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青歌 > 后篇 那夜色的迷离

后篇 那夜色的迷离

  六月,恒信科技成为上市公司,叶寻和苏青结婚已过两年,家中人并不在意两人是更喜欢儿子还是女儿,所以当小念出生的时候,就成了家中最受疼爱的一个,而初为人母的苏青不得不时常同母亲张慧芬在一块儿,因为她终究对于一个母亲的角色非常陌生以及不适应,当然,这并不代表她照顾不好自己刚出世的宝贝女儿,只是因为恒信科技上市后,叶寻比原前更为忙碌,苏青要照顾女儿不得不将公司事宜转交他人。

  倒不是没有考虑过让小念交由父母照顾,张慧芬和苏永庆对此自然是千百个愿意,他们俩巴不得小念交由他们照顾,毕竟两个女儿如今已为人妻,小女儿苏怡也在小念出生前一个月结婚了,原本林寒依然住在对面,不过在两人结婚前,林寒的父母就回国了,对门面的住处也就让林寒的父母住着,而小两口则在苏青和叶寻所在的小区购置了一套房作为新居。

  这样一来,张慧芬和苏永庆自然就孤独了许多,两个女儿都已成家,即便是时常回家也终究不同于从前,所以如果孩子能够让他们来照顾自然是非常开心的,只不过就这点上一家人早已商量过,苏青始终坚持还是自己来带孩子,倘若由父母来照顾的话,隔着一代人必然会百般宠着孩子,而这对于孩子的成长而言并不见得就是好事。

  于是就导致了张慧芬手把手的教苏青怎样带孩子,而苏青则暂时回到自家居住,对此叶寻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他比苏青更不懂要怎么带孩子,虽然在事业上已然成熟稳重,在个人上而言,叶寻依然像个大孩子。

  叶寻的几个朋友开玩笑说他有妻管严的潜质,对此叶寻却是非常光棍的承认了,两人结婚,于外是叶寻主张,而于内则基本都是苏青说了算,而在这一点上还是叶寻自己跟苏青提议的,不仅是因为疼老婆,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苏青比较要强的性格,她终究和别的女孩子不太一样,哪怕两人独处时放下姿态千百柔情,于外还是比较有自主性。

  暂时的作为全职太太,苏青却并未觉得有多么悠闲,女儿还太小,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也是有张慧芬这个当的外婆在,才让苏青不会手忙脚乱。

  以前的一些个朋友还有在联系,不过联系的并不多,最要好的几个,诸如杨凯盛李川州算是联系的最多的,只不过如今这种友情变得有些怪异,倒不是苏青改变了,只不过是自然而然会导致的趋势,一来杨凯盛和李川州都有了各自喜欢的人,也即将成家立业,而苏青不再是苏阳,即便是以前关系再铁,相处的时候也会放不开。

  然而苏青依然珍惜这份友谊,尤其是在和叶寻结婚之后,妹妹跟她提起杨凯盛和李川州的猜测,没有主动说起过,但两人凭着对苏阳的熟悉了解了大概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却又为了不会影响到苏青而选择沉默,如果不是苏怡说起的话,苏青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这两个铁哥们会考虑的这么多。

  八月,曾经的好哥们又坐到了一块儿,还是那家老吴小炒,许多年过去,依然在营业,而且生意兴隆,不过这里在年前已经翻修过一次,并未扩张,因为依然是老吴自己掌勺,也没有聘请厨师,依照老吴的话来说,不求赚多少钱,开那么多年其实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

  馆子二楼,杨凯盛和李川州靠在窗台边抽烟聊着天,两人的女友都在上班,也没有一块儿出来,她们依然不知道各自的男友为何会那么在意苏青,但时至今日早已不会有吃味的感觉,因为她们还是能够感觉的到,苏青对于两人而言只是朋友情谊,而这份情谊似乎要比她们所想的更深厚一些,而那份疑惑,两人没说,也就没问,这同样也是对于男友的信任。

  馆子外,一辆凯迪拉克停了下来,苏青下车后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二楼窗台边的两人笑了笑,杨凯盛道:“再不来我们俩要忍不住先吃了!”

  苏青提上包上楼,又跟从里边出来的老吴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老吴对于苏青还是有印象的,毕竟像这样漂亮的姑娘是极少会来下这类馆子的,更何况楼上那两位是常客,见过几次自然就记住了。

  “吴伯,人到了”杨凯盛在楼梯口说了声,老吴点了点头,“这就给你们上菜”

  楼上三人回到包厢内,杨凯盛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口中道:“苏青,你应该没怎么来这边了吧”

  “来过几次,不多”苏青笑了笑,放下包道:“你们俩到多久了?”

