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公,你的尸体动了 > 第056章 小坛子,我会护着你

第056章 小坛子,我会护着你

        “鸾风!”看到飘浮在不远处那道艳红色的挺拔身姿,我万分激动。

        他如玉的俊颜蕴含着惊人的煞气,长袍随风鼓动着,似燃着滔天怒焰。

        这样盛怒的鸾风让人望而生惧,偏偏让我莫名的感动,他总是能在我最危险的时候及时出现,解救我于水火之中。

        “敢动谭紫的人都该死!”鸾风见我衣衫不整、满身狼狈,冷冽的目光如利箭一般直射向陆云真他们。

        说话间,他手中幻出一把闪着紫光的长剑,气势如虹地挥剑疾飞过来。

        “你一定要帮我杀了小贱人啊!”陆云真被鸾风的气势唬住了,可又不甘心放过我,只得对黑衣人投以殷切的目光。

        黑衣人根本就不理会陆云真,他好像有些忌惮鸾风,连退数步,随手扯过离他最近的淫鬼甩向鸾风。

        鸾风挥剑一劈,直接将那只淫鬼劈得魂飞魄散,其他淫鬼没了黑衣人的笛音控制,见情况不妙,纷纷逃窜。

        “嗡嗡嗡……”黑衣人把掉了刀刃的笛子叼在嘴里,吹出嗡嗡的怪音,边从身上抽出一把贴满血符的匕首迎上鸾风。

        而随着笛音的起伏,令逃窜的淫鬼突然变得凶厉,地上也钻出更多戾气更重的厉鬼,全扑向鸾风。

        我深知鸾风束缚于凌跃体内,修为受到压制,担心他对付不了这么多鬼物,着急不已,转头却看到陆云真拿了一只小瓶子将我爸的鬼魂收了起来,猛然大惊。

        “陆云真,把我爸还给我!”我赤红着眼,握紧拳头,往陆云真扑了过去。

        “站住!你要是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把收魂瓶砸了!这个收魂瓶是专门用来收放魂魄的,要是收魂瓶毁了,你爸也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陆云真高高举起瓶子,一脸阴毒道。

        “陆云真,要怎样,你才肯放了我爸?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况且,我爸生前对你那么好,你不但害死了他,还——”我死瞪着陆云真,却不敢靠近她一步,生怕她真的把瓶子砸了。

        “闭嘴!”陆云真暴怒地打断我的话,神色变得更加狠厉,几近癫狂地吼道:“你知道什么?那是他该死!当年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着我和你妈那个贱人搞在一起,未婚先孕怀上你这个杂种……………”

        听着陆云真句句怨毒的话,我却久久都没能反应过来,她不说,我还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陈年往事,更不知道她这么怨恨我爸。

        原来当年我爸先和陆云真在一起,却因为我妈的插入,导致他们感情破灭。我爸娶了我妈,她也另嫁他人。

        但是几年前我妈突然失踪,陆云真立即和她老公离婚,和我爸在一起,整日讽刺我说我妈是和野男人跑了。

        我也总算明白了,陆云真嫁给我爸,是存着报复的心态,而她也将对我妈的恨转移到我身上。

        她和杜少衡勾搭在一起,无外乎是想报复我们父女,也可以得到肉体上的享受,可谓是一箭双雕。

        “要怎样,你才肯放了我爸?”我不想和陆云真争辩什么,我爸都不在了,现在追究他们那些陈年旧事,根本没意义。

        “你跪下来,爬到我脚边求我啊!”陆云真面目扭曲得可怖,咬牙切齿道。

        “不可能、住手!”我刚说了一句不可能,陆云真就把瓶子往地上狠狠砸去。

        “不!”我眦目欲裂地急扑过去,伸手探向瓶子。

        陆云真也往我身上撞了过来,她力道过猛,我被她这么一撞,整个人摔倒地上,手落了空。

        啪!瓶子摔得破碎,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爸的魂魄化成点点银光,或融入地下、或凭空消散。

