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武魔仙 > 第一章 死人岗

第一章 死人岗

        天上一钩弯月,惨白如雪。

        远处的山坳不时传来声声狼嚎,凄厉无比,如同鬼哭。月色照在一处山岗,只见其上一堆堆白骨,层层叠叠。白骨上凌乱地躺着十数具尸体,有大有小,其中有几具赫然是婴儿和不到十六岁少年的尸体,未凝固的鲜血在低处汇成了一个水洼,浓稠如墨。

        不知何时,山岗上一具十四五岁少年的手指颤动了一下,眉头皱了皱,瘦小的身躯似乎不再冰冷,苍白带血的嘴唇不住扯动。

        “咳咳……”苏彻艰难的坐起,只觉浑身剧痛,手脚使不上力气,一股恶臭传来,让他直欲昏倒。

        “这是哪?”苏彻借着月色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堆积的白骨以及腐烂的尸体,一幅修罗地狱的景象。饶是苏彻心性坚定,此刻也看得遍体发寒,全身鲜血几乎凝固。

        好半晌,苏彻终是回过神来,心底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再说。苏彻忍住身体,咬牙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离开这个臭气熏天的鬼地方。

        半个时辰后,苏彻来到一处石碓处坐下,呼了几口凉丝丝的夜风,混沌的脑袋终于理清了些许思绪。

        才刚回忆起一些东西,脑袋忽然感到头痛欲裂,记忆中涌来许多陌生的场景。

        “牛头村……血魔宗……”苏彻龇牙咧嘴了好一会,目光渐渐清明。

        他记得自己明明在出租屋内打坐,好不容易摸到了武道的门槛,丹田内产生一丝气感。惊喜之下,尝试运功,当他试着去掌控那股气感时,不料意外发生了,那道气感在体内乱窜起来,鲜血如同煮沸般逆流而上。随后苏彻感到七窍喷出鲜血,人便失去了知觉。

        “我死了吗……为何在这里……不对,我这是重生了。”苏彻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看了看如今这副身体,确认了下来。

        前世苏彻是二十一世纪的孤儿,自幼身虚体弱,因而痴迷古武,想通过锻炼筋骨,提升身体素质。苏彻收集了不少所谓的武功秘籍参考练习,虽然自小营养不良,但还真被苏彻摸到了些许门道,身体开始变得凝练结实,黝黑的皮肤显得比白嫩的同龄人更为健康。

        随着年龄的成长,苏彻也知道当初修炼古武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不过多年来还是勤练不辍。

        自练武功,终是出了岔子,让苏彻七窍流血而亡。

        前世的记忆在脑中一掠而过,想着前世还没大学毕业,就此死去,苏彻叹了叹气。

        随即眼神恢复焦距,既然重生了,就要着眼于当下。

        融合脑海的记忆后,苏彻知道身体的原主人也叫苏彻,此地是血魔宗的地界,刚才爬出的是血魔宗的死人岗,专门丢死人的地方。

        苏彻在血魔宗名为药侍,相当于蝼蚁的存在,命如草芥,被掳来专门给人试药。从记忆中知道,像他这样的药侍还有许多。他们来到这里后,如同猪般被养在一个昏暗的屋子里,一群半大的小孩相互挨着,困了席着草铺睡下。

        要是谁不听话,还会被一个赤色衣衫的青年毒打。

        苏彻就看到一个想逃下山的少年被活活打死,场面惨不忍睹。

        而身边的小伙伴也一个个减少。

        直至昨天,赤衫青年把苏彻带到一个石洞内,一名面容冷峻的老者让他喝下一瓶青色的药剂后,醒来便到了这里。

        想到此处,苏彻脑海中不由闪过一个妇人凄绝的眼神。那个妇人曾经死命拽住他的衣角,却被人一刀砍下,鲜血淋漓。即使两世为人,苏彻也无法保持冷静,那一幕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

        眼中有愤怒,有悲凉。最后苏彻无奈的深吸一口冷气,抛去无关的杂念,眼前的形势不容乐观。

        苏彻前世身为孤儿,体味过不知多少人情冷暖,又经历生死轮回,心志坚定。如今也不由陷入两难的境地。

        苏彻知道他死而复生,恐怕要引起那冷峻老者的注意,之后生死更是不知。身为药侍,就像养肥了待宰的鸡鸭,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死。若是那老者再让自己试药,不知还能不能这般幸运。

        “逃……”苏彻看了看不远处陡峭的山崖,摇了摇头,若被发现只怕死的更惨。

        不管如何,还是活下来再说,之后走一步算一步,苏彻目光坚定起来,不再犹豫,拖着残破躯壳向山下走去。

        循着记忆的痕迹,苏彻来到一处偏僻的屋外,推门而入。屋内几个和苏彻一般的同龄人瑟缩在角落,沉沉睡着,脸上犹带惶恐与畏惧,并没有因苏彻引起的声响而醒来。

        苏彻自个找来水喝了几口,沉重的身体再也撑不住,来到一个角落躺下。

        心中的不安并没有影响到苏彻,苏彻很快睡去。

        次日中午,苏彻睁开沉重的眼皮,却见七八个十五六岁同龄人围在他周围,一脸好奇畏惧。见他醒来,都不禁往后倒退。在他们记忆中,苏彻是第一个被带着后还能活着回来的。在他们眼里,苏彻成了一个另类。