  “阿盛来的早,我也是刚到,现在想聚一下吃顿饭可没以前那么随意了”李川州笑道。

  苏青闻言笑道:“怎么?难不成你女朋友还会吃醋?”

  “那倒不会,怎么说她跟柳玫都在恒信上班,也受你照顾,这点信任还是有的”李川州笑着道。

  “苏青,听玫玫说你现在没在公司了?”杨凯盛道。

  “嗯,带孩子,在公司的话照顾不过来”苏青点了点头道。

  杨凯盛闻言道:“说起来,以前还说我应该是最早有小孩的,结果现在你孩子眼瞅着四五个月大了,我跟玫玫还没结婚,阿洲比我还要晚点”

  以前杨凯盛的确跟苏阳和李川州聊起过,三人里面他谈女朋友最早,打算结婚的年纪也最小,却不想如今苏青要快的多。

  “这哪能说的准的,你打算今年年底结婚不也是自己考虑的,要不然你跟柳玫两年前都能结婚了,那现在小孩不得一岁多了”李川州笑道,“反正我是不急,晓琳也说了,不想太快就要孩子,干脆就过几年再考虑,爸妈也都没催”

  坐在对面的苏青闻言道:“我说你们俩,这样子说话让我很不习惯啊”

  “额”

  杨凯盛和李川州面面相窥,旋即道:“这个也没办法,毕竟现在对着你,总不能随口荤段子乱开一点儿都不当回事吧”

  “为什么要这么拘束?我都没介意什么,阿盛阿洲,其实我一直都想对你们说声抱歉,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我”苏青道。

  杨凯盛闻言道:“为什么要说抱歉?你这就生份了吧”

  苏青笑了笑,正好老吴的女儿吴琳端了菜进来,李川州就在门边,便帮着端上桌,回过头对吴琳道:“琳琳,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东西了啊?”

  杨凯盛和李川州这俩常客可不会跟吴琳生分,而吴琳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咋回事儿了,闻言笑嘻嘻道:“我看你们都是开车来的,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喝酒了,我给你们拿饮料吧”

  “饮料多没味道啊,没事的,大不了车就停这儿了,琳琳你还是拿酒,还是我自己去拿吧”李川州说着就起身出了包厢,吴琳回头看了眼,旋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苏青,口中道:“苏青姐是一个人来的啊?”

  “嗯”苏青点了点头,看吴琳欲言又止的样子,怎会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然而有些话还是说不出来的,吴琳虽然也挺熟悉,但终究不是身边的人。

  吴琳并未再开口询问,笑了笑便转身出了包厢,坐对面的杨凯盛笑道:“要是琳琳知道她一直记挂着的人就坐在这儿,会是什么表情?”

  “已经过去挺久了,想不到她还记着,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你们俩在的关系,以前一块儿来的,看到你们在,自然会想到苏阳”苏青叹了口气道。

  去搬啤酒的李川州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把一箱啤酒往桌角一放,坐下身道:“刚才说到哪儿来着?”

  “还说个屁”杨凯盛摆了摆手,转而对苏青道:“苏青,既然你说咱们这么说话生分,那我也就不掖着了,兄弟就是兄弟,不需要客套,现在你过的好,我跟阿洲心里也高兴,至于别的,都过去了,没必要再提”

  “呵呵,那就不提了,来,喝酒!”苏青拿过一瓶啤酒开了盖子,不多时点的菜就都上桌了。

  三人举杯碰了下,李川州开口道:“估计以后也很少有机会这样坐一块儿了,酸的话也就不说了,苏青,以前我一直当你是哥,以后就是姐了!”

  “我也不比你大,什么哥姐的”苏青笑道,“跟晓琳好好的过,我等着喝你的喜酒,还有你阿盛,可别让我等太久”

  “不会,来,走一个”

  三人都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啤酒,这啤酒其实也就喝个气氛,实际上对于会喝酒的人来说跟水区别差不了太多,只不过几杯酒下肚,还是会有些许影响的,杨凯盛和李川州酒量都不错,但是喝了酒说话就会利索很多,也没有像刚来时那样始终都有点变扭的感觉。

  “苏青,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挺想问的,不知道你肯不肯告诉我”李川州喝了口酒道。

  苏青也喝了有一瓶多,说不上醉意,不过感觉还是有点,闻言笑了笑,道:“你要问什么?可别是少儿不宜的东西”

  “怎么可能,我像是这种人么?”李川州摆了摆手,旋即手拄着桌台道:“我就想问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叶寻的?你知道我的意思,毕竟你……”

