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公,你的尸体动了 > 第058章 卧槽,这么便宜

第058章 卧槽,这么便宜

        本来还打算改天再好好教训这个贱人的,她自己倒忍不住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要说我以前和她感情有多好,现在就有多厌恶她。

        她一扑过来,就伸手抓向我的脸,她的指甲很长,要真的被抓中的话,非得破相不可。

        我眸色一冷,抬起脚准备在她抓到我之前,将她踹翻。

        但有人比我快一步,凌跃从围观的人群中疾步跑过来,二话不说就直接飞出一脚,将叶翎踢飞出去。

        我惊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凌跃会出手帮我,要不是气质不对,我都差点以为占据身体的是鸾风。

        “真蠢!傻站着让人打,都不知道还手。”凌跃冷瞥了我一眼,语气依旧是冷冷的。

        呃?我差点被口水呛到了,他那只眼睛看到我傻站着?

        “哦,那得谢谢你了。”我淡淡道,也不知道他那根筋抽到了,居然还会帮我。

        “我不是帮你,而是看不惯她,不好好待在东宛街,跑来这里丢人现眼。”凌跃皱紧眉头,目光扫到倒在地上的叶翎,尽是不加掩饰的嫌恶。

        “哇!封县的东宛街?那不是有名的淫街吗?听说那里的站街女都挺年轻漂亮的。”围观的住客大多是男人,一听到站街女,全沸腾了。

        “这个女人长得不赖啊,怎么只是站街女,要卖,好歹得去高级一点的地方卖啊!”

        “啧啧,是挺漂亮的,喂!小姐,搞一次多少钱?”

        “………………”个个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甚至还有不少人直接问叶翎一晚多少钱。

        我有些傻眼了,叶翎是做什么的,我自然很清楚,只是没想到凌跃外表这么冷漠的人,居然也这么腹黑,随口一句话,就给叶翎冠上站街女的身份。

        凌跃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我简直要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至于叶翎还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被凌跃踢到的地方,显得很痛苦。可一听到凌跃的话,和众人的议论,慌得不知所措。

        “胡说、你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和谭紫是一伙的,是故意污蔑我的。”叶翎被萧瑾然扶了起来,指着凌跃怒气急败坏道。

        “难道是我记错了?上个月,我经过东宛街,你还拉着我不放。”凌跃煞有介事道。

        他扳着脸,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严肃、不会胡乱说话的人。

        偏偏,我也不会放过这个抹黑叶翎的机会,立即接口胡编道:“原来你说的那个一晚一百块,打完折五十块的站街女就是她啊!”

        也不知哪个人听到价钱,惊讶道:“这么便宜?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

        “都给我闭嘴!我做的是正经工作,不准你们污蔑我!”叶翎气哭了,连声音都在发颤。

        “这位先生,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叶翎她在——”萧瑾然看到叶翎这样子,有些不忍,想开口帮她辩解。

        他正要说出叶翎是做什么工作的,就被我打断了,我似笑非笑道:“萧先生是叶翎的床伴,当然要帮她说话了。”

        “谭紫,你——”萧瑾然一脸错愕地看着我,好似难以相信刚才那话是我说的。

        “叶翎,要揽客也得等到晚上,白天‘生意’难做啊!”我没有理会萧瑾然,冷冷的讽刺叶翎。

        “谭紫,我总算看清你的真面目了!”叶翎推开萧瑾然,跌跌撞撞地落荒而逃,临走时抛下这句话。

        “到底是谁看清谁的真面目,这话说得也不亏心。”我瞪着叶翎离去的背影,自语道。

        “谭紫,我想你是误会我了,回头我再和你解释。”萧瑾然无奈一叹,就急忙去追叶翎。

        围观的人见没戏可看了,都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也要回房间,凌跃却跟着我进去,他刚才帮了我,我也不好意思赶他。

        “凌跃,不管怎样,我还是得谢谢你。”一码归一码,凌跃帮了我,我自然得道谢。

        吵了这么久,口渴死了,我开了瓶矿泉水。刚喝了一口,就被凌跃接下来的话惊得喷了出去。

        “我说是实话,确实在东宛街见过她。”凌跃面无表情道。

        “你没看错吧?”我猛咳了几声,好久才震惊道。

        叶翎在报社当记者,怎么可能跑去当廉价的站街女?太雷了!

        “我从没看走眼过!”凌跃脸色一沉,声音徒地变得冷冽。

        我干笑着,怎么都难以消化这件事。后来,我才知道凌跃是个脸盲,而且只针对女人。

        所有女人在凌跃眼里都长得差不多,唯独能认出我,这还是受鸾风的影响。

        “呵呵,你经常去那种地方啊?”我随口问道。

        还以为凌跃听到这个问题会发怒,没想到他只是淡淡道:“去收过一次尸体。”

        我差点忘了他是做什么工作的,瞧他提起尸体时,那么自然。

        凌跃问道:“祁前辈去哪里了?他昨天为什么把我打晕?”

        “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打晕你?他昨晚和蝉子出去了,等回来你再问他。”我把问题推给脏老头,人是他打晕的,得由他自己解释。

        凌跃以怀疑的眼神瞪视着我,要不是脏老头警告过他不准伤我、态度不能太恶劣,这会他肯定会用暴力逼问我。

        “你这次来这里是为了拿行李,那只小鼎就放在行李里面?”凌跃倒没有继续追问脏老头的下落,而是把目光移到我放在角落的行李上。

        “没有!”我心道不好,急跑到行李前,护得紧紧的,生怕凌跃会出手抢夺。

        这家伙太精明了,他已经看出脏老头那套拿药的借口是为了糊弄他。

        可他的眼睛怎么这么尖?我在检查行李时,明明很小心了,还是被他看到那只小鼎。

        说明他是看了很久热闹,才适时站出来的。

        出乎我的意料,凌跃并没有要把青铜小鼎抢回去的打算,只是若有深意的说道:“不值钱的玩意!”

        啥?什么叫不值钱的玩意?不值钱,他干嘛还大费周章地跑去红叶村给人配冥婚?

        我压根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认为他是故意激我扔掉青铜小鼎的,以致于后面吃了好大的亏。

        ******

        快到中午时,脏老头和蝉子还没回来,倒是警局打了电话来让我去捞人。

        捞人?这一老一少犯什么事了?

        当我和凌跃来到警局,见到鼻青脸肿的的脏老头和蝉子时,我差点认不出来了。

        才一夜不见,他们就被人揍成这副德行。

        听到事情的经过,我忍不住笑喷了。

        原来昨晚他们被以破坏公共场所为由,扭送到警局,脏老头一口咬定他们是在捉鬼,是为民除害。

        好笑的是脏老头还说其中一个警察印堂发黑,最近会有血光之灾。

        结果,人家警察还没倒霉,倒是他自己先遭殃,那个警察也够狠的,招了几个同事把脏老头他们狠狠收拾了一顿。

        可怜脏老头空有一身道行,可那是用来对付鬼的。对付警察,手脚还没施展开,就被人家的电棍击得爬不起来。

        “小坛子,你们怎么才来啊?”脏老头委屈得不行,老泪纵横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536/163896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