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公,你的尸体动了 > 第081章 醉得不要不要的

第081章 醉得不要不要的

        “你骂我母狗?”草婆婆暴怒了,用拐杖直指着脏老头。

        “不是母狗,难道是公狗?是公是母,都是狗!”脏老头上前,握住拐杖,一句令人吐血的话就顶了过去。

        想来草婆婆还没遇到过像脏老头这样无赖的人,被顶得说不出辩驳的话,久久才挤出:“你!”

        “我怎么?你这老母狗还欠艹啊?就是倒贴,老头子我都不想艹!”脏老头一张嘴可毒了,无耻的表情又非常欠扁。

        “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不要脸!”草婆婆气得直发抖,又抽不出拐杖。

        也不见她动作,脏老头就突然倒在地上直抽搐,眼睛也翻白了,没一会就晕了过去。

        “老伯、老伯,你怎么了?”我惊住了,要跑过去扶脏老头,却被凌跃拉住了,“别过去,他中盅了。”

        “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草婆婆勾了勾唇,笑得很恶毒。

        移目看向我,“还有你!夜嘉荟害死我姐,就拿你来抵命!”

        “我呸!你姐死在外面时,我外婆就去世了,你好意思说是她害死你姐?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姐的所作所为,这账真要算起来,就算掘你姐的坟、鞭她的尸,也难消她的罪孽。”

        这世上就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害了人,还能倒打一耙。

        纵使我对夜家没感情,也没想过要帮夜家报仇,毕竟罪魁祸首已经死了。可现在面对恶毒的草婆婆,我心里生生激起难以喻言的仇恨。

        “闭嘴!再胡说,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烂了!”草婆婆丑陋的脸极度扭曲,抬手一挥,一条黑乎乎、发出嗡嗡怪声的胖虫子从她衣袖里飞出来。

        “小心!”凌跃反应非常快,把我拽到身后,又用手扫向虫子。

        盅虫被扫回草婆婆身上,奈何盅虫是她养的,又怎么可能会咬她?

        出于正常反应,她还是连退了几步,凌跃也不管她是不是老人家,上去就狠狠地踹了她一脚。

        “哎哟!”草婆婆到底年纪大了,哪里禁得住凌跃这一脚?直直地倒在地上。

        而这时,脏老头突然睁开眼睛,在草婆婆挣扎要爬起来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抡起拳头就往她身上揍,“我揍死你这个老母狗,要不是我体质特殊、能自动清除盅毒,还真的要被你害死。”

        我松了好大一口气,没想到脏老头有这样的好体质,还能自动清楚盅毒。

        草婆婆虽然厉害,也仅限于放盅,不让她有机会拿出盅虫,她也就和普通的老太太没两样。

        碰上凌跃这样横的、与脏老头这种不要脸的,她只有认栽的份。

        “啊!住手、住手………”草婆婆被打得哎哎惨叫,几次要拿出盅虫,都被脏老头眼尖地阻止了。

        最后,脏老头干脆把她身上的盅虫都搜了出来,“缺德,拿绳子来!”

        “哎!祁老,我来帮你。”柯缺德看得津津有味,被脏老头这么一叫,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

        “老板,我也来!”蝉子也兴冲冲地过去帮忙,他们三人两三下就把草婆婆捆绑住了。

        “老板,要怎么处理她?”蝉子和脏老头待久了,也学了脏老头几分阴损,脱了袜子塞进草婆婆的嘴里。

        “我看就扔进蛇窑吧,反正那些蛇又不会咬人,吓唬吓唬她也好啊。”柯少德提议道。

        他不知道蛇窑里的蛇是因为小黑球的原因,在我们下去时才主动避让,还以为那些蛇都不会咬人的。

        脏老头没说,我也不解释其中原由,只道:“这个主意不错!”

        真不是我歹毒,而是我明白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草婆婆要是不死,死的就是我,她绝对不会放过我。

        “也好,这老母狗的肉太老,相信蛇也不爱吃。到时她的村人应该、可能会找到蛇窑去。”脏老头点头称好,只是说的‘应该、可能’说得太敷衍了。

        “唔唔唔唔…………”可怜在村子受村人敬仰,外界传得盅术多厉害的草婆婆这会只能死死地瞪着我们,嘴里发出唔唔的闷声。

        柯少德和蝉子把草婆婆抬到蛇窑旁,一人抬脚,一人抬手,像荡秋千一样晃荡了几下,嘴里数着一二三,就把草婆婆给抛进蛇窑。

        还没来得及多看,就远远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

        “是阿普赶来了,我们快走!”脏老头催促道,我们直接往通向草婆婆村子的那条路逃去。

        因为最危险的路其实最安全,想必阿普不知道草婆婆会来堵我们,也可能会认为我们会惧怕草婆婆的报复,不敢靠近她那村子,而走我们昨夜走的那条山道。

        我们猜得没错,声音也确实是从山道那边传来的。

        经过草婆婆的村子时,竟没人来捉我们,村民不明所以,以为我们能从巫族村下来,肯定是厉害的人物,没有人愿意来当这个出头鸟。

        “凌大哥,等等我!”当我们跑出村子时,沐彤却跌跌撞撞地跑过来。

        她一身狼狈,头发散乱不堪,连面纱也不见了。

        “凌大、大哥!你怎么出来了?我求阿普放了你,他不肯,还动手打我,我趁乱跑出来,想求奶奶救你,可是奶奶不见了。”

        沐彤一见到凌跃,眼里就容不得旁人了,噼里啪啦如倒豆子般、把自己的‘委屈’全说了出来。

        我醉得不要、不要的!这沐彤脑子真的没问题吗?还是眼睛瞎了?没看到凌跃黑着脸,懒得理她吗?

        更绝的是她明明是带各门派的人到阿普家里捉我,她硬能说成是去救凌跃。

        瞧她这样子,恐怕是她趁阿普和各门派的人围斗,偷跑回来的。结果,没看到草婆婆。

        沐彤说了一大堆,凌跃只回了她一个字:“滚!”

        她愣了几秒,才发现我的存在,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凌大哥,是不是因为她,你才不理我?”

        “神经病!”我骂了一句,就催促大家赶紧走,免得阿普追上来。

        不料,沐彤的脸皮厚比城墙,扑上来揪住我的衣领,“你敢骂我?信不信我叫凌大哥揍你?”

        ps:亲们,节日快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536/163896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