        “小兔崽们,快滚出来吃饭了,要是饿死了耽误木长老的试药。抽不死你们!”门外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

        一群少年露出畏惧的神色,也不再围着苏彻看。其中唯一的一个十四的女孩已经流下泪,只是使劲抿着嘴,没哭出声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吃人的世界太过残酷,同伴一个个离去让他们内心积满了恐惧。

        在这里,人命根本不值钱,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存在怜悯也不存在同情,通过记忆苏彻深刻地认识到这点。

        苏彻还在消化脑中的一幕幕,一个赤衫青年已经提着木桶进来,厌恶的眼神扫了扫屋内,嘴里骂道:“师兄们都在修炼,我却还要理会你们这群小屁孩,真是晦气。”

        说完把木桶放下,一群孩子眼巴巴的看着桶内的稀粥,忍不住咽起口水,“咕咕”声在屋内响起。一个个端起木碗小心地挪到赤衫青年面前,苏彻也是饿极,拿起地上的一个木碗跟着走上前来。

        赤色青年,一勺勺地往碗里倒粥,动作极快。直到一个瘦小的女孩走上来,青年的动作才停下来,露出淫邪的脸色,嘿嘿笑着伸出手往女孩怀里摸了几把,又捏了捏女孩标志的脸蛋。

        女孩脸色痛苦,眼泪不住往下掉。

        “还不错,长了点肉!要不是木长老特意吩咐,有你们好受,那像如今还有肉粥吃!”赤衫青年目露邪光。

        到了苏彻上前,苏彻倒显得有些平静过头,他知道眼前的青年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他们身为药侍,青年还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

        要是药侍出了什么差错,长老怪罪下来,他可承受不起。

        赤衫青年看到苏彻,蓦然一怔,指着苏彻,“你……你没死!”一把抓过苏彻,把苏彻的手攥得生疼。

        “说,你怎么没死?”赤衫青年既惊讶又不可置信,他记得昨天自己明明把这小子的尸体扔到了后山岗,怎么今天却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

        苏彻装出害怕的神情,“不……不知道,我醒来后自己回来的。”

        “哼,算你识相。没有自己逃走,逃也逃不走,血魔宗周围可是布置了大阵,跟你们说也不懂。”

        赤衫青年把苏彻浑身看了个遍,沉思一阵,有了决定。看着苏彻虚弱的模样道:“你赶紧把粥吃了,一会跟我走一趟。”

        苏彻不知接下来是祸是福,索性不管,狼吞虎咽地把粥吃完,身体有了不少力气。

        赤衫青年对苏彻的速度很满意,倒没为难苏彻。带苏彻来到一块空地上,和昨日一样,只见他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张符纸,凝出双指,点在符纸上,口中轻哼一声“起”。

        苏彻身体一轻,脚下被一团如同雾气的光华托起,和青年一般升空而起向远处飞去。苏彻目露惊奇,即使通关记忆知道这一幕,仍然被这个世界的神奇震撼。

        御空飞行,这岂不是前世传说中仙人的手段,当然眼前之人肯定算不上什么仙风道骨。

        苏彻来到血魔宗中已有两个月,却对所谓的宗门知之甚少,只是赤衫青年口中偶尔提起。至于之前的记忆,就是偏僻山村里面的生活画面,除了吃饱与挨饿,对其他并无太多印象。

        眼前的一切无疑颠覆苏彻前世的认知。

        远处山峰巍峨,陡峭凌云,山间绿意点缀,组成一幅奇景,山巅上还隐隐能看到其中的琼楼玉宇。

        不多时,苏彻和赤衫青年穿过一片云雾,来到一处平台上。赤衫特意正正了身形,才小心走到石门前,躬身道:“木长老,小子有要使禀报。”

        “有何要事,我可是说过最近不许来打扰,难道那些药侍出了什么岔子”石门内阴冷的声音传来,仿佛只穿耳际,让苏彻感到一阵针刺般的难受。

        赤衫青年大气也不敢喘,回头冷冷地看了苏彻一眼,小心道:“小子不敢打扰长老清修,只是昨日死去那少年,今儿活过来了。小子怕误了长老大事,特意将他带来。”

        “哦”石门内的声音很是讶异,“你带他进来。”石门徐徐升起,青年不敢怠慢,来着苏彻的手进入石门内。忽然苏彻感到身体一寒,身体像是被人看穿了一般,神色畏惧的同时强压下内心的悸动。

        “恩,不错。确实是昨日那小子。你做的不错”说着白光一闪,赤衫青年见怪不怪,接住来临的白光,待看清怀中的红色小瓶,顿时喜不自胜纳头就拜,“多谢长老赏赐。”说完自个退出石门,很是心满意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123/165536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