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十八章 指腹为婚(三)

第十八章 指腹为婚(三)

        花商没有见到风璃也不想太早回客栈,她又在城中四处转了转,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伏翳。然而走遍了大街小巷连他的影子都不曾见到。此时已天近黄昏,一早赶路到这里,早膳没吃午膳又错过了。她摸着咕噜咕噜直叫的肚子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回去吧。

        回到客栈的时候,众人早已不在大堂,她看着手里的糕点心里有些落寞,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木寻风和凡姨不在、伏翳不知去向、小梓还在山庄,唯一熟念的白芨她却一点也不想招惹。但想到毕竟他“照顾”了她这么多年,下午的事儿又确实是自己做过了,叹了口气“还是先去给师兄道歉吧。”问了客栈掌柜他的房间便上楼去了。

        她走到白芨的门外,看到屋内亮着灯,但里面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休息了。站了许久,她终于还是敲响了房门。

        “叩、叩、叩”,里面没人应声,她等了等半晌正欲敲响第二次的时候,门被直接打开了。风璃吓了一跳,看见开门的白芨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下头,手不自觉地揉捏着糕点包。

        白芨看着门外的风璃开口问道“是璃师妹啊。来找我有事儿吗?“语气比以往疏离些,但嘴角虽噙着一抹笑意。

        风璃听他这么说便认定了他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喃喃的开口道“师兄我是来道歉的。”她没有看他所以也没发现他戏谑的表情。

        他大大的叹了口气道“师妹不用道歉,是师兄欠缺考虑。我还以为你因为下午的事生气,再也不会理我了。”其实对于风璃此刻会出现在这里,他一点也不惊讶。毕竟相处了几年他还是很了解她的,虽然性子燥的很,但心软又善良。下午一时被惹急了发了火只怕事后心里也是悔得很。不过了不了解是一回事,逗不逗她却是另外一回事。

        白芨的叹息极为夸张,那句“不用道歉”也有意无意的说的很大声,摆明了就是说给隔壁的其他弟子听的。这下好了师兄们都知道她跑到他房门口给他道歉了。风璃心里一恼抬头就对上他如往日一般嬉笑的脸,这一眼她就后悔。心里气自己多此一举,白芨的样子看起来一点也不需要她道歉,抓在手里的糕点包此刻真想盖在他脸上。

        两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时白芨对面的客房,门突然打开,伏翳双手环在胸前看着在他门口吵闹的两人。

        风璃听到动静转头看见了伏翳,一见到他回来刚还因为白芨而郁闷的心情瞬间一扫而空。她回过身快速的把手里的糕点往白芨怀中一递说道“白芨师兄,下午是我不对,不应该对师兄发脾气。”指了指他怀里的糕点又道“这是赔礼,师兄就不要生我气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说罢不等白芨反应转身就往伏翳房中走。

        伏翳看到风璃转身过来,侧身给她让了路。这时反应过来的白芨开口唤道“璃师妹,你的房间在隔……”壁字还没有说出来,伏翳已经关上了房门。白芨看着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两人收起嬉闹的表情沉了脸,伏翳究竟是何时回来的?住在他对面的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这般悄无声息,不会只是个普通人,他绝对不似看上去那么简单。

        屋子里的风璃直到听见白芨回房的关门声,才低声对伏翳说“还好你及时出现,要不然我真怕自己又一个冲动把那包糕点扔他脸上。”她发现自她下山遇见伏翳以后,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再这么下去搞不好糕点丢白芨这种事她真做得出来。可她毕竟还是要回蜀山的,伏翳早晚也会离开,到时候她还不是会落到白芨手上,想到这里她不仅一身冷汗。看来以后还是要收敛一下,不能太放肆了。

        对于风璃的话伏翳没有应答,只是将桌上的两个油纸包推到她的面前,一阵阵食物的香味从里面飘来。风璃将油纸包打开,一包是烤鸡一包是油饼。饿了一天的风璃瞬间便把所有不开心的事儿统统抛之脑后,此时她的眼里只容得下香气四溢的食物。

        风璃在桌前坐下,食物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吞了吞口水她问道“这些都是给我的?你不吃吗?”