        “爸!”我崩溃了,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妄想去挽救,却徒然无用。

        “小贱人去死!”陆云真趁机捡起黑衣人掉在地上刀刃,发了狠地刺向我。

        “小坛子,小心!”鸾风虽然与黑衣人、还有群鬼战在一起,却时时分心注意我的情况。

        恰巧,他看到陆云真举刀刺向我,惊声大喊道,想救我,又脱不开身。

        一急之下,鸾风将鬼力灌注于手中的长剑,疾掷向陆云真。

        长剑似化成一道闪着紫光的闪电,竟比陆云真的动作快上数倍,抢在她伤到我之前,正正地射入她心口,剑速过盛,带着她的身体一起钉在小巷的墙壁上。

        陆云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就歪着脖子,没了声息。

        那个黑衣人见再打下去也没有胜算,就不再恋战,从战局中抽身而出,疾步跑到陆云真的尸体前,用诡异的手法抽出她的魂魄。

        “撤!”黑衣人一手掐着陆云真的魂魄,一手捏出古怪的手诀,大喝了一声‘撤’,他脚边的就冒出一大团黑气。

        最后,他一头扎入遍布黑气的地面,竟是带着陆云真的魂魄遁地逃脱了。

        这时,从巷头跑来两个人,正是脏老头和蝉子。

        “哎呀!发生什么事了,要打架,怎么也不叫上我?”脏老头一来,也不弄清楚情况,就大声嚷嚷着,直接加入战局。

        鬼物已经被鸾风解决得没剩多少了,他见脏老头来了,就退了出来,飘到我身边,将我紧紧抱在怀里。

        “小坛子!难过就哭出来,会好受点。”鸾风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我,轻拍着我的背,心疼道。

        我大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明明难受得要命,却愣是一滴眼泪都哭出来,只是怔怔地捡起一块块瓶子的碎片,连划破了手都没有知觉。

        “别这样,小坛子!”鸾风握住我的手,略加施力,就令我松开手,小心翼翼地拿掉碎片,把我划破的手指含在嘴里。

        “鸾风,我爸真的魂飞魄散了吗?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猛地抬眼对上鸾风,希望他告诉我今晚魂飞魄散的不是我爸,而是别的鬼魂幻化的。

        鸾风沉默了,久久不语,只将我搂得更紧,答案显而易见。

        我知道他来时也有看到我爸的鬼魂,以他的修为肯定能辨认出是不是别的鬼使用幻术幻成我爸的样子。

        “咦!小坛子,你干嘛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脏老头很快就灭了那些鬼物,跑过来看到我这悲然狼狈样,奇怪道。

        我闭着眼,无力去回答脏老头,但他瞥见地上的瓶子碎片,惊讶道:“这不是收魂瓶吗?挺值钱的,怎么打碎了?”

        “老伯,你知道收魂瓶?是不是打碎了,收在里面的魂魄就会魂飞魄散?”听到脏老头认得收魂瓶,我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急急追问道。

        “谁说会魂飞魄散了?你不知道这收魂瓶还有一个名字叫‘碎魂瓶’?就是会把魂魄绞碎,四处分散,看起来像魂飞魄散。其实,把可以魂体碎片收集起来,好好修补,就能会恢复原样。”脏老头得意道,明显是在炫耀自己的见识。

        “那你是不是会修补?”我心里的乌云顿时消散,扯住脏老头的衣领,激动道。

        “废话!那是肯定的啦,只要给我钱,什么事都好办。”脏老头白了我一眼,露出贪财的本性。

        “好!多少钱我们都给。”这次鸾风抢在我前面开口道。

        “可不许赖账!”脏老头不放心道。

        “老伯,你这么厉害,我哪里敢赖你的帐?”知道我爸的魂体还可以修补,我心情好上许多,因为有求于脏老头,只得扔出一顶高帽给他戴。

        果然,这爱面子的老家伙一听到我恭维的话,笑得老脸皱得跟朵菊花似的,连连说道:“那是当然!”

