连他的女朋友小丽也突然转变成了长发飘飘穿着白衣的女鬼,因为亲眼看见小丽父亲质疑女儿是不是活人便被小丽残忍杀害的场景,所以曹子昂才决定装疯卖傻——这不,可以活到现在,虽然被这些鬼怪认为疯掉了。

        无暇去关注为什么红日镇会变成这样,不过他这种做法——这TM还叫机智?还玩装疯卖傻,这不就等着被鬼怪削么!王昊在心中为曹子昂点了128个臭鸡蛋,随即又深深地犯难起来——人是找到了,但是怎么带他出去啊?

        “壮士,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是直男。”曹子昂似乎生下来就是逗比,看到王昊蹙着眉思考,他连忙不招调地解释着,看到王昊皱着眉头一脸隐忍的表情,他更加火上浇油:“……我能给你介绍!真的!都是帅哥!”

        “嗷!我他妈也是直的!”王昊高声怪叫了一声,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你能不能少说一句话!我正在想办法给你除掉你四肢的铁钉!”

        “好的。”曹子昂十分识趣地闭上了嘴,看到王昊一脸严肃无可奈何地检查着他的身体,不由又多了一句嘴:“五金店旁边就是诊所……?”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小心些。”王昊感觉自己一刻都不想跟这个逗比呆在一起,他小声地吩咐:“你小心些,我去去就回。”

        五金店还是十分昏暗,王昊先是叫了几声“小丽”没人答应后才摸着冷冰冰的墙壁准备下楼,哪知道刚走下三个台阶,突然一只冰冷的手从台阶缝隙中伸了过来,闪电般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脚踝!

        “啊!”猝不及防的袭击让王昊本能地叫了一声,就朝着地面滚了下去,快速爬起来后,却发现小丽已经站在了他面前——“神父……你的身体……好热呢……”小丽诡异地歪了歪脖子,一双冷冰冰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王昊,说话速度也渐渐缓慢下来——她困惑般地举起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才一点一点地抬起了头,上帝保佑,王昊可是能听清楚她抬头时脖颈处骨骼发出的卡拉卡拉声,似乎她察觉到了什么不同——“这是因为除魔的原因,小丽,上帝不会抛弃任何一位子民。”

        “是吗?”小丽冷冰冰的脸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喜色,她的神情中带着惊喜和羞涩,但是从王昊正常人的角度来看一张鬼脸上带着羞涩的小神情实在恶心极了,对面的小丽不知道王昊的心理,还在哪里跟少女雀跃之情一般,迟疑地问:“是是吗……他……他现在还好吗?”

        “他还很虚弱,别打扰他了,我现在要解开他手脚被钉入的铁钉,马上就回来。”王昊十分严肃地点点头,末了还用手装模作样地画了一个十字架:“上帝保佑,阿门。”

        “啊!”小丽迟疑地尖叫了一声,“对!还有铁钉……子昂都被钉了两个星期了……希望他没有事……”

        “嗯嗯嗯。”王昊敷衍着,也没听清小丽到底说了些什么,等到出了门看见街上各种怪物时才松了一口气。

        王昊并没有着急去诊所,他先是在小镇里面转了一圈,确定自己没有遇见一名类似于曹子昂这样的逗比,看起来短信中说的那个活人就应该是曹子昂了,他这才前往诊所,等到找到诊所时,里面却坐着一个人——这是一个背影曲线十分漂亮的女孩子,合体的护士服,还带着一顶护士小帽子,穿着黑丝袜还有纯白色的护士鞋,王昊拿着圣经给自己打着气,这才问:“您好,有——”小护士慢慢转过了脸,让王昊生生吓了一跳——小护士的半边脸都是腐烂的,一只眼球被两三根视神经牵连着没有掉下来,虽然很久都没有两只眼球正直直地注视着王昊,手却慢慢抬起来,指向了一旁的柜子。

        王昊刚想说一个“谢谢”却看见小护士那腐烂的半边脸爬出来一只肉虫,紧接着小护士张开嘴伸出舌头就似青蛙般将肉虫卷进嘴中,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上帝啊,快来解救痛苦的子民吧!

        拿着纱布什么的回到五金店,小丽也不知道去哪里了,等到王昊找到曹子昂时,逗比早就昏迷不醒,王昊拍了拍他的脸,他这才醒来,眼神对焦了好半天,才看清楚面前的王昊:“……回来了?”

