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世缚情 > 第二十八章 指鹿为马(三)

第二十八章 指鹿为马(三)

        伏翳的话让风璃一怔,下山以来发生的这些事,都是她始料未及的。以前在山上也常听木师叔说这世道险恶,人心叵测,可是从小到大她遇见的,不过都是些善良的普通人,所以她从未将那些话放在心上,如今看来当真是印证了他的那些话。若她当初肯认真学习剑术何至于处处受牵制,连木师叔和凡姨失踪的时候她都不能出去找,只能坐以待毙的干着急。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如今就算我想学,大概也没人肯教了吧。”这些年她为了不学另外两门课耶各种偷懒,教授剑术的长老造早就放弃她了。

        “要不然…你教我吧?”她有些兴奋地说。伏翳的本事她多少是知道的,要是他肯教自己一分半点,那自己说不定会比白芨师兄还厉害。

        伏翳挑眉“蜀山乃是修仙正派,向来与魔族势不两立。你要是不在乎被逐出师门,被正道人士追杀,我倒是正好缺个徒弟。”

        “呸、呸、呸,胡说八道。我才不要做你徒弟呢。不就是学点防身之术你要是不肯教,直说就好,何必危言耸听。”一想到他要做她师父她就一阵恶寒,并非是因为他是魔族,而是…而是…总之不管是因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做她师父。

        对于风璃的话伏翳不予置评,他是没打算教她,收徒不过是随便说说。百年来他一直习惯独来独往,想什么做什么都不需要与别人交代,可自从这个小丫头出现以后,竟让他一再破例。

        此时窗外的光线又亮了几分,偶尔能听见几声窸窣的人声,那是下人们走动的声音,天色不早他们已经起床准备上工了,风璃这才发觉不知不觉间他们竟聊了一夜。伏翳当然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他走向房门,离开之前对风璃说“有机会去跟木寻风说吧。他会帮你。”

        伏翳一走风璃又重新躺回床上,她举起他握过的那只手放在眼前打量,心里想着他刚刚说过的那些话。突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要是自己有了自保能力,他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了?可是,他说的话也都很有道理,大家早晚都要散,他也会离开。心里无数个年头让风璃十分烦躁,她将手握成拳头放在心口,想平复自己纷乱的心绪。

        昨夜竹居内病人病情突变的事儿妫梓也有耳闻,一开始下人们都瞒着她,直到竹居那边的声响越来越大实在瞒不住的时候,贴身丫鬟碧珠才据实已告。她知道不告诉她这件事一定是风璃吩咐的,她是怕她担心,所以一个人将担子全揽了过去,此时她若是要去反而要给她添乱,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选择坐在房中等待。

        午夜时分,妫承虽是一脸疲惫但神情却兴奋的紧,他来到妫梓房中向她回报“小姐放心吧。风姑娘医术高超,那些中蛊的人都救活了,她说明日一早那些人应该就会醒过来。”

        “真的?”妫梓站起身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妫承。见到他种种的点头,她这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她不是不信风璃,只是蛊毒是她们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她一直觉得风璃说能治好只是在安慰她。却没想到她的医术竟如此厉害,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该与那贱婢硬碰硬,害了祖母和那些死去的下人。如今诸事原由她有口却不敢言。

        妫承见妫梓站在那里发呆,上前一步道“风姑娘她...太累了。我叫婢女们先送她回房去休息了。现在天色已晚,小姐你也早些歇了吧。有什么事儿明日一早再说。”风璃昏倒后他吓了一跳,正准备着人先送她回房再去请大夫的时候,她那个两天未露面的未婚夫出现将人送回了卧房。即有人照顾,他便没再多事,此时告诉妫梓也是徒添纷乱,所以风璃的事儿他也没有提。

        妫梓听罢也没在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复而坐回床上。妫承退下后,妫梓梳洗一番便也歇下了。连日来她忧思过重虽然总在睡觉,但更多的时候只是假寐,脑海中千万般的思绪让她根本睡不着,所以看起来总是没精神。竹居一事风璃帮她解了围,没有再死更多的人让她稍稍安了心,所以这一夜是她自出事以来睡的最安稳的一晚。

        天近黎明,一个丫鬟端着一盆清水,轻手轻脚的走进妫梓房间。她将脸盆放在桌上,缓步轻移到床边出声唤道“小姐,小姐,快醒醒吧。”

        妫梓睡梦中听见有人唤她,那个声音…听上去如此耳熟。她猛然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不是?那个唤她的声音明明就是碧霞的,可眼前这个人婢女她从来都没见过。

        那婢女见她醒了,后退了两步回到桌前,在脸盆里拧了赶紧的帕子递给妫梓道“妫小姐你可真是好睡啊。”

        妫梓接过手帕疑惑的看着她“你是谁?碧珠呢?”

