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青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长孙司青

第二百二十四章 长孙司青

        如果不是要说一些重要的话,大可不必特意跑去叶寻那儿,苏青大概猜测,潇潇要说的应该跟跟自己和叶寻都有关系,而心底下也有一些猜想,但在潇潇说出来之前,都做不得数。

        吃完烤串已经是凌晨,因为潇潇要开车,啤酒就喝了一杯,多数都是苏青和叶寻在喝,也是在家里待的郁闷了,并不能算是喜欢喝酒的苏青也一下子解决了五六瓶,带着些许醉意让潇潇开车去了叶寻家。

        “我说你们俩也是合拍,要么就滴酒不沾,要么就一下喝那么多,这要再喝的多点是不是还得我把你们俩搀上去啊?”潇潇道。

        这个点外边基本上看不到人,毕竟不是天气热的时候,吃宵夜的人也相对要少很多,苏青虽然有点喝醉,但也不至于走路打晃,更何况她头脑是非常清醒的,只是觉得有些晕乎,看起来她的酒量也不怎么样,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身体对酒精不怎么有抵抗力,以前可没觉得这么几瓶酒下肚就会有点醉。

        叶寻家里边并不乱,相反打理的很干净,不知道不是没次苏青过来都会念叨的关系,不过也有可能这就是苏青来的时候给整理的,因为家里边很多东西都是保持着原样。

        一进到屋里边,苏青就坐在沙发上不想动了,打了个哈欠道:“好饱,想睡又不想睡~”

        “消化消化,晚上就住这儿,房间都是整理好的,上次还去买了一套新的被子!”叶寻道。

        从厨房里边出来的潇潇开口道:“考虑的这么周到啊,看来你的确是有企图的!”

        “本来就是要准备一下的,虽然我这儿一般没什么人来,万一有客人也能住一下!”叶寻可不会承认自己就是琢磨着什么时候让苏青搬过来,之前是没有理由,但现在既然是男女朋友了,这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想法。

        “潇潇,你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我听着呢”苏青坐在沙发上道,她有些急切甚至于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但是同时她也不知道潇潇说了那个秘密之后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

        “等会儿啊,我去放首歌,这也太安静了”潇潇说着就转到叶寻的房间把电脑给打开了,她来这边也不是第一次,只不过之前来的时候叶寻这儿都是乱糟糟的,不像现在这么干净,一开始还以为叶寻这是转性知道要整理干净了,结果在打开电脑之后就知道原因了。

        潇潇并没有因为看到电脑桌面上的照片而多惊讶,只是笑了笑,随手点开了播放器,找了找自己喜欢的歌曲,调轻了一些音量之后才回到客厅,“你们俩这么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做什么?”

        “这不是等着你说么?”苏青道。

        叶寻笑道:“我就是听听,要不要回避一下?”

        “回避什么,这个跟你也有关!”潇潇道。

        “跟我有关?”叶寻顿感意外,不过潇潇没说出来之前是猜不出来。

        “你们知道魔天记的后续么?”潇潇坐到沙发上道。

        “你是指哪方面?”苏青坐直身子道,潇潇提起魔天记,让自己心里的猜想又印证了一部分,只是非常意外,难道潇潇跟自己和叶寻一样?

        潇潇闻言道:“在风广陌哦不,还是直接说叶孤寻吧,就在他跟长孙司青都死了之后!”

        “潇潇姐知道?”叶寻道。

        苏青想了想道:“要说后续的话,赵编剧倒是给我过一部分打印出来的手稿,你们要不要看一看?我手机上就有存!”

        “你让叶寻看一看吧”潇潇道。

        苏青诧异的看了一眼潇潇,旋即拿出手机把存在上面的那部分魔天记后续剧情拿给叶寻看了下,对于这方面叶寻显然非常有兴趣,拿过手机之后就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而在看的过程中,神色也凝重了许多,“难道长孙司青没死?”

        “不,长孙司青已经死了,如果她没死的话,我又是谁?”苏青道。

        “我是说这个剑灵,按上面所写的,只有人的灵魄注入之后才会形成剑灵,而这个剑灵还能离开本体,这是长孙司青的佩剑,那岂不是说这个剑灵就有可能是长孙司青?”叶寻道。

        “不知道,不过这跟潇潇你要说的有关系么?”苏青看向潇潇道。

        坐在沙发前的潇潇转动着面前的空水杯,口中道:“其实叶寻说的是对的!”

