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公,你的尸体动了 > 第084章 好不要脸的女鬼

第084章 好不要脸的女鬼

        “小坛子,你是不是想我了?”鸾风转到我面前,双眼晶亮、晶亮的,带有期待。但被我一瞪,便黯了下来。

        “好吧,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别瞪我了………”鸾风把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一五一十地全告诉我。

        原来那天在厂房,鬼王果真出现了,那时他虽然稍稍能自如的运用轮回石的力量,但被众多修为不低的鬼围攻太久,魂体已经受创。

        而无梦为了救他,差点魂飞魄散,危急时刻,他发现轮回石可以瞬间转移空间,这才带着无梦逃离。

        因为那是第一次使用空间转移,竟一下子转到他在鬼界位于鬼山的府邸,他把魂体严重受损的无梦安置在鬼山的极阴寒湖养护。

        他没有去找我,只是带回凌跃的身体,一来是鬼山更适合养伤,二来是怕又牵连到我。

        这期间,他逐渐吸纳轮回石的力量,虽然一到鬼界,身体全天都由鸾风使用,但凌跃毕竟是凡胎肉体,没多久就显出败弱之象。

        鸾风只好带着身体回阳间换换气,结果途中和鬼王冤家路窄,又打了一场,他没有择路,就匆匆赶回阳间。

        没想到会误打误撞来到大苗山,恰好到了身体替换的时间,凌跃醒来就遇到前去救人的鬼媒。

        可怜凌跃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丢失了很多天的记忆,病情更加严重了。遇到我,到盅村都在逃跑,也没机会告诉我和脏老头详情。

        “你就不担心我会出事?或者鬼王找上我?”我勾起唇角,冷笑道。

        我心里堵得慌,无梦能与他并肩作战,甚至为了他差点魂飞魄散,而我呢?但我清楚,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鬼,我不过是普通人。

        可一想到这段时间,他一直和无梦在一起,无梦当时又想置我于死地,这口气,我怎么都难消。

        “怎么会?无梦说你被老头带走了,老头既然专门赶去救你,肯定会护着你,他的道行高,一般的鬼物都不敢轻易招惹他。”鸾风愣了一下,才道。

        “好!那你回去带凌跃的身体时,顺便知会我一声有那么难吗?害得我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急得到处找你。我也不相信这段时间里,你连看我的机会都没有。”

        是啊!要是他心里有我的话,至少来看我一下啊!确认我是否平安,但他偏偏一次都没找过我,如果这次没在大苗山遇到他,那他还会不会再去找我?

        越想,我的心越凉,在他心里到底把我当作什么了?累赘、还是利用的工具?

        “不是的,小坛子,你听我解释。”鸾风白皙的脸,因我的话而急得染上薄汗。

        “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我有些负气道,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酸。

        “去带凌跃的身体太匆忙,我又有伤在身。融合轮回石的力量,更不能有一点差错,不然我全部修为都会被轮回石反噬。我也是等到合适的时机,才准备送凌跃的身体回阳间,然后去找你,哪里知道会遇到那些鬼媒。日夜和他们在一起,我就算占用了身体,也不敢表现出半点反常,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的存在。而且,鬼王也派鬼将追到大苗山。”

        鸾风说得好委屈,看不出有半点说假话的迹象,我把事情连串起来,也相信了听的话,但是关于无梦,我仍旧心有芥蒂。

        “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气消了不少,我还是故意板着脸,秀眉紧蹙不舒。

        “没有啊,还有什么事?我可不敢对小坛子有所隐瞒。”鸾风拉着我的手,讨好道。

        我别过头,不再去看他,这表情太萌了,再看下去,我哪里还能板着脸?清了清喉,“无梦就没对你说什么?”

        “这、这——”鸾风有些难以启齿了,眼神也在闪躲着我。

        “你做了什么事,在心虚?”此时,我压根就没觉得自己管得太多,全是顺应了本心,只是想知道他的事。

        “没有,无梦说你贪生怕死,它明明保护了你,你却把她推入危险中。连老头去救你,你还让老头打伤她。”鸾风声音有些低弱,不敢直视我。

        “还有呢?”我笑意不达眼底,淡声道。

        “她说你说都是因为我,你才会被捉,不想再被我拖累了,想和我一刀两断。”鸾风深吸口气,才把话全部说完。

        “你信吗?”没由来,我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握紧的拳头泌出了冷汗。

        “不信!我知道小坛子不是这种人!”这时,鸾风抬起头,坚定道。

        呼!我他妈的太没出息了,因为他这句话,就松了口气。

        “那你干嘛心虚?”我没好气道。

        鸾风低头轻啄了一下我的唇,闷闷道,“无梦说了你的坏话,我却没有惩罚它,还帮它疗伤,怕你生气啊!”

