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四章 蜀山相遇(四)

第四章 蜀山相遇(四)

        戒律格,光听这个名字就让人退避三舍了,它坐落于蜀山后山之前,正殿之后。后山是禁地,是蜀山锁妖塔之所在,所以戒律格在这个地方倒也不稀奇。因它所管辖的范围颇广,大到镇守锁妖塔,小到处罚弟子。像她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归他们管。所以……这个地方除了戒律格长老和弟子外,也只有她是常客了。

        此时戒律格内一个青冠白衣的男子坐在矮桌后,低眉垂目看着左手上的书简,右手执笔悬于书简之上。那手骨节分明,十指如钩般扣在笔上,时不时下笔,如行云流水一般。桌上的香炉里青烟缭绕,烘托的那人好似仙人。

        然而风璃一点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那个好看的男人,她眼珠子转啊转,左瞅瞅右瞅瞅四处打量。

        打从风璃踏入戒律格内他就听到声音了。见她东张西望的也不说话于是开口说道。“璃师妹又来啦。今日又是哪位长老要罚你呀?”

        “咦?白芨师兄怎么就你一人在呀?锁尘长老和白英师兄呢?”锁尘是戒律格的大长老,白英和白芨都是他座下弟子。平日里总是三个人都在的。因为锁妖塔是重地,乃锁尘长老亲自看守,他从不轻易离开戒律格的。

        “师父和大哥去掌门那里了。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商量。”白芨好笑的看着她,她应该是来戒律格领罚的吧。这个时候关心的重点好像不对呀。

        “什么事呀?竟需要锁尘长老离开戒律格去商议。”风璃立即变成了一个好奇宝宝,她两步就走到了书桌前,附身趴在桌上和白及面对面。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的看着他。仿佛在说:快满足我的好奇心,快满足我的好奇心。她这个人,除了执着、爱医成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好奇。谁叫她对别的都不感兴趣,独爱医术和八卦呢。

        “尚不知情”他回她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风璃失望的哦了声。

        正失神呢白芨却用手中的书简敲了敲她的小脑袋道“你还有心思想那些?你今日如何又来了?不是前两日才来过?璃师妹进出戒律格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呀。不如以后就直接呆在这里,和师兄作伴可好?”打从这位小师妹入蜀山那天起,就颇惹人关注,首先是身份特殊,能让木寻风直接带进来不参加考核的还以为有些异能,结果,身体毫无灵力不说,授课还总是迟到。修行人要避谷,初入门的弟子虽然能吃东西但也有严格的时间的。这位师妹可不在乎,过食时照吃不误,厨房没有就自己开小灶。除了这些还背不会口诀、记不住剑招,御剑飞行还怕高。资质差还不努力,气的众长老个个跳脚,很是不解木寻风为何带了这么一个女娃娃回来。由于她的种种罪行导致她成了这戒律格的常客。开始来戒律格的时候总是战战兢兢的,来得多了越发随性了。

        “才不要!!”风璃一把从桌上跳起来,想都没想一口回绝。开玩笑她留在戒律格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坟嘛!本来蜀山规矩就多,戒律格更甚。天天留在这里还不得天天受罚,太可怕了!!

        “拒绝的这么干脆师兄好受伤呀璃师妹。妄我以前那么关照你。”白芨放下手中的书和笔双手交叉的覆在桌上,抬头笑眼弯弯的看着风璃。

        “呃…不是的。不是那个意思。”风璃赶紧摇了摇头心下暗叫:糟糕!一着急说错话了。

        “哦~那是哪个意思呀?”

        “是…是…是因为我太笨啦。什么剑术法术都不会,帮不上师兄们的忙反而还要拖后腿。”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怕天天被罚吧。还好她机智想出了一个完美的理由。

        “不妨啊。做做记录整理整理书简这些不用剑术法术。”指了指桌上散落的那些书简又道“你放心太危险的事师兄不会让你去做的。”

        见他不似在开玩笑风璃有些急了“可…可我还是更喜欢医术一些的。”

        “哎呀~我忘记了。我们小师妹还是有一个过人之处的。”白芨好似恍然大悟,但是嘴角那戏虐的笑容却出卖了他。

        风璃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嘴坏。每次来都要损她两句,即便如此她也只能微笑讨好,这位师兄在她心里可比那些个长老要重,当然木寻风除外,他可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人。

        “师妹呀~。恒武长老和一兮长老对你多有微词也是正常,毕竟你在剑术、阵法上确实是块朽木。但苏木长老可是你最擅长的医术授业师父,怎么他对你也很不满啊。”他说完便伸出右手在书简下拿出一块白玉牌,低声念了一句咒文,然后站起身来走向风璃,将手中石牌拿给她看。