        “啊?”

        潇潇道:“长孙司青其实并没有死!”

        “没死?那我是谁?”苏青震惊道,这完全颠覆了她之前所有知道的东西,如果长孙司青没死,就不可能会有灵魂转生这种事情发生,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梦里面的是什么?自己又是谁?

        叶寻同样非常惊讶,不过他要比苏青平静许多,闻言道:“潇潇姐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跟我和苏青姐一样?”

        “你说的并不完全正确”潇潇起身去到阳台移门旁,口中道:“你们认为一个人会在短时间内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么?甚至于曾经最恐惧的事情都变的无所谓,而且没有经历过大起大落!”

        “应该不会!”苏青道。

        “所以说,青青你不就是一直都想不通么?”潇潇回过头道:“为什么以前我看恐怖片那么害怕,在那边的时候却是最从容的一个!”

        “……”

        叶寻和苏青都是非常困惑,等着潇潇自己来回答。

        “如果我说,我是长孙司青,你们会怎么想?”

        潇潇轻笑着,仿佛只是说了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然而对于苏青和叶寻来说却如同一声惊雷,叶寻还兀自坐在沙发上,苏青却震惊的站起身,“不可能!你怎么会是长孙司青”

        “别这么激动,我会告诉你们的”潇潇回到沙发前坐下身,“其实长孙司青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没死,长孙家主给她的那枚丹药服下是必死无疑的,但你们是否有想过,那枚至毒丹药具体是什么功效?”

        “既然是必死无疑,还能有什么功效?”苏青道。

        “这区别还是很大的!”潇潇轻笑道,“寻常毒药吞服下之后会让身体死去,但岐山老萸炼制出来的五绝丹却不仅仅是让身体死去那么简单,用现在的话说,五绝丹的功效是让一个人的身体机能一点点的分崩离析,还有魂魄逐渐消散,所以它才被称为至毒丹药!”

        “魂魄消散?”

        作为现代人,不说多不屑于鬼神说,但对于魂魄概念依然仅仅建立在一些神鬼小说的描绘上,而那通常也只是作者个人的理解和网络小说上大致的一个轮廓,如今听潇潇说起魂魄,苏青自然的将其跟自己所知道的那些联系起来。

        潇潇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各有其用,一魂为生死,一魂为灵识,一魂为性别,七魄分别代表七情,我之所以说长孙司青死了,是因为她主生死与性别的两魂都已经消散了,而灵识之魂在即将消散之际被吸纳到青纹剑中,只余七情进入了轮回!”

        “……”

        如果换做是某个老人说出这样的话语,旁人或许能够接受一些,但是这些话从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孩子口中说出来就极为变扭了,苏青和叶寻既惊讶又困惑,好似能够听懂一些,但更多的却是不解。

        “在叶孤寻死后,长孙家主把青纹剑带回山庄,之后却被一位前辈高人取走,因为青纹剑已经生成剑灵,那位前辈为了让青纹剑能够媲美冰魄,将其同冰魄一道置于孕剑池中,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冰魄的上一任剑主曾修炼魔功,剑身之中就蕴含了魔功气息,而长孙司青也修炼了魔功,青纹剑就和冰魄有着共同点,在孕检池中,青纹剑不断的将冰魄神剑灵气吸取到自身剑中,加快了剑中灵魄的生成,最后青纹剑中的剑灵得以拥有能够离开剑身本体的能力!”潇潇道。

        苏青听到这儿忽的想起之前曾在梦里看到过的画面,忍不住道:“难道那个在荒漠中一个人行走的人就是那个剑灵?我看到她眉心上就有一道印记,感觉也跟别的人不一样!”

        苏青甚至没有说是哪里的荒漠,也没有说是自己梦里看到的,但是潇潇却点了点头,“那个时候的剑灵已经能够完全离开剑身本体了,不过你不知道那已经是几百年之后!”

        “几百年?”

        “是的,灵体修行极其困难,道途也要比常人来的危险,但一旦修成,修为实力就是远超众生的,你看到的那个时候,剑灵已经修成灵体,就算是那位曾经取走青纹剑的前辈,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潇潇说到这儿的时候露出些许得意神情,“要知道那位前辈已经触摸到了化仙的门槛,在那个世界上可以说举世无敌手!”

        “这么强?”苏青震惊道。

        “是,不过……”潇潇叹了口气,“剑灵终究是执念过深,为了寻到轮回之法耗尽了全部的实力!”

