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十章 下山试炼(五)

第十章 下山试炼(五)

        当他们到达龙池,一进城门,城中百姓看到风璃等人,纷纷围了过来。人们十分热情,有人递上来两个鸡蛋,有人送了两块大饼,竟还有人抱着两匹布硬是要塞给他们,风璃一看那布瞬时觉得眼熟。眼看着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风璃等人人皆是一脸莫名。却见白芨笑着说“诸位相亲不用客气,除魔卫道乃是我派职责所在,我们几人还有要事,麻烦乡亲们让我们过一过。”刚说完就见一个魁梧的大汉走出人群,站在白芨跟前对他说“哎呀,道长客气啦。这些东西呀都是俺们的谢意。堵了道长们的路真是不好意思。”他看了眼周围然后对身后的人说“来来,咱们快把路让开吧。”人们渐渐退后让出一条路。

        走出人群妫梓不明所以的问白芨“白芨师兄,刚刚那些人要谢我们什么啊?”

        白芨笑道“不是谢我们,是谢师叔他们。这还看不明白么。依前两日那人所言,城中之人如此恐慌怎么可能还在城里乱晃。看如今这个样子,这城里作乱的,只怕已让师叔他们解决了。百姓们应是看我们的衣着与师叔他们一样,肯这才跑来感谢我们。”说罢又看了看风璃“现下可安心了?”

        风璃依旧沉默,近乡情怯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当她顺着记忆中的路走到了风家门口,看着那扇熟悉又陌生的风家大门,她不知道里面是否她记忆中的模样,里面的那个人还认不认得出她。六年了,她已经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少女,个子样貌都不在是从前那个小小的人儿了。风姨呢?六年后的她应该依然还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温婉美丽的女子吧。

        她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敲了敲门,开口唤道“风姨,风姨,我回来了。”半响后门开了,可开门的人却不是她此时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人。风璃看着开门的人楞了一下,随即想到必定是木师叔带着师兄们来这里的,并未多想只是跟开门的师兄打了个招呼便进门去了。

        风凡曾在信中提及家里已和从前不大一样了,但亲眼看到还是有点傻眼,多了这么多房子啊。她回头看着开门的师兄道“师兄,木师叔和凡姨在哪里啊?“

        那师兄却不答话只是脸色不大好的朝着还在门外的白芨等人说“师兄、师妹还是进来说话吧。此事说来话长。”

        风璃听见此话心头咯噔一下,果然还是出事了?

        话说那日木寻风让弟子在城外不下阵法后,又在城内四处探查。可是当时的城中他们并未发现有异常,结合种种迹象,他得出两个结论。第一、只在夜间入侵城内,日出便会离开,又是兽的形态。这是只有惧怕阳光的低级兽魔才会有的特征。因为惧怕阳光所以它们通常都隐匿在山林,几乎不会到城镇中来。第二,攻击目标都是外来人,且总有少女失踪,它们定是在找什么人。而兽魔的思想并没有如此复杂,所以这背后定是有更厉害的魔族之人在指使。如此兽魔种种不正常的表现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是以当夜他决定把重点放在城外的阵法上。并嘱咐弟子,只需将妄图进城的入侵者全部诛灭,若有窜逃回去的,不必理会。他倒要跟去看一看那背后到底是魔族何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当黑夜笼罩大地。龙池县的夜空被厚厚的积云掩住,不见半点星月的光辉。弟子们分散坐于城中四角,盘腿念诀。阵法启动后若有异物走入阵中便会引来天雷,阵的威力则根据布阵着的能力决定。以这些弟子的修为,若在此阵中被雷击到,修为第一点的直接灰飞烟灭,修为高的恐也难全身而退。就算有漏网之鱼必要的时候他也会出手。

        一切准备就绪,夜色越来越深沉,木寻风御剑于城镇上方,以术法感应城镇周围的情况以便适时出手。不多时他便觉察到西南方向有十数只黑色身影急速向他们而来。它们越来越近,木寻风也将那些黑影看的清楚。他心道原来是魔族的尸狼兽,它们以生物的内藏为食,难怪人死后还没了心肺,必定是被当了夜宵。

        它们速度极快,跑在最前面的尸狼兽直奔城中,还未进城就已踏入阵中。立时龙池城外一片青光大显,紧接着天雷“咔啦”“咔啦”的劈了下来,在它们还未有察觉便已经灰飞烟灭。跟在后面的十数只看到此情景急忙停下,在阵法前左右徘徊了一刻钟,换了一个方位又准备冲进城去。

