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青歌 > 后篇 枕边的你

后篇 枕边的你

  除夕夜

  这一年的除夕,家中多了两个人,林寒的爸妈依然在国外,过年自然在苏青家一块儿,而另外一个自然就是叶寻,原本过年他会去姑姑家,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过了年初两人就去领证了,而婚礼的时间也已经定下了,都是张慧芬来挑选的日子,虽然不像是老一辈人那样钻研的深,却也比年轻人要讲究许多。

  张慧芬对叶寻是非常顺眼的,以前觉得他也没个人照顾怪可怜的,如今很快就是一家人了,一方面是长辈,一方面又是准丈母娘,对叶寻自然是百般照顾,而这对于叶寻而言亦是非常感动,不似往日在家那样冷冷清清,今年的除夕坐在苏青家里边儿,也能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

  每一年的除夕都能看到盛放的烟花和炮竹,但生活节奏的加快已经让后代人逐渐缺失那份最初的喜庆,也就是家中多了两号人,让这个年过的热闹了几分,几家亲戚坐到一块儿,讨论的话题还是非常多,而如今又多了两个话题,苏青和苏怡的终身大事。

  原本对于这个话题,苏怡还没什么,苏青是能避则避,而现在却已经不是什么困扰的问题。

  年初三的时候苏青跟叶寻一道去了趟他姑姑家,叶芬对侄子的这位准新娘自然百般热情,她早就听侄子说过,苏青比较会照顾人,这多少算是她的一块心病,苏青跟叶寻成了,这块心病也就去了。

  年初一过,叶寻就急急忙忙的带着苏青去了民政局,苏青还是第一次去到民政局,看到许多出双入对的男女,神情各异,毕竟来这边的有结婚的也有离婚的,苏青突然觉得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工作的人挺不容易的,结婚到是喜气,离婚的却有许多纠纷。

  从进去民政局一直到出来,苏青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一种心境,看着手里的小红本,有些许茫然,而叶寻就明显是另外一种状态,在民政局外一把将苏青抱在怀里,面带着浓浓的喜悦,还有些许感慨,“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老婆啦”

  “老婆…”

  苏青抬头看了看叶寻,“这就结婚了么?”

  “当然,以后我就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快喊一声老公来听听”叶寻喜滋滋道,领了证就是另外一种感受,怀中的人是属于自己的,是自己的老婆,从两家人变成一家人,有种由心而起的喜悦与满足。

  “还没办婚礼呢?”苏青任由叶寻抱着,心下也有诸多感慨,所以以后,面前这个笑的那么开心的男人,就是自己的老公?

  叶寻轻抵着苏青的额头,微笑道:“婚礼是形式上的结婚,老婆,你现在已经归我了”

  “……听着好变扭”苏青道,“要不你还是喊我青青?”

  “不,我就要喊老婆,我可以大声的喊出来,苏青是我老婆”

  叶寻开心的像个孩子,而苏青虽然不太能体会他此时的心境,却也由衷的微笑,“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能够让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幼稚又怎么样,以后我就是有老婆的人了”叶寻笑嘻嘻道,“对了,老婆,你是不是该搬过来了?”

  苏青轻笑了声,抬手为叶寻理了理衣领,“等婚礼后吧,先忍忍”

  “太煎熬了,我就像马上把婚礼办了”叶寻道。

  “这么多年你都走过来了,还等不及几天啊”苏青轻笑着道,“你也可以先住过来啊,人多还热闹一些”

  叶寻闻言有些意动,不过还是摇了摇头,“热闹是热闹,但是天天对着岳父岳母还是有压力,连亲热都不方便”

  “…”

  苏青俏脸微红,腰间的手轻掐了一下,“你就想着这些”

  “老婆,这不能怪我吧,我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会忍得住,人家情侣一周腻在一起七天都不嫌多,可到了我这儿,一个礼拜你才住过来一天,运气不好还来亲戚……”叶寻苦着脸道。

  站在外面讨论这个让苏青挂不住,拽着他躲进车里边,像是哄小孩般道:“这些天你先住过来,我在跟妈学做菜,自己吃跟给人做饭可不一样,我会的还不够多!”