        “寻找轮回之法?那她知道了没有?”苏青道。

        潇潇点了点头,“找到了!”

        “后来呢?”叶寻开口道,他和苏青同样有着猜测,难道潇潇就是那个剑灵?又或者苏青才是?

        潇潇闻言道:“剑灵找到了轮回的入口,但是她发现要进入其中会让她修为尽散……不过,因为那百年的一缕执念,她还是那样做了…”

        “是你?”苏青道。

        “是,我就是那个剑灵,也可以说我就是长孙司青!”潇潇道,“不过我不是潇潇”

        “什么意思?”苏青一头雾水,“既然你是剑灵,又是长孙司青,为什么不是潇潇?还有我呢?你刚才说七情进入了轮回,难道那七情转生后就是我?”

        “轮回是仙人也难以触碰的,不过我在找到轮回入口的时候,还是发现了其中的轨迹,每个生灵的三魂七魄,不论是否残缺,在轮回时都会生成新的魂魄将残缺的部分修补完整,寻常人轮回会散去除了生死魂之外的两魂气魄,再生成新的,你的三魂气魄就只有七魄属于长孙司青,而原本是不会记起上一辈子过往的,叶寻的也是一样,但我也说了,找到了轮回的入口,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修成灵仙,虽然不能将叶孤寻的三魂七魄和长孙司青的七魄带走,但能够勉强保住不被轮回清洗掉上一世的印记,可以说我成功了,因为叶寻还记得叶孤寻的过往,而你也能记起一部分,但也不能说成功,因为还是消散了一部分!”潇潇道。

        “那你呢?既然我们是转生的,那你又是怎么来的!”苏青道。

        “因为我是剑灵化仙,所以能够不被轮回的力量驱逐,但是想要进入轮回还是需要耗尽绝大部分修为,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修为已经损耗所剩无几!”潇潇道。

        “可是这说不通啊,既然你跟我们是一样从轮回过来这里,那为什么我会从一个男人变成女人?难道我之所以这样,就是你做的?”苏青道。

        “我说过,轮回是化仙也难以触碰的,更别说是理解其中的规律,我是依靠着灵体才敢这么做,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发现你们已经转生过了二十年,所以我说我不是潇潇,因为在那之前,就是你所认识的那个潇潇!”潇潇道。

        “什么意思?”苏青困惑道,她自认理解能力挺不错,可潇潇这说的还是让她云里雾里,叶寻同样听不明白。

        “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依然是灵体,而不是同你们一样转世,当时我迫切的寻找叶孤寻和长孙司青的转世灵魄,然后发现长孙司青的七魄竟然转生成了一个男人!”潇潇起身道:“我耗费修为只是为了让长孙司青能和叶孤寻走到一起……”

        “你……”

        苏青站起身,“这一切真的是你做的?”

        “是,我为此耗费了大部分修为,只要长孙司青和叶孤寻能够在一起,即便是我灵体消散也在所不惜,你之所以会一夜之间成为女孩子,就是我耗费所有力量将你的躯体进行了重塑,对于成就灵仙的我来说,只是改变一个凡人躯体并不是难事,只是我的修为终究损耗太多,在重塑了你的躯体之后就即将消散,但是我要看到你和叶寻走到一起,所以我找到了潇潇,可以把你们牵连起来的人!”

        “为什么?”苏青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执念,长孙司青为了叶孤寻付出了太多,他们也不该有这样的命运,所以我要改变这一切,事实证明我做到了,虽然这和我所期望的并不一样,但现在你已经喜欢上叶寻不是么?“潇潇道。

        “你说你自己是长孙司青,我不信!”苏青摇了摇头,“虽然你说我只是长孙司青的七魄,但我能看到长孙司青所做的一切,她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伤害到别人,可你这样做却伤害到了我,还有潇潇!即便是我不在乎,你也不能让潇潇成为牺牲品,你没有这个资格!”

        “不,潇潇并不认为自己是被牺牲的,事实上我已经让她看到长孙司青和叶孤寻的所有过往,而且我这样做也不能说是伤害到你,难道在你还是苏阳的时候,就真的珍惜过潇潇么?而且你还是苏阳的时候,会有如今这样的生活么?”

        “胡扯!”

        苏青怒道,“我才不稀罕这样的生活!”

        “恼羞成怒么?还是被我说对了?”潇潇道,“青青,你一直都很自傲,即便是你不承认,虽然你懂的为别人着想,可在你还是苏阳的时候,你并没有那么在意潇潇,反倒是潇潇为你牺牲了许多!”

