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血糊糊的小娃娃并没有长着鲨鱼般夸张的利齿,但咬在申峰胸口那一口也着实厉害,要不是田正飞不管不顾地冲过来,用手将它撕下来扔出去的话,申峰胸口可能就要少块肉了。

        “头儿,你怎么样?”看着申峰苍白如纸的脸,田正飞慌了。跟着申峰这么多年,无论出多么危险的任务,面对多么穷凶极恶的对手,申峰都不曾受伤。而现在,那件被血染透的衬衫,却说明申峰伤得很重。

        “我没事!”晃了晃有些发晕的头,申峰还想上前和小娃娃对战,可他那虚浮的脚步却说明他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糟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开枪!”强硬地拉着申峰退到后方,田正飞冲着傻眼的方俊咆哮。醍醐灌顶的方俊一声令下,拿着手枪的众警员纷纷朝着摔在地上想要爬起来的血娃娃射击。

        “姚先生去哪儿了啊!这儿也没有纸钱,怎么才能找到他啊?”才退下战场,申峰就一头栽倒在田正飞的怀里不省人事。感受着怀里的人体温越来越低,田正飞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伤心地哭了起来。

        倒在地上的血娃娃被子弹强大的力量打得颤抖不止,可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些子弹并没有打进它的身体,而是被反弹到墙上。如果方俊他们离得再近点,可能就要误伤自己人了。

        “老方,这么下去不行啊!”终于发现不对劲儿的警员二号扯着脖子冲方俊嚷嚷着,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外援已经重伤倒地,那他们要如何解决眼前这个大麻烦?

        “你们顶住,我马上向上级请求火力支援!”明知枪弹不能“杀”死血娃娃,但至少可以不让他继续前进,如果能听到那个长相异常惊艳的男人回来,他们或许还有扭转局面的可能。

        “申老弟怎么样?”打完电话的方俊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申峰,此时的申峰脸色已经变成了锅底色,其中还夹杂了些狰狞的紫色,胸口涌出的鲜血怎么止也止不住,颜色也很不乐观。

        即使不懂灵异常识,方俊也看得出申峰的情况很不妙,也是,那娃娃已经死了好些日子,尸变之后的毒性,可想而知。

        “姚先生再不回来的话,我怕头儿就不行了!”哭成熊猫眼的田正飞手足无措地抱紧申峰,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延续他的生命。

        上回周奇被恶鬼所伤也曾中毒,但情况也没申峰这么夸张,想想周奇中的毒都那么厉害,田正飞就难过地掉眼泪——该不会连姚先生都救不了头儿了吧?

        “老方,后援什么时候到啊?顶不住了!”警员的提醒让蹲下查看申峰情况的方俊瞬间窜了起来,快步跑回前线。

        经过一番火力夹击后,血娃娃似乎已经习惯了外力的冲击,在枪林弹雨中缓缓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众警员的方向推进。

        就在大伙准备放弃阵地向后退的时候,队伍后面突然响起一声变了音儿的惨叫。

        原本紧闭双目的申峰突然张开双眼,炯炯有神的眼睛呈现一种恶魔般的墨绿色。被眼前惊变吓到的田正飞尖叫一声,迅速向后退去,一个没留神就和撤退的某警员撞在一起,差点撞出内伤。

        苏醒过来的申峰如僵尸般直直的站了起来,两只锐利的眼睛闪烁着不善的精光,打量着眼前一群慌乱的警员,像是在想对谁下手比较好。

        “怎么会这样?”朝着逼近的血娃娃开了两枪,方俊急得满头大汗。一个小娃娃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现在申峰又变成这样,他们的情况可是雪上加霜了。

        再者,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对着血娃娃开枪,却不敢对着申峰开枪。万一申峰还有救却被他们乱枪打死了,那他们的责任就大了。更何况也算是熟人,方俊说什么也下不去黑手。

        “我不知道啊!”田正飞一边抹着脸上的眼泪一边掏手机,哪怕打不通他也要试试,姚风祁已经成了他,申峰,甚至是这里所有人的唯一希望!

        电话嘟嘟两声之后,姚风祁那冷冰冰的声音竟真的传了过来,激动莫名的田正飞抓着手机叫了半天也没说出半个字。

        方俊见状一把抓过手机,简短地向姚风祁介绍了他们的处境。恶狠狠地骂了声娘,姚风祁前脚挂断电话,后脚人就出现在昏暗的走廊里。

        姚风祁的突然出现使得原本神经就很紧张的众警员更加惶恐,也不知哪只小菜鸟手一抖,都没看清来人是谁就开了枪。那一枪打得还真准,正中姚风祁的眉心!

