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令阎王没想到的是,姚风祁居然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看着在自己面前“嘭”的一声关上的房门,阎王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难不成这位新上任的灵医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早知如此他干嘛每次都故意比人家矮半头嘛,欺善怕恶什么的,他的长项啊!

        “你要是那么想当我家看门狗的话就继续在这儿站着,但你最好记住:不要随地大小便!”穿戴整齐的姚风祁打开房门就看到阎王傻呆呆地立在门口。毫不犹豫地损了两句,姚风祁潇洒地转身离去,独剩阎王自己在风中凌乱。

        有了阎王给的受害人转生地址,姚风祁这回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新生儿的家。让姚风祁比较意外的是,这个昨晚才出生的小家伙已经被接出了医院,此时正在宽敞的婴儿房里呼呼大睡。

        确认劳累不堪的孩子父母正在隔壁房间休息,而保姆也外出去采购食品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之后,姚风祁悄悄接近新生儿,并且将一颗米粒大小的晶莹剔透药丸,放在了婴儿的眉心处。

        说来也怪,药丸刚触碰到婴儿的额头,就如落地的人参果般钻进了孩子的身体,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姚风祁站立在婴儿床旁边,冷冷地看着原本睡得正香的小宝宝不舒服地扭了扭,平静的小脸上出现了一抹痛苦的神色。

        再次睁开眼,婴儿脸上天真烂漫的表情已经扭曲狰狞的表情取代。姚风祁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一直不赞同阎王这种寻找杀手线索的方法,除了懒得给自己找麻烦之外,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想唤起这些已经在阴间死亡者的痛苦回忆。虽说在婴儿降生的前三天,这些记忆就存在于他们的脑海里,但如果没有人刻意去触碰,也能减少他们的痛苦并利于他们遗忘前世的恩与仇。

        “你是谁,我现在在哪里?”婴儿开口之后,发出的不是稚嫩的咿呀童音,而是相当成熟的男声,很显然,此时的婴儿已经变回了受害者。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告诉我,是谁杀了你就够了。”姚风祁不耐烦地摆摆手,他只是奉命来调查连环凶杀案凶手的事,没必要和受害者说太多。

        “杀我?难道我已经死了?”婴儿迷茫地抬手看了看,跟着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这、这是我的手吗?怎么会变得这么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突然变成小孩子?”受害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他弱小的身体根本不能支撑他完成一整套的动作。最后,受害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倒在婴儿床上,两只眼呆滞地盯着天花板,不管姚风祁问什么都没有任何反应。

        耐心用尽的姚风祁再也无法忍受受害者的歇斯底里,只好拿出一颗黑色的药丸,照旧摆在婴儿的眉心处。当黑色的药丸也被婴儿吸收干净,小宝宝充满痛苦的眼神渐渐涣散,最后两眼一闭,又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完成善后工作的姚风祁并没有急着离开,反而抱着肩膀站在婴儿床旁边,冷冷地看着即使睡去也保持着皱眉状态的小宝宝。通过刚才简短的对话,姚风祁已经能确定受害人临死前一定遭遇了相当恐怖的一幕,以至于神经出现了短暂的错乱,甚至连自己已经死亡的事都不记得了。

        如果受害人现在还没有转生,那姚风祁绝对有把握恢复受害人这部分丢失的记忆。但如今受害人已经变成凡人,灵医的药方对他已经毫无用处,而且姚风祁也不认为强行替一个已经转世的人恢复前世生前最后的记忆是正确的。

        思索再三,姚风祁觉得再呆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的收获,与其在这儿替人家看小孩,还不如出去走走转转呢。悄悄离开小宝宝的新家,姚风祁正想着要去哪里转转呢,两辆警车就停在了小区街口。

        车门打开之后,申峰带着他的重案组风风火火地杀进小区,姚风祁好奇地顺着他们的路线看去,就发现在小宝宝隔壁单元的楼顶,正上演着一幕相当刺激的持刀者挟持人质。

        眯着眼睛顶着阳光望去,姚风祁意外地发现被绑匪挟持的人质正是小宝宝家外出买菜的小保姆。这一发现让姚风祁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他是不是该庆幸这回跑得快啊,不然又要被警方当成嫌疑人或者相关人员了?!

