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对于阎王的间歇性抽风,姚风祁早就见怪不怪了,在他看来,阎王如果严肃对待八卦碎鬼阵那才是世界末日呢!

        不厌其烦又说了遍发现八卦碎鬼阵的过程并着重强调了恶鬼的危害,姚风祁拉着申峰晃晃悠悠离开烂尾楼。八卦碎鬼阵不同于一般的阳间阵法,何况里面还镇压了不只一头恶鬼,阎王肯定要和他的小伙伴们商量一下,才能制定有效的方案。

        与其待在那里看一群鬼仙抽风,姚风祁宁愿去查探尸体,他倒想看看这只恶鬼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杀人的。

        不放心地回头瞄了眼烂尾楼,申峰心有戚戚焉地问姚风祁:“你确定他们靠谱吗?”真不是他要怀疑阴间的老大,只是……那些人看上去就很不可靠啊!

        “管他呢,反正他们出面了,如果搞砸了也是他们的责任!”姚风祁无所谓地耸肩,还是那句话,他对别人的死活向来不放在心上,阵法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和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再说,如果连阎王都靠不住,那他们就只能指望早就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了。据说他们比这票常来人间走动的鬼仙更加不靠谱,指望神仙的结果很可能是地球毁灭!

        “……”申峰默默地擦着额头的冷汗,阴间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啊,他怎么觉得越来越不靠谱呢?一想到自己百年之后就要归那些动不动就脑抽的人管理,申峰就觉得全世界都黑暗了。

        来到废弃的工厂,初步取证和验尸已经接近尾声,宋庆松蹲在尸体边上一边拍照一边摇头晃脑。估计是一连两天都见到这种死相相当刺激的尸体,连他这位神经大条敢于在尸体边上啃鸡腿的法医都吃不消了。

        确定自己在现场随意走动也没关系之后,姚风祁并没有急着查看尸体,而是围着工厂内部绕了两圈。即使恶鬼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姚风祁依旧能在这里嗅到恶鬼的味道,看来这里很可能是恶鬼的根据地,至于死者,八成是路过附近的倒霉鬼。

        “头儿,烂尾楼的资料都查到了。”被派去查信息的田正飞举着一个资料袋急冲冲地跑进废弃工厂,这可是文职人员飙车给他们的送来的,还热乎的呢!

        “这栋烂尾楼和废弃的工厂都隶属于蔷通公司,差不多五年前,这家工厂可是市里数一数二的大厂,专门生产小型轴承。当时蔷通公司打算在烂尾楼的位置盖一座七层的大厦,因为他们认为这里早晚会开发成商业区,而大厦就是他们投资的第一步。”

        “可谁都没想到,大厦才盖了三层,工地就传出了闹鬼的消息,还有好几个工人在施工过程中出现意外。也不知怎么着,闹鬼的消息就传了出去,蔷通公司建造商业帝国的梦想破灭了,为了减少损失,公司只好停止大厦的建造。”

        “工地停工之后,蔷通公司的老总和副总却还是接连出了事。一而再的意外导致蔷通公司一蹶不振,资金严重短缺,连他们名下最赚钱的工厂都无法继续运作,最后被其他企业收购了。”

        “大概在工厂被收购的三个月后,很多上夜班的工人开始出现幻听的情况,他们都说自己听到了很诡异的念经声,这些听到怪声的工人第二天都会出现神情恍惚的症状。工人情绪不稳,自然无法继续开工,于是工厂的新老板也放弃了这块地,把工厂转移到了其他厂房,这里就废弃了。”

        田正飞一口气把资料上写的内容都说了一遍,临了还补充了一句:“不管是蔷通公司还是工厂的接受者都没有请人来处理过,所以那个什么阵是谁布置的,什么时候布置的,没人知道。”

        “是谁布置的确实是个谜,但布置的时间倒也不难推测!”姚风祁点了点资料上工人幻听的那一段,他虽然对八卦碎鬼阵不太了解,但也知道想要布置这样的大阵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怎么那么巧会有许多工人幻听到念经的声音?再厉害的恶鬼也不可能会念经吧?如此一分析结论就显而易见了,念经声并不是工人们的幻听,而他们会出现精神恍惚的情况也是阵法渐渐形成的影响。

        “这么一来,想查到布阵的人就难上加难了。”申峰刚才就把工厂绕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监控设备。再说这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即使有监控录像怕是也找不到当时记录的带子了。

        “找人这事自然有人去心烦,你只要想想要怎么向你的上级汇报情况就行了!”谁建造的大阵,出于什么目的建造大阵,姚风祁都毫不关心,他现在只想早点回家睡上一觉,养好身体之后去灵医工作室继续上班,天知道他忙活了这些天之后,工作室门口又排了多长的看病队伍!