        伏翳点头“我并不需要凡人的食物。”

        她道了谢,便伸手掰下一只鸡腿,又拿起一张油饼,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问道“你今天都去了哪里啊?我在城中寻你都没有寻到,还以为你走了呢。”伏翳并没有说过他会以这样的身份留下来多久,所以一旦他离开她的视线,她总是很紧张。

        “随便转了转。”他没有告诉风璃打从他们一进城,他便觉察到这城中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微不可察的香气,这股气息让他觉得不那么舒服,所以四处查探了一下。只是对于她的询问,因他并没有向别人解释行踪的习惯所以缄口不言。

        风璃见他不愿多说,便也没有追问,转而将这城中发生的事与他详细说了一遍。末了见他没有任何表示,她便不再说话,只安静的吃东西。

        酒足饭饱后,她将没吃完的食物重新包好,又用房间内洗脸盆的水收拾好自己,才又坐回桌前。

        她看着自打她开始吃东西以后就一直坐在一旁闭目养神的伏翳微微发呆。刚才说了那么多话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见。她趴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接近他,将自己的左手轻轻的伸到他眼前,只是还未碰到他,手腕便被他抓了起来。

        “有事就说。”他虽然闭着眼睛,但对房间里她的活动却了如指掌。

        见他醒着她有些失望,珊珊的收回了手坐回到自己的凳子上对他道“伏翳,我们商量个事儿行不行?”

        他睁开眼睛看着风璃示意她自己在听。

        “你从未说过自己何时会离开,我很怕你又一声不响的走了。所以你如果要走,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呀?”她说不清楚自己对伏翳的感觉。这个人飘忽不定,但与他相处越久她对他就越依赖,他在她身边她会觉得很开心,想到他也许又突然离开会让她感到不舍和难过。风璃很不喜欢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她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心理准备。

        伏翳闻言皱了皱眉头,虽然他觉得没有必要,但看着她期许的小脸仍然点头答应了。

        见他同意了自己的提议,风璃始终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早晚要分离,但至少他不会再不告而别。

        奔波了一日,虽然风璃没有说,但伏翳看出了她的疲惫。于是开口说道“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

        想到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风璃点了点头,带着吃剩下的食物风璃起身告辞。因为怕惊动对门的白芨,出房门的时候她蹑手蹑脚的动作及轻。

        第二日一早风璃起床的时候,其他人早已在大堂用完早膳。昨晚风璃回房,纵然她已经放轻了脚步,但以白芨的功力又怎么可能觉察不她的声音,所以早上起来他就嘱咐了其他弟子不要叫她。当她从楼上下来,众人已准备出门了。

        风璃见状急忙的想要跟上却被白芨拦了下来“璃师妹莫急,我们这会先去花商家里找那“梦魇”,他家花草繁多寻找还需要一些时间,师妹应该已经知道地址,你吃了早膳再去找我们罢。”

        风璃想“梦魇”的特征明显,就算她不在其他人也应该很容易发现,于是便点了点头同意了。

        临出门前白芨想到什么又回头对她说了句“对了,伏公子先我们一步出门了,他让我跟你说一声。你这个未婚夫还真是神出鬼没啊”说罢便与众人一道走了。

        风璃也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两天伏翳早出晚归的在忙些什么。反正她相信他不会做什么不好的事,便也不去管他。吩咐小二将昨晚剩下的食物热了热,胡乱吃了几口便匆匆忙忙的往花商家去了。

        到花商家的时候,白芨几人刚从里面出来。风璃看到他们空手而出便知道那花八成是没有了。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她还是上前询问了一下“怎么样?可有找到?”

        众人摇头,白芨说“那老仆说徐商人病倒的第二天,他便将那花儿毁了。”

        风璃虽然早就猜到能找到的可能行不大,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既然花见不到,那就只能先去看看病人了。”

        其中一个弟子道“除了徐商人,其他人为了便于治疗都安置在林老爷府上,我们过去那边吧。”

        风璃不解“为何徐商人不一起安置在那边?”

        那弟子又说“他可谓是这次疫病的罪魁祸首,自然没人愿意接纳他,没有把他扔出小镇就已经不错了。”

        风璃却不认同“罪魁祸首明明是把这花给徐商人的人,普通人又怎么会知道这种花是蛊呢。”纵然徐商人有错,但真正罪大恶极的却是那背后送花之人。

        白芨轻轻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世人就是这样。是非对错永远只用肉眼去判断,不辨真相不究根源,只想发泄自己的不满。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理智,这件事情一定是蓄意谋之,背后肯定别有目的。只是如今我们还是要以救人为主,若能救醒徐商人我们便能知道究竟是何人将“梦魇”交给他的。”

        风璃点了点头,心道白芨说的不无道理。这花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拥有这花的人必定是知道花的渊源,有意这么做的。只是弄昏了这小半城的人,到底意欲何为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