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二十四章 妫府之变(四)

第二十四章 妫府之变(四)

        想醒来时候她已回到了自己房间,身边的丫鬟也换成了碧珠。她不明白,既然碧霞已将她打晕为何不直接杀了她。如果她杀了她他就不用面对现在的一切,不用面对自己犯下的无可挽回的大错。

        风璃看着床上无声哭泣的妫梓,心中酸楚。她坐在她身边,伸手拭去她的眼泪“傻小梓,你为什么做这种事傻事?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听见风璃的责问妫梓愧疚的闭上了眼睛“小…小璃…是我…是我害了…祖母,还有这…一山庄…的人。是我…”房梁上的哪根绸带伤了她的咽喉,原本如翠鸟般清脆的嗓音变的沙哑。她连呼吸的时候都觉得疼痛,此刻却挣扎的想要说出一切。

        风璃伸手复上了她的唇“别说话了,你听听你现在的声音!你想以后变成哑巴吗?山庄的事你不用担心,病人我会治好,凶手我们也会找到,你只要安心养病就好了。”声音不大但语气里尽是责备。

        她明白的,明白那种我不杀伯人,伯人却因我而死的感受,她经历过虽然不能告诉小梓,但是她知道什么方法能让她振作起来“我知道你自责,你发现了那个下毒的人却没能阻止。但是小梓你已经尽力了,凶手虽然逃走了,但你也不能放弃。你祖母的仇你不报了吗?山庄里的病人你不救吗?你就这么死了你对得起妫老爷和夫人吗?对的起这一山庄的人吗?还有我和白芨师兄,你就这么舍弃我们了吗?”

        果然,妫梓一听便沉默了。是的,她是犯了大错,可诱导她犯错的人更加罪不容诛。她就算是死,也要拉那个人一起赎罪。所以那件事她还不能说,她要是说了一定会被逐出师门,父亲也一定不会原谅她。她要报仇,所以她不能失去这些助力。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的活下去。”碧霞费了这么大的劲陷害她,却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她一定不会就这么放弃。想来她没杀自己必定还会再来找她,想要雪参?可以啊!就用她的命来换吧。

        风璃见自己的方法奏效了心中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她能好好的活着就好。“今天大夫给你开的安神药里,我加了一粒“回魂”。等气血恢复一些,你便可以自行调养了。放心吧,你很快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小梓啦。现在什么都别想好好休息吧。”

        风璃将锦被从新掖了掖,见妫梓已经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这才走回自己的铺位。为了能让小梓的心里负担减轻一些,她答应她会只好还活着的人,可是她实是没什么把握。蜀山医术的博大精深,她不过只学了皮毛,要是木师叔在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

        白芨在房外听见屋内的响动,知道夜里妫梓一定是醒来了。所以天一亮他便去找妫承,让他送两份早膳和汤药来,还吩咐了早膳清淡一些。

        妫承也算是个老江湖了,一听白芨这么说,便知道八成是小姐醒了,他心里一喜,高兴的连声答应了。

        东西送到的时候,两人已经洗漱完毕,白芨也回房换过一身衣服后从新出现在两人面前。他见风璃非要亲自喂妫梓吃饭,一步上前抢过了饭碗“你老老实实坐那吃饭,赶紧吃完到竹居看病人去。喂饭的事还是我来吧。”

        风璃想抗议,但看到妫梓羞红的一张脸,只得悻悻的回到桌子上老老实实的吃自己的早饭。

        白芨坐在床边,一手端碗一手执勺轻轻的碗中翻动。妫梓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指节一颗心砰砰直跳,她以为自己经过这样的巨变,心中除了仇恨再无其他,却不想他一个温柔的动作,便瓦解了一切轻松的勾起她对他的执念。可是...可是她已不再是从前的她了,现在的她更加的配不上他了。

        白芨感受到妫梓的目光,只是他心中不甚在意。舀起一勺在嘴边吹了吹,递到了妫梓的唇边。妫梓抿嘴苦笑,伸手接过了汤勺和碗对白芨说“师...兄,我可以...自己来。”

        听到妫梓的声音,白芨皱了皱眉头,虽然她对这个小师妹没有对风璃那般亲,但毕竟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她如今这般境况他也颇为心疼。只是似自杀这般举动着实让他不解,不过此时也不是问话的好时机,切先等等再看。

        妫梓低头一口一口的吃着碗里的素粥,见坐在一边的白芨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心跳越来越剧烈。她知道并不是因为喜欢她才这样看她,他此时沉默必定是在心里揣度她自杀的原因,虽然故事她早已编好只是此时人多,她并不想说。于是只好转移话题道“师兄...可用过...膳了?”

