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公,你的尸体动了 > 第062章 无耻的老家伙

第062章 无耻的老家伙

        “没呆就好,你快点上!”我急得快冒火了,推了推脏老头。

        “上什么?”脏老头不解地看着我。

        “当然是上去帮鸾风啊!”我气得差点仰倒,我敢保证脏老头绝对是故意装蒜的。

        “不上!这事太复杂,我可不趟这浑水。”脏老头连连摇头。

        “你!亏你还是什么高人,怎么这么胆小怕事?”吐血啊!脏老头哪里像胆小的?

        “我可从没说过我是什么高人!”脏老头凉凉道,这态度就是打定主意不帮鸾风。

        “呸!死老头,要是为了救你,我们也不会遇到这个狗屁渡阴司,你倒是好意思坐视不管。”眼看着红影光芒渐弱,我知道鸾风肯定是落了下风,着急之下就忍不住爆粗口了。

        “我怎么不好意思?要不是你们,我一开始也不可能掺和进来。”脏老头无赖道,干坐着就是不肯动一下。

        也许是见我的脸色太过阴郁,他只好解释道:“小坛子,真的不是我不肯帮忙,渡阴司是鬼王派上来的。”

        脏老头说得很无奈,他说鬼王太过凶残,之前曾有一个玄界高人灭了鬼王一个到阳间为害的手下,结果整个门派都被鬼王屠尽。

        我狠瞪了脏老头一眼,却没再让他帮鸾风,说起来我和脏老头刚认识,非亲非故,没资格要求他为鸾风拼命。

        再看鸾风被渡阴司打飞了出去,我心口一窒,就要跑过去,脏老头却把我拉住了。

        “小坛子,你只是个普通人,去了只会白白送死。况且,你并不知道鸾风的身份,还是别和他搅合在一起了,对你没好处。”

        “放手!你不帮他就算了,别拦着我。”不知道脏老头离魂后看到什么,突然反差这么大,完全想置身事外。

        脏老头的力气大得惊人,我一急,就低头咬住他的手。

        “痛、痛、你这丫头属狗的吗?”脏老头连连呼痛,只得放开我。

        “鸾风!”眼看着渡阴司的鞭子就要抽到鸾风身上了,我惧怕不已,急冲了过去。

        可我万万都没想到鸾风居然反手将我一拽,直接拽到他面前,靠!这是要拿我当挡箭牌的架势。

        事实总是让人出乎意料,鸾风并不是要拿我当挡箭牌,竟是把手贴在我背上,一股灼热的气流直涌进我体内。

        不等我反应过来,渡阴司的鞭子就落在我身上,我周身迸发出夺目的紫光,生生将鞭子震成几截。

        连带着把渡阴司也震飞了出去,我震惊下巴都要掉了,我到现在还能感觉到刚才那瞬间神奇的力量在我体内翻涌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渡阴司难以置信地瞪着我,也想不到我身上就能激发出这种恐怖的力量。

        “哈哈,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我强作镇定,大笑道。

        不能慌!只能借机让渡阴司以为我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你不过是个普通人,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渡阴司说话时,嘴里溢出乌黑的鬼血,眼睛直瞪我,好似要从我身上看出什么。

        “哼!我凭什么告诉你?再不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厉声道。

        渡阴司有些犹豫不定,想上来和我打一场,又忌惮我的真实实力。

        “这次暂且放过你们,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渡阴司最后还是不敢冒险和我一搏,摞下狠话就凭空消失。

        “鸾风,刚才是怎么回事?”我刚转身,想问鸾风,他却直直地倒下。

        ******

        鸾风脸色惨白如纸,唇瓣却红得似泣血,如扇般的睫毛覆盖住他那双桃花美目,这样的他有种惊心动魄的美,让我移不开眼。

        整整一天了,他都没醒过来,而且没回到凌跃的身体,凌跃也陷入昏迷中。

        脏老头探不出原因,我原以为鸾风输入我体内的力量是他的修为,但脏老头说不是。

        既然不是,那又是什么力量?居然能伤到渡阴司,有些恐怖。

        这力量激发出来呈紫色光芒,因为一个紫字让我隐隐猜到可能是鸾风所说的紫玉符。

        紫玉符是什么?渡阴司却说是轮回石,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鬼王到处搜捕鸾风是因为这玩意。

        “小坛子,来来来!把这个让鸾风喝了,保证能让他醒过来。”脏老头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水走了进来。

        “什么东西?”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老家伙,要不是看在他帮我把鸾风和凌跃带回宾馆,我真不想理他。

        我知道要是当时他肯出手,鸾风肯定不会把那什么力量输给我,更不会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嘿嘿,里面加了专给鬼喝的春药。”脏老头一点都不在意我的冷脸,笑得很淫荡。

        “你想干什么?”我猛地站起身,暴吼道。

        我还说在鸾风和渡阴司打斗时,脏老头还坐视不管,现在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好心。

        原来脏老头是想趁鸾风昏迷不醒、恶整鸾风,连鬼用的春药都弄出来了,太不像话了!

        “你别激动,听我说啊!喝了春药,说不定能把他刺激醒。”脏老头暧昧地冲我眨眼睛。

        “刺激你妹!要是他醒了,兽性大发怎么办?”真想把这为老不尊的老头暴打一顿,这种馊主意,亏他想得出来。

        “小坛子,我本来不打算管你们的闲事的,别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脏老头脸色一变,气呼呼地把碗塞到我手中,就摔门走人。

        “喂!”这样就生气了?还把门摔得这么重?我有些无语了。

        算了,反正脏老头是不会害鸾风,就试试吧!

        万一、万一他真的有反应,就让他去冲凉水,我要是不肯,他还能强迫我不成?

        于是,我抱着无奈的心态把加了春药的汤水喂入鸾风嘴里。

        当一碗汤水喂完之后,门口响起脏老头夸张的笑声。

        我一惊,转身一看,半开着门,脏老头探头探脑的,显然一直在偷窥。

        “死、老、头!”我火大了,敢情脏老头刚才是假装生气,诱我把汤水喂给鸾风。

        ps:谢谢鱼鱼和绯绯的美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536/163896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