        “牺牲?如果不是你改变了这一切,潇潇不是出于无奈怎么可能会答应你!是你逼得她只能这样选择,或者说你根本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是,你是剑灵,你可以肆意妄为,凡人怎么可能能够抵抗的了,但是你没有资格去强迫任何一个人!你也没资格说自己是长孙司青,你不配!”苏青冷声道。

        一旁的叶寻没有开口,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表态,或许这个时候他是最尴尬的一个,可是对于潇潇,不,应该说是剑灵,剑灵的所作所为同样让他感到愤怒,虽然对于他而言可以说是好处大于坏处,但这样却牺牲了曾经一直很关心自己的潇潇姐,而面前的这位显然不是自己最熟悉的那个潇潇,如今叶寻也知道了为什么潇潇会有那么大的反差!

        “这不能算是强迫!”潇潇道,“你应该理性一些来看待,你觉得现在过的不好么?潇潇过的就不好么?离开了苏阳,她一样可以过的很好!”

        “这只是你自己以为的!”苏青道,“你凭什么认为潇潇就是这么想的!”

        潇潇闻言道:“难道这就不是你自己的想法么?你又凭什么肯定潇潇不是我想的这样?”

        “你,把潇潇还给我,我不要做什么长孙司青,我不稀罕!就算我不再是苏阳,我也不在乎!”苏青指着潇潇道。

        “还?”潇潇轻笑着道,“我不就在这儿么?”

        “你只是占据了潇潇的身体,既然你说潇潇她接受了,那你就不是潇潇!我不知道什么灵魂不灵魂的,只要你把潇潇还给我!我不能让她为了我牺牲那么多,那会让我一辈子愧疚不安!”苏青道,“如果你真的在乎长孙司青和叶孤寻,就离开潇潇的身体,真的长孙司青绝对不会这样伤害别人!”

        “你真的这么想?”潇潇道。

        “是!”

        “那你呢?”潇潇看向叶寻道。

        叶寻看了苏青一眼,后者并没有看过来,叶寻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选择,他不愿意失去苏青,可是现在看起来苏青一心都在潇潇上,叶寻也知道自己不能那么自私,可让他来做这个选择却是非常痛苦的。

        “一样!”叶寻微有些沙哑道。

        潇潇轻笑了笑,“可是我没说还不还,而且你们怎么知道你们所希望的潇潇是否能够回来?”

        苏青此时只想着让潇潇回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想,“你要怎么样才答应,只要我能做的,我都答应!”

        “都答应?包括让你死么?”潇潇道。

        “是!只要潇潇能回来!”苏青坚定道。

        “呵呵,可是你很清楚,我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让你跟叶孤寻在一起,所以我不可能会让你死!”潇潇道,“你这样说真的不是为了让潇潇看到你有多在意她么?”

        苏青闻言道:“我不在乎,不管你怎么说,只要潇潇可以回来,也许我并没有像她在乎我一样在乎她,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更希望做回自己,而不是你所认为的,这样更好!”

        潇潇沉默不语,而这让苏青有些不安,“行不行?算我求你了!”

        “可以!”

        “那让她回来!”苏青激动道。

        “不过这需要让你有所牺牲!”潇潇道。

        “你说!”苏青道。

        “我是灵体,所以现在只是依附在潇潇的意识海中,我可以让潇潇回来,但我会依附到你的意识海,让长孙司青的生死魂取代你自己的,也就是说,属于苏阳的那部分将会被替代!”潇潇道,“这就是我的条件!如果你能接受,我可以把潇潇还给你!”

        “什么?”

        苏青愣住,“为什么?”

        “不愿意了?”潇潇笑了笑,“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在乎她嘛!”

        “不,我是说,既然你能这样做,为什么一开始不替代掉我?如果这样做的话,潇潇就不会被影响!”苏青道。

        “不行”潇潇摇了摇头,“我说过了,你虽然能够看到长孙司青的过往,但你的意识仍然是苏阳,而且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长孙司青,我只是青纹剑灵,生死魂属于长孙司青,或许也可以说,长孙司青是我的主人,你有着七魄,你就是长孙司青!”

        “那么,如果你离开潇潇,是否我就会和现在的你的一样?”苏青道。

        “不!”潇潇嘴角微扬,“那样,你就是长孙司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3320/206257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