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这慌乱的一夜在姚风祁的潇洒离去中尘埃落定了,前来支援的火力部队离开之后,方俊带着手下处理现场。

        也不知血娃娃到底是什么结构,竟然将整条走廊外加整个法医室都染成了血红色。浓烈的血腥味飘散开来,导致其他组的同仁路过这里就掩着鼻子快奔,生怕多闻几下会恶心的把内脏都吐出来。

        方俊把手下的人分成两组,一组带着血娃娃的尸体进入法医室,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另一组负责洗刷走廊的血腥。虽说细节的清洗工作可以交给专业的服务人员,但大面积的血迹还是要他们打理的,不然钟点工一看到这场景就得晕过去。

        方俊亲自捡起血娃娃已经不会动也不再流血的身体,带了两个胆子比较大体力也相对充沛的手下进了法医室。

        和法医室一比,走廊里那点血迹只能算小菜一碟。看着几乎被血刷了一遍的法医室,连方俊这种见过无数大场面的人都险些落荒逃走,更别说跟着他进来的两个倒霉蛋了。

        用袖子掩住口鼻,方俊绕过挡在门口处的可移动的验尸床,进入法医室的内部。当看清室内的景象时,方俊惊了——这,这没有人性的一幕是肿么形成的?

        被血染了一层的地面上躺着两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说是尸体其实还是美化之后的形容词,严格来说,地上的根本就是一顿细碎至极的肉块!

        这些肉块依旧能呈现出完整的人形,也就是说,出手之人几乎是瞬间就将尸体分尸成一千几百块。

        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方俊第一次对那个长相十分好看的神秘男人产生了恐惧的心理。凭空出现在走廊还可以用障眼法来解释,可眼前这一幕,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得出的手笔!

        他貌似没得罪过那个人吧?!还好还好,没惹到过那个非人类!

        这头,方俊带着两个三魂吓掉了七魄的手下收拾残局,那头,姚风祁带着申峰一溜烟似的回了方俊给他们安排的住处。

        按照姚风祁先前的想法本来是返回申峰的家,顺便叫几个申峰的小弟做跑腿的。但田正飞一直在后面追啊追的,姚风祁只好无奈放弃了——让那傻小子从这儿跑回申峰家,妥妥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田正飞死不死的姚风祁倒不关心,可眼下申峰需要大量阳间的药品,他自己要照顾申峰又走不开,于是只能让田正飞出面去置办药品和补品。再说杀害血娃娃的凶手还逍遥法外,姚风祁觉得自己留下,能更快地感知到对方的行动。

        给田正飞开了张长长的药方和要采买的物品之后,姚风祁开始第二轮更加细致的解毒工作。用湿毛巾将申峰胸口的血污擦干净之后,姚风祁看着狰狞的伤口直皱眉。如果这伤口长在他身上可能只是无关痛痒的皮外伤,可出现在凡人的身上……应该很疼吧?

        心疼地叹了口气,姚风祁突然不希望申峰再接触这种极度危险的案件。不管申峰破过多少案件,亲手抓捕了多少亡命之徒,他终究只是个凡人,如果想活得长远些,就不该碰这种非人力的事儿!

        重新为伤口清毒之后,姚风祁将□的申峰塞进被子里。见申峰的嘴唇干的爆了皮,姚风祁难得贴心地去倒了杯温水,想给昏迷中的申峰喂进去。

        在半杯水都倒在枕头上之后,姚风祁火了——不就是喂个水吗!你不会主动喝,老子还不会嘴对嘴的喂吗!

        含了一大口水,姚风祁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两手扶住申峰的脑袋,嘴对嘴就啃了下去。

        唇与唇的触碰,让心如止水的姚风祁怦然心动,那种干燥却柔软的触感,怎么会那么美妙呢?!

        正享受着,正对着床的房门突然打开了,忙了一晚上才采购到所有需要物品的田正飞没头没脑地冲了进来。

        “姚先生,你要的东西我……”田正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香艳的一幕惊得咬了舌头。对上姚风祁快要喷火的眼睛,田正飞吓得一缩脖子,憋了一晚上的水分差点就地解决。

        将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田正飞陪了个笑脸,快手快脚地回了自己的房间。惊魂未定地躺在床上,田正飞还真怕恼羞成怒的姚风祁杀上门,万幸的是此时的姚风祁根本没心思理会田正飞,因为他刚才一惊之下,把嘴里的水都咽进了自己的肚子……

        把房门锁死又将田正飞买回来的东西放在床边,姚风祁这才重新走到申峰身旁,又喝了一口水,重复刚才的亲密接触。

        姚风祁本以为一回生二回熟,可他的第二次喂水依旧不太成功。不厚道的在申峰嘴唇上蹭了两下,姚风祁正想喂水,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相当惊悚的铃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荡,连来自阴间的姚风祁都吓得一哆嗦,一大口水又被他自己喝了。

        “……”姚风祁欲哭无泪,他根本就不渴好吗!喝这么多水,会不会尿床啊?!