        风璃一看就傻眼了。这…这…这…这臭老头还专门给戒律格传了讯。只见石牌上流光溢彩的浮现几个字“风璃,无视门规,目无尊长,两罪并罚。”真是……欲哭无泪。

        “原来师兄早就知道了。”哭丧着脸风璃觉得自己真是有天大的冤枉!虽然苏木老头这么说,她觉得她还是应该为好不容易活到十六岁的生命抗争一下,于是申辩道“哪有那么严重!就迟了一下下,他刚进书格我就到了,只是在门外没敢进去。这怎么能叫无视门规呢!还有还有,我也没有目无尊长啊!正是因为目有尊长我才好心提醒长老他老人家把药方说!错!了!”苏木那老头真是不识好人心,她要是不提醒,别的师兄学了去,医坏了人,他不是更没面子。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白及觉得真是有趣的紧。蜀山是修仙问道的大派,派中上到掌门下到弟子个个都是正儿八经的老古板。偶尔有那么一两个性格不羁的长老一早就跑出去云游去了,哪里会老老实实呆在这个无聊的山门中。而新来的小弟子纵有些性格,在那些长老面前也各个噤若寒蝉。唯独眼前这位,在偷懒和八卦上真是谁的面子都不卖。

        “苏木长老说的药方有误?这可奇了,他可是药阁执教多年的长老。”他挑了挑眉,起初还以为是她因迟到顶了嘴,没想到苏木那老骨头也有犯错的时候,还被一个晚辈当着众弟子的面指出来驳了他的面子。想到他当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笑。白芨忍不住笑出声。

        “正因为是多年执教啊。才会因为常年不使用忘记或者记错,且那药方又是不常用的。”一说到跟草药有关的话题,风璃都会变得格外认真。她认为先人总结出的方子,一钱一两的改变都会影响治疗的效果,若需改动也应该视情况而定,马虎不得。

        “既不常用且连苏木长老都记错了的药方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丫头真真真是个小医痴。

        说到这个,风璃脸一红,嗯嗯啊啊了半天才说到“初来时给的十五本书说是十年内的修习内容,有草药、药理、还有方子。可我早些时候已将这几本书的内容都记下了。实在是没什么可学了又没有病人给我实践…于是我就去求了小…呃……木师叔,让他带我进书格找些书来看,正好看见一本名叫《编外杂方》的书,里面都是些不常用的方子,对应的病症也是少见的,有治病、有解毒、还有解虫蛊。我好奇的很,于是就拿去看了。正好有今日苏木长老说的那一方。”一说到药房她就两眼放光,意外找到的这本书她可是视若珍宝呢。至于找书的途径…因她身份特殊长老们对她颇有微词,周围同届的弟子们也都不喜欢她,还总在背后议论木寻风。风璃很不喜欢,是以自上了蜀山后一般没有要紧的事儿她绝不去找木寻风。没书看了……算要紧事儿吧。

        “话虽如此,你也不该当着众弟子的面让苏木长老下不来台嘛。你看如今气的他都直接传讯到戒律格来了,我纵然有心照顾你也是不能喽。”说罢抬手敲了敲她的小脑袋。

        “别啊师兄!我也不知道苏木长老这么小气嘛~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师兄最好了,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要说风璃的这自信还真不是无来由的。来蜀山三年她进戒律格的次数比她回家的次数都多,能平安无事的活到现在都是靠眼前这位毒舌师兄放水。

        风璃一直以为白芨之所以这么照顾她是因为木寻风有嘱托,她哪里知道在他眼中她可是他在蜀山唯一的乐趣,自然要好好保护,若有什么闪失想要再找一个像她这样有趣的小姑娘可难了。

        “让他老人家听见你说他小气又要给你罪加一等了。我看不如这样吧。”白芨思索片刻道“前阵子苏木长老过来让我帮忙去后山采几株九死还魂草,这草药你知道吧?

        “九死还魂草…啊!我知道,我知道,是卷柏,有敛气止血的功效,而且多长与悬崖峭壁之上不易采集。我也只在医术上看见过,若真能采来我也想要一株,可是…悬崖峭壁呀…我怕高啊师兄。你这是要把以前放的水一次全补回来么。”这对其他师兄可能不算什么,蜀山剑术里有一门课叫御剑之术,就是用灵力御剑飞行。可她不行啊…儿时掉落山崖的阴影,她连离地一尺都做不到。更何况在云层中飞行。师兄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后山不是禁地嘛…擅闯禁地罪加一等啊”风璃此刻真是惊恐万分,觉得师兄这回要大义灭亲了。

        “师妹呀~师兄是那种人么?我不久前过去巡察锁妖塔正巧发现几株所处的地方安全又不太远。你若亲自采了这药去给苏木长老他定会消气,而且你看…”白芨指了指矮桌上放着的几个书简“师兄这里实在是忙,你就当帮师兄的忙。至于后山禁地嘛~其实并不入后山山门的,不算禁地。”

        “当真安全?”风璃总觉得不太安心。

        “师兄可曾骗过你?”白及一笑

        “那好吧”最终她还是妥协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