  “你还要学?我感觉都能开馆子了”叶寻轻笑道。

  “瞎说,我会的才多少”苏青话语一顿,“反正我得再学点儿,到时候伺候不好你的胃,时间久了还不得被嫌弃了”

  叶寻闻言道:“怎么可能,现在女孩子有多少擅长做家务烧饭做菜的,你已经是很多女孩子的标榜了,不用太勉强自己,再说我也不忍心让你天天做饭,到时候到丈母娘家蹭饭”

  “我妈做饭就不累啊”苏青翻了个白眼,“白天要上班,晚上回家还要做饭,人一多做的也得多,再说一户人家总要有个做饭的,总不能结了婚还不开灶子的”

  “不对不对,是咱妈”叶寻笑嘻嘻道。

  苏青闻言笑了笑,“叶寻,妈对你够关心吧,以前就总跟我说,你一个人住着多冷清,又没人照顾”

  “现在有你来照顾我了”叶寻轻笑道,“我也就是说说,其实还是想让你在家里多待待,你嫁人了,小怡也要嫁人,虽然林寒就住对面,但爸妈心里总会有些空落落的,咱们多回去,就不会寂寞了”

  “算你有心”苏青道,“走吧,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这几天就去你那儿住吧~”

  “不用,我过去就行,正好这段时间把房子再装点一下,你觉得换个色调怎么样……”

  ……

  晚上张慧芬下班的比较早,做晚饭的时候跟苏青讲了许多烧菜的技巧,几个男人在客厅里玩起了扑克牌,苏永庆可不会谦让两个年轻人,虽然一个是女婿,一个是准女婿,打起牌来愣是让林寒和叶寻合力都赢不了,谁说打牌就是运气决定输赢?

  苏怡原本坐在沙发上看他们打牌,后面觉得没什么兴趣,就起身去厨房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这位家里的小公主可是最不需要自己动手的,虽说现在也在学着做菜,但跟苏青这个姐姐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倒不是说苏怡没这方面的天分,单纯只是因为她学的不太认真。

  晚上一家人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闲聊,时近深夜才各自回房休息,林寒没有住在这边,苏怡最后一个离开客厅,带上房门跑过去对面睡觉,而小叶同志则是光明正大的推开了苏青的房门,自打订婚之后,叶寻在这边住就是睡的苏青的房间,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但现在自然是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只不过在这边睡终究跟在那边不一样,隔壁就是苏永庆和张慧芬的房间,就算隔音良好,叶寻也是比较规规矩矩,毕竟在岳父岳母眼皮子底下亲热这种事情,还是会有些变扭的。

  两个人在一块儿不一定就是非要亲热不可,叶寻虽然对着身材惹火堪称尤物的苏青没什么定力,但将喜爱的人抱在怀里入眠的感觉却是非常充实与满足的,看着她在身边醒来,没有避讳,能深深体会到一种信赖和家的温馨,只是这个夜不再相同,看着苏青侧身对着自己,困乏的闭上眼睛,心里涌动着一股柔情,不可抑制的去想,这是自己的老婆,家人,嘴角也不由的上扬。

  关于户口的问题,张慧芬和苏永庆有跟两人说起过,结了婚虽然并未规定户口一定要在一起,但传统上始终都是婚后户口迁移到一块儿的,苏青原本想着或许征求一下叶寻的意见,让他把户口迁过来,以他的性格应该也会答应,但苏永庆却不赞成,叶寻的确可以把户口迁过来,但那样的话叶寻的那个户口本就没人了,女方的户口本家主是苏永庆,夫妻俩都一致觉得在这方面,还是让苏青把户口迁到他那边比较合适,这样叶寻即便不说,心里肯定会开心的。