        我顿时失笑,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害我白紧张了,又莫名的高兴,他这算不算太在乎我了?

        “小坛子,你怎么不说话?还在生我的气?”鸾风小心翼翼道。

        “没。”我是在想我好像越来越在乎他了,特别是他深陷险境,还不忘让我先走、惦记着我的安危。

        与他分开的这段时间让我认清了我对他动心的事实,可他终究是鬼啊!

        “小坛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喜欢上我了?愿意过问我的事,是因为你在乎我。”鸾风捧起我的脸,眉眼间都是笑意,眼中更是划过一丝狡黠。

        “没有!”被他这么直接地说出来,让我很不自在,干脆口是心非道。

        “有!”鸾风语气很笃定。

        “没有!”我硬声道。

        “你敢说你没有不喜欢我?”鸾风眸色一闪,换了一种方式问道。

        偏偏我嘴太快,又说:“没有!”

        说完,我才发现自己上了他的当,果然,他很无耻道:“我就知道小坛子没有不喜欢我。”

        我无力的抚额,我们两个怎么会这么幼稚?一个有、一个没有的问题,也能纠结?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嘛!

        “好了,小坛子,不和你说笑了!既然你喜欢上我了,我就不该对你有一丝隐瞒。”鸾风褪去玩笑之态,正色道。

        “你说!”我心一紧,暗想他这是要告诉我、他在鬼界的身份了?也是,之前我一直排斥他,他自然有所顾忌。

        “我是鬼界的——”鸾风刚开口,外面就有鬼阴声道:“大人,无梦的伤复发了,请您去一趟。”

        可恶!外面那鬼是谁啊?阴测测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打断了鸾风的话,为的还是无梦。

        鸾风脸色微愠,蹙下眉头,“小坛子,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看下。”

        “我跟你一起去。”我倒是想看看无梦现在怎样了,她这伤复发得真是巧呐!

        “好!”鸾风拉着我一起走出房间,我这才有机会打量这宅子一番。

        他这宅子除了颜色,外观就跟古代的富人家的府邸一样,只是入目的全是黑白两色,黑色的建筑,白色的灯笼,还有零零散散几只身穿婢女服饰或侍卫服饰的鬼漂来荡去,看起来阴渗得很。

        果然是名副其实的鬼宅,怪悚的!哪怕有鸾风在,森森的寒意依旧从脚底板蹭蹭往上涌,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沿途,遇到的鬼都会上前恭恭敬敬地向鸾风行礼,喊上一声大人,让我越发对他的身份感兴趣。

        “小坛子,其实我也是才知道这宅子是我的。”鸾风将我的表情全收尽眼里,知道我的疑惑。

        “怎么可能?”我有些惊讶。

        “如果我说我曾被鬼王囚禁在无妄河,你信不?”鸾风似真似假道,摆明要吊起我的好奇心。

        我还没开口,就到了湖边,这就是极阴寒湖了,湖水黑粼粼的,还散发出黑色的寒气。

        还没靠近,我就冷得直发抖,抬目一看,无梦半个魂体都泡在湖水里,它正痛苦地仰头嚎叫。

        “公子、公子,我好难受!”它一看到鸾风来了,叫得更加凄厉了。

        “小坛子,别过来!”鸾风匆匆交代了一句,就飘了过去。

        我心头闷得难受,直直地看着鸾风飘到无梦身边。

        鸾风没有下湖,而是居高临下地伸出双掌,掌中迸发出两道刺目的紫色气流,源源涌向无梦的头部。

        不用说,鸾风肯定是用修为替无梦疗伤,他明明输送了不少修为,可无梦还是不断的挣扎,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

        鸾风的脸色渐沉,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紧抿着唇,继续输送修为。

        看得我也着急不已,我虽然不是鬼,可也知道修为不能没完没了的输送。

        突然,无梦的魂体直勾而起,上半身猛地向鸾风扑了过去,把他的双脚紧紧抱住,不再嚎叫,变成嘤嘤哭泣,“公子、公子…………”

        它一声声的叫唤着鸾风,神态又非常可怜,如果它不是抱着鸾风的脚、我也不知道它有多可恶的话,说不定也会对它起了怜悯之心。

        “可恶!快放开鸾风!”我心火瞬间燎原了,怒声大吼。

        “松手!”鸾风的脸色也很难看,厉喝道。

        可无梦非但不肯松手,还哭得更厉害了,“公子,我真的好难受!”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536/16389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