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十五章 再遇恩人(五)

第十五章 再遇恩人(五)

        风璃将整件事在脑海中细细的回忆了一遍,她记得师兄说过,那些尸狼兽攻击的都是外来的人,被掳走的少女年龄也都和她相仿。越想她的脸色越苍白,可是她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它们不攻嵋山县呢?我自下山以来都还未来得及去龙池啊。”她站在那里无措的看着背对着她的伏翳,他那里得到答案。

        “你回家前可曾往家中寄过书信?”

        风璃点头“我知道自己可以下山,第一时间就给凡姨写了信。告诉她我要回....“她说到一半猛然顿住,一下子便明白过来。是她的信,是她的信暴漏了她的行踪。

        伏翳冷哼一声道“当年那妖兽恢复元气后应打探过你,不过那你已上了蜀山。蜀山他自然是没胆去的,故此在龙池潜伏多年。那日木寻风与他们二人缠斗,风凡应是觉察出了此事蹊跷,便去翻了你与她的信件,发现你告知她你要下山的那封信遍寻不见,方知事情不妙,这才跑出门想去通知木寻风。”他一边说一边沉思,其实整件事情他也是刚刚理清了头绪。风璃入蜀山之前他曾一直暗中跟在她身边保护,因嫌她吵闹所以并未现身。她救那红毛兽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当时他认为并无大碍所以未现身阻止。此次来寻她之前他先去见了风凡,风凡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说,他才有了以上推断。

        伏翳一席话让风璃如遭雷击,血液似凝固住了泛起阵阵寒意,她感觉站在冰天雪地之中,浑身都簌簌的发抖。她没想到,龙池发生的那一切竟真的然都是由她而起。那么多人,都因为她的无心之举而丧命,她还害了凡姨。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当年的她明明是好意。伏翳说是因为贪婪,难道这就是为什么蜀山之人见到魔物便要诛杀的原因?难道他们的本性只有贪婪吗?她错了吗?她不该救它吗?她一直认为能出生于这个世界的每一条生命都有努力活着的权利。可她从未想过有些生命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而去残害更多的生命。她越想越伤心,为了那错救的生命,为了那些无辜的人,也为了仍不知下落的风凡和木寻风。

        一颗一颗的眼泪无声的从风璃的严重滚落了下来,她一边听伏翳分析一边感到深深的无措。从小到大她从未背负如此沉重的事情,除了哭她不知道她该怎么做,该怎么弥补由她所导致的这一切。当她听到他提起风凡的时候抽噎的问道“你如何知道凡姨的事儿?”

        伏翳转过身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开口道“风凡让我来寻你的。”自她去了蜀山以后,他便不再跟随她身边,蜀山上会及时救她是因为当年从她血液中凝结的那块红色萤石可以感应到她的危险。

        风璃一听略止了止哭声急急问道“你见过凡姨了?他们现在在哪?她受伤了嘛?木师叔和她在一起嘛?”

        伏翳看着她还挂着泪珠儿的小脸,皱了皱眉“风凡无碍,木寻风受了伤,不过性命无忧。”

        风璃一听,刚收敛了泪珠又落了下来。她抓着他的衣摆殷殷求道“你带我去找他们吧。求求你了,我想见凡姨,我想见木师叔。”她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想要寻找可以庇护的羽翼。一颗无措的心只渴望见到最亲的人想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温暖。

        “你哭什么?”对于风璃的恳求,他没有应。他对她的如此伤心很是不解,一开始以为她只是担心风凡和木寻风,但如今既已知道两人无碍,为何还哭泣不止。

        “我不知道...我...我害了好多人。还还得木师叔受伤,他们...他们都是因为我...”风璃放开伏翳,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的道。

        “木寻风会受伤是他自己大意,至于其他人难道是你所杀?”风璃的回答让伏翳更不解了,木寻风是蜀山的人,除魔卫道本就是那些牛鼻子老道的责任,尸狼兽所杀的人又与她何干?

        风璃一愣摇摇头,她怎么可能会去杀人。

        “既然不是你杀的,你又为何要把罪责往自己身上揽?”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若不是她救了那妖兔,他又怎会因为贪图她的血而害了那些无辜的人?

        “这么说你是后悔救了他的命?”