        “嘘……你忍着点啊——”王昊这句话还没说完便趁着逗比不注意时一下子发力将他一只手的铁钉拔掉。“啊!!!!!”曹子昂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叫,这时候王昊也是大汗淋漓,看到他无意识地挣扎,只能死死地压住他的身体,急速安慰着:“挺住挺住兄弟,马上就好——”

        “你丫来试试——啊!!!!”趁着曹子昂还能扯皮的功夫王昊狠下心又拔掉了一根手上的钉子,曹子昂只是尖叫了一声后便再也没有反应,摸了摸脉搏还有,应该是晕过去了。

        王昊想了想,索性一鼓作气将所有的铁钉都拔了下来,而曹子昂也就是在拔出时身体无意识地抖动,等到四根都拔出来后,王昊也跟着出了一身汗,不过一切还好,曹子昂还活着。

        “药?……药?……药?……”王昊也有些着急,手忙脚乱地翻着医疗箱,开始找各种药,刚找见消炎药,没想到身后却传来微弱的声音:“——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果真是逗比。

        不知为什么,王昊却一下子松了口气,他带着笑将消炎药碾成岁末,均匀擦在伤口上,然后温柔地包扎着——手机刚才修到一半就被小丽打断,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再去修手机,所以现在的王昊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五金店内黑黑的,要看时间也只能跑到外面去——而逗比的身体还很虚弱,王昊自己也感觉体力有些不够,所以只能依偎在曹子昂身边,等着他醒来。

        过了似乎五六个钟头,曹子昂才醒来,王昊跟他简单地说了一些计划,便背着他出了五金店,女鬼小丽还出来问怎么了,被王昊一个“要去圣洁之地驱魔”这种烂理由搪塞了过去,两人这才出了五金店。

        这一天的天气并不好,连太阳都看不见,小镇上还行走着各种怪物,王昊尽量避免碰上这些怪物,而曹子昂此时也有些虚弱,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快走到红日镇的边境,曹子昂才低声问:

        “喂,我说,要是出去了,你我交往怎么样?神父?”

        “好……嗯?”

        “我骗你的,我是弯的,红日镇太保守,我只能假装跟小丽交往——”

        “可是老子是直男!”

        “……你是神父为什么会骂人?”

        “……上帝也会这么答复你。”

        “呵呵。”

        “呵呵你妹,有种你自己走路。”

        两人插科打诨(打情骂俏)了好半天,曹子昂似乎累了,并没有继续,而当王昊马上要走出红日镇时,却听见阴冷低沉的声音在耳边低声道:

        “你……确定……要……带……我……出……去……吗……”突然之间,趴在王昊背上的曹子昂突然声音拉了下来,王昊只感觉自己后背越来越重,喘息喷出来的气体也变得阴冷无比,王昊反射性地想挣扎,可背后的东西却死死地锁着他的四肢,“呵呵呵呵……”阴冷无比的笑声在王昊耳边响起,紧接着他只能感觉一双冰冷的手从后方轻柔地碰住了他的下颌,然后猛然向上用力——

        不!怎么可能!曹子昂居然是鬼!他是鬼!他怎么可能是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是王昊死前唯一的想法。

        其实王昊死的一点都不冤。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领悟短信上面的内容。短信说上说“这个小镇上只有一个活人,其余全是鬼怪”时他就可以推断出来文字上的漏洞,虽然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在说让王昊找出这个活人,但是王昊却没有把自己算在里面——也就是说,他进入红日镇的那一刻,这个活人便指的是他自己。

        如果当时王昊推理出来这个活人是自己,他按照提示上说的走入红日镇,再走出红日镇,那么这个任务就成功了,但是一般人谁会想到自己才是那个活人呢?这只是其中一个最大的陷阱;第二个陷阱则是他从没有注意到小镇上的鬼是没有影子的,所以这就可以解释出五金店为什么黑洞洞的,曹子昂早就没有了影子,就是为了迷惑王昊的视线;其实第三条陷阱也可以推断出来,因为据小丽说,曹子昂被插|入锈迹斑斑的铁钉已经两个星期,寻常人谁会挺过两个星期?王昊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血流的还跟崭新的伤口一模一样,如果两个星期的话起码皮肤组织都会愈合,没有流血也早就应该破伤风感染发烧,身体绝不会冷冰冰的。

        破绽无处不在,王昊却视而不见,所以当他最后发现已经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视野突然变高又重重跌落在地面——自己的身体就在不远处,耳边回响着鲜血肆溢的喷溅声音,他知道他是被曹子昂硬生生将头拔了下来的,但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感觉,只能直勾勾地看着一个人莫名其妙出现,迈着优雅的步伐慢慢地朝他的身体走去,渐渐变化出了另一个人的模样——这是一个穿着精致三件套黑色西装的灰发男人,拄着一根拐杖,拐杖的顶端是一颗巨大的红宝石,他的头发已经及腰,右眼带着眼罩,跟主人长得有些神似,但却比主人感觉更加阴郁和狠厉,上帝保佑,主人跟他相比一点都不娘炮!

        王昊看着这个具有浓厚贵族气息的男人蹲了下去,将自己身体上的红宝石戒指粗鲁地取了下来,便感觉自己再也没有力气睁着眼睛——失去意识的那一刻,王昊却想到的是:他这是用生命在卖萌——谁来照顾他年迈的爷爷奶奶呢?还有曹子昂那个逗比,可是说好要在一起的啊!

        ******

        这只是开胃菜,喜欢吗?我的弟弟们。

        作者有话要说:嗯,需要修改……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