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当忙着调查现场的黑白无常发现向来冷淡的灵医出现在自己背后的时候,两人的额头上都滴下些许冷汗。这年头,连阴间刚降生的小娃娃都知道新任灵医有多冷感,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出现在案发现场,怎么看怎么诡异啊!

        无视其他人的议论纷纷,姚风祁按照申峰之前说的细节一点点复查现场,希望能在这里找到其他调查人员忽略的细节问题。经过再三考虑,姚风祁觉得还是不能让申峰冒风险来阴间查案,再说阴间的鬼差向来不能插手阳间的是是非非,反过来看,阳间的申峰也不适合过多参与阴间的案件调查。

        “姚先生,您找什么呢?”见姚风祁向警犬似的这瞧瞧那闻闻,黑无常那个好奇啊!虽然白无常死活都让他上前搭话以免被冻成冰块,但黑无常还是冒死冲了上来。

        “我想看看现场有没有档案上没有记载过的线索。”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找线索上的姚风祁脾气似乎好了些,但说话的声音依旧冷得吓人。即使在三伏天,听君一席话都有种吹空调的爽快感,更何况是如今这种还不算太暖和的季节呢!

        黑无常一听,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没听错吧?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的灵医姚风祁竟然拿会跑来凶杀现场调查线索?!难不成这灵医上任时间长了就会对各种案件感兴趣,慢慢进化成上任灵医那种件件凶案都到场的奇怪物种?!

        “姚先生觉得我们的档案记载不够全面?”白无常倒没有黑无常那么惊讶,没什么表情的帅脸同样有释放冷气的效果,可惜和姚风祁一比,简直就是风扇遇到南极冰川了。

        “哼,如果你们的记载够全面,又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抓到凶手?”不客气地白了白无常一眼,姚风祁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爽。如果这帮阴间官差给力点,他也不用一趟一趟往阳间跑了。如今他难得发善心帮他们查案,结果这帮家伙还拿出一副怀疑的表情!要不是时间紧迫,姚风祁真想给白无常那张硬邦邦的脸来上几拳,顺便给他擦点用于毁容的药膏——让你学我!

        白无常没想到姚风祁说话这么不留面子,可人家说的也确实是事实,憋屈得紧的白无常只好摸摸鼻子,默默地咽下这口气。

        “姚先生,那你查出什么了?”脑子缺根弦的黑无常没听出姚风祁和白无常对话中的火药味,反而兴致勃勃地围着姚风祁转,希望能从这位稀有的灵医身上发出些他们没有发现的细节。

        姚风祁的脸色微微一遍,在勘察现场之前,姚风祁一直觉得阎王到现在还没能破案是因为手下这帮人调查不利。可当他亲自来到现场寻找线索之后才发现,其实不管是黑白无常还是牛头马面,甚至是从事文职工作的崔判官,他们在调查现场方面都是很细致的,至少到现在为止,姚风祁也没找到其他有用但还没被人发现的线索。

        “你们有嫌疑人或者怀疑的对象吗?”姚风祁没有回答黑无常这个让他略显尴尬的问题,而是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更加关心的方面。申峰曾经说过,很多凶手在案发之初都曾进入过警方的视线,只是很多时候都因为证据不足而侥幸摆脱嫌疑。如果他们手上有足够的嫌疑人,那么破案的希望就增大了许多。

        “嫌疑人是不少,不过经过我们的排查,这些嫌疑人的嫌疑都可以排除。头儿和崔判官都觉得这次的连环凶杀案是随机作案,凶手也许和受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说起凶手的问题,黑无常就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垂头丧气。

        在阴间供职几千年,黑无常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案件,用崔判官的话说,这次的凶手根本是看不顺眼就砍谁一刀,想要把这种无固定目标的凶手抓出来,实在太有难度了。

        姚风祁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记得阎王第一次来找他的时候就说过这种猜测,那时候姚风祁觉得这不过是阎王破不了案的借口,但申峰告诉过他,在阳间,这样的凶杀案其实有很多,想要破案,运气的成分占了很大比例。

        把最新的两个犯案现场转了个遍,一无所获的姚风祁悻悻地回了家。找出档案,又翻出份阴间地图,姚风祁百无聊赖地把当年和最近的凶案案发地点标注在地图上。这也是申峰教他的快速破案诀窍,很多随机杀人凶手不会完全没有规律可循,有些人是选择相同职业的人作为目标,有些人是根据地理位置来选择杀人目标。既然现场完全没有其他线索可循,就只能从这些侧面来寻找线索了。

        当姚风祁把当年的六起凶杀案以及最近两起凶案的案发地点标注在地图上的之后,一副诡异的图案使得姚风祁那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猛地睁圆,一道灵光从姚风祁的脑中一闪而过!

