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记事CHN > 第85章 来自地狱的三兄弟

第85章 来自地狱的三兄弟

        天堂岛的夜色十分美,此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被海面遮掩,此刻正散发着柔和的金橘色光芒,水天一色,海浪声滔滔,映照在海面上折射出了一种美轮美奂的场景,天空中洒出最后一抹金辉投向大海,岛上所有建筑、所有人似乎表皮都被涂上了一层金光,海滩上的游客们在尽情的嬉戏着,偶尔海面上还有急速飞驰而过的飞行摩托,这一切看起来竟是那么的美好——但除了一群住在豪华房车内的人。

        “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死的透透的。”陆晚晴在检查完王昊的身体后,神色淡淡地摘下了一次性胶手套,微微叹了一口气,转向了躺在床上的另一个人,“皇上至少还有呼吸,所以,王昊他死了。”

        房车内一片寂静,自从踏入天堂岛的那一秒开始,皇上和王昊便好不征兆地倒在了地上,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天了,而现在——王昊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唯有皇上还有呼吸。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王昊就已经死掉了,这让曾经在主人恐惧光环照耀下的众人更加惊恐——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似乎又陷入了那场该死的死亡游戏中。

        每个人都处在惶恐不安中,但不知为什么,每个人心中却有了一丝丝解脱——这两年来无时无刻不折磨他们的噩梦,马上就要醒了,即使二次死亡,也无所谓。

        “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在一旁沉静多时的墨嘉琪一下子蹦了起来,他挥舞着手臂,就似一把随风胡乱转动的风车,激动得大叫起来:“等死吗?就跟皇上和王昊一样在睡梦中慢慢死去?”

        坐以待毙。四个大字如果重锤一下一下敲在了众人的心头,随即所有人都如同求助般看向了皇甫辰——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个曾经离主人最近的人,啊哦,主人独独钟情于他,他爬上过主人的床,让主人跟操狗般操他,下贱到要命——他总能知道些什么吧?

        皇甫辰深深知道每个人的恶毒念头,所以此刻的他只能站了起来,冷静地说:“大家不要冲动,既然有人将我们引过来,那么他迟早就会行动,不知道对方底细,现在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不过——我想,皇上和王昊已经在梦境中接受他的某种考验了,而最终结果——”皇甫辰停顿了一下,冷淡地将众人扫了一遍,“我想显而易见,这种事情我们应该早就见多了,主人缔造了一个恐怖的梦境,迫使我们做出各种反应,然后去送死,想必皇上还在因为某件事情挣扎,而王昊,已经去了。”

        是的,他们死亡后才知道他们都是在梦境中死去的——他们的梦境冰冷、暴力、充满着罪恶的*和浓重的道德冲突与伦理背驳,而现在,同样的梦境真的还要再上演一次吗?

        “冷静一下啦小墨。”苏嘉一在一旁笑嘻嘻地拽了拽墨嘉琪衣服的下摆,“你这样正中敌人下怀好吗,反正这一切都是命啦,尽自己最大努力救出自己爱的人不就行了吗?”苏嘉一是个标准的乐天派,这么一说,倒是活跃了气氛,墨嘉琪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却沉默下来,唯有皇甫辰站了起来,走出了房车。

        刚一出门,便看见新来的丹敬正站在远处,眼神迷离地望着海滩方向,他似乎在回忆某些事,伴随着金色阳光的照耀,整个人看起来比刚一见面时的阴沉柔和了很多,因为他是是半路加入的,所以他并没有参加刚才的会议,他听见了皇甫辰的脚步声却没有回头,而是掏出自己风衣内口袋的香烟,拿了一根开始抽:“警察大人,你也是来看风景的?”

        皇甫辰没有说话,而是直直地站在了他的身边。

        “你知道吗,我是死人。”丹敬开口说话有些莫名其妙,皇甫辰用惊讶的眼神看了一下他,随即丹敬扯了扯自己的围巾,露出了一条深深的勒痕:“上吊自杀的,夜游神都不收我。”

        “早就看出来了。”皇甫辰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丹敬苍白的面容,浑身即使裹得严严的还是能随时文件腥臭的味道,皇甫辰不想问他到底为什么要跟上他们,或许他也有苦衷,而现在这种场合,明显他要将自己的来历一吐为快,所以此刻,他随即伸出了手:“能给一根烟吗?”

        “哼。”丹敬冷哼了一声,将一盒烟都甩了过去,“警察先生还吸烟。”

        “谁说警察先生不能吸烟的?”皇甫辰笑了笑,意外地感觉到他与丹敬的气场很合拍,“不介意的话说一说原因?”

        “哈哈……是老走不出去某个坎被自己作死的。”丹敬不在意的耸耸肩,但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头看向了皇甫辰,“你呢?警察先生。”

        “是被做死的。”皇甫辰特意在“做”这个字咬了非常重的音,两人同时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皇甫辰才好奇地问:“对了,你的旺财怎么没有见?”

