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谱写人生 > 第四十七章一曲表心意

第四十七章一曲表心意

  11月晚上8点天空早已黑透,华灯初上也未流光溢彩的灯把城市装点的五光十色。原本计划直接先去龙墨在市里的房子休息,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中途一个紧急电话,车辆只能掉头去了龙氏集团大厦。

  车辆直接开到地下停车场,下车后龙墨牵着陈楚楚的手乘坐总裁专属电梯直达顶层办公室,龙墨一路上都没有放开过陈楚楚的手,用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无声传达着思念与歉意。

  陈楚楚感受到龙墨掌心炙热得温度,这温度穿过手臂直达陈楚楚的心房,整个心都暖暖热热的,陈楚楚心里早已明白龙墨想要传达的意思,只是这些她从来都不介意,这次来的目的只是因为想他想见他,至于其他的都不重要。

  龙钾这次没有跟随龙墨一起去机场,而是留在公司继续处理紧急文件,并且已经在经常订餐的那家五星酒店定好晚餐,此时酒店送餐员也已经到了正在摆放布置。酒店送餐员刚刚准备完毕,龙墨带着陈楚楚就推门进来了。

  “陈你好,欢迎你”龙钾恭敬礼貌的向陈楚楚问好。

  “谢谢,龙钾又见面了”陈楚楚同样礼貌的回礼。

  龙墨牵着陈楚楚的手来到办公室沙发上入座:“楚儿饿了吧,今晚先委屈你在这里简单吃点了”

  陈楚楚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前面桌子上摆放的四菜一汤:“准备很丰盛啊,而且都是我爱吃的,谢谢龙钾了”陈楚楚知道这些都是龙钾准备的。

  龙钾身体笔直的站在旁边,即使被赞扬了脸上表情还是一贯的严肃:“陈小姐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请当家跟陈小姐先用餐”说完后龙钾退出办公室并且把关上了门。

  因为龙墨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晚饭后龙墨就投入到工作中,陈楚楚拿出带来笔记本电脑窝在沙发上写她新的电影剧本。一时间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安静的只剩下键盘声跟书写声。

  陈楚楚在电脑里新建了一个加密文件,从记忆中调出相关内容在脑中略微整理后,就在键盘上打出《星语星愿》几个字。陈楚楚放弃已经写完的《非诚勿扰》电影剧本,计划先拍出《星语星愿》这部电影,并且准备在明年七夕节档期上映。

  建好文档后就开始编写剧本故事大纲、男女主角名字跟人物背景性格、还有其他相关配角、以及设想中故事发生的地点背景等等。随着时间流逝故事一字一字的就在文档中慢慢展现出来。

  在忙碌中一个多小时转眼即逝,时间已经到了晚上10点,这期间也只有龙钾进入到办公室三次,每次进来时手中都拿着一摞文件,而出去时又换成了另一摞文件。陈楚楚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依然还在工作的龙墨,看样子离忙完结束还会需要一段时间,陈楚楚把电脑轻轻的放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放轻脚步就走出了办公室。

  门外龙钾以及另外三名陈楚楚不认识的人也都还在忙碌着。陈楚楚举起手机对着龙钾晃了晃,轻声的说了句:“我去打个电话,一会回来”

  龙钾点头表示知道,说道:“旁边就是会议室”另外那个三人也只向陈楚楚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问好随后继续忙着手中的工作。虽然眼中对陈楚楚的身份还有着疑问,但是专业素养让他们不会去八卦的询问。

  陈楚楚推门进入龙钾说的休息室,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掏出手机给田佩雯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起:“喂,佩雯姐”

  电话刚接通一股强大的怨气扑面而来,应该说是扑电话而来“哟~还记得给我来个电话啊,我还以为某人光顾着谈恋爱呢把我给忘记了呢”

  陈楚楚被调侃的略微有点不好意思:“佩雯姐我之前真的不知道他会这样安排”

  田佩雯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男人就是一个乌贼,整个一个腹黑”

  陈楚楚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嘿嘿一笑,心想田佩雯这形容的还真确切。

  田佩雯平静下心绪说道:“看这样子你男人今晚是不准备让咱们见面了,我猜这几天肯定也会把你拴在他身边吧,那也就是说今晚你俩要住一起,臭丫头给我说实话你们!你们!你们那个了吗”田佩雯实在是说不出口,但是相信陈楚楚肯定明白她的意思。