        白芨知道妫梓有意岔开话题于是顺着她道“我用过了,师妹不用挂心我。”说罢他瘪了瘪嘴,伸手抹了抹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语带“哽咽”的继续道“师妹到底出了什么事也不愿意跟师哥说,如今更是毫无征兆的跑去挂梁。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师哥了,你这要是有个万一,别说妫老爷饶不了我,只怕掌门、我师父要一掌拍死我给你陪葬呢。小梓师妹可真是狠心,是个往日对你不薄,你怎能如此害我呢。”

        风璃闻言“噗”的一声将口中的饭全数喷了出来,她指着白芨想要斥责,小梓都这样了,你还说这种话。却奈何被呛着咳得说不出话来。

        妫梓的脸色也瞬时白了几分,她从没想过这一层,虽然白芨的反应夸张了点,但却不是全无道理。如果她真的自缢而死,父亲一定会迁怒身为领队白芨,倒时掌门必定因碍于与父亲的交情重责他。“对不起...师兄,小梓...知错了。”

        白芨闻言拍了拍她的的脑袋“知道错了就好,一会吃完饭把药喝了好生养着,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然后转头又对风璃说“妫老爷早膳派人给我传讯让我过府一趟,我这便出门了。下午应该就能回来,这期间若是有事就叫其他三位师兄传讯给我。”

        风璃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咳嗽一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白芨走后风璃做到妫梓床边“小梓你别听他胡说咳咳咳....他就算是被罚也是身为领队师兄失责,跟你没关系咳咳。”

        妫梓冲她笑笑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小璃,你真有把握救活那些人嘛?”

        风璃一愣勉强的撑起笑脸“你可是跟我一起长大的,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竟敢这样质疑我。”

        她低下头伸手握住风璃的手,像一个要溺水的人,抓着她的一线生机般紧紧的攥着,底底的泣语“小璃你要帮我。你一定要帮帮我。”若是活着的人能得救,她的愧疚就可以少一些,至少让她在报仇前不会被自己心压垮。

        “别哭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我一定会救活那些人。无论...用什么方法。”风璃拍着妫梓的肩旁安慰,心里有了决定。

        昨日换了新药,药效是否如她所想的那般,到午时差不多就可以看出来了。风璃从妫梓那里出来后便匆匆赶去竹居,院子里熬药的婢女见她来了,忙起身行礼“妫总管好、风姑娘好。”

        风璃一愣,回头看见妫承正在她身后,看来应是刚从妫梓那里赶过来的。她回身朝他见礼到“承叔怎么过来了?”他不是应该在浮香阁照顾小梓嘛?

        妫承呵呵一笑“风姑娘太多礼了,小姐睡下啦。临睡前吩咐让我过来帮衬着姑娘一点。”风璃点了点头,两人便一起朝屋内走去。

        屋子里照顾的仆役见到来人纷纷行了礼,主事的男仆走过来对风璃道“小的已按照风姑娘的吩咐将新药熬给他们喝了,昨日晚间一剂,今晨一剂。现在外面正在熬中午的。只是这两剂药下去他们依然没什么反应,还是睡的很沉。“

        风璃点了点头,她开的药只是想要中和蛊毒,并没有解那些安神草的药性。蛊未驱除之前他们就这么睡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她走到一人床边,此人正是昨日她初诊的那个人。风璃看了看他的面色,虽然嘴唇的颜色依然紫黑,但脸色却比昨日好了一些。复又下针于膻中、曲池两穴,待拔出时,银针的颜色竟也比昨日浅了。风璃暗自舒了口气,看来与她的药对症了,只可惜妫梓身体虚弱不能以灵力助她成药,不然今天落日她便可以换药引蛊了。

        旁边的妫承于仆人自是看到了银针的变化,不由得开口赞到“风姑娘可真是神医啊。”

        她笑了笑对那仆人吩咐道“照如今的状态来看,只要再两、三****便可以为他们驱蛊了。这几日要格外小心,一日三次万不可落下一人。这药的成分、比例也千万不能错了。”

        仆人点头“风小姐放心,事关人命自然马虎不得。全程我都会盯着,定不会有错。”

        见这边的事大定,风璃这才想起白芨早上被妫老爷请去了,不知所谓何事。她向妫承打听,妫承道“风姑娘知道除了故去的老夫人,这庄子里的家仆死了也有十数人。前些日子白仙长让老奴给老爷传话,说这些人不可直接入土,须得用火焚了才行。”

        风璃心里一惊,糟糕,她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还好白芨记得,否则后患无穷。点了点头她道“没错,没错。宿主虽死可蛊虫还活着,若不用火焚了入土会有大患。”

        妫承多多少少也猜到是这个原因了,这几天听他们说了这些与蛊虫有关的事,他想猜不到也难。“平头来百姓哪里知道蛊不蛊的,祖辈传下的便是全尸入葬。所以这几日老爷除了安排老夫人的丧礼,还要善后非家生仆人的事。今日请白仙长过去,一是想以蜀山的威望劝诫一下那些仆人的家人。二来也想为那些人超度超度。”

        风璃心里了然,亲人过世家人都希望能好好安葬,让他们入土为安。全尸是祖宗的规矩,据说只有全尸入葬来生才不会缺胳膊少腿。所以这时告诉他们,他们的家人不禁不能全尸归还还要被烧成渣,他们自然不能接受。至于超度嘛。他们好歹也算是道士,写写符文颂颂往生经也不是难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