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公,你的尸体动了 > 第070章 湘西三邪

第070章 湘西三邪

        可恶!我急得冒火,脏老头还卖关子,“再不说,我就让小黑球咬你。”

        小黑球也挺配合的,当即对着脏老头龇牙咧嘴,手脚并用地往他身上抓挠。

        “住手、快住手!小黑球别闹了,我说还不行嘛!”脏老头哎哎叫嚷着,想把小黑球从身上扯下来,可小黑球卯足了劲,怎么都不肯松开手脚。

        “小黑球!”我喊了一声,小黑球就弃了脏老头,跑向我:“妈妈!”

        “老伯,你说!”我夸了小黑球一句,就对脏老头道。

        “凌跃跑到湘西去了,有个年轻鬼媒财迷心窍在湘西接了一单生意,惹上了大麻烦。是什么麻烦,我也没查出来,总之这次的事件惊动了整个玄界。鬼媒一脉非常团结,自然不会放任不管,结果前去解决麻烦的鬼媒全都被扣在湘西大苗山。凌家是鬼媒一脉之首,凌跃作为传人,这次也被派去湘西。”

        “湘西?”我听到湘西,头发就发麻,随便一个普通人都知道湘西是个邪地。

        “啊,我说他们鬼媒这次麻烦大条了,啧啧!被扣在大苗山啊!”脏老头语气带有幸灾乐祸。

        我郁闷地横了脏老头一眼,“你别高兴得太早了,你说过要陪我找鸾风,我去湘西找他,你也得陪我去。”

        “去就去,没什么大不了的。”脏老头倒是显得满不在意。

        顿了一下,他笑容敛去,严肃道:“不过,我跟你说啊,湘西自古有许多诡异之事,你不能一无所知。”

        见他难得严肃,我也不得不端起认真的态度,“你说!”

        “湘西有三邪,第一邪、湘西赶尸,夜里走路可要十分留意了。赶尸匠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排中阴身的尸体,以草绳相连,每隔六七米一具,据说赶尸匠怀里都有一只黑猫,这只碰不得,要是遇上了,绝对不能正视它的眼睛。”

        “妈妈,猫有什么好怕的?你有我呢!”小黑球听了很不服气,插嘴道。

        “一边玩去!”我把小黑球推到一边,不理它,示意脏老头继续说。

        他说的和我以前听说的有些出入,但更加详细,更不是上次在火车上遇到的冒牌赶尸匠柯少德可以比的。

        “第二邪、放盅,盅是苗人养殖的一种盅虫,种类繁多,害人于无形。我们去到那里,少不得要借住农家。记住了,凡是农家清洁得一尘不染,连梁上的蜘蛛网都没有,八成是养盅人家,吃饭前要先吃两片大蒜,遇盅则吐。”

        我听得有些目瞪口呆,湘西随随便便的农家都养盅吗?我知道脏老头现在先和我说这些,等同于先给我打预防针,免得去了湘西晕头晕脑,怎么死都不知道。

        脏老头灌了一大口水,才继续道:“第三邪、落花洞女,就是部落中一些未婚女子能把树叶哭下来,然后跑到山洞里不吃不喝。回家后,同样不吃不喝,然后就翘辫子。他们的族人认为她们跑去和树神结婚了,不但不给她们办丧事,反而办喜事。我们要是遇到这种事,千万不要多嘴。”

        “为什么会这样?”我奇怪道,那些女子怎么那么古怪?还能把树叶给哭下来,咳咳!我暗想该不会是恰巧刮风吧?

        “你问我,我问谁?”脏老头白了我一眼。

        “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明天好吗?”我虽然觉得脏老头讲的湘西三邪很可怕,但想见鸾风的心更加迫切了。

        “明天?”脏老头怪叫一声,整个人都跳起来了,“小坛子,你白痴啊!出门总得做些准备吧?”

        ******

        我和脏老头、蝉子上了开往南昌的长途客运班车。

        一连奔波了几日,到达常德,由此西行。

        这一天,终于来到湘西境内,但天色也黑了,必须先找个地方落脚。

        我们走在路上,脏老头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过来:“后面有人在跟踪我们。”

        我一听,没有多想就转过身,刚好看到一个人闪进一家小卖部。

        “哎!你看什么看,这不是打草惊蛇吗?”脏老头恨铁不成钢道。

        “跟踪我们的人有点像杜少衡。”我如实道,虽然刚才他的背影瞬间闪过,我还是觉得像杜少衡。

        可我没忘记他已经死了,尸体被陆云真的鬼魂占据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杜少衡算哪根葱?管他做什么,他要是敢出现,老头子我非把他揍得满地找牙。”脏老头挥舞着老拳,故作凶悍道。

        “老板,你就会耍嘴皮子。”蝉子出声拆脏老头的台。

        “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脏老头吼道,抬起脚就要往蝉子身上踹去。

        好在蝉子熟知他的‘套路’,及时躲开了,笑道:“老板又恼羞成怒了。”

        “我们去看看!”我想去小卖部看看跟踪我们的到底是不是被陆云真附身的杜少衡,如果是就先灭了,免得后患无穷。

        脏老头却摇头,“不去!既然他跟踪我们,肯定会主动找上我们,我倒要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暗算我们,防不胜防,倒不如先下手为强。”脏老头一路上老喊无聊,我哪里会不知道他是玩心大起。

        蝉子见我们各持己见,就说道:“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那个跟踪我们的家伙突然跑进小买部,谁知道有没有诈啊!”

        诈个毛线!我有些无语,那人明显是怕被我们发现,随意找个地方躲的。

        “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开了家客栈,我们今晚就住他那里。”脏老头嘚瑟地冲我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我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废话,就跟着他走。

        “这就你所说的客栈?”一路走来见过几家旅馆,但这一家明显破旧许多,挂着老土的木制招牌,只简单地写着歪歪斜斜的四个大字‘尸来客栈’。

        “对啊,很不错吧?”脏老头好像没注意到我脸色有些难看,高兴道。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用个‘尸’字当店名?”我有个预感,这绝壁不是给活人住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536/163896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