  苏青多少猜到一些,估计杨凯盛肯定也有这类困惑,这也的确是有些许尴尬的问题,只不过面前这两人是铁哥们,苏青也没有觉得多难以启齿,更何况这么多年过来,心态早已彻底的转变,也不会有太多变扭的感觉。

  “大概是在拍戏的时候吧,你们不知道,那时候我跟剧组的摄影师去鱼塘里钓鱼,结果不小心掉下去了,刚好叶寻去探班……”

  苏青将那时候的事情说了下,杨凯盛和李川州具是面带笑意,口中道:“英雄救美啊,于是你就被感动了”

  “大概吧,这也说不准”苏青笑了笑,旋即道:“你们是想看我出丑的话可就要失望了”

  “当然不会,我知道以你的性格如果喜欢上一个人,那个人肯定付出了许多,更何况是这种情况下,我们俩不会觉得有什么变扭,相个反,要是你还坚持着原本的想法,可能我们俩反而会不放心了”杨凯盛道。

  苏青闻言道:“怎么不放心?”

  “本来资源就少,你再参合进来,那就是一下子少了俩~你说作为男同胞,能放心么?”杨凯盛笑着道。

  本是句玩笑话语,然而苏青闻言却是蓦然沉默下来,杨凯盛见状自然的想到了苏青沉默的原因,一旁的李川州看了他一眼,口中道:“你就扯淡吧”

  “这么久了,还是放不下么?”杨凯盛道。

  苏青闻言摇了摇头,“只是有点难受,命运真的很不公平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这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我想潇潇看到你过的好,也会很高兴的,而且这么多年,你依然记挂着她”杨凯盛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李川州道,“咱们还是说别的”

  “没事,都过去了,再怎么放不开又有什么意义,时光也不能倒流”苏青笑了笑,只是这笑容却有些许苦涩。

  杨凯盛开口道:“那就不提了,对了苏青,其实我也有问题想问问你来着”

  “嗯?”

  “你跟叶寻平时都是谁说了算?看起来你应该要比叶寻强势吧”杨凯盛笑嘻嘻道。

  苏青闻言笑道:“你们觉得谁说了算?”

  “应该是你”李川州道。

  “其实是你们不了解他,虽说论年龄他要比我小一些,但在为人处世方面,还是做的很不错的,至少我自认跟他比不了,所以平时他拿主意比较多一些,也就家里的一些事情会倾向我多一点”苏青笑着道。

  “说来苏青你不要笑话我,我觉得现在的你比我家那位要女人的多,之前看到过你跟叶寻一块儿在逛街,就觉得那时候看到的你跟我印象中的差别太多了,以至于对着你也就方不太开,我相信阿盛也跟我是一样的想法,不是我们俩生分,只是因为你的变化太大了”李川州道。

  苏青闻言也不介意,笑了笑道:“人总是会变的,与其特立独行,不如顺应着一些,可能是我性格上的关系,才会让你们有这样的看法,阿洲你刚才说的话我可是听进去了,保不准回头就跟晓琳说去”

  “别,你可不能出卖我,晓琳要是知道了,还能得了”李川州急道。

  “那你还说,你看我就没说,多聪明”杨凯盛道。

  “你也一样,阿洲会说的你就不会琢磨?看来回头得跟柳玫提醒一下,告诉她,这位未来的老公花花肠子可多了,结婚后得管的牢一些”苏青笑着道。

  “苏青,你这样不好……”杨凯盛绷着脸道。

  “哼哼,那就本分点,别还像以前一样看见个漂亮妹子就两眼冒光”苏青道。

  “这是男性本能反应,谁不看漂亮的人”杨凯盛笑着道,“不过苏青你现在这样子的确很女人的,这要是撒个娇什么的,叶寻他绝对招架不住”

  苏青闻言道:“滚,我像是会撒娇的人么?”

  “女孩子还是不要讲粗话的好,太破坏形象了”杨凯盛神色认真道。

  “对对,要温柔,你现在可是当妈的人了”李川州附和道。

  “这有什么必要的联系么?”苏青有些无语,“我平时可不说粗话,不过碰上你们俩,那些坏毛病就复发了”

  “这是什么说法!我们俩现在可是文明人了,骂人都不带脏字的,你说是不是,阿洲!”

  “当然”

  “说真的,你有没有向他撒娇过?你一定懂的,我很好奇”

  “滚!”

  ……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结账的时候三人已经喝了一箱半的啤酒,苏青是喝的最少的,但也喝了四五瓶,现在平时基本不会喝酒,几瓶酒下去还是会有些许醉意,回去显然是不好开车了,只不过苏青没想到下楼的时候叶寻竟然会出现在馆子门口,回头才知道原来是刚才杨凯盛刚去上厕所的时候打电话给他,让他来接人的!

