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青歌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残魂

第一百五十一章 残魂

        手里的打印文稿让苏青完全没心思去包房放松娱乐了,在赵编剧面前她还是比较平静的,但是等把人送到楼下之后,苏青就迫不及待的坐电梯上楼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当然她并没有忘记跟钱晓丽说一声,那边得知她突然不过去了,有点意外,但也没说什么,听着边上的声音嘈杂,估计那些人都玩的挺开心。

        魔天记还有后续剧情,这对于苏青来说意义深重,因为即便是在她梦中所经历的那些,也这都是止步在叶孤寻死后,而长孙司青和叶孤寻都以同样的方式转生在这个世界,这极有可能是有着某种因素,而不太可能真的是那所谓的宿命。

        这个世上有万千生灵,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且只有一次的,倘若真的又转生的事情,那么不应该仅仅有叶孤寻和长孙司青,而且即便撇开这个世界不谈,长孙司青所在的那个世界,必然也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生命存在,不仅仅是人,在这么一个庞大的基数下,得到那可能亿分之一都不到的几率,而且还是两个人都经历,这说出来未免太难以让人信服!

        倘若真的会有命运的安排者,那么必然是人无法理想与想象的存在,而那样的存在,又为什么会刻意的安排两个渺小生灵的命运?苏青相信长孙司青和叶孤寻在那个世界也只是比一般人稍微出彩一些,因为梦中便知道在那个世界有许多厉害的人物,便是修炼了魔功的叶孤寻,对于那些强大的存在也只是渺小的沙尘,这就无疑说明命运的安排并不是那么可信!

        不过苏青也明白,这并不是能够完全否定的,因为属于长孙司青和叶孤寻的记忆本不应该被旁人所知,可是苏青这个长孙司青的转世却还需要由旁人来引导她去发现那些过往,如果不是有某种存在的刻意安排,真的无法解释的通!

        静坐在床前,明亮的灯光打在打印的文稿纸上,苏青看的很认真,只因为这份文稿中极有可能存在着让自己回想起长孙司青那些过往的原因!

        ……

        叶孤寻死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长孙家主的耳中,可是相比起叶孤寻的下落,他更在意的是自己的女儿现在怎么样,可是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却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长孙家主震怒,然而领头人传达的话语却让长孙家主神色巨变。

        “五绝丹?”

        领头人看到长孙家主瘫坐在椅子上,口中道:“家主,叶孤寻此人的话不能完全相信,何况我们还未见到大小姐,不能仅凭他一面之词就下定论!”

        “那么人呢?我让你们找到人,你们就是跟我交代的?我不管那叶孤寻是死是活,我只要见到我女儿!”长孙家主满脸怒容,但是下边的几人都能看出他其实已经相信了领头人所说的话,因为长孙家主同样知道,叶孤寻是一个生性孤傲的人,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却也明白叶孤寻必然喜欢着自己的女儿的,若不然不会把自己的性命赌在长孙司青身上!可是长孙家主作为一个父亲,根本没办法接受自己女儿已经死去的消息,而且女儿还是死在自己手上,尽管这一切他自己根本不知情,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是他将那枚当成仙药的五绝丹给女儿服下的!

        “家主,叶孤寻只说了这么一句,我们也不知道大小姐到底在什么地方!”领头人恭敬道,不过他低垂的视线却并非那么谦恭,相反还带着一抹唾弃!

        长孙家主紧拽着扶手,眉宇间充满了悔恨与戾气,“找!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把人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要是找不到人,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是,我们这就去找大小姐!”领头人应了声,转身便离开了厅堂,而随行的几个人却并未立刻离去,其中一位高个子的黑衣人在领头出去之后,走上前几步,“家主!”

        “还有什么事!”长孙家主很不耐烦,此时此刻他正琢磨着要怎么找出那个假扮仙师的岐山老萸,此人踪迹难寻最初炼丹之后就不曾看到,派出人手也查不到。

        黑衣人知道家主此时情绪不稳,故没有多废话,手别过腰间,呈上了一柄剑,“家主,这是叶孤寻跳下悬崖的时候留下来的,应该是大小姐生…应该是大小姐所携佩剑!”