        丹敬勾唇一笑:“是跟你弟弟一起出门了吧。”

        奇怪了,阿黎原来很讨厌那种只会吐舌头高兴就喜欢扑人的大狗啊——不过,丹敬为什么要带一只狗呢?

        ******

        而他们所说的一人一狗,此刻正在天堂岛某个角落中——

        “二弟、三弟好久不见。”灰发男人用单眼懒洋洋地扫了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黑猫和白狗一眼,就跟拉家常似地挥了挥手,招呼他们过来:“这是最棒的威士忌,还别说,人类确实别咱们会享受,这一点,我们要想他们学习。”

        “大哥你好!”雪白的萨摩汪汪叫着,友好地朝灰发男人扑来,转瞬间已经变成了一个穿着复古英伦式风衣的长发男人,他似乎极度热情,见面就将灰发男人抱了个满怀,一边说话一边还亲昵地蹭了蹭灰发男人的脸颊:“好久不见想死你了大哥!”

        “我也很想你。”灰发男人假笑着说出不怎么真切的话,转头看向了一旁正在舔爪子的黑猫:“路禁别害羞嘛,我知道你最喜欢爱的抱抱。”

        “够了!路止,收起你那恶心做作的表演。”一旁的黑猫早就幻化成了穿着雪白西装三件套的长发男人,乍一看这三人长得很像,全都是长发,穿着打扮也类似,一身行头都十分名贵,但是三人各有各的特点,灰发男人看起来十分阴沉、路禁(也就是主人)更加狠厉,最开朗的路止虽然很阳光,但那笑容却带着狡黠与扭曲——这就是他们三兄弟,来自地狱。

        路止干巴巴地假笑了两声,眼看着路禁冷着面孔冷冰冰地走过来,随意挑了一把椅子坐下后,才规规矩矩地也坐在路禁身边,似小媳妇般一言不发,倒是路禁冷冷一笑:“路德,你到底要干什么?”

        “哦?很高兴见到你禁,这么冷冰冰的干什么?”路德似谈论天气般呵呵笑了笑,随即歪了歪身子,懒洋洋地说道:“上一回见面,你给了我一个最好的礼物。”他指了指自己带着眼罩的右眼,又呵呵呵呵地笑了几声:“这次见怎么娘炮了很多?”

        “请别同人类的语言来形容我,说出你的目的路德,别兜圈子。”路禁阴冷的瞥了一眼路德,手上把玩着一枚十分普通的红宝石戒指,他十分犀利地看了一眼路德:“快说。”

        “就是一个游戏,你知道我没你那么幸运,总能碰上那么好玩的牲畜舍不得吃。”路德微微垂下眼,似轻蔑般瞥了路禁一眼,随即舔了舔嘴唇:“二弟你可真是幸运,能碰见那么多美味的灵魂,那些被污染的黑暗灵魂,是多么的可口啊——”

        “你不是吃货,路德,到底要做什么。”路禁挥了挥手,“请不要摆出那种狂热的表情还有用那种做作的语调说话,说实在的路德就你那样子就似人类在吃粪便——”

        “二哥你突然……”

        “闭嘴!”

        路止里面双手投降:“你们玩你们的!不关我的事!”

        “你赢不了,哥哥。不管你玩什么都赢不了。”路禁黑色的眸子闪烁着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他直勾勾地看着路德,就似催眠般低声说:“你难道不知道吗?吾才是魔王,即使你拿了父王的权杖,也无济于事。”说着,他看了一眼路德手上拿着的拐杖,补充了一句,“你在这里搞小动作真的无所谓,本王不怕。”

        “啧啧,不,你害怕。”路德恶毒地看着路止,那目光似乎要将他燃烧掉,带着浓浓的挑衅,他怪异地笑了笑——

        “你害怕不害怕我是无所谓,反正权杖在我的手里,我现在比你的力量大,但是啊亲爱的二弟,你已经有了弱点——你爱上了那个人类,你其实可以骗他一辈子,但是很可惜——你不甘心,不甘心现在的你是人类的身躯,强迫什么的你已经厌倦了,小玩偶连亲弟弟都能接受,为什么不能接受你这个王呢……哈哈哈哈,路禁,你动心了呢。”冰冷的吐吸在路禁耳边接踵而至——“放弃吧,你没有好结果的,即使你是魔王。小玩偶已经深深绊住了你的脚,王冠早就不在你的头上了。”

        路禁没有说话,只是简简单单地看了路德一眼。

        “保护好你的玩偶,路禁。这是我的场子,这里面我说的,才是法则。”路德说这句话的时候笑容满面,唇角的弧度勾得十分完美,似乎就跟一个真的大哥般循循诱导着自己可爱的弟弟,“接下来的游戏更刺激。”

        作者有话要说:过渡章,主要介绍一下大家心心念念主人的出处。

        当当当!魔王一枚!

  http://www.biqugex.com/book_41790/162739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