        风璃一愣,她后悔吗?救活他的那一刻她是如此的喜悦,而此刻却真的有些后悔的。

        “你救他的时候怎知他今日会杀那么多人?你又怎知今后再遇见向你求救的生命是好是坏?若不知,那日后同样的事情摆在你面前,你救是不救?”伏翳说着,慢慢走近她,他抬起她的脸,看着她哭红的双眼。

        她被迫对视上他那双冰冷的眸子,被他那样认真的看着,心里不自主的漏跳了一拍,慌忙的低下头。

        稳了稳心神她才仔细的去想他的问题,人分好坏,魔亦如此。她若真的遇到了向她求救的生命,她能见死不救嘛?她无法预知她救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生命,若如今日一般她会救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她会救,她确实无法预知,但只要有血有肉,只要是一条生命她就无法坐视不理。

        “如果你做不到不救就不要事后为你所救的命而后悔,毕竟你只是做了你自己该做的。至于其他事,冤有头债有主,不需要你全揽在自己身上,没有人会感谢你的。”伏翳没有得到她的答案,可是他心里早已了然,对生命的执着是她的天性,又怎么因为一件事而动摇。他再次抬起风璃的脸,手指在她细嫩的脸上划过,摸去一道一道的泪痕。

        风璃被他的举动惊到忘记哭泣,他温柔的触摸融化了她心中的寒冷,心跳的频率忽然加快,红潮自她脸上泛了出来,渐渐蔓延全身。他...他...他...他在做什么?给自己擦眼泪?她在他面前也不是第一次哭了,以前他甩都不甩自己,今天是吃错药了?

        就在风璃目瞪口呆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风小姐,伏公子我家小姐请你们到梅苑用午膳。”

        碧霞的声音惊醒了风璃,她慌忙推开近在咫尺的伏翳转头对着门口道“知...知道了。”

        伏翳挑了挑眉看了看那双推他的小手,打他有记忆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难得他有耐心安抚她,要是换了别人,这会早已尸骨无存了。

        待风璃再看向伏翳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以往的表情。她羞红着对他说“凡姨和木长老的事多谢你告知,也谢谢你刚才的开解。既然你现在以我表哥身份来寻我,那暂时应该不会离开了对吗?”

        伏翳不答,他今日说的话已比往日多了几倍不止,该说不该说的他基本都说了,现在他只想安静。

        风璃见他又不说话了,转身就要往外走,以为他因为自己刚刚推开他的举动生气了。开口又问道“你...你生气了吗?你不和我一起去用膳吗?”

        正欲打开房门的伏翳停了下来,回头对风璃说“给你换衣服的人,是我”说罢抬脚回了自己屋子。

        伏翳然转变的话题让风璃愣了愣,等反应过来时眼前早没了那个人。她伸出颤颤的手指指着他刚刚站着的地方气道“你…你…你…登徒子!禽兽!”她的清白啊。亏她刚才还感动了一下,觉得今日的他是那么温柔,不似表现无情。谁想到他不仅孤傲、冷漠还是个登徒子。之前她还一直念着要报恩呢,如今被占了这么大的便宜难道她真的要以身相许嘛。

        妫梓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出神,片刻后只见风璃一人来了便问道“伏公子呢?不来用膳么?”

        风力咬牙切齿道“他不饿。”心里却想饿死你算了,登徒子还吃什么饭。

        妫梓“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今日祖母对她说,后天父亲会带她中意的人选来山庄与她相看,她此时心中焦急原本计划的事儿因这变故被打乱了,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可她又脑风璃未婚夫的事儿始终都不给她一个解释,不愿主动开口只着低头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碗里的东西。

        风璃也不说话,虽然她觉得伏翳刚才说的那些话都很有道理,可是毕竟那么多条人命,她心里还是很不好过。两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坐着。

        好半晌风璃终于发现气氛有点不太对,看着沉默的妫梓她问道“小梓?你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还在为定亲的事儿烦心么?”

        妫梓嘟着嘴,有点委屈的说“你都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指腹为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有什么事儿都和你说,你这么大件事儿提都没和我提过。”若是白芨师兄早些知道风璃有未婚夫了,是不是会多一点关注给她呢?若他对她也有情,她就可以对父亲说她已有了两情相悦的人。

        风璃尴尬,她之前脑子一团浆糊,也不知道该说呀。说其实他不是他的未婚夫,而是她的救命恩人,还是一个魔族之人?虽然她知道伏翳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来找她必定是不怕身份被揭穿的,但她并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得想个合理的说辞才不好引人怀疑。

        思索片刻她才道“小梓,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其实这事儿,我自己都忘了。小时候凡姨跟我提过一次,但是你知道家中逢难以后我和凡姨四处漂泊了好些年呢。当年父母的至交好友也都断了联系,人海茫茫的我们都觉得应是不会上门了,所以提过也就忘了。他今日出现我方才想起这回事儿。”

        这解释似乎也比较合理,见妫梓点了点头似是相信了,风璃松了口气,低头继续吃饭。却听见她又问“那你要跟他回去成亲吗?”

        “噗”的一声风璃嘴的饭都喷了出来,被这个问题一惊她险些被自己呛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风璃顺了口气说道“咳咳....咳....,这事儿不急,等木师叔和凡姨回来了再说。”反正木寻风还在养伤一时半刻也回不来,指腹为婚的事儿到时候再说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