  陈楚楚臊的满脸通红,嘴里支支吾吾的说不下去。陈楚楚这样的表现让田佩雯完全理解错了,误以为他们已经那个了,立马就急了:“你们真的那个了,楚楚你,你真是,哎!一定要采取措施知道吗,千万不能大意啊”田佩雯憋了半天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田佩雯这样说陈楚楚知道她是完全误会了,马上澄清说道:“佩雯姐你误会了,我们什么也没有,你担心的事情什么也没有发生”

  田佩雯长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下了:“算你心里还明白,记住一定不能越雷池知道吗,你还小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谁也不知道以后会遇见什么事或是遇见什么人,我相信你心里能领的清”说实话在田佩雯的心里,对陈楚楚跟龙墨之前的感情真的不报什么希望,总感觉下一秒两人就要分道扬镳。

  陈楚楚被田佩雯说的脸色的红晕就一直没下去过,其实在陈楚楚心里真的不介意跟龙墨发生点什么,尤其是在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后就更不介意,陈楚楚内在本来就是一位28岁的成熟女性,只是外表披着17岁少女的样子,再说在前世那个开放的年底这件事情就已经不算什么了,而现在这个世界比原来的还要超前开放,那件事情在这里更不算什么。尤其对方还是龙墨算起来自己一点都不吃亏,心里隐隐的还有点小期待。这个想法刚才脑子里冒出来,陈楚楚满脸通红,红的都快开锅了。

  陈楚楚赶快岔开话题,试图掩饰自己的窘迫:“那个佩雯姐这几天我可能没法陪你了,这段时间你也挺累的你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几天吧”

  田佩雯对这没出息的样子陈楚楚真的是恨铁不成钢:“我早就猜到了,放心吧,你男人派来的保镖说了,这几天我的一切花销都算他的,放心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田佩雯最后那几个字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出来。

  之后两人有简单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陈楚楚坐在会议室里,摸了摸还有点红的脸,有过了几分钟待红晕下去后,才起身离开会议室。

  陈楚楚回到龙墨办公室的时候,看见龙墨还在忙碌,桌上的文件似乎比刚才的还多,心里感慨:总裁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尽量放轻脚步回到沙发上,抱起笔记本电脑继续写她的剧本。时间一秒一分的流逝,时间已经到了凌晨1点,早在一个小时前陈楚楚就已经困得歪在沙发上睡着了,虽然沙发宽敞柔软但是依然比不上睡在床上舒服,陈楚楚眉头微皱睡的并不安稳。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龙墨终于合上了文件,并且发完最后一封加密邮件。用手指捏了捏鼻梁活动了下僵硬的脖颈,此时脑中猛然想起马上急切的寻找着陈楚楚的身影。眼前的画面让龙墨内疚心疼的整颗心纠在一起,身体如被钉在原地般动弹不得。

  只见陈楚楚穿着一件白色毛衣深色牛仔裤,蜷缩躺在沙发的一角,浅米色的羽绒服外套盖在腰间,长长的秀发随意的散在后背,还有几缕遮挡在脸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纤细瘦弱的女孩就这样静静的缩在沙发的一角,显得那样孤单薄弱让人心疼到心都在发颤。

  龙墨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大衣走到沙发前慢慢蹲下来,用大衣包裹住陈楚楚一把抱了起来。陈楚楚被突然上升的离心力惊醒,眼神中还带着迷茫,过了一会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龙墨抱起正往外走,声音中还有点慵懒的沙哑:“你忙完啦”

  龙墨低头亲吻了下她的额头:“嗯忙完了你在睡会,一会就能到家”

  陈楚楚此时睡意早已散去人也精神了不少,眷恋着龙墨温暖的怀抱也就任由他这样抱着往外走。陈楚楚被龙墨用大衣包裹的很严实,直到坐进车里都没有吹到一丁点冷风。待两人坐稳后前面副驾驶的龙钾示意司机可以启动了,随后车辆驶出了停车场。

  夜深人静的凌晨,虽然路上的霓虹灯仍然闪烁照亮着夜空,但是路上也只是偶尔很能见到三三两两的行人跟车辆。龙墨坐在车后座还维持刚才的姿势把陈楚楚抱在怀里。虽然车内没有开灯比较昏暗,但是陈楚楚仍然还看得清楚此时龙墨脸上的内疚神色。只见他的双唇紧紧抿在一起,眉头微皱眼睛躲闪着不敢看着她,但是圈在她腰间的手臂是那么的用力。

  陈楚楚放松身体趴在龙墨的怀里,声音清澈又温柔的说道:“我前几天写了一首歌,现在想唱给你听好不好”

