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三章

第三章

        许是睡了一夜大街,外加被姚风祁生理心理虐一圈的缘故,阎王往角落里一蹲,愣是没有人认出这位就是英明神武、长官阴间所有大小事务的阎罗王!

        光是没人认出来也就算了,偏偏有那心肠太好的患者在路过阎王的时候,往他的软床上丢了几个硬币……如果只是一两个人丢,阎王还可能以为他们是不小心掉的,或者是哪个爱捣乱的小子恶作剧。可当每一个患者进入工作室前都给他块八毛的之后,阎王终于意识到一个很残酷的问题——他现在的造型很像乞讨的吗!!

        气急败坏又备受侮辱的阎罗王真有种拍拍屁股转身就走,顺便狠狠教训下这帮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们的冲动。可一来他的病实在太严重,拍拍屁股的结果可能很惨烈,二来他要是真敢对这帮患者咆哮,估计姚风祁就不只是用皮鞋踩他手那么简单地对付他了。

        火冒三丈的阎王费了好半天的阎王好半天才把冲到头顶的火气压下去,为了防止自己被众患者那同情的眼神激怒,阎王索性往墙上一靠,开始闭目养神。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在屏蔽了外界的干扰之后,阎王突然觉得一天似乎过得也蛮快的!

        周而复始,新的一天到来之时,又睡了一夜大街的阎罗王扶着墙壁吭哧着站了起来,随着姚风祁的脚步踏进灵医工作室。

        “姚先生,我依言独自睡了一夜大街,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为我看病了?”阎王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如果是一般的阴间居民见了阎王这副表情,可能早就吓得两腿发软,阎王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可偏偏站在阎王面前的是心眼特效又“不畏强权”的灵医姚风祁,所以吃瘪的注定是有求于人的阎王。

        “我对你,有过承诺吗?”姚风祁单手撑着下巴,笑得那叫个妖孽,可他那眼神却冷得快要结冰了。

        “你!你耍老子玩!”阎王气得七窍生烟,贵为阴间老大,这两天他又是睡大街又是被踩手,昨天还体验了一天乞丐的生活,到头来不但没求到一剂良方,还要被人奚落!忍无可忍的阎王抬手就把身边的桌子给掀了,上面摆的瓶瓶罐罐摔了一地。

        姚风祁的笑容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让人颤栗的愤怒。冷冷看了阎王足有十分钟,直到阎王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姚风祁才用没有起伏的声音说:“我再说最后一遍:如果你死了,我很乐意用你的神仙之体做实验,只要你还活着,就别指望我给你治病!”

        阎王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人家已经当着他的面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他继续赖在这里就只会让自己更加丢脸让外人看笑话。可要是就这么转身走吧,不光某部位的病症折磨得他精神崩溃,而且身为权力者的面子也不允许他就这么缩回去。

        等了片刻也不见脸色阴沉的阎王走人或发飙,这倒是姚风祁产生了些许的好奇心。以他对阎王所做所为的了解,阎王在被他如此对待之后绝对会恼羞成怒,搞不好还会去圣医局告状。可事实证明,这位顶头上司的行事风格,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给你五分钟,如果你能在我开门做生意前把你制造的垃圾轻易干净,也许我会考虑给你治病,听清楚,是‘考虑’。”姚风祁指了指先前被阎王弄撒一地的破烂儿,转身去里屋换工作时专属的白大褂。

        看着姚风祁高挑的背影,阎王一时间愣是没反应过来,刚才还死活不肯为他看病的姚风祁,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改口了?!该不会又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手段要折磨他,让他下不来台吧?!

        “如果你不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的好,因为我连考虑都懒得考虑。”姚风祁那冷冰冰又略带慵懒的声音从里屋传来,阎王眨巴着眼睛,下意识去打量周围的环境——这位行事怪异的灵医该不会在工作室里安了摄像头一类的东西吧?!

        “还有三分钟!”姚风祁的倒计时倒是让阎王想起对方只给了自己五分钟的时间,当下也不敢再磨蹭,急忙拿过打扫卫生的工具,手脚不太利索地将工作室打扫干净。当姚风祁穿着白大褂从里面晃晃悠悠走出来的时候,阎王已经满头大汗了。

        “哟,才干这么点活儿就累成这样?啧啧,果然是当惯了大老爷,不食人间烟火喽!”姚风祁嘲讽的语气噎的阎王眼冒红光,天知道他根本不是累的好吗!任谁长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痔疮,扫完地之后都会疼痛难忍吧!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没有理会姚风祁那半冷不热的态度,阎王慢慢走到工作室门口将门关上,他在7姚风祁一个人面前丢人也就算了,他可不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既不被灵医待见,还得了那种难以启齿的毛病。

        “看在你表现良好又足够诚心的份儿上,我可以给你看病!”一屁股坐在沙发椅上的姚风祁两手交叉垫在下巴上,用眼神示意阎王趴到旁边的病床上。

        阎王没想到姚风祁真的松口,可人家既然愿意给他治病,他也不能不配合啊!于是阎王乖乖地趴在病床上,眼睁睁地看着姚风祁拿着把手术刀向自己走来。

        “你,你要干嘛?”阎王的心肝猛地跳了几下,这位灵医不会心理扭曲太严重,以至于打算亲手将他这个上司给砍了做医学研究标本吧?!

