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46章

第46章

        浑浑噩噩地开了一整天的会,申峰回到招待所的时候天都已经黑透了。早早就来到招待所等他的姚风祁正窝在属于申峰的那张单人床上,手里抱着本很古朴的书籍,看得津津有味。

        “等好长时间了吧?饿不饿?咱们先出去吃东西吧!”亲昵地揉着姚风祁半长不短的头发,申峰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的笑容。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还能看到他,就好。

        “不要拿你的脏爪子碰我!”姚风祁嫌弃地拍开申峰的手,只用闻的他也知道申峰这双手接触过死人。他今天坐了大半天的脏车,害得他在浴室里泡了四个钟头,全身的皮都要泡掉了。要是再碰申峰的手,他可能要溺死在浴室了。

        “我洗过手了!”申峰无辜地摊手,他的确是碰过死者的身体,但当时他可是戴了手套的。之后又在宋庆松的再三强调下为手部消过毒,相信就算牵来最出色的警犬也闻不到他手上的尸体味。

        “你敢拿我跟狗比?”姚风祁危险地眯起眼睛,他靠的不是嗅觉而是半仙之体对死亡气息的感知,别说只是消毒,就算把申峰整个人扔进消毒水里泡三天,他还是闻得到他手上散发出来的死亡味道。

        “我哪敢啊!”申峰舔着脸笑笑,然后不顾姚风祁愤怒的小眼神,一把将人抱在怀里蹭蹭。

        当地警局为他们安排的都是双人间,每个房间有两张单人床,住两个人。申峰和宋庆松住一个房间,所以今晚,他家姚美人就只能和他挤在同一张单人床上了。人挤人什么的,实在太美好了!

        像是听到了申峰的心声,姚风祁狰狞一笑:“我忘了告诉你,今晚我准备夜探警局,去看看那四个倒霉蛋的尸体,所以,你就自己在这儿睡吧!”说完抬起一脚,把正在摸他大腿的某人给踹到了地上——

        都说讨厌他手上的味道了还敢乱摸,不踹几脚都对不起自己那变态的洁癖!

        摔了个四仰八叉的申峰一边揉着酸痛的屁股一边发傻,“你想去看尸体我可以带你去啊,干嘛要夜探?这里可不是我的地盘,万一被当地警方的人发现,把你当成坏人,那就麻烦了!”

        “你也说了这里不是你的地盘,你觉得你有权利带一个非业内人士去看尸体吗?”姚风祁翻了翻白眼,这年头,各种政策限制可是很烦人的,尤其涉及到非科学的领域更是让人讳莫如深。姚风祁自认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可不想一层层通过正当渠道去申请,有那个工夫,都不知道又死多少人了。

        “那,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夜探吧,我路熟!”申峰一听,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今天参加研讨会的有四十几个人,可只有们三个往灵异的方向想了。

        即使中途跳出来个小神棍,也没引起大家的注意。要想让所有警员以及当地警方相信这次是非人为案件,难度相当大!

        “算了吧,你去被人发现那才真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呢!”姚风祁已经懒得翻白眼了,他可是非人类,想隐身隐身,想吓唬谁就吓唬谁。申峰这个穿着官衣的家伙跟着去了,忙是肯定帮不上的,可麻烦倒是能添不少!

        申峰不开心地撅撅嘴,他也不想成为姚风祁的包袱,可是身为凡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强大到和姚风祁比肩的程度。

        “你也累了一天了,好好休息吧!明天还不知道有多少活让你去干呢!”看着略显落寞的申峰,姚风祁是各种心疼,忍不住上前在申峰的脸颊上“吧嗒”一口。

        其实姚风祁也一直在想办法让申峰变强,倒不是说他非要自己的伴侣有超凡的能力,而是两人想真正地天长地久,申峰就必须摆脱他现在凡人的状态。

        “哦,对了,今天有个小子跑到案发现场说什么‘怨气’太重!而且他好像还给一个女警开了天眼,把那个女警吓得不轻!”被姚美人亲了一口,申大组长的心情瞬间阴转晴。不过他也没因此忘了正事,既然姚风祁要参与这次的案件,那么他和那个叫项夜修的年轻人早晚会遇到,还是让姚风祁有个心理准备比较好。

        “项夜修?”姚风祁拧着眉毛想了半天,他觉得这个名字似乎貌似大概有点熟悉,但神奇的是以他那超人的记忆力竟然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听到过这个名字。

        “算了,不想了!”终于被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逼到暴躁的姚风祁甩了甩半长不短的头发,就像申峰说的那样,两人处理同一个案子,早晚会碰头,等到见了面再想对方是谁也来得及。

        “你自己小心些!”不放心地抱住姚风祁的腰,申峰的脑子里再次浮现出小巷里的神秘男。正想把这事和姚风祁说说,姚风祁就突然在自己的怀抱里消失了。

        “……”申峰的挫败感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话说以后两个人在进行负距离接触的时候,姚风祁不会也动不动就这么消失吧?申峰突然觉得不举是他早晚会实现的“梦想”。

        按照申峰的口述,姚风祁没费吹灰之力就摸进了本地警局存放尸体的法医室。送过来的四具尸体依次摆在解剖床上,以宋庆松为首的四个法医正在加班加点地解剖尸体,寻找他们的真正死因。

        “真是奇怪,这人到底是怎么死的啊?”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法医盯着第一起凶案的女性死者,长了不少皱纹的脸皱巴的跟正准备绽放的菊花似的。

        他已经把死者里里外外都检查过了,正如宋庆松判断的那样,死者脖子上的痕迹并不是她致死的原因,可真正的死因又找不到,好像这个人真的是因为某些还未被发现的疾病而病发死亡。