        虽然这队伍里大部分人都是来捣乱来看他的……

        申峰被姚风祁说的一愣,随即哭着一张脸看向田正飞。感受到什么的田正飞跟火烧了屁股似的跳了起来,跟着一阵风般冲出了废弃工厂,边跑还边喊着:“头儿,这么艰难的任务当然要您老人家亲自担当重任了!我先去帮忙查外围!”

        “……”天塌地陷都不惊的申峰瞬间化为霜打的茄子,别看局长大人给他开了一路绿灯,但结案报告却要认认真真地写,如此血腥的大案,不仅上级领导们重视,百姓们也很关注。要是想不到一个合情合理又有说服力的作案动机和手法,他可能会被派去扫厕所!

        无视了一秒变哀怨帝的申峰,姚风祁走到受害人尸体边上,开始仔细打量受害者。

        这位受害者的情况比先前那位有过之而无不及,四肢同样以诡异的形态扭曲着。姚风祁看到伤口的时候就是一皱眉,他看得出这些伤口都是死者生前造成的,也就是说恶鬼在这人还活着的时候,用暴力拗断了他的四肢。

        先前田正飞和周奇曾说亲眼看到恶鬼蹲在死者身边不知在吃些什么,如今姚风祁一看才明白,死者的胸膛被利指划开,里面的下水流得到处都是,唯独心脏不翼而飞。

        “姚先生,您看出什么了?”虽然没和姚风祁打过交道,但宋庆松也听说了姚风祁给周奇解毒的事。平心而论,如果让宋庆松干这事,他根本没把握做得像姚风祁这么好。再加上重案组上下都知道这位既帅又美的姚先生不是人,宋庆松下意识觉得对着这位冷冰冰的帅哥,还是客气些,虚心些的好。

        “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姚风祁看都没看宋庆松就转身离开了工厂,被扔下的宋庆松尴尬地摸着鼻子,他就这么讨厌吗?刚才还看到姚先生和头儿有说不完的话呢,这会儿怎么就变成闷葫芦了呢?

        重新回到烂尾楼,姚风祁把资料甩给站在最边上一言不发的白无常手上。白无常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将注意力转移到资料上。正如姚风祁推测的那样,白无常也觉得那所谓的幻听其实就是有人在布阵,但到底何人布阵,他们却毫无线索。

        “管他的呢,依我看,咱们就多调些阴兵把守周围,以防恶鬼逃跑,而咱们几个就合力破了这八卦碎鬼阵,将这些恶鬼统统抓回去!”提了无数方案都被否决的阎王气得直哼哼,他本来就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如果八卦碎鬼阵已经有些年头了,那他们小心些还可以理解。

        但这阵法至多只造了五年,根本不足以炼制出顶级的厉鬼,他们这么多人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好,你们继续发疯,如果没死记得跟我要药,我先找地方休息一会儿去了!”其实姚风祁也很想参与破阵,只是他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只身返回他们来时乘坐的汽车,姚风祁往车顶上一躺,闪着太阳舒舒服服就睡了过去。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姚风祁沉沉睡去,阎王才问了这么一句。在场其他人集体翻了个白眼——还不明白么!人家都说了:只要你敢硬闯,保管会受伤!

        可大阵就在眼前,里面的恶鬼在受到极度痛苦的同时,也在强化自己的恶念,与其这么拖下去最后酿成灾祸,还不如破阵来得好。

        商议再三,牛头马面跟随崔判官回阴间再多调些人手过来。虽然这里是郊区,周围几乎没有人,但他们还是要严防死守,以免有漏网之鱼去为祸人间。

        半小时后,一阵滔天的巨响凭空而起,不只准备收队的众警员吓得不轻,就连睡在车顶的姚风祁都被震得一哆嗦,毫无准备地从上顶上摔了下来。

        身体和地面接触的一瞬间,淡漠的姚风祁差点哭出来——要不要这么耍他啊?伤上加伤什么的,他猴年马月才能康复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