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七章

第七章

        泡在冒着热气的浴缸里,姚风祁拿出今天的“战利品”悠闲地把玩。

        手枪这玩意即使在阴间也不是什么稀罕货色了,因此姚风祁对姜末的手枪并没有太多的好奇。抬起光溜溜的手臂,姚风祁做了个瞄准射击的动作,当然,枪的保险已经被姚风祁关上了,不管他扣动几次扳机,枪都是不会响的。

        泡澡泡的差不多了,姚风祁随手把手枪扔到干燥的角落里,起身拿起浴巾一边擦身体一边返回卧室找衣服。既然白天已经上演了一幕相当有视觉冲击性的大变活人,姚风祁也不在乎再玩点更刺激的。

        恶趣味地选了件红色的长款风衣,姚风祁随手把平时打理得相当整齐的头发揉成了鸟窝状,还特意往额前多扒拉几下。也就是姚风祁的头发相对还算短,这要是换成及腰长发,活脱脱就是个红衣女鬼啊!

        对着镜子照了半天,姚风祁对自己的新造型十分满意,他已经能预见白天那些被他吓个半死的凡人腿软尿裤子的场景了。

        嘴角划出一个得意的弧度,姚风祁返回浴室拿起姜末的手枪,再度凭借阳间通行证潜入了阳间。

        别看姚风祁白天找转世婴儿费了不少工夫,那是因为阎王给出的线索实在有限,再加上人转世之后气息多少都会有些改变,这些因素都会干扰姚风祁的判断。但要在偌大的城市里找到白天才见过面的人,对于灵医姚风祁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顺着灵感找到申峰家的时候,姚风祁意外地看到那个高大又儒雅的男人才进家门。下意识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姚风祁讶异地挑了挑眉——这都凌晨两点了,怎么才回家啊?

        郁闷地去楼顶转了两圈,姚风祁尽量避免被其他无关人员看到,毕竟他现在这个造型太过惊悚,平白地吓死几个,他可就真的没有清净日子过了。

        估摸着申峰应该睡了,姚风祁悄悄地从楼上飘下来,万幸的是这个小区的居民都有拉上窗帘睡觉的习惯,不然说不定哪个起夜上厕所的就被吓得尿裤子了。

        趴在申峰窗子上听了半天,确定申峰入睡之后,姚风祁才穿过玻璃,悄无声息地站在申峰的床前。

        终于近距离接触到此行的目标,姚风祁突然不知该做些什么了。吓唬人这事很多人都干过,但姚风祁绝对是个例外。就凭他那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性子,谁要是能被他吓唬一顿,都得连夜去买彩票,保不齐就中个头等大奖。

        围着申峰的床转了两圈,姚风祁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吓唬吓唬这个要带自己去警局的男人。钻进申峰的梦里吧,好像就白瞎他穿的这身红风衣了,因为在梦里,姚风祁可以利用自己的法力随意变幻形态,来达到吓唬人的目的。再说用梦吓唬人,不管是力度还是惊悚的程度都不能让姚风祁满意。

        可他也不能直接把申峰叫醒了吧?凌晨两点多才睡觉,天亮就要开工,还能不能让人家睡个好觉了!搅了申峰一个人的好梦也就算了,万一这小子胆子奇小,再来个狮子吼,把周围的邻居都吵起来……姚风祁已经能想象到阎王赖在他家不肯走的恐怖场景了。

        就在姚风祁犯难的工夫,躺在床上的申峰突然睁开了眼睛。对上那双警惕性十足又略带迷茫的双眼,姚风祁的心在胸膛里狠狠地震了两下。

        想象中的尖叫并没有响起,申峰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站在床边的红衣鬼。就在姚风祁寻思着要不要先开口学两声鬼叫的时候,床上的申峰突然掀开被子,紧跟着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指到了姚风祁的眼前。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申峰眼里初醒的迷茫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即使黑夜也无法掩盖的杀气。

        此时的申峰和白天案犯现场时的他判若两人。

        姚风祁两眼眨也不眨地盯着申峰,对方身上这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让姚风祁十分好奇,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小小凡人到底是精神分裂,还是当有危险靠近时候的本能反应。

