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听说自己的好兄弟们受了重伤,白无常一刻也呆不下去,说什么都要立刻返回阴间,刚才还摩拳擦掌企图找出制造鬼娃娃幕后真凶的劲儿头一点都找不到了。

        作为阴间唯一的灵医,姚风祁必须回去给那几个重伤号诊治,几乎不用商量的,姚风祁决定和白无常立刻返回阴间,除了给那些受伤的人治伤之外,还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有这种本事,能一次性打垮阴间尽半数的高端战斗力。

        最好不是那个人,不然……

        姚风祁眼中的温度又下降了许多,连离他最远的田正飞见了都忍不住缩进沙发里,生怕被姚美人突然爆发的冷气大杀招给误伤。

        “阴间有事就先去忙吧,反正这边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再说我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出去帮着方队长他们调查了!”看出姚风祁不放心阳间的情况,申峰急忙出言劝慰。

        医院的鬼娃娃全数失踪,剩下的调查也都是他们这些警员力所能及的,这会儿,有没有姚风祁和白无常两个外援,其实差别不大。

        “你的伤才好了一半,还是不要逞能的好。”幽幽地叹了口气,姚风祁冰冷的神色有所缓解,看向申峰的眼神也多了几丝无奈。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能亲自看着申峰,那用不了两天,这家伙就会偷着跑出去参与调查。

        “我真的好了!”申峰作势去拍胸口,吓得姚风祁心头一跳,动作迅捷地扑上来抓住某人自虐的爪子。嗔怪地瞪了申峰一眼,姚风祁真想把这家伙打包带走,身为监护人,姚风祁越来越不放心把申峰一个人扔在招待所了。

        “咳咳,那个,姚先生,白爷,小的我还没去过阴间呢?要不,我和头儿跟着你们去一趟?”一直团在沙发角落里的田正飞一开口就引起了房间里其他三个人的注意力。见大家的视线都转移到自己身上,田正飞缩了缩脖子,没什么底气地补充了一句:“你们帮了我们这么多忙,也该着我们给你们打打下手了!”

        “你去了就别想回来了!”姚风祁狠狠地翻着白眼,如果没有阎王亲发的阴阳通行证,连他这个灵医都无法自由来去,更何况两个凡人!还是那句话,就算阎王允许这两人穿梭阴阳,也不知会不会给他们的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姚风祁不想冒这个险。

        田正飞吓得抖了抖,把自己团的更小,不敢说话了。

        “带你们去阴间,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盯着可怜兮兮的田正飞看了半晌,白无常突然开口:“以前阎王曾带凡人去过阴间,除了穿越阴阳界限那瞬间会身体不适之外,不会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你确定?”姚风祁一听眼睛瞬间亮了,如果穿越阴阳不会伤害到凡人,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以后都可以把申峰揣进口袋里,走到哪儿都随身携带?!

        “嗯,不过还是先给头儿打个电话报备一声比较好!”白无常边说边给阎王打了个电话,阎王一听他们要带回两个阳间的破案高手,立刻点头同意批准他们进入阴间。

        一切就绪,亟不可待的白无常拉住田正飞的手,而姚风祁自然而然地握住申峰热乎乎的大爪子,一行四人穿越阴阳界限,进入阴间地域。

        穿越阴阳的瞬间,姚风祁注意到申峰和田正飞的脸色突然一白,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这种不适感就消失了。

        “哇,这里就是阴间啊!和阳间没多大区别嘛!”克服了突如其来的晕眩,田正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被眼前的新世界吸引了。他一直以为阴间到处都是黑漆漆阴森森的,可现在看来,这里除了光线比较弱之外,和阳间真是一模一样。

        “先上车,等忙完了会给你留时间参观的!”白无常对镇守边界的小鬼打了个招呼,小鬼立刻弄来一辆拉风的跑车。把好奇宝宝田正飞塞进车里,白无常回头去看姚风祁,姚风祁点了点头,带着申峰坐上跑车,一行四人一溜烟似的赶到阎王的宫殿。

        饶是在电话里听阎王叙述了下大战的惨烈,姚风祁和白无常还是被阎王宫殿一楼大厅的伤病号们的凄惨程度吓了一跳。放眼望去,少说也有三十几号伤患东倒西歪,有限的文职人员你来我往给这些伤患倒茶送水,忙得脚都不沾地了。

        这些伤患大多伤势不太重,但因为没有药品,他们只能任由伤口暴露在空气里,增加现场的血腥程度。姚风祁皱了皱眉,拿出一大包伤药止血药,分给接应上来的文职人员,示意他们先给这些伤患简单包扎一下,而姚风祁和白无常要先去看看黑无常和牛头马面的伤势。

        火急火燎冲进电梯,一贯冷静的白无常就跟吃了火药似的,恨不能电梯一眨眼就到达顶层。慢吞吞跟上来的田正飞伸着脖子看了眼电梯内部,却不敢迈进去——开玩笑,和炸药包一起坐电梯,电梯不出事故才奇怪!