        婢女闻言轻笑道“妫小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那些人为何会命悬一线?如今那些人虽然被救活了,但却不足以赎的你罪呢。”

        这句话让妫梓心中一惊,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见到妫梓惊慌失措的样子婢女笑的更的有些得意,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诶,也难怪妫小姐认不出来,以前那张脸真是丑的不行,如今换了一张漂亮点的。不过脸虽变了声音可没变,妫小姐当真听不出来?”

        这声音她当然认得,自出事以来她日不知食,夜不能寐,脑子里日日都是她蛊惑自己犯错的话语,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你是碧霞!”

        “妫小姐不用那么惊讶,不过是一点点易容术而已。还有啊!碧霞碧霞的难听死了,你可以叫我白巫。”丫鬟的名字都是妫家起的,对于那个名字她可是厌恶的紧。

        确定了来人的身份,妫梓气的浑身颤抖。她真是好大的大胆子,做了那些事后她恨不得立刻去抓她,没想到她倒是自己回来了“我不管你叫什么,你还敢回来。我妫家上下这么多条人命我要拿你来还。”说罢单手结印凝聚灵力,准备一个跃身攻打过去。

        白巫注意到她的举动,退后了一步轻笑道“我劝妫小姐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我今日既然敢来,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的。你若不想妫府死更多人,最好还是听我把花说完的好。”说罢她又从怀里拿出一个木锦盒,锦盒朱红色,上面雕花诡异,像是一条巨大的百足虫盘旋其上。

        女子伸手轻轻抚摸着盒子上的雕花道“你瞧我手中这盒子,这里面呀装的可是“子母蛊”的母蛊,想知道子蛊在哪里么?”她指了指妫梓“在你身体里哦。不然你以为那天我为何会放过你?”

        “卑鄙!你竟然打昏我下蛊!”妫梓怒斥难怪那天她没有杀她,原来是为了下蛊后操控自己,实在可恶!

        面对她的怒气女子却笑的愈加娇媚“话不能这么说呀。所谓兵不厌诈,只要能达到目的使什么样的手段和也是各凭本事,妫小姐技不如我,也不能怪我利用你。放心,你若乖乖的听话,我也不愿难为你。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后自然会给你解蛊。”

        妫梓闻言冷哼“蛊毒虽难解却也不是不能解。我蜀山药阁还怕你这区区蛊毒?”

        “蜀山药阁的能力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就算你们再厉害,研制解蛊药也需要时间。我这“母子蛊”母子连心,只要一方死亡另一只也会爆裂而死。”她一边说一边打开木盒,反手一倒便将盒中的母虫倒在手心中。

        妫梓见那虫子大小如人指,通身朱红在白巫的人掌心笨拙的蠕动。一想到这样的虫子还有一只在她体内她,不禁觉得一阵恶心。

        女子没理会妫梓的反应继续道““母子蛊”的体液噬骨腐心,所以我只要捏死母蛊,子蛊就会在你身体里爆裂,震碎你的五脏然后分解你的肉身。只要一刻钟,你就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连尸首都找不到。”她慢慢收紧拳头,将母虫握在手中,越来越近。

        随着她这番动作,妫梓觉得自己的胸口越来越闷,好似快要喘不上气。她坐在床边捂着心口大力喘气,双目含恨瞪着白巫却一点开口求饶的意思也没有。

        见她这般女子珊珊的松开手“我知道妫小姐不怕死。不过你若死了倒更方便我了。在你脸皮腐烂之前我先揭下来,这样我易容成你岂不更方便?别说妫府,蜀山我也上得。你说是不是呀妫小姐?”

        “你......你易容的脸皮都是从人脸上剥下的?”妫梓指着白巫的手不由得颤抖。

        “这是自然,这样易容的面孔更加真实不是么。”抚着脸女子笑道。

        她这辈子从来都没有如此刻这么万念俱灰过,不能手刃仇人还必须受她摆布,这种感觉让她生不如死。可即便事她想死也不能,不然这疯子不知道冒充她又会做出什么事。“你不就是想要万年雪参么?我给你就是。”

        女子见她妥协欣喜万分“妫小姐能相通就好,不过之前你既不愿意帮我取那雪参,想必是真的不好对自家下手,我也不与你为难,那雪参呀我不要了。”

        “那你要什么?”妫梓愤然,当日她为了雪参杀了那么多人,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但此刻她出了妥协还能做什么。

        女子收回掌中母蛊道“要个一人。”

        妫梓皱眉“我如何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你?杀人我做不到!”

        摆摆手她说道“人自然是要活的,死了可就没用了。”

        “那我要如何把人给你?”

        “你只需要配合我的计划让她一个人离开山庄,离开你那群蜀山师兄们的保护即可。”

        离开山庄和师兄们的保护?妫梓脑海中闪过一人。“难道你要的人是.......”

        “没错!正是风璃姑娘。”

  http://www.biqugex.com/book_42965/16953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