  叶寻跟苏青的这两个朋友并不算多熟悉,却也知道他们之间的友谊,在苏青下楼后带她上车,旋即对下楼来的两人道:“那我就先带她回去了”

  “好,记得到时候来喝喜酒!”杨凯盛摆了摆手道。

  叶寻没有开自己的车过来,上到驾驶座后调转车头准备回去,坐在驾驶座上的苏青微微低头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口中道:“我没有跟你说出来的事情,你不会生气吧?”

  “我为什么要生气?”叶寻有些纳闷道。

  “你就一点儿都没担心?”苏青侧过脑袋道。

  “要是你跟朋友吃顿饭都要生气,那我也太小气了点吧”叶寻笑道,“更何况是他们俩,说起来我还想着什么时候请他们到家里吃顿饭,那时候你一声不响跑掉,他们俩可也帮着找了不少时间”

  “……”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叶寻发现苏青侧着身看着自己不说话,有些不解道。

  “你会不会觉得我没有女人味?”苏青冷不丁道。

  叶寻闻言一愣,“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就是有点好奇”苏青道。

  “没有”叶寻摇了摇头道。

  “哦,还真的没有啊”苏青有些闷闷道。

  “想什么呢,我是说我没这样觉得”叶寻轻笑着道,“我的宝贝老婆,你喝了多少酒啊,这是在说醉话么?”

  两人回到家中,张慧芬正抱着小念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两人回来,口中道:“吃过没?饭还热着”

  “我吃过了,刚跟朋友一块儿吃的”苏青道,“你呢?”

  “还没呢,刚忙完就过去接你了”叶寻去到厨房盛饭,这会儿也就他还没吃饭,苏永庆也已经吃完饭,正在房间里电脑前玩扑克。

  苏青一听他还没吃过,便起身去到厨房,口中道:“那我烧个菜”

  “不用,这不多着么?”

  客厅内,张慧芬拿着小玩具逗着怀中的小念,口中道:“小叶,我看你这段时间都挺忙的,要不你们俩就先回去住吧,那边离公司要近得多,小念我照看着就行”

  “还行,不是太忙,这不是青青要跟妈学怎么带孩子么?”叶寻吃着饭道,“要不青青就在这边,我要是忙的话就先不过来了”

  “别给累坏了,年轻也要多注意身体”张慧芬道。

  “嗯”

  ……

  是夜,忙了一天的叶寻洗了个澡便躺在床上看起了电视,不时有电话打过来,却也是工作上的事情,苏青在一旁听了会儿,在叶寻挂了电话后开口道:“要不小念就先让妈带一段时间,我去公司帮你吧”

  “不用,小念还小,你要是去上班,谁给我的宝贝女儿喂奶?”叶寻嘴角带着笑意道。

  “……”

  “奶粉可不能跟母乳比,宝宝的健康最重要”叶寻揽着身边人的腰肢道,“还能省下不少奶粉钱啊”

  苏青有些无语道:“你给买的一堆衣服就不比奶粉钱便宜了,买衣服最积极,也没几个男的在这点上比你更积极了”

  “那必须!我的宝贝女儿,那以后肯定是个大美人儿,所以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叶寻道,“我还想着回头买一架古筝来着,老婆你不是会弹古筝吗,咱们可以培养一下小念在这方面的爱好”

  “我现在觉得与其担心爸妈会太宠着女儿还不如担心你这个当爹的来的好!”苏青轻笑着道。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家有娇妻不能沾花惹草,当然要对情人好一点”叶寻一本正经道。

  “这么说,你是想要沾花惹草咯?”苏青微眯着眼睛道。

  “那还是不了,老婆情人都有了,再来一个哪里吃得消”叶寻看着苏青道,“老婆,我现在开始就有点担心了怎么办?”

  “啊?担心什么?”苏青不解道。

  “担心我的小情人长大了被别的男人拐跑了!”叶寻道。

  “……”

  因为苏青不说话,叶寻不由得看向她,口中道:“老婆,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吃醋?吃女儿的醋?”苏青有些哭笑不得,“我就是对你的想法表示无语”

  “哦对了,我有样东西要给你”叶寻说着下了床,穿着睡衣出到房门外,不一会儿便提着一个看不出里面装着什么的塑料袋进到屋内,苏青坐在床头道:“什么东西?”