        拿起手机,姚风祁迫不及待地寻找着申峰的号码,他要把这个发现告诉申峰,看看对方是不是也认同自己的想法。

        还不等姚风祁把申峰的电话号码找出来,那只阴间特别定制的土豪款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姚风祁险些把手机扔出去。仔细一看,姚风祁的嘴角抽了抽,最后演变成一种由衷的笑意——这就是传说中的说曹操曹操到吗?

        阳间,蹲在重案组办公室里烧纸的姜末满脸委屈,他不就是组里经验最少年纪最小的组员吗?可也不能这么欺负他啊!让他给那个险些摔死他的冰块烧纸也就算了,怎么还要强占他的洗脸盆当烧纸盆啊!

        “末末,快点烧!”握着手机四处找信号的申峰满脸焦急,好不容易撬开持刀者嘴巴的申峰出了审讯室就钻进了办公室,一边看着姚风祁留给他的备份版档案一边寻找着凶手留下的线索。再三比对之后,申峰发现这几起案件的地理位置似乎有些可循之迹,只是他对案发地的地理位置不熟悉,所以还不能确定,必须要和姚风祁确认一下。

        “头儿,可不可以给我公费换个洗脸盆啊?我不想以后每次洗脸都有种进了坟地的感觉。”姜末哭丧着脸哀怨地瞪着平日里最疼自己的组长,早知如此,当年他就不买金属洗脸盆了好吗!像其他人那样买个塑料盆,别说烧纸了,沾点火就化没了。

        “只要电话打通了,我自费给你买个新盆!”握着不断嘟嘟响的手机,申峰深深吸了口气。天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给异世界的人打电话,要是真的打通了,那姜末的洗脸盆以后就升级为专线电话续费机了。

        “头儿,这可是你说的!”貌似忠良的姜末笑得一脸奸诈,虽说洗脸盆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吧,但……他能要个金盆不?!

        “喂!”在姜末把一大把纸钱扔进脸盆之后,申峰紧握的手机里突然传出个略微沙哑又让众人觉得十分熟悉的声音。正在暗爽的姜末突地打了个寒颤——嘶,要是让那个大冰块知道他借机偷偷敲诈组长,会不会再被扔下楼一次啊?!

        “姚先生吗?我这里有了一点发现,不过我还不是特别确定,需要和你确认一下。”听到姚风祁那明显疲惫的声音,申峰悬着的心突然放回了肚子里,可心头那点点心疼却显得有些突兀。

        “你说的,是前后八起案件的地理分布吗?”阴间的姚风祁用侧着脑袋夹着手机开始翻衣柜,看来想要顺利破案,他还要再跑一趟阳间了。

        闻听此言,先前还有许多不确定的申峰眼睛突然亮了:“没错,我总觉得这些地点应该有某种特殊的含义,不过我没有案发地点的详细地图,所以还不敢确定,也无法找出凶手下一次下手的地点。”

        “等我十分钟,我会带着地图去找你!”以诡异姿势换好衣服的姚风祁伸了个懒腰,顺便留下一句“让某些心怀鬼胎的家伙尽早退散,不然别怪我杀人灭口!”之后就撂了电话,起身准备去凡间。

        隔着好几米都听到姚风祁最后一句警告的姜末缩了缩脖子,当下也顾不得新脸盆的问题,急忙把自己的东西收了收,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警局。其他组员得知姚冰块要来,也纷纷借口下班提前撤退了。

        在等待着姚风祁到来的十分钟里,申峰利用手上的资料整理了个大概的地理位置猜想,意外的是,这份猜想和刚才姚风祁画出来的图形,几乎一模一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