        眼见姚风祁被一枪打倒,在场除田正飞之外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先不说这人是怎么突然出现在死胡同般的走廊中的,单就是打死无辜这事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田正飞看到这一幕也吓得不轻,可一想到初见姚风祁那天姜末插刀子的情景,田正飞悬着的心就放下了。刀子不能伤害姚先生,那子弹应该也不能……吧?!

        正如田正飞预料的那样,中枪的姚风祁其实连皮都没伤着,可他就是不想起来,因为他怕一起来就会忍不住火气,将整个警局端上天!

        接到田正飞电话的姚风祁本来正在全市范围内搜索杀害婴儿凶手的痕迹,听说申峰被血娃娃所伤甚至出现变异,姚风祁冰冷的心突然乱跳几拍,跟心脏病发似的。

        急三火四地赶回来,结果一照面连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呢就被人来了一枪,还好死不死地打在他那张既帅又美的脸上!

        灵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轻飘飘地站起身,姚风祁看都没看就踢出一脚,正踢在向前挪动的血娃娃还算粉嫩的小屁股上。小娃娃顿时如断线的风筝般向前飞去,正落在集体呆滞中的警员人群中。

        不再理会鬼哭狼嚎的众警员,姚风祁飞身而起从上空越过慌乱的人群,落到犹如鬼魅的申峰跟前。

        看着申峰夜叉般的造型,姚风祁的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他不是给申峰留了道很厉害的符纸吗?为什么申峰还会被血娃娃所伤?甚至被尸毒连带着杀人者的毒素侵蚀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拿出一颗万能解毒丸,姚风祁一手捏住申峰的下巴用力一掐,另一只手顺势将药丸塞进去。趁着申峰没反应过来的工夫,姚风祁下面一个扫堂腿将人绊倒,利索地将申峰的上衣撕碎。

        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姚风祁眼前,饶是见识过许多伤患,姚风祁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如果血娃娃的牙齿再锋利些,再长些,申峰的胸膛就要对穿了!

        抹了把已经变成紫黑色的血,姚风祁毫不意外地发现申峰的血也如血娃娃般止也止不住。区别是血娃娃已经死了,它再怎么流血也不会有多大损失,而申峰还留着一口气,如果不能止血的话,死亡是早晚的事。

        凭空掏出灵医最好的止血药,姚风祁毫不吝惜地将半瓶子都洒了上去。血流速度减慢之后,姚风祁又开始着手为申峰彻底解毒。至于那头已经快被血娃娃逼疯的众警员,完全不在姚风祁救助的范围内。

        “姚先生,头儿还有救吗?”好不容易才从乱成一锅粥的人群里挤出来,田正飞以超常的速度奔到姚风祁身边,紧张地盯着脸色一点没有好转、眼睛依旧如狼般闪着绿光的申峰。

        “现在还不好说!”姚风祁嘴上说的云淡风轻,手上一刻都不敢停,心里更是急得直冒火。幸好申峰的身体素质优于常人,要是换成上回那个周奇,此时早就去阴间投胎了。

        “那姚先生你先忙着,我想办法拖住那个血娃娃!”田正飞很想求姚风祁救救他们,可出于私心,田正飞更希望姚风祁先就申峰。

        再说,血娃娃虽然恐怖,但直接杀伤力却很有限,被它咬两口至多也就变成申峰那样,有姚风祁在,田正飞倒也不担心。

        再次加入战团,田正飞的动作敏捷了许多。可能是有了姚风祁这个有力的后援在,没了顾忌和恐惧的田正飞变成了下山的猛虎,竟一脚将血娃娃踢飞。

        倒霉的血娃娃一头撞到天花板上,在雪白的天花板上留下条狰狞的裂痕之后,又狠狠地摔在地上,大理石的地砖愣是砸碎两块!

        人仰马翻的众警员纷纷投来敬佩的目光——外援果然是外援,就是不同凡响!

        作者有话要说:田正飞这娃虽然就是个受受的命,但该爆发的时候,实力是绝对有的╭(╯^╰)╮

        好久没嚎一嗓子了——求花花求收藏喽嗷嗷嗷!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