        重案组赶到现场之后,由申峰带着周奇和一个谈判专家到顶楼去营救人质,而副组长田正飞则带着小菜鸟姜末以及另一个重案组成员古阳在楼下维持秩序顺便设置救生气垫,以防有人坠楼造成意外。

        眼见爬到楼顶的申峰并没有顺利地说服持刀者释放人质,反而使得场面变得更加凶险,姚风祁忍不住蹭到刚铺设完气垫的田正飞身后,冷冰冰问了一句:“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擦额头汗水的田正飞吓得一哆嗦,别看他昨晚才第一次见姚风祁,但对姚风祁的一举一动音容笑貌都有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如此突然听到阴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田正飞两腿一哆嗦,差点扑到半人多高的气垫上。

        给田正飞打下手的姜末也被突然出现的姚风祁吓了一跳,僵硬地转头去看守在外围维持治安的警察,姜末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他们身后的?突然冒出来的?外面的围观者不可能没发现啊!钻进来的?瞧瞧那坚实的人墙又觉得不太现实。

        最后,小菜鸟把自己绕迷糊了,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他已经被姚风祁标记为头号猎杀对象,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好了!于是姜末相当没义气地把田正飞一个人留给姚风祁,他独自溜到外围帮忙维持秩序去了。

        “问你话呢,说话啊!”等了半天也没听到田正飞回话的姚风祁不爽地推了田正飞一把,本来就腿软的田正飞成了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倒的骆驼,软软地趴在了气垫上。

        “……”姚风祁满脸黑线地瞪着哆嗦成一团的田正飞,昨晚他故意扮鬼也没把这小子吓成这样啊,怎么他换成正常装扮的时候却把人给吓软了?!

        “我要是你,绝不会在气垫上多呆一秒!”姚风祁难得好心地提醒着田正飞,见田正飞终于敢看自己了,姚风祁伸手指了指楼上。可能申峰等人的某些话刺激了持刀者的神经,使得持刀者拉着人质退到了楼体边缘,姚风祁甚至怀疑一阵大点的风都能把他们从楼上吹下来。

        总算想起自己正在出任务的田正飞手忙脚乱地从气垫上爬下来,生怕自己动作慢点就被砸成肉饼。

        “小子,我最后再问一遍,到底什么情况?”见田正飞不着痕迹地向人多的地方蹭,姚风祁黑着一张脸,伸手揪住田正飞的脖领子,把人提到自己的面前。要说田正飞的个头和姚风祁差不了多少,可姚风祁愣是把田正飞提得双脚离了地。

        “咳咳,把我放下,注意影响!咳咳,放我下来,上、上不来气了!”起初,田正飞还顾及着面子不敢大吵大嚷,可没一会儿,他就被衣领子勒得满脸通红,只好开口求饶。

        姚风祁不满地瞪了田正飞一眼,像扔垃圾似的把田正飞扔到一旁。双脚落地的田正飞晃了好几下才勉强站住,没又扑在地上。

        “那个男的,就是持刀那位,就是昨天那起凶杀案的嫌疑人。”揉着脖子喘了几口粗气,田正飞总算搞清楚自己的处境。为了尽快摆脱诡异莫名的姚风祁,田正飞竹筒倒豆子般地介绍情况。

        自打田正飞根据姚风祁给的线索找到了嫌疑人的录像之后,重案组联合技术部加班加点地寻找嫌疑人的线索,终于在今天上午,找到了嫌疑人的落脚点。

        就在重案组围在楼下商量抓捕方案的时候,嫌疑人刚好从外面回来。见到楼下停着几辆警车,嫌疑人就知道情况不妙,转身就跑。

        路上,嫌疑人抢了一把尖刀,又劫持了买完菜准备回家做饭的小保姆。最终,嫌疑人在多方联合围捕之下,带着人质上了小宝宝家隔壁单元的楼顶,企图来个玉石俱焚。

        “原来就是这小子杀的人!”一想到这小子杀了转世的受害者,害得自己昨天白跑一趟,还导致自己变成警方眼中的凶手,姚风祁的小心眼再度爆发。顾不得田正飞的阻拦,姚风祁急三火四地冲到顶楼,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管不顾地冲到了嫌疑人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