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二十五章 妫府之变(五)

第二十五章 妫府之变(五)

        白芨不在,小梓还在睡,竹居暂时也不需要她时时守着。风璃闲下来才想起昨夜晚间便外出的伏翳。

        伏翳走时并未说他何时回来,所以风璃只好吩咐下人说他水土不服,在房中歇息,让他们不要去打扰他。只是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没出现过,她也不曾给她送吃的。这在外人眼里多少都会觉得反常吧。

        眼下正是午膳时间,她去伙房要了两份午膳装模作样的端进了伏翳的房间。

        房间里果然是没人的,风璃叹了口气。好在白芨师兄这两日忙着照看小梓,不然估计早就发现伏翳不见了,倒时若是他问起她都不知改如何解释。

        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摆上桌,她坐在一旁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在上江的时候他也总是莫名其妙的就出去,最后却带回了“梦魇”的花瓣。这次…难不成他又发现了什么?可是他总是神出鬼没的,这一时她也不知道去那里找他,有问题也只有等他回来再问了。

        垂眼看了看桌上的饭菜,眼下这才是最让她头疼的,她吃了半天自己的那一份都还没吃完,剩下的该如何处理啊。风璃叹了口气,继续默默无言扒饭。

        午后的天气有些闷热,虽然还不到三九伏天,但因地域的关系,这里的天气比别的地方热的都早。此时离山庄出事已经有四天,如何处理尸首这件事一直没能有个定论,九江外的义庄却已经隐隐的散发出恶臭。白芨一到妫府,妫老爷连客套都免了直奔主题。白芨听罢言“确实是件紧迫的事,若再不处理这些尸首,久了只怕要生更多变故。”

        妫老爷点头“老夫也是这么想的,这才劳烦师侄跑一趟。我已安排那些仆人的家眷午膳后前来相议,局势还请师侄与他们解释一二。蜀山的弟子出面,比老夫这空口白牙更令人信服。”

        白芨弓手“妫老爷客气了,这本就是我该做的事,晚辈义不容辞。”

        过了晌午,那些死者家中各来了一位能当家做主的人。当人到齐的时候加上妫老爷和白芨,客厅里一共做了近十几人。有的愤怒有的悲伤,不过在妫老爷面前也是不敢太过放肆的,只是面色都不大好。

        白芨先在众人面前弓手一礼,在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后,紧接着将为何必须火焚的原由细细的道个清楚。蜀山的威名当今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更何况此地离蜀山并不算太远,老百姓对白芨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所以当众人一听这叫什么蛊的东西竟这般狠毒不由得都倒抽一口气。大多数人虽然不愿,但毕竟活着的人更重要些,思量再三便都表示同意。只有三、四个大汉始终不言不语。

        妫老爷见状开口道“我知道诸位乡亲对家人不舍,他们既在老夫府中出事,老夫自当负责。如今又不能让他们回到各家祖坟,老夫是在是愧疚难当。但毕竟事关重大,实是没有办法妥协。为了补偿大家,老夫决定,除了原本赔偿给各家的丧葬费外,每家额外再加一百两补偿。另外老夫会在城外建一座公墓,将焚烧后的遗骨都安葬于此方便你们祭拜。也会请这位白仙长为诸位家人做超度的法事。不知这样大家意下如何?”

        妫老爷开出的这三个条件可谓是十分优厚的,众人一听皆面漏喜色。人都是现实的,逝者已矣,生者为大。就连刚刚那几个不言不语的大汉也纷纷点头同意。见众人都没有异议,妫老爷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了了这眼前棘手的事。众人怎么找账房签字画押领钱不提,只这法事自然是越快越好,天气闷热再耽搁不得。妫老爷与白芨商量了下,便决定第二日一早便办。如此白芨便要在府上多待一晚,他只得让陈叔一人回庄子上去,将此事告知风璃。

        陈叔回到山庄并未久留,吩咐看门的下人传了消息便又匆匆赶回妫府。此时的风璃正在妫梓的房间中来回踱步。妫梓看着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小璃,是不是病人那边很棘手啊?”

        风璃一愣“没有啊。那边的情况现在很稳定的,再有两、三日便可以驱蛊了。”

        “那你为何如此坐立不安呢?”妫梓心中十分忐忑,她怕风璃只是在安慰她。

        风璃大囧心道,她不是不想歇啊。她是压根座不下去。午膳的时候她硬生生的吃掉一人半的食物,此时她的肚子简直要炸了。本想在庄子里转转消消食,但听下人说妫梓醒了,便赶来陪她。只是她实在胀的难受,只好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活动一下。此时见妫梓这么问,她忙停了下来答道“只是午膳吃的有些撑想要活动一下。”

        妫梓闻言噗嗤一笑道“这几日辛苦你了,多吃一点也好。”

        两人互相调侃着,有意无意的都避开了此时最敏感的话题。这时门口传讯的下人到了,讲陈伯的话转述了一边,便退下了。妫梓此时才知道白芨已不再山庄里,她心里有些紧张问风璃“不知父亲找师兄过去所为何事?”