        说完,脏老头就在自己身上胡乱摸索,结果摸来摸去,连个屁都没摸出来。

        “蝉子,把你的外套脱下来。”脏老头什么都没摸到,就准备扒蝉子的外套。

        “老板,你要干嘛?我不搞基,就算要搞,也不会和你搞!”蝉子护着自己的衣服,一脸嫌弃地看着脏老头。

        “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我是找不到可以装魂体碎片的东西,想用你的口袋来装。”脏老头气笑了,干脆直接把蝉子的外套扒了下来。

        “老头,要收集魂体碎片就快点,不然时间一长,真的会灰飞烟灭的。”鸾风着急地催促道。

        “要你多嘴!”脏老头嘀咕道,也不再废话。

        他用手指沾了口水,在外套上画了聚魂咒,脚下踏着奇怪、却疾快的步法,双手甩动着外套,嘴里高声念道:“天法地玄、世道轮回,魂凝于体,勿散于间………”

        随着咒语声起,一点点银光或从地上冒起、或从四面八方涌向脏老头手中的外套。

        我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吓跑了化为银光的魂体碎片。

        刚才悲痛至深处,我的眼泪像干涸了一样,这会却不争气地倾泄而出。

        “小坛子,以后有我护着你!但凡伤害你的人,我都会替你千百倍的讨回。”鸾风捧起我的脸,疼惜道。

        他低头吻上我额头,冰冰凉凉的、却如被羽毛轻抚般,这一刻,我的心软得不像样,不再排斥他的亲近。

        脏老头刚收集完魂体碎片,就眼尖地看到鸾风吻我,兴奋地嚷道:“哎哟!这还亲上了,是不是要来个现场直播?”

        饶是我脸皮再厚,被脏老头这么一戏谑,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鸾风刚刚那一吻明明是出于安慰,根本就不含任何杂念。

        “刚才就是那里有人斗殴!”突然,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人的交谈声。

        “鸾风,你能不能把陆云真的尸体处理了?”我自然听得出来人说的斗殴是指我们这里。

        不过也是,鸾风和黑衣人打斗发出那么大的声响,没有惊动人才怪。

        可陆云真的尸体还被剑钉在墙上,不处理掉的话,我们会被冠上杀人罪,后果不堪设想。

        “小坛子,不怕,看我的!”鸾风勾唇一笑,放开我。

        他走到尸体前,将剑拔了出来,对着尸体横劈出一剑,凌厉的剑气带着紫光划在尸体上,尸体瞬间化成灰烬。

        “好剑!这把鬼剑应该是你修为达到巅峰时幻铸的。”脏老头看得眼睛发直。

        鸾风把剑收起后,也不理会脏老头,将我打横抱起,就往跃足腾飞,往和脚步声传来的反方向飞去。

        “喂!你们怎么说走就走?也不等等我们!”脏老头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巷头出现一伙人。

        “老板,快跑啊!”蝉子见这条小巷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现在又来了这么多人,心知不妙,急拉着脏老头跑路。

        但是来不及了,这伙人已经追了上来………

        ******

        鸾风绕了好多条弯道,才把我带回宾馆。

        “我们扔下脏老头,真的好吗?”一进入房间,我就忍不住道。

        我和鸾风三番四次丢下脏老头和蝉子,挺不够意思的,何况,我还要脏老头帮我爸修补魂体。

        这老家伙任性得很,万一一气之下,不帮我爸修补魂体怎么办?

