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三章 蜀山相遇(三)

第三章 蜀山相遇(三)

        六年后,又是四月,春风和煦。带了暖意的阳光融化了冬日的寒冷,这暖暖春意也洒进了蜀山书格之中。书格的主殿里一个个小脑袋三五成群,叽叽喳喳的,就像春日初生的稚鸟一般喧闹不休。

        大殿门口站一个小姑娘,一脸急色频频向外张望。回头又看了一眼格中用来计时的燃香,咬了咬下唇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提起裙摆便欲出跨出门去。她一脚刚踏出殿门,领子便被一只手提溜了回来。

        少年看着矮自己一头的少女,扬眉道“小梓师妹,燃香已尽,苏木长老就要来了。你这个时候要去哪里啊?”

        “卓师兄,风璃还没来。许是睡过了,我想去找她。”她小声说道。卓言是苏木长老的徒弟,是他们这一届弟子的主事师兄。平日苏木长老若有什么吩咐都是他代为传达给弟子们。只是这位师兄真真是得了苏木长老的真传,刻板严厉比他师父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以弟子们都有些怕他。

        卓言冷哼一声“她都不怕来迟,何须你来担心?时辰将到,你此时跑去寻她莫不是想和她一起受罚?人家可是有戒律阁白芨师兄照顾的,你也有吗?”

        提到戒律阁小梓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那地方她虽然很怕,可那里面的人......

        “咳咳”就在此时门外行来一位老者,身穿青灰色的道袍,头上一根乌木挽髻。见这些弟子这般没规矩的吵吵闹闹,不满的皱着眉头清咳一声。

        众弟子看见来人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像被施了净言咒般,刚刚还喧闹的书格立时安静下来。

        老者满意的点头,抬脚走了进来,刚走了两步忽的停下了。他向右侧看去,三排人中似乎空了一位。皱皱眉头不作声色继续向前走,在殿中紫檀木桌后的蒲团上撩袍坐下。

        少女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心道,这下完了。小璃又要去戒律阁包报到,虽有那人护着,可少不得要被其他弟子说嘴。

        待苏木坐定,殿中弟子拱手施礼,齐刷刷道“弟子见过苏木长老”。

        苏木抬手示意众弟就坐,而后开口问道“你们来蜀山学艺有多少载了?”

        坐在苏木长老左手边的卓言抱拳道“禀师父,已有六载”

        苏木长老念着胡须点头“嗯,时间不短了。本门弟子皆需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妖魔横行,其力量也不可小觑。所以对弟子的选拔也颇为严格,除了资质也需要通过后天的努力修习来坚固自己,才有除魔卫道的本事。蜀山可是对你们寄予了厚望。”说罢略停了停用犀利的眼睛扫视众人然后沉声又道“可是有些人,剑术学不好,阵法也不会,上课还迟到!”说罢手重重的拍在木桌上,“嘭”的一声惊的在场弟子都是一个哆嗦。

        “还不出来!要在门口站到几时?”呵斥声又起,众人齐刷刷的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个小脑袋从门的左边慢慢探出,圆溜溜的小眼睛在屋内扫视一圈,最后看向中间沉着脸的长老立刻又把头低下了,半晌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小女孩慢慢的从门框后移了出来。

        见到来人屋里的小弟子们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又是她呀。”“这下她死定了,苏木长老的课居然迟到”“怪胎”“就是呀。”

        少女似是没听到那些窃窃私语,依旧低着头站着。开玩笑!!她都要吓死了,哪有时间管那些。小梓真是的,怎么都不来叫叫她。苏木长老是蜀山出了名的暴脾气啊!!更何况这老头对她还很不待见,他的课上迟到,她死定啦!!死定啦!!少女孩面色不变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跑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她不敢。

        她站了良久终是慢慢挪进殿中在苏木面前俯身一拜道“见…见过苏木长老。”

        “风璃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长老?在我的课上屡次迟到,莫不是觉得我这个糟老头已经没什么能教你的了?”虽然口称自己是糟老头,但吼起人来真是中气十足。

        风璃立刻表忠心,摇着头道“不不不!怎么会呢!长老知识渊博,我学的还只是皮毛。况且您不仅在我眼里也在我心里的。”又拍了拍自己平板板的胸口,好似这样能证明她句句真心。不料此话一出却引来周围其他弟子的哄笑。那长老冷眸扫视一圈一个个又噤若寒蝉。

        “哼。少拍马屁。你知道我的规矩,且先回座位上听课。下了课自去戒律院领罚。”苏木长老显然不领情。

        “是。”见马屁失败暗暗叹气。诶~果然还是要被罚的,在苏木老头这犯错哪里逃得掉嘛,她也真是天真。却也只得站起来,回身看见小梓丢给她一个抱歉的眼神,她冲她扯扯嘴角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既然人都到起了,便开始今天的课业吧……”