        风璃并未察觉只将妫管家告诉她原由转述了一遍,末了又道“想必事情有些棘手,今日没办妥当吧。”

        妫梓闻言松了口气。她至今对那日发生的事儿只字未提,她知道风璃和白芨怕她难过所以一直也未曾多问。父亲忙于善后,也无暇顾及她,不然只怕早已逼她说出原委。如今既已叫白芨出面帮忙,善后的事也当收尾,看来她也逃避不了多久了。想到这里她再也无心与风璃说笑,只说自己累了便打发风璃离开了。

        晚膳的时候风璃本想去找妫梓一起用膳,但想到伏翳她撇了撇嘴。中午吃了那么多好不容易才消化掉,晚上定不能这么吃了。她叫来一个婢女对她说“我有些不适,晚膳就不吃了。劳烦你送一份饭食来就好,我去送与表哥。”

        婢女点头应下了,不多时端着食盒回来。风璃谢过她,接过食盒便进了伏翳的屋子。晚膳比中午简单些,两个小菜一碗粥。风璃心道,还好都是些好消化的,不然这一天她的胃真是遭罪了。

        正吃着突然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人敲了敲隔壁的门急急地问道“风姑娘,风姑娘,不好了。竹居出事了。”

        风璃听闻心里一惊扔下碗筷急忙起身走了出去,一出房间便看见来找她的是那个负责竹居的年轻小管事。她反手将伏翳的房门关好这才出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那管事看见风璃从旁边的屋子出来先是一愣,随后迎上前道“晚间我等正准备将今日的第三幅药给病人服下,可是将他们一扶起来,嘴角便有黑血流出。一个两个皆是这样,我等惊骇不已,不敢再动这才赶忙来寻你。”

        她问“药的计量可有出过错?”

        管事摇头“绝不会有错,都是我看着陪配好,药材也都是上等的。”

        她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却也未及多想跟着管事匆匆赶往竹居。

        当风璃赶到的时候,竹居里所有病患嘴角皆淌着黑血,下人们被此种情景吓得一动也不敢动。风璃上前扯开一个男子的上衫,见他胸前皮肤上有无数条细小的条状突起来回游移。她面色发白心道不好,必定是她的药与蛊毒起了反应,让蛊虫感到威胁。毕竟经验不足,她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此刻蛊虫这般躁动,只怕再这么下去,这些人连今晚都活不过去了。

        此时妫承也闻风赶来,见风璃坐在那里发呆心中也有所察觉,看来就连这位蜀山来的医者也要束手无策了。他不由得叹口气上前问道“风姑娘,不知……可还救得?”

        风璃听到妫承的声音猛然回神“承叔你来了,小梓是不是也知道?”小梓一直记挂着这件事,若是被她知道事情有变,肯定又要自责了。

        妫承摇头“下人悄悄通报给我的,不曾让小姐知道。老奴担心她知道了心里不好受。”

        她点了点头,不在言语。看着眼前一点一点流逝的生命,她紧抿着唇心中剧烈的挣扎,现在若要救他们只有一种办法。虽然早已下了决定,但事到临头她又有些迟疑。救?还是不救?若救了,却引得那些觊觎她血液的恶人来,岂不是害了这一城的人。若不救,上天又为何赋予她这特殊的能力。若是伏翳在,他会怎么说?想到曾经在客栈中他安慰她的话语,风璃猜他定会问自己,救人是不是她认为该做的事。思及此她心中瞬间清明,性命在她眼中从来没有贵贱之分。城里的人命是命,这些人的命也是命,先救了再说。即便那些恶人真的要来,大师兄和伏翳在这里,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心中既有定论,此时也再耽搁不得,她起身对妫承说“承叔,我这里还有一个法子可救他们,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我。”

        妫承听到还有救眼睛一亮,立时来了精神“风姑娘有什么要求只管提,我等定当尽力。”

        风璃沉吟道“如今这种状况,驱蛊怕是不行了。既然如此就以毒攻毒吧。”先下毒再解毒。这种蛊虫虽难驱,却十分怕具毒,如果宿主中毒,那么他们会比宿主先一步死去。只是一般情况下就算蛊虫先被毒死,身中剧毒的宿主无法得解也是死路一条,所以这个办法也没有人用过。只是此刻有她在,解毒不是事。

        她告诉妫承她需要曼陀罗种子,而且越多越好,又开出一张药方,吩咐按中蛊人数抓药。妫承接了药方亲自带着仆人赶往城中。一个时辰后他带着一麻袋的曼陀罗种子和二十几幅抓好的药匆匆赶回。风璃将竹居的仆人分成两拨,婢女煎药,男仆则需将所有种子碾碎,碾出的汁液要全数倒进准备好的瓷碗中。众人领命纷纷忙碌起来。

        此时的竹居人声纷杂,每个人都在为挽救生命而忙碌。时间一点点流逝,当一切都准备好已近子时。她让婢女将熬好的汤药整齐的排放在院内的石桌上,然后又吩咐众人将曼陀罗的汁液每人一勺喂给中蛊之人。

        事闭她对妫承道“承叔,曼陀罗有剧毒,这院子里所有的人多多少少都有接触,为免大家中毒,此刻必须全部沐浴净身,您带着他们一道去吧。我在这里还要在准备一下,你们在半个时辰之内回来便可。”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4250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