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等待姚风祁到来的这点工夫,申峰第三次被请进了局长办公室,原因还是和前两次一样,让申峰再次汇报案情的同时给出些可参考的意见。

        让申峰没有想到的是,一向破案一丝不苟的局长大人竟然会率先开口,将他们今天的谈话引向一个相当诡异的方向。

        “阿峰啊,你在重案组这么多年,破案的能力全局甚至是全市都有目共睹,我相信你一定能把这起凶案破了。不过身为年轻人,思路不要太僵硬,要适当地变通一下,你看到什么就要相信什么,这样有时候可能会武断,但更多时候会让你少走很多弯路啊!”局长语重心长地开始做申峰的思想教育。

        在听闻今天的凶案现场相当血腥诡异之后,局长也不辞辛劳亲自去了趟现场。作为在侦破一线奋斗多年、见多识广的长者,局长一眼就看出这起案子不太像人为的,这话可能有些迷信,但见得多了自然信得也就多了。

        “局长,您的意思是?”申峰没想到自家局长大人会如此开明,要知道刚才他还在想要怎么跟上头解释案件的特殊性,毕竟处理这种特殊案件,没有上头的全力支持是根本办不到的。

        “阿峰,咱都是明白人,也不用说那些糊涂话了。说白了吧,今天那起案子一看就不是人干的,我从事这一行几十年,还没有见过哪个死者的头是被揪下来的!”想起死者凄惨的死相,局长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堪比古代的五马分尸有木有!

        “是啊,死者的死因确实很可疑!”既然明白了局长的意思,申峰也就顺着局长的意思往下说,他还等着局长给他提供多些便利条件,最好请几位能人来才好呢!

        “咳咳,阿峰,要知道破这种非正常案件,就必须要有特殊人才才行!我听说你们重案组最近多了个很厉害的朋友?你看能不能请他来帮帮忙啊?只要他肯点头,其他的条件,可以随便开嘛!”前一刻还像个慈祥长者的局长突然变身老狐狸,看得申峰愣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敢情局长大人是在打姚风祁的主意?!

        “……”默默地在心里将局长从上到下骂了个遍,申峰在局长喋喋不休的念叨中无语地走出办公室。他倒是想让姚风祁帮忙,问题在于姚风祁根本不是他们重案组的朋友好吗?要是真让姚风祁来帮忙,天知道姜末那小子的脑袋还能存在脖子上多久!

        可申峰也明白,局长的建议是破案的关键。这年头,但凡出点名气的大师很少有真才实学,而那些真有本事的人又深藏不露,除了姚风祁,申峰还真想不出谁来能来帮他们破案。

        纠结间,重案组办公室突然刮起一阵冷飕飕的小风,申峰抖了抖肩膀,他记得办公室的窗子都关上了,这时候会刮冷风就说明,他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姚风祁一进办公室,就看到满脸倦容的申峰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知是累过头了还是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看着申峰坚毅却不失美感的侧脸,姚风祁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跳得快了些,一种蛰伏千年的异样情绪缓缓升起。

        姚风祁本想偷偷多看一会儿,可他没想到申峰会心有灵犀般地突然回头。四目相视,姚风祁僵硬地笑了一下,即使他长得倾国倾城,这么一笑也颇有惊悚效果。

        “来了!过来看看吧,这是今天案发现场的资料。”申峰倒没有注意到姚风祁那个相当不自在的笑容,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要如何拉姚风祁入伙的同时又能保全姜末的小命。

        “哦!”申峰云淡风轻的反应让姚风祁的心里升起点点失落,可是很快的,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死者的照片上。说实在的,即使在千年前那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姚风祁也很少见到这么血腥的尸体。到底是有多深的仇恨,才会用这种残忍至极的手段杀人啊!