        身为田正飞的老大,申峰对属下这种丢脸的表现甚为无语,一把抓住田正飞的脖领子,申峰愣是把不情不愿的田正飞拽进了电梯。在田正飞不断的挣扎中,电梯平稳地到达了顶层,电梯门一开,白无常的眼泪就下来了。

        正对着电梯口的大厅里摆了三张简易的单人床,每张床上都躺了个粽子似的伤号,三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也不知是死是活。

        不用细看,白无常就认出左边床上躺着的包得看不见脸的家伙正是和他关系最铁的黑无常。往日里,黑无常最喜欢穿黑色系的衣服,可现在,他周身包着的绷带全被鲜血染红,还有不少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流,顺着绷带的缝隙,滴在简易单人床上。

        “老黑,老黑你怎么样?能听见我说话吗?”三两步扑到黑无常的床边,白无常想碰黑无常,却不敢下手。不久前白无常还以为被鬼娃娃们咬成筛子的自己伤得就够重了,可和黑无常一比,他那一身牙印根本就不足言说。

        黑无常似乎听到了白无常的声音,想要睁开眼睛,可他眼珠在眼皮下转了转,最终也没能如愿地睁眼。这个最平常不过的动作,对此刻的黑无常来说却成了一种奢望。

        “没有生命危险!”和白无常的激动不同,姚风祁冷静地为三人检查后,得出了个让众人心安的结论。这会儿工夫,一直在宫殿里忙活的阎王和崔判官也闻讯赶来,得知三个属下性命无碍之后,也都长出口气。

        “姚先生,你回来就好了!”抹了把额头的汗水,阎王一点先前的傲慢都没有了。在阴间叱咤风云多年,阎王总觉得自己就是主宰,只要他坐镇阴间,其他人都可有可无。

        但这次黑无常牛头马面等三四十人一起受伤,却让阎王感到了深深的无奈,他没办法给黑无常止血,不能减轻牛头马面的痛苦,不能让所有受伤的人都活蹦乱跳。原来他并不是万能的!

        姚风祁深深地看了一眼,眼神中有微不可查的歉意。他在阳间滞留这么长时间的主要目的是探查鬼娃娃案,但追根究底,他为的不过是个叫申峰的凡人。

        从根本上说,他还是那个自私自利、不把他人生死放在心上的冰山。

        抱歉的话最终也没能说出口,姚风祁轻咳两声,让阎王和崔判官把激动的白无常拉开,而他则静下心来为三个重伤患施救。

        术业有专攻,别看阎王等人忙了半天也没能让这三个人的情况有所好转,但姚风祁这位灵医一出手,情况就大为改观了。在给黑无常止血的时候,姚风祁仔细打量了他身上多达三百处的伤口,越看姚风祁的心越凉——

        打伤黑无常等人的到底是不是他还不好说,但这伤口……怎么和白无常的那么像呢?!

        一直留心姚风祁动作的申峰发现了他的异常,急忙凑了过来。一看之下,申峰也倒吸了口冷气:“这,这不是被咬的吗?”

        “咳咳,就是咬的,那家伙放出一团黑烟,我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呢,就被咬成这样了!”止血后的黑无常似乎恢复了些力气,不但能睁开眼睛,还能开口说话了。只是他说话的声音很微弱,跟弥留之际的凡人一般,白无常一听,才止住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冷面无常,心其实很热!

        “咬人是不是已经变成流行性战术了?”又看了次相当有视觉冲击力的咬痕,田正飞有一种森森的蛋疼感——君子动口不动手是谁说的?忒缺德了有木有!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今天把《虐点低伤不起》开出来的,结果停电o(╯□╰)o最近各种停电,好想咬人有木有!!!!

        为了晚上能看《爸爸去哪儿》,还是默默滚走码字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