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八章

第八章

        田正飞这声吼将沉睡中的姜末给吓醒了,本来就睡得不踏实的姜末头昏脑胀地从床上坐起来,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一眼就看到值班室中央站着个高个子的红衣人。

        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姜末眨巴着还没和大脑连上线的眼睛盯着值班室里这个人影发呆,直到田正飞又嚎了一嗓子“有鬼啊”才算是回过神来。

        可他回过神还不如发呆的状态呢,在意识到值班室多出这“人”正双脚离地处于漂浮状态之后,姜末双手捂脸拔了个高腔,跟着不管不顾地从床上跳下来,玩了命地往外冲。

        要说姜末刚才那声尖叫真是够有震撼效果的,不仅正打算逃跑的田正飞被吓得呆立当场,就连装鬼吓人的姚风祁都好半天没缓过劲儿来。

        眨眼间,不大的值班室就只剩下姚风祁和一直想“见证奇迹”的田正飞。欲哭无泪的田正飞皱巴着一张娃娃脸,想学姜末快步逃走吧,又不敢,生怕自己动作明显点就会引起这位一看就不太好惹的主儿的主意。可要是不跑吧,田正飞自认心脏还没强悍到这个地步,再坚持三分钟,他就该去另一个世界报到了。

        被姜末晃了一下的姚风祁也没动,作为一个纯种小心眼,姚风祁的第一吓唬目标绝对是白天拿枪指着他,还敢对他出言不逊的姜末。可他没想到这个前一刻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警察竟然跑得比兔子都快,一眨眼的工夫连人影都不见了。

        深吸一口气,姚风祁劝自己一定要冷静,不然他可不敢保证再遇到那个一而再触到自己逆鳞的小警察时,会做出多么恐怖的事情来。

        “嘿嘿,那个……”僵持许久,终于沉不住气的田正飞挥了挥早已麻木的小爪子,惨兮兮地对着姚风祁一笑:“您老人家也飘了半天了,该累了吧?要不您老先歇一会儿?我就不打扰了!”田正飞说完保持着面对姚风祁倒着向后走的姿势向门口退去。

        “你说走就走?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姚风祁挑着眼角看了半天,终于想起这小子也是白天怀疑他是凶手的一份子。既然得罪他得罪得最狠的家伙跑了,那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收拾下眼前这个娃娃脸好了。

        “……”田正飞假笑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身体也像被高手突然点了穴似的,保持着单腿着地的奇异造型。直到这时候田正飞才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不练一下百米冲刺,至少在面对眼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的时候,能多个保命的手段。

        见田正飞着地的腿都开始打颤了也没有放下另一条腿的意思,姚风祁满意地点了点头,和申峰以及刚才逃走的小警察相比,眼前这个娃娃脸明显懂事多了。既然这小子这么乖,他要是不下点猛药、狠狠地吓唬吓唬娃娃脸,岂不是对不起人家的配合演出?!

        要是让田正飞知道此时此刻姚风祁正在想什么,估计田正飞会气得骂娘——敢情他听话不逃跑还成了人家收拾他的借口了!

        丝毫没理会田正飞的心理活动,姚风祁晃晃悠悠地飘到田正飞跟前,为了衬托出恶鬼索命的阴森效果,姚风祁也不知怎么弄出一阵小风,不仅把他那遮着半张脸的半长不短头发吹得张牙舞爪,更是把好好一个值班室变成了阴风阵阵的人间地狱。

        本来就出了一身冷汗的田正飞被这小风一吹,浑身的肌肉瞬间都收紧了。他虽然没见过所谓的鬼神,但从各种话本小说的描述来看,这鬼一吹风就表示要发大招啊!

        “您老人家息怒,息怒!我们这里是警局,是伸张正义的地方,您要是有什么冤情大可以说出来,我们一定会为您讨回公道的!冤有头债有主的,您老可不能滥杀无辜啊!”为了避免成为恶鬼制造的炮灰,田正飞有的没的乱说一通。不为所动的姚风祁抱着肩膀飘在田正飞正前方三十公分处,琢磨着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刚才被姜末一把甩上的值班室大门突然被撞开,刚才跑得飞快的姜末再次出现在值班室门口。再看姜末,左手平端着只大海碗,也不知里面装着什么,右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田正飞只扫了一眼就认出来这把手术刀可是宋庆松的专属刀具,是宋庆松当法医的第二年从医院一位退休的老医生那里讨来的,据说煞气不是一般的重。