        没好气地接起电话,姚风祁没等对方说话就开始了泄愤般的国骂!一连串不重样的脏话通过手机传进阎王的耳朵里,听得阎王一张本来就黑的脸直接成了黑锅底,还是刚被火烧过的那种。

        骂了足有十分钟,姚风祁胸口这点气总算顺了,这才想起询问对方是谁,找他有什么事。

        等了片刻,姚风祁并没有听到回复,看了眼手机屏幕,一串乱码式的号码说明电话确实是从阴间打过来的,至于为什么没有人说话……该不会被他给骂晕了吧?

        无所谓地挂断电话,姚风祁继续刚才没完成的工作,一口水刚刚喝进嘴里,手机再一次响了。

        “噗!”不想再喝水的姚风祁下意识将水都喷了出来,好巧不巧全都喷在申峰的脸上。冰凉的感觉让昏迷中的申峰不自觉皱起了眉头,可惜他太累了,并没有因为这点刺激就苏醒过来。

        手忙脚乱地给申峰擦完脸,姚风祁没好气地接起手机,不过这回他可没开骂,他必须先弄清楚对方是谁。他就不信了,未来一千年,对方就没有生病落在他手里的时候!

        “喂,姚先生,不骂了吧?那我是不是可以说正事了?”刚才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的阎王并没有傻到一直在旁边听着,而是聪明地去洗了个内裤,又倒了杯刚刚引进到阴间的蓝山咖啡。

        可等他再拿起手机的时候才发现,通话已经结束了。一想到接通电话之后又要被骂,阎王果断地拿出上个月积攒的臭袜子,准备趁这工夫去洗了。

        “原来是你!”电话这头,姚风祁颇有深意地挑了挑眉。严格算起来,他和阎王也算是新仇旧恨积怨颇深了,貌似阎王的刀口在上次抓鬼行动中撕裂了吧?嗯,是时候给阎王开点好药“补补”了。

        “是我是我!”阎王一脸囧相地擦着脸上的汗水,敢情姚先生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开骂了?他还以为又干了什么事得罪了这位小心眼的灵医呢!

        客气两句之后,阎王将话题带回正轨:“姚先生,您在哪儿呢,能不能回来一趟啊?最近阴间出了起挺血腥的案子,需要您帮着看看尸体啊!”

        “我是灵医,不是法医,验尸的事儿不归我管!”没好气地挂断电话,姚风祁恨不能立马冲回阴间给阎王来一付辣椒炖麻椒。看看躺在床上沉睡不醒的申峰,姚风祁决定暂时按耐住心头的火气,从田正飞拿来的袋子里寻找所需药品。

        可惜姚风祁不想挑事,不代表阎王会就此放弃,一系列的夺命连环电话之后,姚风祁最终同意阎王带着尸体来阳间一趟。

        倒不是姚风祁沉不住气被迫同意临时充当法医,而是每次他的手机一响,床上的申峰都会下意识皱眉,看得姚风祁一个劲儿地心疼。不是没想过关机,可姚风祁也清楚,一旦他玩失踪,阎王就敢派人满世界找他,到时申峰就更别想清净了。

        将田正飞所在房间的门牌号码告诉阎王,姚风祁的脸上出现一个畅快的笑容——如果不是田正飞那小子毛毛躁躁地冲进来,他会到现在都没成功地喂申峰一口水吗?

        不好好吓唬吓唬田正飞,他怎么对得起自己小心眼灵医的名号!

        大约十分钟之后,终于成功给申峰喂了水的姚风祁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一声相当刺耳的尖叫!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姚风祁不慌不忙地穿墙而过。

        隔壁房间里,只穿了条内裤的田正飞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扛着两具尸体的白无常正居高临下、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相当有趣的凡人!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亲一下神马的好和谐有木有\(^o^)/~话说田正飞的cp神马的,够明显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8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