        正在检查第二起案件两名死者的法医也是一样不可置信的表情,因为他们同样没有找出死者到底如何死亡的。

        死者的身体机能好像运转了几百年,不罢工都没有天理。可是以几个死者的年纪,身体不该出现这样的现象。

        “要我说啊,这两起案子就是诡异!”正在忙着给第一起案件的男性死者拼接尸体的宋庆松开始给几名法医打预防针,其实干法医的年头多了,反而会比其他职能的警员更容易接受灵异事件。宋庆松就是想潜移默化地让这几位法医相信这次的事情不是人为的,那么以后的侦破方向就不会偏差太大了。

        “还真别说,我也觉得这个案子挺玄乎的!”一个和宋庆松年纪差不多的女法医抱着肩膀抖了抖,她检查的尸体倒还看不出异常,可宋庆松处理的那具尸体绝对不是人能分解成那么碎的,扔到狼群里也不至于啊!

        “是啊,我老师以前就跟我说过一些匪夷所思的案件,只是这么多年了我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纠结死因的中年法医终于转移了注意力,开始参加到诡异莫名的讨论中。

        “你没遇到过说明这些事本来就是子虚乌有!”最年轻的小法医一脸不屑地看着三位所谓精英的法医,他是本次研讨会上最年轻的成员,参加工作才半年就因为表现出众被点名参加研讨会。

        法医界的各种灵异传说小法医也听说了不少,可是他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再加上多年无神论的支持,让小法医对这三个同伴十分鄙视,认为他们都是学艺不精才把找不出死因的事往鬼神的身上推。

        不负责任!

        “年轻人,你的年纪还太小,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死!”中年法医突然阴森森一笑,瞬间,整个法医室的温度都降低了!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着,中年法医说这话的时候,法医室的电灯突然狂闪起来,还时不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原本乖乖躺在小法医面前的男性死者紧闭的双眼突然就睁开了,在小法医看向它的时候,阴测测地呲牙。

        中年法医诡异的表情僵在脸上,他就是想凑个氛围吓唬吓唬人,怎么突然就真灵异了呢?

        前一刻还满脸看不起的小法医连哼都没哼就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也该着他运气不好,居然一头摔在尸体上,瞬间失去血色的嘴唇正好碰到男尸的某部位上……

        “……”宋庆松也被这一幕吓得不轻,他知道这世上确实有鬼魂,有诈尸,可真切地遇到倒还是第一回,说不紧张是假的。

        手忙脚乱地掏手机,宋庆松想给姚风祁打电话救命,可掏着掏着居然把那张纯黑色的名片给掏出来了。

        看这家伙白天的表现,应该会是个有道行的人吧?宋庆松的眼睛一亮,姚风祁这会儿没准在和他们组长做些少儿不宜的运动,如果他打电话过去,保不准会被小心眼的姚风祁给碎尸万段。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找这个叫项夜修的家伙吧。

        把名片翻来覆去好几遍,宋庆松都快哭了——你丫的给张名片又不写联系方式,耍人玩呢!

        就这么点工夫,法医室里的四具尸体都起了变化,宋庆松手里这个还比较零碎,所以只能以肉块的形式小范围蹦跶几下。女法医和中年法医就比较悲催了,被突然暴起的两具尸体压了个半死,即使没晕过去也基本对外界的动静没多少感知了。

        宋庆松吞了下口水,默默地从口袋的最深处找出玩失踪的手机,拨通了姚风祁的电话——死就死吧,不打电话求救他现在就要玩完了!而且还一口气玩完四个人!

        电话拨通的刹那,法医室里突然响起恐怖莫名的鬼叫,宋庆松狠狠一哆嗦,随即又反应过来——靠,这不是姚风祁的手机铃声吗?

        被手机暴露了行踪的姚风祁不慌不忙地显出身形,先是溜溜达达走到晕倒的小法医跟前摸了下脉搏,确认这人没被吓死之后又走到被压倒的两个法医身边,在两具尸体后脑勺上拍了下,顿时,挣扎的尸体如没电的玩具,都不动了。

        “姚,姚先生,这,这不会都是你的杰作吧?”宋庆松满脸黑线地看着嘴角微微上扬的姚风祁,他以前就发现这位姚美人有恶趣味,可直到这会儿他才意识到,恶趣味神马的已经不足以描述姚风祁的癖好了!

        “没办法,谁让这么晚了你们还在这儿,害得我没办法来检查尸体!”姚风祁无辜地摊手,他本来真没打算作弄这几个人的,毕竟大伙井水不犯河水的,姚风祁也没恶劣到谁都想戏耍的地步。

        可惜那个小法医质疑的话让某人很不爽,于是连带着宋庆松他们三个都被恶作剧了。

        无视了宋庆松黑如锅底的脸,姚风祁先把继续晕着的小法医甩到一边,让那具被小法医压住,还在各种动弹的尸体制服。然后又一手一个将两具还趴在法医身上的尸体扔回解剖床,两个法医惊魂未定地爬起来,看向姚风祁的眼神比刚才看到会动的尸体还要惊悚!

        依次把三具完整的尸体看了个遍,姚风祁脸上的笑意被暴风骤雨所取代。

        “他们,全部都是被人吸光了精气而死的!”这一刻,姚风祁的眼里迸发出令人胆寒的凶光。吸人阳气,邪魔外道!

        作者有话要说:悄悄说,其实项夜修之前有出现过,不过既没有名字也没有露脸o(╯□╰)o(这算神马出现过…

        不过既然是宋庆松先抢到名片,那就把小项配给他好了\(^o^)/~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