        照片上的死者是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他那颗圆滚滚的脑袋被巨力拉扯下来,远远地躺在房间一角。肚子上破了个大洞,里面那点下水全都流了出来,看着那张腹部特写,姚风祁敢断定这伤口是用手或者是爪子抓出来的。

        死者的四肢呈现一种诡异的角度,即使还连在身上,但内里的骨头都已经断了。最让姚风祁心悸的,是房间内到处可见的血色手掌印。

        说是手掌印可能有些牵强,别看同样是五根手指头,照片中的这些手印却显得格外诡异。五根手指似乎比正常人要细许多,偏偏指甲又长得多,乍一看像是人手被什么东西拉长之后才形成的痕迹。

        “怎么样,能确定是非人为的吗?”申峰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和重案组的成员心里都有了相同的认知,可他还是希望听听姚风祁的意见。如果这只是一起匪夷所思的人为案件,至少破案的难度就要减小许多了。

        “这要是人干的,母猪都会上树了!”姚风祁用看白痴的眼神白了申峰一眼,如此明显的非人为痕迹,连傻子都知道是恶鬼索命好吗!

        “……”申峰委屈地摸了摸鼻子,他真的是为了最后确定一下才问了这种没技术含量的问题,不代表他智商有问题啊!

        “啧啧,想不到世间还有这种恶鬼,我劝你最好尽早把这家伙抓住,不然以后还说不定要死多少人呢!”将照片扔回办公桌,姚风祁伸手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腰。

        来之前他还想着如果只是普通的恶鬼,那就让阎王去操心好了。虽说阴间不能干预阳间的运行,但阳间出现恶鬼厉鬼这种事,阴间还是有插手的权力的。可当看到这些照片之后,姚风祁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这种恶鬼,千载难逢,要是不能会一会,那可是天大的遗憾啊!

        “你是说,它还会继续杀人?”申峰一听这话脸色就白了,先前他只想着要怎么捉拿“凶手”的事了,却忘记各种传说里的恶鬼,其实都是满手血腥的嗜血狂魔。

        “废话,你看看墙上这些手印,很明显这家伙已经发狂了!我劝你们再好好找找,没准这家伙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姚风祁点了点最上面的血手印照片,要不是恶鬼已经发狂,又怎么会不受控制地在整间房里印满手印。越是残忍至极的恶鬼,杀的人越多,如果是初次作案,死者也不会死成这副德行了。

        申峰的手抖了抖,跟着拿出手机联系还在外面查线索的众组员,让他们去各个辖区联系一下,看还有没有他们没发现的凶案。

        “姚先生,您看,对付这种凶手,我们实在没有经验……”打了无数个电话之后,申峰才想起当务之急不仅是找到其他受害人,还要说服眼前的神秘男人成为他们的帮手。

        “好了,我既然已经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我不会拍拍屁股走人的!”姚风祁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顺便又赏了申峰一记看白痴的眼神。他认识的申峰可是个敢说敢做的汉子,刚才那种扭捏的样子,实在很影响申峰的形象!

        “真的?太好了!”激动之下,申峰一把拉住姚风祁的手用力地握了握。姚风祁脸颊微微一红,心头的震动越发强烈了。

        既然有了强有力的外援,那抓凶手就迫在眉睫了。申峰拉着姚风祁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探讨着要如何破案。

        被申峰拉得心跳过速的姚风祁深吸几口气,这才找回刚才的思路,一点一滴地分析着他从照片上得到的线索:“你看看墙上的手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家伙的鬼形很可能是骷髅状或皮包骨,这是只有手骨却长了很长指甲才能留下的痕迹。”

        申峰小鸡啄米般使劲儿点头,法医宋庆松也给出了类似的推断,因为从宋庆松的专业角度上看,现场的血手印若非某种特制工具留下的痕迹,就只剩下骨架一种可能了。

        “这说明恶鬼可能死了很长时间,所以,它很厉害!”姚风祁两眼直视着申峰许久,最后幽幽地叹了口气,几不可闻地说了句:“让你手下的人都小心点吧,如果真遇到,就只有死路一条。”

        申峰的心猛地一沉,是啊,既然凶手不是人,那他们所掌握的抓捕技能就一项都用不上。即使让他们和凶手面对面,他们也很可能不但抓不到人反而会死伤惨重。

        就在办公室气氛沉闷的时候,申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申峰接起电话听了两句,脸色就变了:“快走,他们和恶鬼对上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