        “放心,我说了给你治病,就一定会给你治好的!”姚风祁龇牙一笑,可白花花的牙齿在阎王的眼里比狰狞的厉鬼还要恐怖——

        “啊!”

        “哟,里头这是什么动静啊?”早早来排队却被拒之门外的患者被里面传来的惨叫声吓得一哆嗦,想要趴门缝上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偏偏又不敢——谁不知道新任灵医是个连阎王判官都不给面子的小心眼,不能得罪啊!

        “谁知道呢!”后面的患者议论纷纷,讨论半天也没个结果。

        工作室的惨叫还在继续,而且一声比一声惨烈,很快地,外面排队这群人受不了了。尤其是队伍中间有了类似癫痫的病症的病人,更是被吓得脸无血色,身体抖如筛糠,眼瞅着就要犯病了。

        “行了,手术都做完了,你能不能歇会儿别叫了?”处理完“案发现场”的姚风祁抱着肩膀笑睨着抱着脑袋哭叫不止的阎王,直到此刻,姚风祁才觉得阎王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生了病一样会痛。难怪被自己如此刁难还不肯放弃,原来那痔疮已经长到那么大了呀!

        “你根本就是诚心报复我!哪有做手术不打麻药的,你怎么不直接给我来一刀痛快的啊!”阎王哭得那叫个悲悲惨惨凄凄,他倒宁愿姚风祁方才是想杀人灭口,至少一刀之苦总比某人刻意不用麻药的多刀切割要少受些苦。

        “这就算诚心报复?”至此,姚风祁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个零度以上的笑容,要是让门外那些排队等候的患者见了,保准又要迷晕一大票。

        见阎王还是没有爬起来的意思,姚风祁倒也没急着撵人,慢悠悠地走回办公桌,姚风祁拿起钢笔刷刷点点地写了个药方,然后拿着药方去隔壁那间只有灵医才能进得去的药方配药。

        待姚风祁把所需药物全部抓好,阎王才磨磨唧唧地从床上爬下来,区别是手术前还能勉强走几步的阎王,此时已经连站直都是奢望了。

        “姚先生,你确定这是给我抓的药?”不经意间扫到药方的阎王满脸黑线地看着保持笑吟吟状态的姚风祁,他虽然不懂药理,但至少也知道药方里不该有一味名为“红辣椒”的药材吧?!

        阴间和阳间药物截然不同,但食材倒大体一致,傻子都知道得痔疮的人不能吃太辣的东西,就算现在已经手术切除了多出来的肉球,也不代表他可以喝加了红辣椒的药物吧?

        “你不是说我在报复你吗?既然你都这么要求了,我要是不照做,岂不是驳了你的面子!”笑得人畜无害的姚风祁无辜地耸了耸肩,好像在说:我就是整你,有本事你咬我啊!

        “……”再次被自己搬起的石头砸了脚的阎王无语望天,他就知道姚风祁这人比他所认知的更加恶劣。动手术不用麻药,开药非得在里面加辣椒,下一步是不是打算直接给他下点毒药,然后就可以成为绝无仅有的仙体标本了?

        “好了,手术也给你做了,药也给你开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姚风祁指了指大门,做了个“慢走不送”的手势。

        阎王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一步三颤抖地离开灵医工作室。

        面对忽然涌入工作室的众多患者,姚风祁又变回了冷冰冰的状态,面无表情的给有需要的患者看病拿药。

        离开工作室之后,阎王给崔判官打了个电话,让老崔以最快的速度来接他。崔判官也没多问,撂下电话就带着一帮小鬼来接人。

        崔判官本以为阎王被姚风祁整得要放弃了呢,所以来接人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让崔判官没想到的是,再见阎王,虽然脸色白的渗人,但神色却平静得很。得知姚风祁给阎王动了手术还开了用于恢复的药之后,崔判官惊得下巴都砸到地上了。

        “老崔啊,我这些日子身体不太舒服,如果你遇到什么难题,例如验尸啊,伤势鉴定啊什么的,千万别客气,直接来找姚风祁。他对我这么好,我要是不好好‘回报’他,岂不是太对不起他了!”返回大殿休息的阎王用一种听上去云淡风轻,实则波涛汹涌的语气对崔判官下达命令。

        站在下手的崔判官抖了抖——他怎么觉得头儿和姚风祁之间的战役,才刚刚打响呢?!看来未来的一千年,他们这帮充当小弟的炮灰,没好日子过喽!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