  “好东西!”叶寻神秘兮兮道。

  “给我看看”苏青伸手道。

  “想要啊?”叶寻笑眯眯道。

  “不给算了”苏青收回手,卖关子是吧,偏不上当。

  然而话虽这样说,目光还是不由得往叶寻手里的袋子飘,是什么东西?

  “诺”

  叶寻回到被窝,将袋子放在苏青面前,“看看喜欢不”

  “什么呀?”

  苏青有些好奇的打开塑料袋,将里边另一个塑料袋拿了出来,顺手拆开将里边的物什拿了出来,当两手摊开的时候,苏青愣住了,而一旁的叶寻已经钻进被窝,还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叶寻!!!!”

  “收了就不能退了”叶寻蒙在被窝里道。

  苏青俏脸生红,甚至有些羞恼,因为叶寻竟然送给她一套内衣,还是情趣内衣!

  “你想死是不是,竟然送我这个”苏青将手里的内衣塞回塑料袋,手伸进被窝轻车熟路的找到某处软肋旋转九十度,这招一旦用上了就发现屡试不爽,果不其然,叶寻立马就投降了,拉开被子苦着脸道:“送老婆内衣不是很正常嘛”

  “我不会穿的,你死心吧”苏青羞恼道。

  “哦,那就丢了吧,反正也没指望你会答应”叶寻侧过身背对着苏青道。

  “没指望你还买,钱多没处花是吧?”苏青刚才看着料子就知道质地不差,价格显然不会便宜。

  “……”

  “哑巴啦?”苏青在他腰侧掐了下道。

  叶寻还是不说话,甚至于被苏青掐腰的时候也没点儿反应,苏青见状凑过去瞧了瞧,旋即发现叶寻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脑。

  “生气了?”

  “没,不喜欢就丢了吧,这也没得退的”叶寻道。

  苏青靠在床头,看了眼手里的塑料袋,又看了看身侧的叶寻,片刻后道:“哪有你这样的,最起码也问我一下吧”

  “问你就更不可能了”叶寻背着身道。

  苏青愣了下,脑海中不由得飘过许多想法,看着身侧安静看着电视的叶寻,低声道:“你真的想让我穿呀?”

  “不然我买来做什么”叶寻淡漠道。

  “那等我会儿”

  正看着电视的叶寻闻言立马翻过身,却见苏青似笑非笑的看着自个儿,“接着装呀~”

  “咳…我先睡了,明天还要忙”叶寻又转过身去,不过却是装不下去了。

  苏青不语,静静的坐在床头,视线落在塑料袋上,旋即又看了看叶寻,这段时间,的确很累吧…

  身边传来些许声响,似乎是苏青下了床,叶寻依然闭着眼睛,然而心里面却琢磨着,苏青到底会不会穿呢?应该不会的吧,其实买这个来更多的是逗她一下。

  房门开合,几分钟后身边的人回到被窝躺下,伏在叶寻耳畔道:“老公…”

  闭着眼睛的叶寻不为所动,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温软,口中道:“早点休息吧”

  “真的要休息吗?那我换回去了哦~”

  声音很轻,却撩人心田,听到这句话的叶寻哪里还淡定的了,睁眼转过身,然而入眼却是穿着睡衣的苏青,叶寻愣了下,“又骗我”

  苏青见他又转过身去,似乎是真的不高兴了,当即伏下身掰着他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别生气啦”

  叶寻看了看苏青,此时因为苏青俯身的关系,从叶寻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苏青睡衣的领口,原本失望的目光一下就变了,视线一转看向塑料袋,那里边哪里还有内衣~

  “你不是要睡了么?”苏青笑吟吟道,按住了放在自个儿睡衣纽扣上的手,“那就睡呗”

  “不睡了!”

  叶寻不淡定了,一翻身将两人的位置做了调换,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青的精致面庞,“老婆…”

  “这段时间,很累吧”苏青轻抚着他的侧脸,柔声道。

  致命的温柔,让叶寻的心神不禁然的软化,结婚两年,却始终只能算中规中矩,而这出其不意的一次念想,却给了十足的惊喜,叶寻心下感慨,爱怜的轻吻她的额头,“为了你,为了小念,不会累”

  目光如水,拉着他的手按在领口处,有些许羞涩,轻声道:“就当是奖励你的~”

  什么都不用说,也没有心思再说,似乎疲乏在这瞬间消失殆尽,灼热的目光与呼吸带动着指尖,将那阻挡视线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温柔却又带着急促,当视线中出现那一抹令人窒息的颜色时,再不忍耐……

  夜迷离,战争悄然打响,在那耳畔轻声的,在情深意动的时候呢喃,于是这夜再也无法平静……


  http://www.biqugex.com/book_43320/217759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