  苏青自己是不太在意这个,在她看来结婚了两人住在一块儿就行了,户口在哪边并不是非要在意,不过苏永庆和张慧芬的话还是要听的,苏青也明白,两人结婚,操持的都是女方,虽然叶寻不是上门女婿,但男方的长辈就只有一个姑姑,怎么都会觉得像是男方随过来。

  清晨,苏青醒来的时候正看到身侧的叶寻拿着结婚证出神,忍不住出声道:“还看着呢”

  “看着就开心~”叶寻放下结婚证,“只可惜我爸看不到了,如果他能看到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青微微一愣,身子靠过去一些,抱着叶寻的手臂道:“等办完婚礼,我们一块儿去看叶叔”

  “啊?”

  “呃”苏青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急忙纠正道:“是爸爸”

  叶寻轻笑了笑,并未说什么,然而苏青却有些不安,身子贴的更近了些,口中道:“对不起,我一时间没改过来,不是有意的”

  “我又不会怪你”叶寻微笑着道,“毕竟昨天才领的证,而且这还没办过婚礼呢”

  叶寻越是这么说,苏青心里就越是内疚,暗暗责怪自己说话不注意,口中道:“还有妈妈,我还没去看望过她”

  “嗯,妈一定比老爸还开心”叶寻微笑着道,手里环过苏青柔软的腰肢,侧过头道:“不过我有点不高兴,你说怎么办?”

  “你刚还说不怪我”苏青撇嘴道。

  “我反悔了”叶寻笑眯眯道,“说,怎么罚你”

  苏青想了想,竖起一根手指,“亲你一下?”

  叶寻摇了摇头,“不够”

  苏青竖起两根手指,叶寻要是不满意就继续往上加。

  “你是我老婆…”叶寻郑重声明道。

  苏青微微一愣,看了看叶寻的表情,旋即面露微笑,贴着叶寻的耳朵,用从未有过的口吻,腻声道,“老公~”

  “嘶~”

  叶寻吸了一口凉气,眼神一下就变了,翻过身将苏青压在身下,看着她那有着些许羞涩与促狭的笑容,口中道:“再多喊几声听听”

  “不要…肉麻死了”苏青转过头道。

  “我喜欢听,乖,喊几声”叶寻目光灼灼道。

  “婚礼以后再喊…”苏青不配合道。

  “可我现在就想听”叶寻抱着苏青翻了个身,让她趴在了自己身上,口中道:“你要是不喊,我就要吃早点了”

  “那你去吃吧”苏青看着他道。

  “知道秀色可餐不?”叶寻手放在苏青胸前的睡衣扣子上,口中说着的时候已经解开了一颗。

  “你要是不怕被发现,就继续~”苏青微笑着道。

  扣子已经解开了一半,叶寻完全不受威胁,“才六点,还有一个钟头,够了~”

  “……别,我喊,我喊还不行么?”苏青急忙按住叶寻解扣子的手,哪想到这招突然就不灵了。

  “来不及了,子弹已经上膛了”叶寻另一只手拿着苏青的后背往面前一推,两人的身体紧贴着,苏青也感觉到了某个地方的反应,心里顿觉后悔,好端端的肉麻个什么劲啊,这下好,把他的兄弟叫醒了。

  “我来亲戚了”苏青道。

  “还有一个礼拜,别想骗我”叶寻继续解着扣子,同时不忘拉过被子盖住她已经褪下睡衣的后背,虽然房间里边挺暖和,但温度还是比较低的。

  “你怎么这么清楚?”苏青抬了一下手,让叶寻把睡衣拉到被窝一角,微有些凉,下意识的往被窝里缩了缩。

  “自从上次你让我憋了一个礼拜,到那边又突然来大姨妈之后我就算清楚了”叶寻道。

  “……”

  男人在解扣子脱衣服的时候总会有过人的天赋,叶寻也不例外,指尖一挑边将最后的束缚脱落,目视着怀中俏脸微红的佳人,情念再难自抑,翻身而上,旖旎而令人血脉喷张的惩罚开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3320/210575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