  对于陈楚楚提出的要求龙墨很少会拒绝,更何况是现在这样可以称之为甜蜜的要求呢,龙墨低头看着陈楚楚语气中满满的宠溺:“嗯好我想听”

  陈楚楚没有躲闪龙墨的眼神,就这样看着他轻轻的唱了出来。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每个念头都关於你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

  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揣测你的心里

  可有我姓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不经意就叹息

  有种不完整的心情

  爱你爱你爱着你

  陈楚楚的声音余音袅袅婉转动听,让人忍不住的陷入其中。龙墨的内疚陈楚楚一清二楚,因此用这首歌来告诉他她的心意,这是陈楚楚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向龙墨表达出来。陈楚楚只是想告诉龙墨,两人在一起不光是为了分享幸福同时也是分担困难。

  陈楚楚透过歌声传达的意思龙墨都明白了,两人从最初在一起至今,陈楚楚心里对感情的逃避龙墨也是很清楚的,只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能亲耳听见她明确的诉说。歌曲中每一个音符都通过耳朵驻扎了龙墨的心里,虽然歌声已经停止但是旋律还徘徊在他脑海里,甚至包括歌词中的没一个字,都清晰的印在脑中。

  在认识陈楚楚之前的那二十几年中,龙墨自认为生命就是为了发展龙家,二十几年每天重蹈覆辙的生活着,当家主之前每天接受各种培训,但是从没教过他该怎么去爱。当家之后每天处理繁重的工作量考虑的也只是如果发展龙氏,但是从来没想过他能去爱。遇见陈楚楚真的是一个意外,而且是一个美丽的意外。爱了也就爱了,起初龙墨也说不出到底喜欢上她什么,但是越相处她在自己心里的地方就越深一分。她的成熟她的才华她的气度她的样貌她的种种,都那么的让自己迷恋甘愿继续深陷。

  龙墨在京市的房子离着龙氏集团不算太远,开车半个小时就能到。这一片小区位置在京市二环内属于高档住宅,每栋楼有5层一层两户,而房间的户型为上下两层小复式结构。进入房间后陈楚楚环顾四周,屋内的主色调偏深色系感觉很大气简约。

  陈楚楚被龙墨一路领到二楼卧室门口,龙墨先她一步推门进入房间,看见陈楚楚还站在房间门口不由得问道:“怎么不进来”

  陈楚楚双手抱着手臂倚靠在门框:“请问龙先生,这间卧室是你的还是单独为我准备的”

  龙墨向着陈楚楚一步步的逼近,当走到陈楚楚面前的时候,伸出手臂把她圈在他胸膛与墙壁之间,邪魅的一笑:“这是我们两个的房间”

  陈楚楚这是第一次被人壁咚,虽然心里窘迫的不得了,但是依然不甘示弱的瞪着龙墨:“旁边不是还有很多房间吗,随便给我一间就行,我才,我才不跟你一个房间呢”

  龙墨眉毛微挑,一边的嘴角邪魅的上扬,什么也没说就把陈楚楚拉进房间,进步就来了浴室门口:“时间不早了先去洗个澡吧,你的行李已经都放在这个房间里,你人已经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霸道”陈楚楚逃跑似得快速推开了浴室的门,砰地一声关的严严实实。

  被关在门外的龙墨摇头失笑,本来也只是逗逗她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在她没成年之前是不会有进一步举动的,但是等她成年后嘛……那自己可就不敢保证还能继续忍下去了。

  这间主卧室的浴室很大大概有20平米,光那个双人浴缸就占了1/3的空间,陈楚楚进入浴室后就看见了自己带来的睡衣摆放在衣架上。陈楚楚用极短的时间快速冲洗一下换上带来的睡衣,换好后站在镜子前窘迫的没有勇气开门出去,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原本十分的窘迫直接上升到100分的懊恼。怎么偏偏就把这套睡衣带来了呢,哎!

  陈楚楚这次带来的睡衣为一整套睡衣加睡裤,初棉的材质因为已经穿了一年多虽然洗的十分干净,但是毕竟还是显得有点旧了。最关键的是睡衣的样式,白色纯棉睡衣上面印着粉色卡通小熊印花,之前在家里穿还没有什么感觉,也是因为舒服穿习惯了才带来,而现在整件睡衣显得幼稚的不得了,自己实在是不好意思穿出去,而且刚才那套衣服也已经又皱又湿更没法穿了。陈楚楚心里都快抓狂了,今晚这场出丑看样子是怎么也逃不过去了啊!(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43379/207086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