        “怕什么?那老头狡猾得很,道行也高,还怕几个普通人不成?”鸾风不以为意道。

        呃?本来就是我和鸾风不讲义气,可被鸾风这么一说,倒像是我们给脏老头表现的机会一样。

        “对了,你怎么提前苏醒?”我这才想起这事来,要不是鸾风及时赶到,我早就死翘翘了。

        “小坛子好笨!当然是因为铜钱啊,铜钱在你手上,你一旦有危险,我就能感应到。”鸾风笑道,冷不丁伸手轻捏我的脸。

        我原本还将铜钱当成烫手的山芋,可没想到关键时刻,铜钱还成了我的保命符。

        轻叹口气,我才问道:“之前你因为使用禁术挣脱凌跃的身体,而魂体受损,那这次?”

        “放心,前两天我在墓山吸了充足的阴气,现在还很充沛,我现在就回到身体运调,不会有事的。”鸾风并没有因我的关心而高兴,反而欲言又止。

        我心一窒,知道他想说什么,强扯出一抹笑意道:“那你快回身体去。”

        “好吧,小坛子你早点休息。”鸾风说道,低头亲了我一记,就转身穿墙,回到隔壁凌跃的房间。

        这次订了三间房,脏老头和蝉子一间,我和凌跃各一间。

        我洗完澡,没有马上睡下,而是去看脏老头他们有没有回来。

        结果,房门紧闭,一点动静都没有。

        怎么回事?这么久还没回来,难道他们跑去哪里玩了?

        我正想问问脏老头关于遁地的事。

        因为那个黑衣人是遁地逃脱的,我认为不可能随随便便一个人就会遁地,也许是玄门中哪个门派的不传术法呢?

        脏老头也会遁地,说不定可以通过他查到黑衣人的身份。

        黑衣人就是那个布阵之人,本来我和他无怨无仇,他却和陆云真勾结,招出我爸的鬼魂。

        要不是脏老头赶到,我爸真的会魂飞魄散。再说,我差点就死在他手上,陆云真的魂魄也被他带走。

        总之,我和他的仇是结下了,陆云真的魂魄一日不灭,我一日难安。

        经过今晚,我深刻地明白了一个人要是不变强,只有被人碾压的份。

        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怎么变强?

        我不禁望向脏老头的房间,心里有了计较。

        ******

        等不到脏老头他们,我就回房睡觉了。

        到底还是失眠了,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涌上被一群淫鬼包围、拉扯衣服,差点被侵犯的画面。

        还有收魂瓶破碎时,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爸的魂体化成银光消散的一幕。

        这一切在我心里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一想起就被浓浓的无助笼罩。

        回来后,我故意不在鸾风面前表现出半点异样。

        我也知道鸾风欲言又止,是在担心我,却怕再度提起,会让我难受。

        鸾风赶到时,我衣裳凌乱,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他比谁都要怒,却在我故作无事般轻松。

        虽然我并没有受到侵犯,可那一张张恐怖的鬼脸,一声声淫笑却像噩梦一样纠缠着我。

        我烦躁得翻来覆去,就是难以入眠,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幽幽的叹息。

        我心头一颤,急转过身,对上鸾风放大的俊脸。

        “小坛子,没事了,都过去了。”鸾风没有回答我,只将我揽入他冰冷的怀抱,轻轻抚着我的背。

        “鸾风,你不是回、唔——”我忍不住哽咽道,眼睛直发酸,轻唤着他的名,未尽的话被他尽数吞入口中…………

        ******

        次日,当我醒来时,身侧已空,鸾风已经回到凌跃的身体了,我心里竟然莫名的失落。

        自嘲一笑,原来我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人鬼殊途,可现在呢?

        算了,不要想太多了,还是去看看脏老头他们回来没有。

        我从床上爬起来,匆匆洗漱,就准备出门。

        还没来得及开门,就响起了敲门声,我暗想难道是脏老头回来了?以他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作派,还真有可能一大清早就来敲我房门。

        “老伯,你昨——”我打开门,看清站在门外的人是叶翎和萧瑾然时,未说完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

        火气夹杂着恨意也滚滚涌上心头,我怒瞪着叶翎,厉声道:“你居然还有脸来找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536/163896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