        两人僵持了足足十分钟,姚风祁依旧是一脸轻松惬意,当然,他也没有回答申峰的问题。再看申峰,除了额头处出现少许汗水之外,竟也没有任何不适之处,端着枪的手连抖都没抖一下,这对于体能有限的凡人来说实在是难能可贵。

        “如果我是你,就把枪放下来!”又过了十分钟,姚风祁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他的话一出口,申峰眼中的警惕突然少了许多,持枪的手顿了一下,缓缓地收了回去。

        “真的是你!”申峰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略显疲惫地坐回到床上。姚风祁一开口,申峰就听出这人是白天案发现场突然消失的神秘人。联想起这人白天的凭空消失,申峰也懒得追究姚风祁是如何出现在自己卧室里的。

        “你为什么不害怕?”申峰如释重负的表情让姚风祁看得很不爽。本来嘛,他特意挑了件平时很少穿的红色风衣,又梳了个非主流的头型,正常人见了他不是该吓得屁滚尿流颤声求饶吗?申峰这样的反应让他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害怕有什么用?”申峰纳闷地看了姚风祁一眼,甭管对方是人是鬼,两人的实力差距都是显而易见的。申峰可不认为自己显得害怕点,对方就会在下手的时候手下留情。

        “……”申峰的回答把姚风祁噎的差点翻白眼,想不到他千年后重返人间,竟然第一个就挑上了块硬骨头。没有达到预期的惊悚效果,姚风祁的小心眼又爆发了。

        慢悠悠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枪,姚风祁一边摩挲着手枪的枪身一边慢悠悠地开口:“申峰,二十八岁,本市人,从警六年,破获大案要案无数,多次立功受奖……”

        在看到姜末手枪的那一刻,申峰的眼睛突然亮了。先前他一直在想要如何找回姜末的枪,就算他能和上级说清楚丢枪纯属意外,但如果枪最终找不回来,姜末的前途还是会受到很严重的影响。

        可天知道那个突然消失的男人是个什么东西,又要去什么地方找他。得到记录了凶案嫌疑人录像的启示,申峰特意又去了趟案发现场,把小区周围几家商户的录像内容从早到晚全看了一遍,结果正如他想象的那样,录像里没有那个美男子的身影。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既然这个神秘男子自找上门,申峰意识到自己夺回姜末手枪的机会来了。

        可当他听到姚风祁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档案的时候,申峰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姚风祁的脸上。他实在很好奇这个神秘又诡异的男人到底要干什么,又为什么突然来到自己家,是示威?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小子,你不是说有必要让我去警局交代自己的问题吗?现在我有空了,你是打算在这问,还是去警局问?”把手枪扔在申峰的床上,姚风祁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说实在的,姚风祁从来没想过去警局“配合调查”,可他实在不知该和这个叫申峰的年轻人说些什么,还不如转移阵地,去警局吓唬吓唬其他人呢!

        “如果你愿意的话,还是去警局吧!”申峰手脚利索地将姜末的手枪塞进自己随身的枪套里,边塞还边用眼角偷瞄床边的姚风祁,像是生怕姚风祁反悔,突然上来抢似的。

        “也好,我先去警局等你,你最好快点,不然……”姚风祁留下这句凉丝丝又充满想象空间的话,再次凭空消失。

        申峰愣了两秒,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抓起外衣就往门外冲。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晚留在办公室值班的是田正飞和一直没睡醒也不想回家的姜末,要是让这两个小子对上姚风祁,天知道警局会不会被闹上天。

        事实证明,不管申峰的车开得有多快也比不上姚风祁的急速飞行。这头姚风祁才启动车子,那头姚风祁已经如鬼魅般出现在了重案组的办公室。

        值班室只有一张单人床,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姜末从被搬进值班室就一直躺在上面,连动都不动。要不是他的胸口还有小幅度的起伏,宋庆松早就把他搬去法医室做研究了。

        活蹦乱跳的田正飞自然不会和丢了魂似的姜末抢床,在办公室拉了把椅子,田正飞抱着肩膀靠在墙上打瞌睡。梦里一会儿是血腥的案发现场,一会儿是那个长相很出众的男人突然消失,看得出来,没能亲眼目睹这一神迹,田正飞悔得肠子都青了。

        一阵冷风在小小的值班室里吹过,田正飞猛地一点头,从瞌睡中醒了过来。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田正飞突然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鬼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