        那晚城外的雷声断断续续的响了近一个时辰,伴随着雷声还有那忽明忽暗的青光。一夜就在这雷声轰鸣中过去了。因为他们的守护城中并无伤亡。但让木寻风没有想到的是,他本想跟着逃跑的尸狼兽去追踪幕后的魔族之人,却不料竟没有一只逃走的,即使察觉到阵法包围了整个城,依然奋不顾身的往进闯。这件事多少让他觉得有些异常,可事情已经如此只能另做打算。

        木寻风吩咐弟子撤了城外阵法,然后挨家挨户告诉城中百姓,昨夜是蜀山弟子在除魔。让他们安心,并吩咐今夜仍然请他们关紧家门不要出来。再让弟子们将城中15至17岁的少女聚集在一处,只单在此处布阵。他想魔族既然如此不遗余力的寻找这个少女,可见此人对他们很重要。昨晚尸狼兽未归,他赌今夜那幕后的魔族之人必定会亲自现身,既然这样他便请君入瓮来个瓮中捉鳖。

        叙述这件事的弟子将事情经过讲的详细,可风璃听的却十分焦急,她开口直接打断道“师兄你直接说重点。木师叔和我凡姨去了哪里?”她越听越着急实在不能理解刚才师兄讲的那些事和凡姨失踪有什么关系。

        白芨扬手掐了个诀就让风璃乖乖的闭了嘴,然后示意那名弟子不用理她继续说。

        那弟子看了一眼风璃,然后对着白芨说“那晚果如师叔所料,一入夜便有两个魔族之人进了城。一个一身黑袍,另一个赤发红衣。所散发的魔气远超于那些尸狼兽。他们像是觉察到我们的阵法所在,直朝我们而来。师叔半路将他们拦截,三人在城中缠斗起来。我等因为要守着阵法不得行动,只能看着他们三人打斗。师叔将红衣重伤,另一个也渐渐落於下风。不料此时已受伤的红衣魔族拼着余力想要偷袭,就在我等要出声提醒师叔的时候,风凡姑娘却突然出现。她惊叫的声音引得那两个魔族之人的注意。于是趁师叔分神之际,黑袍魔族掳了风凡姑娘带着那重伤的红衣魔族逃了。师叔吩咐我等与你们汇合以后便先去妫府,他救了人会直接去妫府找我们。而后就追着魔族之人走了。“

        见那弟子讲完,白芨收了风璃的止语术。刚收了书法就听见她问道“为什么凡姨会突然出去?”她不懂。凡姨又不会降妖伏魔,那么危险的时候她跑出去做什么?

        那弟子摇头表示他也不懂。若说是担心师叔,可就算当时情况危急,他们无法出手,但以师叔的修为即便是他们不出声提醒他也应该能觉察到危险。一个凡人女子在那种情况之下能做什么呢?

        风璃走到那弟子面前说“师兄你可还记得师叔是朝着哪个方向追的么。”

        那弟子指了指屋外说道“城的东南方向。”

        风璃听罢抓起桌上的行囊就要走。但一把又被白芨拽了回来。

        听完了事情的经过,白芨也觉得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之前大家以为的那么简单。他正在想接下来该如何安排的时候就见风璃问了路就要走。

        白芨咧了咧嘴道“城外东南方,就算有方位,可是东南方也很大你要去哪里找?又没学过追踪的术法,万一你也出点什么事儿,师叔回来会杀了我的。如今情况复杂,万不可贸然行动。当务之急,既要寻找他们二人,也要安全的把妫梓师妹带回去。”妫梓并非蜀山的正式弟子,且背景复杂,若此时被伤只怕会很麻烦。

        风璃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她从未想过斩妖除魔,她只想在蜀山学好医术然后下山开个药店和凡姨平平安安的生活。可是命运似乎总是不按她的想法来啊。时不时就弄出点她难以接受的状况出来。此时她真是后悔自己没有认真学习其他两门课业。

        找人她是找不到,可是让她就这么等着,她也做不到。看着白芨她闷闷的说“那如今该怎么办?听师兄的阐述那两个魔族之人似乎还有些厉害。我怕师叔应付不来,万一都受伤了怎么办。”

        白芨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下道“试炼之事且先放放,我派两位师弟回去讲此事告知掌门,让他再派些人一起寻找,其他人跟我去妫府,先把妫梓师妹送到,我们就在那里等师叔消息。”

        众人都没有异议,风璃见状也觉得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于是也只得同意了。

        决定好后众人便各自行动,回去报信的两位弟子先出发了。其他人在风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早动身前往九江妫府。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