        蜀山课业有三,剑术、阵法、和治疗术。剑术和阵法好理解,所谓的治疗术嘛~就是用天地五行之力合草药治病疗伤。苏木这老头便是教授治疗术的。因三年前的变故,她一心只想悬壶济世,所以独肯钻研治疗术,是以这一门是她三个课业中最出类拔萃的,偏偏这老骨头总是看她不顺眼。说起来也许是跟她入蜀山与其他众弟子不同的原因吧。

        她自小就是风凡养大的。在她还在襁褓的时候川蜀之地爆发了一场瘟疫,父母不幸在这场瘟疫中双双离世。风凡带着幼小的她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却还是没能逃过瘟疫的侵袭。恰好此时蜀山得讯,掌门命药阁弟子下山救人。她们方才逃过一劫,还结识了蜀山药阁长老木寻风。

        说起木寻风,风璃就不由得弯起嘴角,自相识那一年起,木寻风每年都会找时间下山来看望她们,她的生日,木寻风都会送给她各种新奇又好玩的礼物。在年幼的她心里风凡是娘,木寻风就是爹。

        三年前发生那场意外的时候,木寻风因蜀山要务外出,并不知道她们有难。待他赶到的时候,一切已尘埃落定。只是她身体一切恢复之后,凡姨却告诉她,她有了一个不得了的本事。

        她的血可以治病解毒,原来当年那人说的药引便是她的血。风璃觉得不可思议,以前从未发现她有这种特质啊。而且既然可以治病,为什么她重伤的时候不用自己的血让自己好的快一点呢。

        凡姨说,那个大夫临走之前告诉她,她的血可解百毒,疗疾病,但对身体的受创却不起作用。至于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他没说。起先她们并不相信,后来有意试了试结果让两个人大惊失色,果然如那人所说。思量再三凡姨告诉她这件事不许外传,待木寻风来了先问问他。就这样两个人晃晃不安了几个月木寻风终于出现了。

        有了主心骨两人都松了口气,木寻风也很惊异。反复检查了风璃的身体,没有灵力,也没有邪恶之气,似乎只是血液特殊。

        “风丫头的这种情况着实罕见,只是目前来看她也不适合再呆在这里了,若被人知道她这能力,恐被有心人利用。只是……”木寻风犹豫了一下,似在思索应该如何将风璃妥善安顿。

        风璃却很不高兴,不满道“小木叔叔!我都已经10岁了!你这疯丫头来疯丫头去。别人会以为我是个小疯子的!!而且能治病不是好事么。为什么我要离开?”

        “胡闹,能祛病解毒,被别人知道了你不怕人家把你当草药啊?把你关起来没病就养着你,有病就放你两碗血。疯丫头和死丫头你自己选一个吧!”风凡气道,扬手就用力拍了一下她的脑门。经过上次一事,风凡便将风璃看的很紧,生怕她在做出什么危险的事儿来。

        “哎呦”她痛呼出声,心道这不是有小木叔叔在嘛,反正只要他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但还是老老实实道“那我还是选疯丫头吧”

        木寻风一笑对着风凡说“倒也没那么严重。我想将她带到蜀山。况且你去了蜀山便有人教导你医术,你不是一直想学么。”

        自凡姨病了以后,她就一直有学医的念头,听见蜀山可以学习,她高兴的问道“真的吗?”

        “我几时骗过你呢。只是,蜀山每年都是定时招收新弟子的,而且也有严格的考核。时间嘛,三个月后便是。至于考核…以风丫头这资质怕是过不了的。”

        “那该怎么办?“这会还未等风凡开口风璃就先着急的问道。

        木寻风对两人一笑道“无妨,这三个月刚好给我时间回去安排。好歹也算是个长老,安排个弟子应是不难。”

        “小木叔叔你不老啊,看起来也不过就二十几岁。怎么就长老了呢?”她对长老这个词实在是不解。

        见木寻风似是很有把握,风凡松了口气,再听见风璃这么说,一个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木寻风也失笑,道“咳…这个嘛。蜀山除掌门外,多有修为颇高的人,长老一词是对他们的尊称。这跟年纪没什么关系。”

        “哦…那你确实可以叫长老”风璃煞有其事的点头,心道这世间要说厉害的人除了救命恩人,再没有其他人能取代小木叔叔在她心中的位置。

        木寻风见她一本正经的说着还用力点头哈哈一笑“看来我在疯丫头心目中的地位挺高呀。”

        风凡心道,高是肯定的,我就差没管你叫爹了。

        嬉笑过后木寻风告辞,并嘱托三个月后来接人,这段时间让风璃尽量少出门。三个月后木寻风果然如约而至,她挥泪撒别风凡跟着木寻风进了蜀山。

        所以说!!她就是那个走后门进来的!!木寻风将她安排在药阁主习治疗术,苏木是药阁三大长老之首,只因她不是经过考核入山门的,所以那老头看不上她,将她推给小长老商陆。只是他没想到,风璃除了剑术与阵法确实没啥资质而且还不上心外,对草药却极其敏感,用木寻风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学治疗术好苗子。不过自此以后苏木那老头就越发看她不顺眼了。

        思及此风不由得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呜呜呜,她好后悔!!昨晚不该为配新方子睡那么晚的。悔之晚矣!悔之晚矣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