        一脚踹开房门的姜末没了先前的惊慌失措,虽然他脸上还挂着不可忽视的恐惧神色,但脚步却相当稳健地向姚风祁走来。

        姚风祁没想到刚才表现的相当胆小的小警察还会回来,更没想到他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找来这些奇奇怪怪的物件。出于好奇的心理,姚风祁并没有贸然出击,而是依旧保持着抱肩膀的动作冷冰冰地看着姜末的一举一动。

        姜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田正飞的左手边,抬右腿照着仍坚持着金鸡独立造型的田正飞就是一脚,当场就把田正飞从值班室踢到了外面的办公室。摔得不轻的田正飞吭哧着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值班室里的姜末左手猛地一扬,红色带着腥臭味的液体兜头兜脸地浇在姚风祁的身上。

        与此同时,姜末又爆发出一声尖叫,只是这声尖叫里多了几分悲壮的意味。田正飞还没搞清楚姜末要干嘛,就见这小子扬起右手的手术刀,照着姚风祁心口的位置就刺了下去。

        冰凉冷硬的触感让姚风祁不舒服地皱起了眉,不得不说姜末找来的这把手术刀的确煞气非凡,竟然能将贵为灵医的姚风祁刺伤,刀尖更是深入心口两寸。可之后不管姜末再怎么用力,刀子都无法再深入一分,死脑筋的姜末又不肯就此罢手,一时间两人一个持刀一个被刺,就这么僵持起来。

        “小子,你又一次挑战了我的极限!”突然间,姚风祁的嘴角冷峻地上扬,双脚落地的瞬间用力地扬了下头。站在他对面的姜末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直到这一刻他才认出眼前这个被自己刺中的红衣厉鬼,竟然是白天出现在案发现场并抢走自己手枪的神秘男人。

        怒不可遏的姚风祁再也懒得顾虑许多,抬左手扣住姜末握手术刀的手腕,用力地向后一甩。姜末只觉得眼前的世界迅速旋转几周,跟着身子突然失去力道,如破落的风筝般垂直下坠。

        目睹全过程的田正飞吓得一缩脖,要知道姜末这小子看着可爱又软萌,可体重却也有七八十公斤。姚风祁刚才那看似随意的一甩,居然将姜末扔到了距离姚风祁足有三米的窗户外面。

        再也顾不得心中的害怕,田正飞跟疯了似的冲进值班室,一溜小跑来到窗户边。要知道他们这儿可是五楼,如果姜末真的摔下去,就算不死也得落下残疾。

        本已经做好一探头就会看到血腥一幕准备的田正飞没想到,姜末这家伙飞出窗外的一瞬间,两手下意识抓住了窗台的边缘。估计生死一线间的绝境激发了姜末体内的潜能,平时扳腕子总输的姜末此时牢牢地挂在窗台外面,可他那双不住颤抖的手还是说明他的力气已经用尽了。如果没人援救,要不了多久,姜末这只才加入警队不到半年的小菜鸟就会从十几米的高空坠落,在地面上绘出一朵绚烂的血花。

        “姜末你坚持住,我这就拉你上来!”见姜末还没死,田正飞长出一口气。伸手抓住姜末的双臂,田正飞试了几次都没能将姜末拉回来,这可把田正飞急得够呛。

        要说这人也真够怪的,平时想要扛起或者抓起个正常体重的成年人,似乎根本没有难度,碰着个手劲儿大的没准能一挑二。可当其中一人处于竖直状态挂在楼外面的时候,情况就大为不同了,除非你是能拉动飞机坦克的大力士,不然轻易拉不动下面的人。要是处理不好力度,没准反而被外面的人给拉去做陪葬。

        里面的田正飞累得龇牙咧嘴,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都崩出来了;外面的姜末体力严重透支,眼瞅着就要坠楼。关键时刻,造成他们陷入险境的间接推手终于到了。

        驱车赶来警局的申峰本来心情还算不错,毕竟他找回了姜末的手枪,枪里的子弹也一发不少,并且手枪也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只要把枪拿给姜末,那今天丢枪这事就当是没发生过。

        可当他把车开进警局所在的街道时,申峰一眼就看到自己警局大楼外侧挂着个人,而且正是他刚刚还在想着的人。

        申峰绝对不信姜末是因为丢枪才会想不开跳楼的,所以当田正飞出现在窗口玩命地救姜末时,申峰就意识到——出事了,出大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