        差一点就说错了话,长孙家主的表情也是变了变,不过在看到托在双手上的那柄剑之后,他的情绪明显有所变化,没有任何言语,黑衣人惊骇的发现家主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瞬间便从自己的手中拿走了长孙司青的佩剑并回到了他的座位上。

        “这是青儿的佩剑,你是说叶孤寻故意留下来的?”长孙家主仔细端详着这柄青纹长剑,他不知道这柄剑的来历,但却明白女儿对其的重视,有几次自己问起这柄剑的时候,她都不愿意说,而长孙家主向来都是一个爱剑之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女儿所带的这柄剑不是凡品。

        其实长孙家主也能猜到,这柄剑是在女儿认识了叶孤寻之后才开始随身携带的,既然如此重视,那么多半就是叶孤寻给他的,只是让人想不明白,以他叶孤寻的能耐,又是怎么将这样一柄品质上乘的佩剑铸造出来的!

        “此剑灵气充盈,假以时日怕是能孕育出灵魄,你做的很好,去吧!”长孙家主摆了摆手,那黑衣人恭敬告退,与领头人不同,手下的那些人是绝对忠于长孙家主的,因为长孙家主像来都对他们不薄。

        “我的女儿啊!”长孙家主轻抚剑身,面容无比的憔悴,自坐上这个位子数十年,从未有过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可是此时此刻,长孙家主却连双手都控制不住颤抖!

        没有人知道长孙司青的下落,而叶孤寻坠下的那处悬崖深不见底,那下端充斥着浓郁的雾气,如此的高度,除非是半仙之身,若不然一旦坠下,绝无生还的可能!而这就意味着不会有人试图去悬崖下寻找,长孙司青葬身之处,亦不曾被人所知。

        青纹长剑留在了长孙家,被长孙家主放在了女儿的卧房中,这是女儿珍视的东西,为人父的悔意让他唯有这般才能弥补一些内心的伤怀,而另一边派出去的人手并未带回任何消息,贴身的丫鬟更不知长孙司青去了什么地方,这无疑让长孙家主难以接受,然而自己的女儿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对于长孙家来说亦是难以启齿之事,故长孙家主从未曾想过依靠他人的力量来寻找。

        叶孤寻曾经藏身的那处隐雾山谷终是被人发觉,然而当各派人事千方百计进入山谷之后,却只看到萧条的宫殿,那里面没半点有价值的东西,也看不到魔族的踪迹,便是唯一发现的一处密室也都坍塌了,此番情形倘若死去的叶孤寻和长孙司青知道,那必然会明白,这是人为的,或许是为了埋藏那一份极有可能引起大乱的魔功,亦或是数十年前魔族残留的东西!

        几页纸张慢慢的看过去,苏青非常的认真,这一份文稿刻画的比剧本简洁一些,但其所过去的时间却比电影剧本来的漫长,当苏青看到一半之后,其中的时间已经是三十年后!而后面的这一些内容,让她心中的疑惑更大了!

        三十年后,长孙家主病逝,不过说其病逝却另有隐情,因为长孙家主逝去之后,由一位外姓人掌权,虽仍为长孙家,却已经是名存实亡。

        长孙家主终究未能找到岐山老萸来为自己的女儿报仇,然而在他弥留之际,长孙家却来了一位客人,那是一位修为极其恐怖的高人,长孙家一众人在其面前都兴不起半点战意,所幸来人并非是找长孙家麻烦,那位高人只是拿走了那柄一直放在长孙司青卧房的佩剑,随后便不见了踪影,长孙家一众人唯有以为行将就木的长老回想起了那位高人的身份,那人曾名叶云杨,当世间几乎已经找不到比他实力更为高绝之人,只是他为何要拿走长孙司青的佩剑,而且看起来他就是为了这个而来。

        长孙家一众人自是不敢阻挠,便是长孙家主也不曾开口,然而叶云杨离开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话,让长孙家主在临终之前始终无法释怀。

        “此剑孕灵已数十年,若留在此处多是祸端,我将带去孕剑池,待剑灵修成,世间便会再现一件灵兵!”

        剑孕灵数十年,长孙家主却丝毫不知,他是爱剑之人,自是明白一旦法器生灵,其威力便会倍增,然而灵兵的出现条件过于苛刻,世间唯有两种法子能够铸成灵兵,其一为活祭,意为生灵祭入剑中,此法极其凶残,世间也无人善于此法,其二为残魂孕剑,意为生灵死后之魂魄在消散之际被吸入灵兵胚子之中,此法相比起第一种更为苛刻,而对于胚子的要求也更高,且无法由人为完成,一切全凭天意,若是此法生成灵兵,假以时日必成世间难求之物!

        长孙家主已不在乎这柄放在家中的青纹长剑是否能留在长孙家,他无法释怀的是此剑已孕灵,叶孤寻断不可能懂活祭之法,而即便是那样做了,以长孙司青的性子也绝不可能会接受这样一件兵器,所以那剑身中的灵魄极有可能就是自己女儿的残魂!

  http://www.biqugex.com/book_43320/188010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